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怒骂女帝昏君 > 30!6.本侯,陛下夫君!

30!6.本侯,陛下夫君!


  打量着这些骨瘦嶙峋的人,没来由的,陈洛心里升起一阵烦闷。

  这些人都是周国的百姓,因为犯了错打入了大牢。

  陛下想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于是让他们跟着蔡君房去海上寻找神仙。

  谁曾想蔡君房背叛了陛下!

  结果呢,这些人身处异地,却仍忘不了国家!

  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他们也要赶回来!

  从他们那黝黑的皮肤上看,不难猜测他们遭遇了怎样的磨难。

  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密密麻麻的伤势!

  有些少了四肢,有些眼睛都瞎了!

  这些人没有声息,要不是他们的胸膛微微起伏,陈洛还真以为他们都断了气!

  陈洛身边那些军士更是满脸愤慨。

  侯爷下手轻了。

  那些海盗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化成脓水都算是便宜他们!

  “快,快把那边的烤肉拿过来,让他们填饱肚子!”

  周洋指挥军士说道。

  “等等。”陈洛叫住那几个军士,“烤肉一个别动,先让他们喝点野菜汤再说吧。”

  “侯爷,这是什么道理?”周洋疑惑道。

  他绝不相信侯爷是个吝啬的人。

  “你要不想害死他们,就照我说的去做。”陈洛没好气道。

  几分钟后。

  军士们把煮沸腾的野菜汤端了过来,像保姆一样用勺子送到那些民夫嘴里。

  民夫干裂的嘴唇碰到湿润汤水,下意识吞咽起来。

  趁此机会,陈洛也重新返回帐里,喝着清荷亲自喂他的汤水。

  这座岛屿什么都好,就是树木太茂密,把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幸好陈洛随身携带有机械表,他看一眼时间,中午十二点半。

  一座营帐中传来军士们激动的声音。

  “醒了,他们醒了!”

  简陋的木床上,一名身体稍微强壮一点的中年人率先睁开了眼睛。

  在他视野里,正好看到一人正往他嘴里送东西。

  条件反射一般,中年人大叫一声,不由自主向身后缩去。

  这木床本就是军士用树枝嫁接成的,上面铺上一层干草,面积不大。

  猝不及防下,中年人从床上摔了下来。

  他那不怎么硬实的身躯再次雪上加霜。

  重新昏迷了过去!

  “哎……”

  给他喂汤水的军士愧疚地拍了拍脑袋。

  中年人的苏醒像是信号一样,半个时辰里,其他人也陆续睁开眼睛。

  他们的反应和中年人没多大区别,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这也正常。

  经历好几个月的打击,亲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死亡。

  又被人关在不见天日的地下一个多月,每天吃的东西全是海盗没吃完的剩饭,他们的精神不崩溃才怪。

  “乡亲们,你们不要怕,我们是周国的水师,我们来救你们了。”

  周洋尽量用最缓和的语气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

  “周国水师?”

  民夫喃喃。

  听到那熟悉的语言,他们鼻子一酸,眼中涌出了泪花。

  绝对是周人没错!

  周国和岛国相隔几十万里,两个国家水土不一样,长相上也有很大区别。

  岛国人身材矮小,眼神犀利,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但周人不一样。

  只要看一眼,就会感到发自内心的亲切。

  方才那中年人从床上翻了下来,他激动道:“是陛下派你们来的吗?”

  “正是!”

  周洋安抚道:“陛下已经知道你们那边的情况,特意派我等攻下岛国,捉拿蔡君房!”

  “陛下?”

  这些民夫脸上露出激动。

  他们就知道,陛下不会放弃他们!

  “对了,此次攻打岛国的大将军是谁?”中年人问道,“是王信将军还是李翦将军?”

  他们这些人刚从岛国上回来,对那里的地势熟悉。

  若是将军不弃,他们愿意重新返回岛国,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都不是。”周洋笑着摇摇头。

  “那会是谁?”

