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 > 第二百四十章 曹魏要复国

第二百四十章 曹魏要复国


  刘渊逃亡云中!

  建立汉国的梦想,也随着赵广的全力一击,而成为泡影。

  至于刘渊的汉王称号,那更是一场笑话。

  在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时间内,刘渊的匈奴汉国瞬起又瞬变,就如同一颗流星,划过公元269年的天空。

  匈奴汉国建立之时,诸胡纷纷响应,争相投靠,到了败亡之时,诸胡也不甘落后的争相逃跑。

  跑的快的,甚至还抢在了匈奴人的前面,跑的慢的,机灵一点的如呼延衍,早早投降保全一命,愚蠢要顽抗到底的,倒让文鸯、文虎、北宫纯、独孤胜他们好好的过了一把杀胡的瘾。

  这其中,杀胡最狠最多的,倒不是文氏兄弟等人,反而是独孤胜拔了头筹。

  自打追杀秃发乌丸建功之后,独孤胜对追踪敌情的事情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别人还找不到方向的时候,独孤胜已经从匈奴诸胡留下的蛛丝马迹中嗅到了战机。

  刘宣的匈奴右部被独孤胜、北宫纯死死咬住不得脱身,特别是北宫纯的凉州大马,突然袭击爆发力十足,根本不是拖家带口的匈奴部众能够抵挡的。

  在灵石附近,刘宣拼了老命带着几个亲信杀出重围,回头再看右部所在,已是一片人仰马翻,就连刘宣的阏氏也陷在包围圈里面。

  “天亡吾匈奴!”刘宣大叫一声,老泪纵横痛哭出声。

  “右贤王,汉骑又追上来了,快走!”亲骑一鞭子抽在刘宣的战马臀部,吃痛的健马撒开四蹄狂奔,终于将刘宣一条老命给捡了回来。

  北宫纯杀散匈奴右部,被一众妇孺滞住速度的他,气的恨不得将面前这些跪在地上的匈奴部众全部杀光。

  “罢了,我大汉不是胡虏,枉加杀戮有伤天和,且留尔等一条狗命。”北宫纯收起弯刀,朝着周围跪伏的匈奴胡虏骂了一声。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这些匈奴胡虏虽然投降,但却不能再任由他们圈居一处,自由放牧,以至于再过几年又尾大难制。

  按赵广在关中时制定的对胡政策,匈奴及诸胡俘虏将会被打散,充作田奴,成为立有军功的汉军将士的私产。

  他们原先的部落姓氏,也将不再保留,换通俗一点的话讲,就是打断传承,另起炉灶,让这些匈奴胡人的后代,以汉为宗,以汉为荣。

  ——

  诸胡四散。

  赵广顺利占领已是空城的左国城。

  各部将领纷纷来报,缴获牛羊、帐蓬、毛皮等辎重,相比穷的叮当响的鲜卑人,匈奴五部已经算是富裕人氏。

  一方面是并州相比大漠草原,天灾要少了许多,匈奴人几十年积累下来,资财年复一年增加;另一方面是匈奴坐大之后,抢掠汉人得到的财帛不少。

  现在,刘渊、刘宣等人辛苦一场,却不想便宜了赵广。

  破胡之后,赵广的威望大增,英雄值达到60,上升5个点,如果按照后世60分的及格标准的话,赵广在穿越奋斗了五年之后,终于达到了争夺天下的英雄标准。

  声望值一栏,也由,增加3个点。从增幅来看,与刘渊这样的对手PK,无疑更能让系统的属性值大涨。

  八月下。

  王湛代表太原祁县王氏向赵广正式发出信函,信中表示祁县王氏愿意成为新汉的一员,王湛的这一表态,也标志着太原王氏由倾力支持晋国,转向汉、晋两家各支持一方,王家子弟由此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权利。

