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绿茵之寒冰射手 > 第一三三章 我是多特蒙德人

第一三三章 我是多特蒙德人


  “干杯!”

  罗伊斯摇头晃脑的走过来,拿着一瓶啤酒——他刚才已经喝了有……大概十瓶?

  但他还不太满足,他平时不会喝太多啤酒,德国杯夺冠,他也就喝了四五瓶,这和很多视啤酒如命的德国人不太一样,但今天罗伊斯准备彻底放飞自我了。

  “齐,说你呢!快,干杯!”

  “喝!喝他妈的!”

  齐策也开始迷糊不清,嘴里嘀咕着在场人都听不懂的汉语,从桌上随手拿起一瓶啤酒,和罗伊斯干杯之后又是半瓶下肚。

  作为决赛的绝对主角,上演帽子戏法的齐策是球员们围攻的对象,从庆功宴开始,格策,香川真司,本德,苏博蒂奇,格罗斯克罗茨,莱万多夫斯基等人挨个走到齐策这边和他干杯,开始齐策还比较节制,但后来一想,我特么有身材管理啊,怕个屁!

  于是就放开了喝。

  不过他拒绝了黑啤,只喝白啤或者小麦啤酒,只有黑啤是他忍不了的味道,其他到还好。

  德国人的啤酒可比国内那些个烈的多,齐策也不知道拿在手上的是科隆巴赫还是贝克啤酒,现在拿在手上的好像是欧冠的赞助商,荷兰的喜力啤酒,不过……

  管他呢!

  吨吨吨……

  X的实在是太涨了……

  最后是多特蒙德的工作人员来主持结束了这场聚会,原则上,俱乐部对已经夺得三冠王的球员们不会有太多约束,但是毕竟明天还有更重要的庆祝会,就是冠军游行。

  这次的游行会比多特蒙德历史上任何一次冠军更大更隆重,毕竟这帮家伙可是三冠王!

  如果今天这帮家伙喝的不省人事,明天的在盛大的庆祝上精神萎靡可不好。

  第二天。

  今天过后,球队就将正式放假,这次的假期到7月3日星期日结束,为期一个月多四天,然后归队集训。

  回到多特蒙德的球员们,也终于见识到了足球在这座城市的真正力量。

  以前,齐策在辛斯海姆曾经见识过什么叫做真正的万人空巷,那是一座小村庄隔壁的小城市,全城人口大约都不到四万人的小城市,在升级大战的那一天,几乎整座城市的人都聚集在一个地方。

  今天多特蒙德也是如此。

  上午,齐策在上飞机之前看了鲁尔新闻报的官方社交媒体晒出的图片,几乎整个多特蒙德市的人们都已经聚集在市中心的汉莎广场,市郊的威斯特**球场以及博尔西斯广场都聚满了前来庆祝的市民,其他地方除了一两名巡逻的警察,几乎看不到路人。

  这几个地方是多特蒙德冠军游行的必经之路,汉莎广场是多特蒙德市中心最大的广场,威斯特**球场是主场,而博尔西斯广场则和多特蒙德有着不解的缘分。

  102年之前,这个广场是多特蒙德足球俱乐部的发源地,弗朗兹·雅各比作为俱乐部创始人,当年成立的演讲就在这座广场上举行,他和十七名球员面对在场数百名见证球迷宣布多特蒙德足球俱乐部的前身——波鲁西亚1909球类俱乐部正式成立。

  下午,万人空巷的多特蒙德市在机场迎来了第一个高潮,多特蒙德的包机降落后,队长凯尔抱着德甲沙拉盘出现在球迷们的面前。

  紧随其后的,是副队长魏登费勒,他手中抱着德国杯奖杯。

  最让人激动不已的是第三位出现的球员,在那之前,克洛普把大耳朵杯一把塞到齐策手里,示意他跟着两位队长走出去。

  齐策有点受宠若惊,本想将奖杯还给克洛普,结果克洛普直接往后走去,最后在罗伊斯和格策的推搡下,齐策双手捧着大耳朵杯的两个耳朵,从机舱内走出。

  齐策的出现,引爆了全场数千名接机球迷的热情。

  这还还是开胃小菜。

  在随后的游行中,多特蒙德市长乌尔里希·希劳在市中心的汉莎广场迎接多特蒙德的英雄凯旋。

  希劳表示:“这是多特蒙德这座城市历史上的新篇章,是多特蒙德足球历史,也是德国足球历史上的新篇章,这是我们的黄金一代书写的历史。”

  随后,希劳还授予了齐策这位多特蒙德核心外援荣誉市民的证书,宣布齐策成为多特蒙德市永久荣誉市民,引来了整个广场的欢呼。

  齐策接过话筒,在大巴上动情的表达感想。

  “我出生在中国,在上海,那个东方的海上明珠,距离多特蒙德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有九千多公里,别人问我来自哪里,我会告诉他我来自中国,别人再问我来自哪座城市,我也会告诉他我来自上海,但今天之后,如果别人再问我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他,我来自上海,但我同时是一位多特蒙德人。”

  齐策的发言再次引起满场喝彩,球迷们迫不及待的唱起了他们为齐策写的歌,歌词里,齐策还是被称为冰块小子,也许在多特蒙德球迷们心中,齐策一直是他们的那位冰块男孩。

  冠军游行一直从下午六点持续到夜里十点多,因为参加这次游行的人太多了,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当晚参加此次游行的人数达到了三十八万,超过全市人口的一半!

  也就是说,除了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孩子,必要照看这些人的亲属,还有警察,消防员,医生等公职人员不便参加的,几乎整座城市的人都来了。

  当晚也少不了庆祝,今天的庆祝更加盛大,因为这是一场全城的狂欢,对球员来说还有另外一个意义——就地解散,假期开始了!

  你参不参加狂欢无所谓,但在这种氛围下也没有人离开,不过从现在开始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走人,已经可以开始享受一个月的假期了,忙碌了一个赛季的球员们终于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放松自己。

  当然,齐策就没那么轻易能离开了,今天他又被灌了不少酒,酒精这种东西,对职业球员来说可能有损害,可在欧洲并不像国内那么严,其实主要还是菜是原罪,你都在欧冠决赛帽子戏法,只要你不涉毒,管你喝啥都行。

  特别是德法这几个国家,啤酒,葡萄酒都是出了名的,不喝酒对国民来说就等于告诉他不喝水,这哪遭得住。

  结果就是喝得烂醉的齐策在凌晨近一点的时候记忆就戛然而止,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近中午,他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

  林晓佳在一边盯着笔记本电脑,时不时敲打着键盘,听到一边的动静,她往这边看了一眼,齐策醒过来了,正揉着脑袋,迷茫的看着周围。

  “醒啦,还难受不,要不要吐?”

  吐?

  说起来昨天半夜里好像确实挺难受的,又涨肚又喝混酒,唯一比较清醒的时候应该就是忍不住吐出来的时候,齐策摇摇头,来欧洲好像第一次喝的那么多,啥都记不得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绿茵之寒冰射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