  中年人心里升起一阵不安。

  陛下可别派了个年轻将领出来吧。

  别看岛国上军队不强,可他们那里的修士武力强大,懂得不少禁忌之术。

  没有作战经验的将军很难讨到好处。

  他是这些民夫的百夫长,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周国水师送死。

  “是陈洛,洛阳侯,侯爷!”周洋自豪地念出陈洛的名字。

  “洛阳侯?这是什么人?”

  “大胆!”

  中年人刚刚问出自己的疑惑,身边那些正在喂食的水师语气一变,脸色马上变的冰冷起来!

  敢对侯爷不敬,亏我们这些人费那么大功夫救你们!

  这些民夫心中惴惴不安。

  他们是犯了什么忌讳吗?

  为何这群人前后变化那么大?

  这时,一道脚步声传了过来。

  “各位稍安勿躁,都是自己人,你们可别把他们吓坏了。”

  陈洛不慌不忙走进了营帐里。

  “侯爷,是侯爷来了。”

  侯爷?

  民夫瞳孔一缩,看向了正向他们靠近的一名青年。

  这人身上皮肤白净,双手也没有太大的茧子,一看就是没有干过重活的人。

  这人就是军士们口中的洛阳侯,领军打仗的大将军?

  怎么看起来那么不靠谱!

  陈洛仿佛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笑着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本侯姓陈名洛,青州人氏,周国国师,职位国子监祭酒,人称洛阳侯,副职陛下夫君!”

  陈洛没想那么多,想着这些都是新人,离开周国一年多了,肯定不认识自己,于是把自己的身份介绍一遍。

  但简短的几句话却在这些民夫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的眼珠子瞪的滚圆,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要不是他们见过大风大浪,只怕这时候早已心肌梗塞,昏死了过去!

  周国国师!

  这是什么身份?

  这两个字可以和丞相、太师相提并论!

  丞相,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太师更是帝王的老师,拥有直言纳谏的权力!

  国师、丞相、太师三个职位能够放在一起,就可以看出国师地位的轻重了。

  在此之前,周国可没有国师,这个位置一直空着。

  民夫根本没有想到,周国第一个国师会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青年!

  这人有何功绩?

  才一年多时间,周国的变化这么大吗?

  洛阳侯!

  看起来此人能够被陛下封侯,定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

  他们好像漏掉了什么。

  中年人仔细回想一遍,突然间,他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副职陛下夫君!

  听到这个消息,他本人受到的惊吓比前面的介绍都要来的厉害。

  浑身一阵冰凉!

  这人如此大胆,竟敢妄称陛下夫君!

  就算这里天高皇帝远的,陛下不了解这里的情况。

  你也不该这样说啊!

  天底下仰慕陛下的人多了去了,谁敢当着众人的面这样说?

  “你,你……”

  中年人语气带着一丝颤抖,这人胆子忒大了!

  看这人的反应,陈洛就知道对方没有相信自己的话。

  他也不在意,把周洋叫了过来。

  “周洋,这些人交给你了,三天后咱们重新启程!”

  “是,侯爷!”

  周洋心中暗暗叫苦。

  为了套到端木敬的情报,他一晚上没有合眼。

  好不容易熬到白天,又要救援民夫。

  接着侯爷又把民夫交给了他。

  要知道他还欠侯爷两千字检讨没写呢!

  ……

  走出营帐后,天色已经到了下午。

  陈洛返回岸边的沙滩上。

  这里还有二十多万军士。

  他们扎起几十里的营帐。

  没有一个人闲着,所有军士分成三队。

  一队负责探查岛上的情况,要是遇到野鸡野兔,一律格杀!

