笔趣阁 > 坐忘长生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七杀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七杀

  听了浩然门长老的话,柳清欢有些意外:一般宗门对门人虽然要求严格,但门人做错事后也是采取惩诫一类的手段,只有犯了极其严重的,或者无法挽回的过错,才能到被逐出门派这种严重程度。

  “不知轻尘仙子是犯了何错?”

  就见坐在对面的浩然门长老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身体一震,目光变得警惕,打量着他道:“道友之前所说的来历,都是假的吧?”

  柳清欢瞥了一眼对方被袖口半掩的左手,仿佛没有察觉突然变得有些紧张的气氛,问道:“何以见得?”

  “老朽之前未想起轻尘仙子是何人,差点被你蒙骗。”那长老缓缓说道:“你说你是为寻友人而来,又问起轻尘仙子,然而轻尘是两千多年前的人物,敢问道友,你现今岁数几何?”

  柳清欢与之对视,半晌,淡然自若地伸出手拿起面前那只茶杯,杯中的茶水无人搅动却旋转个不停,随时都像要被打翻,却又稳稳地半滴茶水也未洒出。

  他将之拿起,饮了一口。

  浩然门长老脸色却微微变了,右手颤了颤,彻底缩回了袖中,又有些忌惮地移开了目光,语气亦变得急促了些许。

  “好,老朽也不想知道道友的真实来历,如果你只是想追查友人的下落,那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早在七杀道人犯下滔天杀戮之前,轻尘仙子便已与我浩然门全无关系了,被逐出门派也并非因为其与七杀道人结成双修,而是因为她杀了自己的师尊后还逃走了。”

  说到这里,那长老隐隐带了点怒意:“也是因为她的缘故,我门后来才会受到来自各方的非议和排挤,以至慢慢势微,荣光消散,到今日竟沦落到小门小派之流!”

  柳清欢挑了挑眉,看来曲老鬼不老实啊,他现在开始怀疑这趟所谓的为其寻找妻儿的行程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

  “那七杀道人又是何人,是不是姓曲?”

  浩然门长老冷着一张脸,声音平板地道:“七杀道友姓不姓曲我不清楚,其声名鹊起时,老朽还未出生。不过,一些典籍上记载有他的事迹。”

  “据说此人十分的嫉恶如仇,修的是杀戮之道,号称自己被天道择中,所以要代天道而行杀戮,誓要杀尽这世间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礼不智、无信之人,因此得封名号为七杀。”

  “被天道择中……”柳清欢心中一动,他的运气这么好,又遇到个天选者?

  手指习惯性地敲了下坐椅的扶手,思索片刻后,他喃喃道:“这么说来,这人也算是正道修士了?”

  浩然门长老叹道:“话虽如此,但七杀道人行事也未免太过极端,几乎到了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程度,曾在一夜之间连灭三个魔宗的壮举,数千条人命为之丧命于他的刀下。”

  “而且七杀道人不仅对魔修、邪修不假辞色,当年我界一个最大的门派名为真极宗,被他偶然发现在暗地里做一些令人齿冷的恶事,他便打上门去,也不听人解释,就将涉事之人全杀了。”

  “真极宗的其他人自然不肯了,哪有人行事如此行事的,跑到别人的门派内杀人弟子,真当自己是卫道士了。他却指责真极宗包庇门人,双方冲突越演越烈,以至最后……”

  听到这里,柳清欢已是颇为愕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浩然门长老摊手道:“所以你明白七杀道人是何等人了吧,仗着自己修为在本界是最高的几人之一,道法强大而又犀利,行事就霸道如斯,几乎将真极宗夷为平地,于是终于犯了众怒。”

  “所以他最后的下场是?”

  “后被数派围攻,将其逼上鸬鸪顶断仙台,几位大修同时出手,才将其击杀。”

  柳清欢不由默然,一时也不知如何评价七杀道人,以及那些因为感到威胁或者心虚的云津界其他修士了。

  想了想,他问道:“所以是否可以确定的是,轻尘仙子与七杀道人是夫妻,甚至还有一个儿子?”

  “儿子?”浩然门长老疑惑了一瞬,道:“他俩有没有儿女老朽不知,但轻尘仙子的确与其同行,在七杀死后,后来有人发现她悄悄收走了他的尸首。”

  “但你不是说轻尘仙子杀了自己的师尊吗,以七杀的性格,弑师之后又叛逃门派,已犯了他的七杀之条,又怎会与她结为夫妻?”

  浩然门长老愣了愣:“这我就不知道了,事情已过去了两千余年,谁知道当年真相是什么。”

  所以曲老鬼到底是不是七杀道人?

  如果是,为何他要说自己是没有灵根的凡间道士。而且修仙者不入地府,他又是怎么跑到地府的,还在阎罗王的眼皮子底下开了间店。

  如果不是,那他为何说轻尘仙子是他的妻子,七杀又怎么可能容忍一介凡人觊觎自己的道侣。

  柳清欢此时满脑子都充满了疑问,但有一点他却可以确定,那就是曲老鬼绝对欺骗了他,请求他前来云津界寻找妻儿,可能并不是其真正的目的。

  甚至,柳清欢都开始怀疑那三枚混在一堆兽核中的仙种,真的就是曲老鬼有眼无珠,不识真宝吗?还是根本就是故意的?

  “道友?”浩然门长老的轻呼声打断他的沉思,就见对方小心翼翼地道:“道友,老朽知道的就这些了,其它的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最后一个问题。”柳清欢道:“你可曾听过曲瑾之这个名字?”

  “曲瑾之?”浩然门长老想了想,突然浑身一震:“你莫非说的是开天剑宗的天才剑修曲瑾之吧?”

  “哦?”柳清欢不由坐直了身体,有些意外地道:“你认识?”

  那长老神色变得复杂,顿了顿才低声答道:“我与他年少时曾有过几次交集,所以知道对方的真名。不过……”

  他苦笑了下:“对方是天灵根天才修士,于剑道上悟性惊人,现如今已是合体大修,而我还被困在化神境界,半点也无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