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 > 第四章 无当飞军

第四章 无当飞军


  山连山,隘接隘。

  武都至阴平一线,道路崎岖难行,面对蜀军的层层设防,魏军一步步的艰难推进,邓忠率先登虽然连破蜀军四道关隘,但距离强川口也不过十里之地。

  孔函道口。

  又一队百余人蜀军在此驻守,他们身着青衣,头裹青帕,手持团牌和柳叶短剑,脸上描画着桑叶状的图案。蜀中羌族众多,尤以青衣羌为最。据《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诸葛亮平定南中,曾移南中劲卒青羌万馀家於蜀。

  延熙十七年(254年),荡寇将军张嶷率无当飞军与魏军死战,青羌族勇士冲杀在前,断后在后,死伤无数,成建制的无当飞军自此消失在史籍中。

  张嶷死后,刘禅封其长子张瑛为西乡侯,次子张护雄袭爵,无当飞军残部失了首领之后,被姜维整合到赵广的部曲。

  蜀军队率郎同,旄牛王郎路的侄子,多年征战让他身上伤痕累累,最严重的一处创伤是在右腿。狄道血战,他从死人堆里捡了一条性命,却永远失去了行走的自由。

  “鱼鳢的祖先啊!保佑你的子孙吧!”郎同依拐而立,与身畔伤残的青羌士兵相互支撑,风霜的脸庞上,尽是解脱之色。

  战伤带来的痛苦折磨让这个曾经勇猛无比的青羌勇士苦不堪言,蜀道艰难,他们这些残兵与其在撤退中掉队,还不如留下来断后来得痛快。

  魏军旗帜越来越近。

  郎同的小队弩机早已破碎,老卒手里的团牌也不再完整,但他们的眼神依旧凛冽的让人不寒而立。

  “杀!”

  一拥而上的魏卒与蜀军青羌兵撕杀到了一处,蜀卒据高临下,郎同背靠坚实的石墙,接过背后士卒传过来的石块,朝着最前的一名魏军将校砸落。

  石块坠落的速度并不快,但久战之下,邓忠双腿沉重,手臂酸痛的快要抬不起来,好在旁边的部曲冲了上来,替了邓忠一命。

  “可恶的南蛮!”被砸的脑浆迸裂的部曲兵死于眼前,邓忠怒火中烧,一戟投掷而出,准确的刺透面前这个残废了的蜀军队率身体。

  无当老兵死战不退。

  郎同战死于孔函道,这些无当飞军的老卒就象一道拦洪的堤坝一样,虽然明知阻挡不住魏军的洪流,却依旧死不后退。

  道口处,魏军倒伏的尸体正在被抬到白龙江边,幸运的话,他们会被集中起来焚烧,然后骨灰装进陶罐中,由随军的佐吏登记好,待战事停歇带回他们出生的地方。

  当然,这是在打了胜仗的情况下,若是魏军吃了败仗,白龙江就是他们最后的归宿,就如同正在被抛入江中的青羌蛮兵一样。

  “速报父帅,蜀军据险结寨,先登营伤亡甚重,请求增援!”邓忠眼神中尽是沮丧。

  区区一队蛮兵,阻挡了魏军二个时辰,距离姜维主力回援已近七天,魏军西路、中路两军夹击蜀军的战略意图已不可能实现。在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向邓艾要求后续的部队上前接应。

  蜀军且战且退,依靠郎同青羌兵的死战,赵广率领着剩余的二千余兵士摆脱了魏军,退守到阴平,沓中一战,蜀军先后损失兵力三千众,杀死杀伤魏军达到了万人,这样的战果在蜀魏后期交锋中极为难得。

  曹魏拥有中原核心地盘,强大的生产恢复能力让魏军兵器更为锐利、战甲更加先进,与之相比,蜀汉仅有偏远一州之地,实力上的差距十分明显。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

  阴平郡。

  本为曹操所设置,诸葛亮北伐夺取武都、阴平之后,阴平为蜀汉所有,白马羌是阴平一带的主要部落,其首领杨千万与氐王阿贵一起,响应过韩遂、马超割据陇右,在十路攻曹的西凉兵马中,杨千万亦是其中一支。

  马超兵败之后,阿贵为魏将夏侯渊所灭,杨千万随后投奔已经投靠刘备的马超,诸葛亮攻取阴平之所以非常顺利,离不开马超的支持。

  远离姜维的蜀军主力,赵广的这支孤军就象断了线的风筝,没有补给,没有后援,东、西、北三面皆是魏军的人马,而唯一的南面,则是茫茫的丛山峻岭,羊肠的山道让战马和辎重无法通行。

  赵广退守阴平,除了避开诸葛绪的中路魏军外,还想依靠马承在白马羌的影响力,给人困马乏的蜀军获取喘息的机会。

  议事厅。

  赵广召集陈寿、马承、刘林等将校,加上白马羌的新任首领杨飞龙,就下一步的作战方向进行商讨。

  杨飞龙是杨千万的孙子,其父早亡,而就在魏蜀沓中恶战之时,杨千万这位老羌王也因病而死。

  天下英雄谁敌手!

  曹刘。

  锦马超纵横雍、凉,直杀得曹操狼狈而逃,羌人铁骑在潼关、在长安、在陇西无敌的事迹渐渐淡去,正如河西一带,远道而来的鲜卑人开始取代羌人、月支人,成为新一代的草原霸主。

  生老病死,人之常态。

  与被砍了首级的阿贵相比,杨千万是幸运的。在他死后,陇上新一代的英雄、枭雄、豪杰开始登上前台。

  “承祚、伯纪、公亭、白马王,我军退守阴平之后,魏军邓艾部占据孔函道,其与诸葛绪的中路魏军相互联络,白水关和阴平桥均被魏军夺占,我军顺着大将军的撤退路线往剑阁,已不可能。”赵广点指面前堆积的阴平一带地形沙盘,向诸将讲解最新的战场态势。

  军侯一级,在汉军中没有参与决策的权力。刘林、马承等人以往都是上面偏将军或者都尉、校尉命令下来,他们召集本部人马依令而行就是。

  现在,赵广身边可以商量的人,也就陈寿还能说上几句,刘林、马承再不成长起来,那赵广纵有三头六臂,也没有让蜀军短时间内脱胎换骨的能力。

  刘林、马承目露惊异,自沓中分兵以来,赵广的一系列举动让他们倍感不同,一支必死的断后孤军,在赵广的指挥下,不仅成功的摆脱了魏军的追杀,而且还取得了三倍的杀敌效果。这一点,就算是大将军姜维也办不到。

  而今,赵广又拿出沙盘来演示地形,阴平的山川地貌跃然于眼前,比草草的一份锦书地图要具体的多。

  与刘、马两人不同,倒是陈寿一脸平静,在见识了水泥的神奇之后,对赵广信心倍增,熟读史书的他,可没有在书中找到岩石在捣碎之后,又能坚硬如铁的记载。

  “赵将军,这是何物?”新羌王杨飞龙吃惊的问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