  他们按照陈洛教的方法,把肉清洗干净后放在沙滩上晒成腊肉。

  这样保存的时间长一点。

  另外两队,一队负责把岛上的物资收集起来,一队负责检修战船。

  此时王信的突破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他头顶上方凝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旋。

  气旋朝王信百会穴注入,渐渐把他的经脉充实起来。

  王信脸上露出难以忍受的痛苦表情。

  忍耐了大半天,当他适应更加粗大的经脉后,这抹痛苦变成了享受。

  同时,他身上的气息也愈发强大起来。

  璀璨的光芒照射在他身上,熠熠生辉。

  这种状态持续了两日。

  到了第三天。

  天边一抹霞光升起时。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所有军士全都从营帐中钻了出来。

  他们看向声音的源头。

  只见王信爆喝一声,突然站直身子。

  双手结印,一道道虚幻的影子在他身前掠过。

  砰!

  他朝海中轰出一掌。

  远处几里地外的海面上激起一道几十米高的浪花!

  “好!”

  看到王将军实力如此强大,一群军士激动地鼓起了手掌。

  王信身影一个闪烁,来到陈洛面前。

  如今王信的气息和一个月前截然不同。

  身上那股狂傲自信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狂傲,但又懂得内敛!

  “恭喜王将军了!”

  陈洛拱手道贺。

  如今王信成功突破,他们这边增加一名宗师修士,此次东征一行的胜算将会再次提升上来两成!

  “不,本将得以突破全仰仗老弟你。”王信摇摇头。

  要不是陈洛给他的丹药,别说突破了,只怕他恢复修为都不一定有机会!

  “这,这是王将军?”几名羸弱的军士从单独一个营帐中走出。

  这些人正是几日前的民夫!

  为首的中年人叫李壮,是这些民夫的百夫长。

  千夫长死后,他便负责统领其余人。

  李壮在阳州的时候,他见过王信一面。

  几年前,他还是个普通的百姓,王信得胜归来后,他是众多迎接大军的一员。

  “他们是?”王信疑惑道。

  “他们是跟随蔡君房的民夫。”陈洛把这些人的身份简要介绍一遍。

  很快,王信的眼神变的变冷起来:“蔡君房,该杀!”

  “老弟,如今咱们已经在这里耽搁不少时日,将士们修养的差不多了,要不要现在就走?”

  这些日子他虽在打坐吸收灵气,但对外界的情况并不是一无所知。

  “正有此意。”陈洛笑道。

  “将军,我等愿意做向导,亲手拿下蔡君房的人头向陛下谢罪!”李壮狂热道。

  他对王信仰慕许久。

  “哈哈哈,本将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将军,只是老弟帐前的一名无名小卒罢了,你们听老弟安排便是。”

  “老弟?”

  “哦,就是你们眼前这位洛阳侯,凤君大人。”

  嘶!

  见王信对陈洛如此尊敬,李壮这些民夫终于信服了三天前周洋所说的话!

  那天,陈洛把自己的身份讲出来后,无凭无据他们当然不相信。

  周洋等一众水师可是陈洛的狂热粉丝,待陈洛走后,他们一人一句,把陈洛这些日子的丰功伟绩讲了一遍。

  听到祥瑞种子竟是洛阳侯贡献出来的,民夫简直惊呆了。

  后面一条条功绩更是惊爆他们的眼球!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神人?

  他们半信半疑。

  可将士们身上穿戴的盔甲武器做不得假。

  这种材质的确是他们印象中周国没有的。

  他们猜测这些消息可能有真有假。

  洛阳侯有贡献不假,至于说是陛下的夫君,应该是这些人的臆想罢了。

  陛下什么人?

  一国之君,婚配之事岂会如此儿戏?

  男女双方起码得相识三五年吧,然后再昭告全国,给各地人士发放喜帖。

  最后再举办为期半年以上的盛婚!

  结果今日王信将军亲口说出来凤君二字,几乎坐实了陈洛的身份!

  从王将军对陈洛的态度可以看出来,王信是真心实意敬重陈洛!

  李壮等人终于动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开局怒骂女帝昏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