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神里的炼金术师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慌乱的眼和尚

第一百九十五章 慌乱的眼和尚


  “森罗万象,皆为灰烬,流刃若火!”

  随着总队长的始解语出口,他身上的那圈红色字符瞬间崩散。

  另一边,站在麒麟寺身旁的纲弥代时摊阴冷的一笑,微微向前一步,缓缓的抽出腰间斩魄刀,装逼似的说道:“老师,您不会认不出我手上的这把刀吧?您要考虑仔细了哦,不给的话,我就要用这把强大的艳罗镜典了呢。”

  “啜饮四海盘踞天涯万象尽皆覆写切削,艳罗镜典!”

  “轰!”

  语落,纲弥代时摊身上同样窜起一道通天的火柱,俨然也是流刃若火!

  这便是艳罗镜典!

  能够复制一切斩魄刀的能力,甚至能叠加使用不同的能力!

  当然,死神世界,不是你能力牛逼你就一直牛逼的,具体强弱,还得看灵压,灵压不够啥都是白瞎。

  就比如此时,同样是流刃若火的能力,纲弥代时摊的气势就要比总队长差上不止一筹,而且艳罗镜典的始解是有代价的,每发动一次复制能力,就会削减一些寿命。

  当然,些许缺点无法掩盖艳罗镜典强大的能力,虽然比不上总队长,但始解后的威势,已经比大部分队长都还要强了。

  这让其他队长为之变色的同时,也让麒麟寺微微点了点头,这种实力,靠谱!

  然而......

  好事多磨......

  纲弥代时摊模仿流刃若火的行为似乎激怒了总队长,眉毛胡子在炽热的烈焰下高高扬起,只见总队长手持流刃若火,猛地一挥,犹如愤怒的火焰神明一般,斩出一道火浪卷向纲弥代时摊和麒麟寺,同时大喝道:“十三队全体,随我迎战!!!”

  闻言,一郎猛地一愣,停下了准备上前劝架的动作,看了眼“暴怒”中的总队长,默默的将斩魄刀南离之雀插回去,然后戴上一副眼镜,轻轻的推了推。

  注意到异样的不止一郎,和总队长朝夕相处的长次郎、春水和浮竹也察觉到了,三人对视一眼,春水和浮竹同时抽出斩魄刀并始解,手持双刀迅速的站到总队长身旁,而长次郎则像是“忍受不住”这炽热的温度一样,冲至一半,摇了摇身体,“啪叽”一声倒在地上。

  这一幕看的一郎他们有些牙疼,在这里的谁不知道你雀部长次郎的实力?能在总队长身上留下伤口,实力能简单?会连这点温度都受不了?

  而且,演就算了,你敢不敢演的像一点.......

  其他队长嘴角抽了抽,虽然对这个老演员有些无语,但总队长的命令在这,他们也纷纷解放了斩魄刀,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的十三队已经多了一些“熟面孔”,比如平子真子、比如计量单位六车拳西等等。

  他们也纷纷解放了斩魄刀,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中间的麒麟寺和纲弥代时摊,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是哪里来的,居然这么强。

  不过,他们不认为他们会输!

  另一边,和十三队成员这边的从容不迫比起来,麒麟寺和纲弥代时摊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因为他们发现,总队长,似乎是来真的!

  这还得了?

  “轰!”

  好在还没等总队长他们动手,一声惊雷般的炸响,和尚出现在麒麟寺身前,面带微笑的看着总队长,宛若一尊弥勒佛一般。

  “山本,大家同是静灵庭的同僚,解放始解,是不是过分了点?”

  “呼~”

  和尚出现的瞬间,总队长身周的火焰便随之消散,只见总队长一边穿上死霸装,挡住魁梧健壮的上半身,一边眯着眼睛说道:“原来你还知道老夫和你是同僚?十三队和零番队可没有隶属关系,上次你越过老夫直接特招朽木响河也就算了,如今还特招我十三队的罪人,还过来找我要斩魄刀,你就不过分吗?”

