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如画 > 第十三章 做我姐夫吧?

第十三章 做我姐夫吧?


  “不下于大金刚境的体魄,加上可于江湖前三甲的剑道,虽然没有陆地神仙,有一柄好剑,杀赵黄巢那等不出世的道士足以。”李义山端茶笑语说道。

  徐骁挠着脑袋,心中嘀咕着,那该去哪里寻上一柄可杀赵黄巢的剑?

  能杀赵黄巢的剑,怎么也要不下于天下十大名剑,然而那些剑不是有主就是藏在吴家剑冢,难道还要大动兵戈去抢,那与直接领着铁骑杀那老不死的有什么区别?

  李义山与王爷配合多年,一看王爷面色,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嘬口热茶说道:“刚刚还听世子殿下说想要去武当山揍一顿骑牛的,要不去武当山看看?”

  徐骁一拍大腿,怎的忘记那柄剑了,以茶代酒敬了李义山一杯,咕噜噜喝下,笑的一个灿烂,在灿烂中多少还有些猥琐、愤愤。

  ……

  ……

  听潮湖溢水,遭殃的不止是湖边雪景,还有一处处临湖岸的庭院,苦了那些王府养着的工匠下人了,一百多号人忙里忙外的。

  三日时间,元月初二,听潮阁周边景物与那些被湖水洗礼过后的庭院恢复如初,不得不说一下北凉王府养的这些匠人们手艺,睁大眼睛仔细看,都觉得没有发生年关那日的湖水倾泻。

  叶启如今自然不用再去听潮阁,有人代北凉王传讯,说是杀赵黄巢一事不必太急,请先生先过个好年。

  叶启乐得安生,在自己居住的小院中听到外面没了动静,就走来听潮亭中看湖,没过一会儿,北凉王府二郡主又拿着放有饵料的竹篮来到亭中。

  “一湖之鱼被先生斩了个干净,这些日子王府又去搜寻将一万条鲤鱼入湖,这些鱼没有养成夺食的习性,在近期内很难再看到万鲤朝天的景象了。”

  听潮湖在那日结冰被碎之后,到今日都一直没有再结出冰来,徐渭熊说着的同时,抓起一把饵料向湖中扔去,只有十几条鲤鱼潜在湖面可见的水下抢食那些饵料,与叶启初来王府时看到的湖面旖旎景象比起来简直不要再无聊些。

  “果然是无趣了些。”叶启语气平淡让人永远都猜不透他想什么。

  徐渭熊似乎知道他说的无趣并不单单是指此时的湖面,问道:“先生的有趣在哪里?”

  “不知道。”

  徐渭熊面生赞叹地看了一眼身旁男子,让人有趣的来源永远都不是已经知道的,是那些未知又不曾见过的,不知道,还真是一个很好的答案。

  叶启静静看湖,徐渭熊便静静地在湖边抓起一把把饵料扔向湖中,饵料空了之后,她也没有说些道别的话,就独自一人拎着竹篮离开。

  等着徐渭熊的身影消失在了清凉山山腰,叶启将看在湖面的视线挪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一棵槐树前。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世子徐凤年一脸笑呵呵地从那棵槐树身后走出,没有端着世子殿下的架子,一本正经地走了过来。

  看过年关那天这高人没法赏的技术活,事后换了身衣裳的世子殿下还去找了师父李义山,去问王府还有没有再像他那样的高手,得到的消息是没有。

  王府都没有的高手,江湖能有几个,世子殿下的草包是装给离阳京都那个皇帝看的,真要是事到临头,眼睛绝对不回高到脑袋上去。

  “本是想与先生聊聊的,结果就看到二姐了,其实我那二姐对别人还是温柔些的,唯独对我这个弟弟像母老虎一样,只能先躲一躲。”

  叶启看向徐凤年问道:“所以你这算是夸你二姐还是贬低你二姐?”

  “当然是夸。”徐凤年懒散靠在听潮亭被朱砂染红的柱子上,说道:“刚刚先生那句不知道,可谓是说在本世子心坎里了。”

  “王府妙是妙,整座陵州城的青楼姑娘好看是好看,看多了,也难免要生出些无趣来。”

  叶启坐向听潮亭檐下的石凳上,此时湖面有几条鲤鱼尝到了被人喂食时不劳而获的爽快,正忍着靠近湖面水下的冰冷来回游着,他对于刚刚北凉王世子的一番伤春悲秋,根本就没有听在儿中。

  世子殿下还是第一次被人冷落,他去哪里,不是被一堆人围着转?此时向这个与自己长相一样风度翩翩的高手中的高高手吐露心声,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生气,反而觉着有趣。

  “按照正常情况,你现在应该装出一副高人模样,再来安慰一下本世子,与未来的北凉一把手打好交道。”

  叶启这才与与众不同的世家子说道:“你话说的有些意思,问题是我又不需要与未来的北凉王打好交道。”

  “果真是江湖高人风范。”

  叶启饶有兴趣地看向徐凤年,说道:“饶了这么一个大圈子,你是想随我学剑?”

  徐凤年不隐瞒地实诚说道:“府里有着不少高手,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出手,一直当他们与那些闯听潮阁死去的江湖人一样不过是匹夫,我也听过一些人讲过江湖事故,其中有一个,说什么几十年前的江湖,有个姓李的剑神一剑断大江,分明是胡言乱侃,然而在除夕那日见了先生的剑,才知不是乱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如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