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卖狠征服众生 > 199、诡异校区:都是我(五)

199、诡异校区:都是我(五)


  ,我靠卖狠征服众生

  被度量衡说掐他脖子的陈七有点不服,一天天的就知道污蔑他,两人正想开口对骂,突然空气静止了。

  度量衡全身僵硬,他心里毛毛的,陈七脸色刷的一下变白,眼珠子瞪大,身体好像被冰封了。

  没错,陈七不可能无缘无故去掐度量衡的脖子,这事度量衡清楚,陈七更清楚。

  其他几个人都离他们挺远,压根不可能手碰到度量衡的脖子,而且陈七就在后面站着,他根本没看到哪个队友过来掐度量衡的脖子。

  “啊啊!”这次尖叫的是度量衡,在意识到陈七压根不可能掐他脖子的那一刻他跳了起来,心里寒毛直竖。

  谢柔翻了个白眼,“我说你俩有毛病啊,今天晚上叫了多少回了,这才十点不到,我们进来也就四十多分钟,要真害怕你俩回去吧。”

  “刚才真的有人掐我脖子,手冰冷的跟寒铁一样,本来以为是陈七这家伙的恶作剧,谁知道他两只手都抓着我的衣服,根本腾不出来空闲来掐我!”度量衡着急解释。

  叶泠道,“估计是心理作用,这里确实挺邪门的,别自己吓自己。”

  她并不信鬼怪,但是她又迫切希望见到它们,因为这样,她的探险才有意义,而且这样会很刺激。

  “可是度大胖的反应……”也太激烈了。

  度量衡见到同伴们满脸冷静,也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

  他对吓的瑟瑟发抖的陈七道,“排骨,也许是我感觉错了,咱们不应该自己吓自己。”

  “真是这样吗?”陈七有点恍惚。

  叶泠摇了摇头,“看着点时间,我们得在十一点多去407,然后在午夜十二点整举行招魂仪式。”

  封淮景看了眼时间,“这会时间还早,我们先把刚才弄乱的日记整理好吧。”

  刚才他们每人拿了一本,地上还掉了几本,齐整的书架被他们弄乱了。

  度量衡和陈七两人缓和了下情绪,也帮着他们来整理书架。

  度量衡也看了日记里的内容,他有些愤愤不平,“这些罪恶的东西就该烧了。”

  “碰!”突然,手下刚放好的一本日记掉到了地上,在寂静的房间里传出刺耳的声响。

  “咦?这我放好了呀,咋又掉下来了?”度量衡将日记捡起来,忽然感觉有人在自己耳边吹气,还夹杂着一股臭烘烘的味道。

  他如惊弓之鸟马上看了眼四周,同伴们正满脸平静,也没什么异样,但是刚才有东西在他耳边吹气的感觉真的很真实!

  到底怎么回事?

  他没有告诉他们自己遇到的事,他告诉自己这都是错觉,许是窗子里吹进来的风,加上房间里的臭味才给了他这个错觉。

  他吸了口气,将地上的日记捡起来,鬼使神差,他随意翻开一页,上面竟然有他的名字!

  “啊!”他小小惊呼了一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他眼睛瞪大,看着上面描写的画面。

  “小胖子他说自己叫度大胖,家里人都这么叫他,他是一个好孩子,他还是一个烂好人,我说过那个孩子是恶魔,可那小胖子他不信,他不知道他面前那个仅仅七岁的孩子是个恶魔。”

  一段毫无厘头的话让度量衡心里一阵发寒,他总觉得这个日记上面说的度大胖就是他自己。

  可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来过这所学校。

  他重重叹息一声。

  “唉!”

  旁边也一阵沉重的叹息,这声叹息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却在这黑夜里让人不寒而栗。

  度量衡僵硬着身体,半天没动弹。

  陈七看到他的样子没多想,“度大胖,你干嘛呢?快起来呀,腿麻了?”

  “没。”

  他这次是确定了,身边有个他们看不到的存在,这让他害怕的同时再没法思考别的。

  “那你蹲着干嘛?”陈七过来。

  度量衡将日记本合上,不动声色地回答,“没什么,我就是累了蹲一蹲。”

  陈七摇摇头,“你可真奇怪。”

  “我们出去吧,这里没什么值得留念的。”看了一会除了白骨没别的东西,叶泠提议去别的地方。

  其他几个人没有意见。

  赤娆放下手里的日记,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夜深了气温变冷了,出来的几人打了个寒颤,仿佛从夏天直接来到了冬天,那种冷就像冻到了灵魂。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么冷?”陈七瘦巴巴的身体冻的直哆嗦,他连忙拿出背包里的厚衣服穿上,嫌还不保暖,他又套了个裤子。

  谢柔也觉得冷,她对赤娆道,“也是,娆娆你快把带来的大衣穿上,这会气温低小心感冒。”

  陈七给手上呼了口气,“见了鬼了,进去的时候还是普通气温,出来了感觉像置身冰窖。”

  赤娆扫视一眼周围,她眼底带着一丝困惑。

  叶泠提议道,“去三楼吧,我们找个地方取暖,顺便休息一下,然后等十二点举行招魂仪式,完了白天就回家。”

  “我觉得泠姐说的不错。”度量衡回答。

  “我也没意见。”封淮景推了推眼镜,镜片下的光线忽明忽暗。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靠卖狠征服众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