  和尚瞳孔一缩,知道自己中计了,以山本的脾气,绝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出现就收手的,真打起来,不死一两次是解决不了山本的,毕竟残火太刀是真的bug。

  因此按理说总队长不应该收手,那么此时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他这次大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现身……

  那么,是有什么阴谋吗?

  围剿?

  不对,十三队不可能和他们直接对着干,调虎离山?也不对,先不说进灵王宫需要王健和穿透他布置的结界,要知道那些结界就是大鬼道长都不能全部破开,更何况……十三队实力强的都在这……

  脑海中思维迅速的闪动着,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和善的微笑。

  “你多虑了山本,之前朽木响河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你,是因为我们本就是准备从贵族中选取,只是朽木响河刚好是你一番队的而已,纲弥代时摊现在甚至都不是你十三队的人,我们只是过来申请取回他的斩魄刀,完全没有想要越过十三队的想法。”

  说完,扫了眼四周的和尚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一样……

  “申请?脱离十三队就要回收斩魄刀,这是十三队的规矩!我们可从未更改过!十三队有原则!”

  嗯,至少明面上没有改过,你回家了或者去到其他部门通过自己的手段搞到的“浅打”可和十三队无关,因此总队长现在这话说的也是比较硬气,反正规矩他没改!

  和尚嘴角微微一抽,是,你是没更改,但你刀还给人家了啊……

  但关于这个,他偏偏还不能说什么,因为他自己已经改规则了,两次……

  “纲弥代时摊加入零番队,这是灵王的意志!”

  不得已,和尚只能拿出这个说法来压总队长了,除此之外他找不到其他的办法了,总不可能真的和总队长打起来吧?

  先不说整体实力上零番队现在不如十三队,就算比十三队强,这战他也不敢打!

  无他,总队长的卍解太强了……

  那完全就是对界级的斩魄刀,再来一次,尸魂界可能真的会完蛋,这不是他想要的。

  而另一边,听到和尚的话后,总队长面上亦闪过一抹无奈之色,虽然对于灵王的真相他一清二楚,但同样的,他也十分清楚,这些事情是不能让太多死神知道的。

  所以和尚拿灵王压他,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但他是十三队的罪人!必须得付出代价!”

  “山本,我再说一次,纲弥代时摊加入零番队是灵王大人的意志,就如同之前邀请天心一......”突然,说到一郎的时候,和尚猛地一愣,他明白之前的违和感是什么了!

  当即怒从心起,一想到那可怕的后果,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大喝一声:“山本,如果这次出了什么意外,你要负全部责任!!你是在玩火!!”

  吼完,留下一脸懵逼的总队长,和尚立即转身带着麒麟寺和纲弥代时摊赶回灵王宫,只见和尚大笔一挥,写出一个“门”字,然后和尚和麒麟寺的身上冒出一阵光辉,两人便带着同样一脸懵逼的纲弥代时摊返回灵王宫。

  直到门消散后,总队长这才反应过来,貌似,自己被耍了?

  也不对,看和尚的表情不像,而且都搬出灵王了,他不可能还会做这种事情,所以,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喽?

  而且还是关乎灵王宫的,不过,为什么他要负全部责任?

  突然,总队长想到和尚是在说到一郎的名字时突然改变态度的,随即疑惑的看向一郎,见他正盯着天上某个位置笑了一下。

  总队长挑了挑眉,顺着一郎的目光看去,可惜,他什么也没发现,只得将其放在心里,然后挥散赶来的队长们,并将春水、浮竹、卯之花队长、一郎,还有在地上“躺尸”的雀部长次郎叫进会议室。

  .......

  “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回到灵王宫,麒麟寺皱着眉头看向和尚,他有些不明白,刚刚的情况,他们明明占据了上风,为什么要突然回来,还放了那一番狠话。

  这样一来,势必会让零番队和十三队本就变得微妙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他相信和尚不会不懂这些。

  “你们刚刚就没有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看着严肃的和尚,麒麟寺和纲弥代时摊对视一眼,皆摇了摇头,他们确实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发生了什么吗?”