  八月二十九日,汉军傅佥所部进入晋阳,全面接管这座太原郡郡治的防御,三十日,文鸯、独孤胜率一部精兵抢占上党郡,汉军开始控制太行山脉的西线。

  至十月下旬,并州刺史部除最北面的云中郡、代郡、九原郡之外,其余各县已基本被纳入汉国的版图之中。

  持续整整大半年的汉匈战事结束,这一场由匈奴在河套率先挑衅、汉国在平阳、左国、晋阳等地逆转反扑的大战役,最终以汉国大胜、匈奴诸胡被驱逐出汉地而告终。

  在汉家土地上,两个汉国的短暂共存的历史,也不复存在。

  败逃到代郡一带的刘渊,也无颜再自称什么汉王,不过,已经看破晋国虚实的刘渊也不甘心再当什么五部大都督,他正式的就任匈奴各部落的大单于。

  渴望在新的地盘上重生的匈奴人,迫不及待的开始参与到漠南、辽西和幽燕一带的势力争夺中,北方的局势也越发的扑溯迷离。

  ——

  赵广得胜班师还朝。

  一晃阔别长安又有大半个年头,征战沙场的将军往往就是这样,思念着家乡,思念着亲人,却又不得不一次次踏上保卫家国的征程。

  傅佥镇守晋阳,文鸯镇守上党,魏容镇守安邑。

  傅佥稳重、文鸯勇猛、魏容忠诚。这三个人也是汉军中经过考验之后,较为成熟的可以独挡一面的战将。

  文臣方面,太原郡由王湛担任郡守、河东郡由王濬接任郡守、上党郡位置险要,是昔日秦赵长平大战的地方,也最接近晋国边界。

  赵广考虑再三,决定将卫操和裴绪这两个河东大家族的子弟,放到上党锻炼。卫操为郡守、裴绪为郡丞。

  赵广的这一番布置,若是放到后世的话,就可以用异地为官、防止腐败来形容。

  王濬是弘农人,放到河东郡,离家乡只隔一条黄河,卫操、裴绪是河东人,放到上党,也在隔壁,来回比较方便。

  十月的长安。

  沐浴在秋季丰收的喜悦之中。

  虽然一年来为了支撑河东、并州的战事,关中的百姓服役、赋税都比往年加重了一些,但等到胜利的消息传回时,受到表彰的将士、被分配而得的胡奴、缴获的财帛等等,都让汉军将士的家眷个个喜不自禁。

  “大汉,大汉,万胜,万胜!”

  “大将军威武!”

  “威武!”

  灞桥上下,欢迎的人群喝采的声音此起彼伏。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大汉战歌声起,独孤胜、北宫纯、柳初等年轻将领扯着嗓子高声唱和起来,歌声在长安城头久久不歇。

  一列列得胜凯旋的汉军将士挺起胸膛,因征战劳累而消瘦的脸庞上,神采飞扬,充满了男儿豪情。

  汉军连续在河东、并州大捷的消息,随即被到达长安的商贾传遍九州。

  即便晋、吴两国朝堂大力压制,也不能阻挡民众对新汉击破胡虏的热情,而这一种热情在被层层渲染之后,也让一些人陷入到了疯狂之中。

  ——

  曹操建立的魏国,已经不复存在。

  但曹家的子孙还有活着的,他们中间,有的人已经心灰意冷,只求苟活于世;有的人不甘心国祚被夺,还要奋起一搏。

  “这汉国怎么这般厉害,莫不是这天又要变了。”邺城,曹操最长寿,也是最没出息的儿子,燕王曹宇长吁短叹。

  只想过安稳日子的他,对现在安逸被圈养的生活很是满意,他现在最担心的倒是晋国别被汉国灭亡了。

  在没出息这一点上,曹宇的儿子曹奂也是一样,退位被贬为陈留王后,安安心心的在陈留过自己的小日子。

  司马昭、司马炎父子要树立政治上优待的例子,倒是对恭良有加的曹宇、曹奂都给予了足够的礼遇。

  与之相对比的是,不甘心被废的齐王曹芳就屡屡被打击,在落魄到昭陵县公之后不久,被下狱的曹芳就一病不起,郁郁而逝。

  同时,曹魏的另外一个支柱夏侯家,在晋国建立之后,也逐渐式微。

  夏侯玄、夏侯霸一死一逃,夏侯家族的实力被打压的厉害。到了晋国时,夏侯家的当家人变成了夏侯骏、夏侯庄兄弟。

  夏侯骏,字长容,夏侯渊孙,夏侯威长子。夏侯庄,字仲容。妻子羊氏是晋景献皇后羊徽瑜的姐姐,夏侯庄还有夏侯湛、夏侯淳等六个儿子。

  这里特别要提一下夏侯庄的女儿夏侯光姬。

  夏侯光姬,小字铜环,非羊氏所生。按历史上发展来看,她接下来几年,会被琅琊恭王司马觐看中,成为王妃,等西晋被灭,东晋成立时,她的儿子司马睿将是东晋的开国皇帝。

  不过,历史已经改变。

  夏侯骏、夏侯庄兄弟表面臣服的背后,其实并不甘心被司马炎所监控和压制。曹宇、曹奂这二个废物是指望不上了,但曹芳的儿子曹昙却不一样。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