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 > 第八章 士别三日

第八章 士别三日


  阳平关,阳安关,剑门关。

  并称为入蜀三关。

  阳平关距离汉中郡治南郑最近,附近的定军山扼汉水咽喉,曹魏大将夏侯渊就战死于此处,阳安关位置在漾水(西汉水)的东侧。

  而在它的西侧,就是白龙江的支流白水江,姜维率军从阴平桥头跳出包围之后,率军进抵白水关,从这里往东北方面,就是傅佥坚守的阳安关,往东南方向,则是蜀汉最后一道关隘——剑门关。

  姜维军主力,除去赵广的五千人马外,东进救援的兵马还有约四万人。

  这中间,右车骑将军廖化统领了一万兵马,左车骑将军张翼的部队大约有六千人,剩下的就都是跟随姜维多年征战的将卒,这样的实力在钟会十万大军面前,虽然有所不足,但年过六旬的姜维并不惧怕。

  阴谋诡计也好,大风大浪也罢,他姜伯约经历的多了,莫说钟会,就是司马昭亲来,姜维也敢会上一会。

  汉水、岷山、汉中、陇西。

  这里的山峦、河流、高坡陡崖,民风人情,哪一处不在他姜维的脑海里。

  按三国志史料记载:姜维从沓中到剑阁这一路,走的相当的惊险。蜀军到白水关的时候,诸葛绪与邓艾合兵一处,急急率军追杀,两军的行程只差了一天,姜维不敢在白水关多作停留,否则的话,蜀军将面临来自魏军二路大军的进攻。

  而这一次,邓艾因损失过大退兵沓中,诸葛绪则被钟会夺了兵权,魏军三路大军连废了二路,这让姜维在考虑整体布防策略时积极主动了许多。

  白水关前。

  蜀军旌旗招卷,将士神情严肃,不利的战事让每一个士卒都感到了压抑,他们的目光纷纷看向站立在高处的将领。

  高台上,蜀汉三员白发苍苍的老将正在作别。

  姜维已经六十有二,长期的军伍,不停歇的征战,让曾经俊朗的脸庞上沟壑纵横,仿佛每一道就是一次北伐中原的痕迹。

  蜀郡潜力有限,汉人中的有识之士甚少,加之诸葛亮与李严的东州派、谯周的本土实力派不睦,蜀军中可以依靠的将领,也就姜维、夏侯霸这样的降将,还有赵广、傅佥等刘备留下的元从之后。

  廖化须发已经全白,精神依然抖擞,这一回,他主动请令增援阳安关。阳安关只要守住,蜀军就能打一场持久战,将曹魏的人马拖死在汉中。

  姜维拉住廖化的手,一字一句嘱托道:“老将军此去阳安关,若关隘仍在,当命傅公绩不可硬拼,留存实力为上,魏军若倾力来攻,当后撤至剑阁,再图大计;若关隘不保,则千万保得公绩性命回来。”

  廖化点头,道:“大将军且放宽心,廖某虽老,犹有廉颇之勇,钟士季兵马再多,某也不惧。”

  说罢,廖化毫不停留,即令本部人马往北而去。

  阳安关的战事紧急,在魏军的猛攻下,谁也说不准傅佥能阻敌到何时,援兵早到一刻,就能多一份胜算。

  目送廖化离去,左车骑张翼听的真切,疑惑道:“大将军,廖右骑一万将士,加之阳安关傅佥兵马,又有险关在手,如何不能挡下魏军。”

  姜维摇头苦笑,道:“伯恭,汝多劝某蜀汉国小民疲,不可滥用武力,非姜某不知,实是魏蜀差异,攻伐还好,如果停歇,魏军休整完毕,势必反攻过来,如今正是如此。剑阁于我蜀汉,关系重大,望伯恭谨记。”

  张翼也不是无能之辈,从能力上看,比统领无当飞军的张嶷,确实要差了一些,但起码的战略眼光还是有的。

  汉中、陇上失守,魏军西路、中路两军虽被赵广杀伤,但元气尚在。邓艾若是缓过劲来,这白水关又不是阳安、剑门,苦守是守不住的。

  听姜维这么一说,张翼心头凛然,迭声应道:“翼当尽全力守御剑阁道,请大将军放心。”

  在姜维的指挥下,白水关前,蜀军调整部署,重新构筑北线防御布局。

  廖化一部往北,前往阳安关救援傅佥,张翼一部往南,先期到达剑阁,修筑防御设施,而姜维则坐镇白水关,统筹蜀军整条防线。

  ——

  不提姜维如何应对魏军进攻,单说赵广率领一千六百余人的蜀军沿阴平道南撤至广汉属国古苴国一带。

  苴国,春秋诸多小国之一。

  开国时间已不可考,灭国在司马错入蜀的时间点上,估计秦军路过,顺手就把这个小国给灭了。

  赵广到此,引军暂作休整。

  赵广这一路,在无人烟的地方,作长征之行。

  艰难困苦可想而知。

  赵广、刘林、陈寿、荀诩等人相互扶持,情谊不断加深。

  荀诩这个中途加入队伍的蜀国官员,年长赵广等人一辈,算是诸葛武侯一代的人物,说起当年刘备入蜀,文有庞统、法正、李严、费观等文臣相辅佐,武有张飞、马超、赵云、刘封等勇将冲锋陷阱,真是感慨万千,不胜叹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