  “你们觉得刚刚山本的始解威势大吗?”和尚没有回答麒麟寺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这是自然的,那可是流刃若火,还是两把。”麒麟寺心有余悸的点点头,回道,“而且,就算不提始解,山本爆发的灵压也足够骇人了,起码整个静灵庭都能感知到。”

  “嗯,那你觉得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十三队里队长及拥有队长实力的死神,会不会赶过去?”一边向着灵王宫中心赶去,和尚一边严肃的问道。

  “自然会。”

  “那么,你们有看到或者感知到天心一郎吗?”

  “!!”麒麟寺瞳孔一缩,整个人瞬间停在原地,经过和尚的提点,他终于反应过来了,好像,从开始到他们回来,都没有发现一郎的气息,其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这不正常!

  很不正常!

  他是知道一郎喜欢把自己关起来搞研究,但同时他也知道,真发生了什么事的话,一郎肯定会舍弃实验出来的,总队长始解都开了,一郎没理由不来。

  而且更进一步的是,技术开发局的几个部长他都看到了,全都在附近,他们都来了,没理由一郎这么特殊。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有什么重要的研究脱不开身,即使是山本的始解也不能让他动摇,那烈总可以吧?

  出了这事,烈肯定会通知一郎赶往现场的,无论是助战还是救援,一郎都十分重要,但是,在这种他一定会出现的地方,麒麟寺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瞬间四个字跃上心头——调虎离山!

  面色一变,麒麟寺立即朝着灵王宫的中心冲去,他明白和尚为什么这么紧张了,这,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

  真的奔袭起来,擅长瞬步的麒麟寺瞬间就超越了和尚和纲弥代时摊,留下仍然满脸疑惑的时摊,他皱着眉头好奇的问道:“那个天心一郎,很强吗?”

  “强?倒也不是。”

  “那为什么这么紧张?他除了回道和拟态斩魄刀好像就没什么了吧?”

  “没什么?”和尚诧异的看了眼时摊,说道,“看样子你最近真的被看的很严,精通鬼道,破弃咏唱破道九十九五龙转灭,以一己之力扭转整个战局,让尸魂界出现了史无前例的零伤亡大会战,单枪匹马几乎杀穿了虚圈之王的宫殿虚夜宫,这只是他的一部分成就,你确定还只是没什么?你祖先确实很强,但你,很弱,至少和他比起来,很弱!”

  “即便我有艳罗镜典?”

  “艳罗镜典?如果你想靠着斩魄刀赢他,那么你永远不可能赢他,因为他的能力,只会比你更多更强!别忘了,拟态斩魄刀他发明的,死神的战斗,从来不是看特殊能力,而是灵压!你和他比,差太多了,并且艳罗镜典会扣除寿命的,这个,你不会忘了吧?”

  “不是有回道九十九夺天吗?”

  和尚无奈地看了眼时摊,这人,到底和外界断开了多久的联系?

  “从九十五号回道往上,全尸魂界,只有他天心一郎有能力施展,你指望他给你用?”

  闻言,纲弥代时摊的脸色有些难看:“麒麟寺天示郎也不行吗?他不是回道的发明者吗?”

  “谁告诉你的发明者就一定会比改良者强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穿过街道赶到了大内里之前,说完后,和尚不再看纲弥代时摊,快步向里面走去,见麒麟寺和王悦响河三人站在一起看着一个监视静灵庭的屏幕,皱了皱眉头。

  “没有发现天心一郎吗?”

  “天心一郎?他不是一直在卯之花队长身边的吗?他和技术开发局局长浦原喜助一起到的,你们真的没发现?”王悦疑惑的看着和尚,麒麟寺问也就算了,怎么和尚也在问?

  和尚瞳孔一缩,沉声确认道:“你确定?”

  “确定,而且你可以自己来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死神里的炼金术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