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430、是什么遮住了眼

430、是什么遮住了眼


  还是那句话。

  自己付出努力得到的情报,才会认为是真实的。

  就像是人们永远不会记住那个跋山涉水来见自己的人,只会记住自己跋山涉水去见的那个人。

  所以,当罗万涯告诉庆尘,三江口离开会议中心之后,庆尘便做好了这个小小的计划。

  也不为别的,就是想看光明公社、龙湖公社倒霉罢了。

  针对光明公社是因为庆原,对方作为影子候选者,如果有机会杀自己的话一定会动手。

  针对龙湖公社的原因就更简单了,即便不为了帮孙楚辞,就冲龙湖公社做的那些事情庆尘就觉得,顺手搞他们一下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在昆仑举办联合会议的档口,三江口组织突然受到了死亡威胁。

  不出意外的话。

  光明公社、龙湖公社肯定是要出意外了。。

  收拾龙湖公社是很容易的,白昼杀上门去,哪里有一合之敌?

  但这一次,庆尘是要把光明公社给拔出来,试着在表世界解决一个影子候选者。

  庆尘想到这里,笑眯眯的看向李奕:“吃肉吃肉,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李奕这会儿还嘀咕呢:“隔壁桌的人也真有意思,刚点的肉才上桌,人就匆匆忙忙走了,这不是浪费吗?我看他们临走前还把账结了,图啥?”

  一旁有时间行者狐疑道:“我刚才看他们在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嘀咕的时候还看了我们好几眼,会不会跟我们有关系啊?”

  李奕笑着摆摆手:“咱们都没见过他们,跟咱们能有什么关系,吃饭吃饭!”

  薄薄的羊肉片刚丢进锅里就烫熟了,李奕眼巴巴的等着庆尘动了筷子,自己才敢带着下属们动筷子。

  庆尘给对方倒酒的时候,李奕竟然还站起来鞠躬端着杯子,李奕给下属倒酒的时候,也是一模一样的。

  看来孙楚辞说龙湖公社官僚气息重,倒是真没说错。

  只不过这顿饭吃的庆尘有点糟心。

  李奕喝了点酒之后,开始吹嘘起龙湖公社做的事情。

  而罗万涯那边的手下已经走访完郑城时间行者,查到了一些关于龙湖公社的事情,并发了信息给庆尘。

  王振北逼迫某个3级会员把妹妹灌醉,但那个3级会员根本就没同意。

  结果王振北、李奕等人将这位3级会员殴打一顿,殴打过程中,3级会员不堪受辱,从7楼的办公室破窗而逃。

  3级会员摔在了楼下的车上,没有死。

  但这一摔也导致他脊椎断裂,现在成了高位截瘫。

  这件事情有很多目击者,但龙湖公社对外的解释是对方不慎跌落,与别人无关。

  不止这一件事情,罗万涯那12位下属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整理出了7件证据确凿的恶事。

  半天时间就能整理出这么多,那如果调查的时间更多一些呢?

  庆尘欣慰于,罗万涯这边的情报体系开始渐渐有了雏形,同时,他看向李奕的目光也越来越冷。

  ……

  ……

  三江口的八个人,急匆匆的打了两辆出租车回到会议中心。

  他们到了之后,直奔昆仑成员所在的展厅,大嗓门说道:“昆仑的领导们啊,帮帮忙,有人要杀我们!”

  出了事找谁?当然是找警察啊。

  这是中国人如今根深蒂固的思维了,顾客与商家纠纷可以打110,遇到歹徒可以打110,似乎什么事情都能打110。

  如今,昆仑就像是时间行者界的110,三江口他们受到死亡威胁,自然第一时间找昆仑。

  而且,这么做是绝对正确的。

  会议中心里,是负责行动组的路远带队。

  这位路队挑挑眉毛:“谁要杀你们?”

  三江口的会长张越波说道:“是龙湖公社和光明公社!”

  “你们有仇吗?”路远不解。

  “没仇,”张越波愤慨道:“我们是武城的,他们是郑城的,以前都没怎么见过面呢。我们是去紫荆山路吃涮羊肉,正好撞见了龙湖公社的人。我们的人上厕所时撞见了他们老板,于是留了个心眼偷听对方打电话,对方说,他们联合了神代、鹿岛的人,准备对郑城的时间行者进行一次清洗,打算拿最弱的三江口先开刀!”

  这会儿,会议中心的展厅里可是有很多人的,各个组织几乎都有人在这里,组织与组织之间也有交流。

  一般情况下。

  大家来到这里并非紧张的竞争关系,主要还是来交朋友的。

  换换联系方式,互相邀请去各自的地盘玩、交流,万一哪天里世界要去对方地盘,请多多照顾。

  这才是各个时间行者组织的正常状态。

  看大家一个个扮成蝙蝠侠、蜘蛛侠,就知道这群人来郑城,其实就是来玩的,没人觉得这里有危险。

  也就是庆尘、幻羽、庆原他们本身就有过节,才会闹的如此紧张……

  此时此刻,展厅里的时间行者们突然听说,有这么一个时间行者组织,竟然要伙同境外势力威胁他们的生命安全,所有人都开始紧张了!

  一名在场的皮卡丘冷笑道:“国内出现这种时间行者组织,还真是令人所不齿,我们在场这么多人,不如一起把这什么龙湖公社、光明公社给围剿了吧。”

  顶着皮卡丘这么萌的装扮,用如此凶狠的语气,说着杀人放火的事情,这场景真是莫名的震撼。

  旁边还有一只史莱姆说道:“我听说龙湖公社还在郑城欺负弱***迫下属把妹妹灌晕送给那个叫王振北的!那个下属不同意,被逼的跳楼摔成了高位截瘫,人就在郑大一附院的1237病房里!”

  另一只史莱姆说道:“这种组织,怎么能在境内存在,还有没有人管管了!”

  路远看了他们一眼,又看向张越波:“确定是龙湖公社的人吗?”

  “对,”张越波肯定说道:“我见过其中一个,叫做李奕,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人群里还有另一个,李奕对他很恭敬,可能是他的老板吧。”

  “王振北吗?”路远疑惑道。

  张越波摇摇头:“我不知道王振北是谁,只认识李奕。”

  路远想了想,却没继续让张越波指认。

  他看向时间行者们说道:“大家稍安勿躁,这件事情昆仑一定会处理的,调查之后也会做出公示。”

  没人注意到,矩阵组织里正有一位带着白色面具的年轻人,默默的打量着所有人。

  没有惊慌,没有异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他目光朝着时间行者人群中扫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下一刻,这位矩阵成员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在张越波和路远身上时,悄无声息的朝着展厅外退去。

  他却没注意到,罗万涯的余光其实一直都锁定着这边。

  庆尘在涮羊肉店里并没有真的打电话,而是给罗万涯发了一条短信:张越波回去闹起风波时,谁偷偷离开现场,谁就最有可能是庆原。

  因为,龙湖公社如今是庆原的龙湖公社,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势必要第一时间确定消息来源,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是矩阵成员围观张越波闹出的混乱,第一反应一定是不能错过这场好戏,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是离开。

  今天,罗万涯总共观察到了7名矩阵成员脱离过队伍,目标太多根本无法判断什么。

  所以,庆尘要给庆原设一个局,让罗万涯有更好的机会把对方给揪出来。

  这就是庆尘让罗万涯守在这里,自己却在外面搞事情的意义所在。

  罗万涯看着那名年轻人离去,立马跟了上去。

  一边走一边给庆尘发去短信:“找到鱼了,对方已经知晓龙湖公社的事情,我这边跟踪他,尝试着看看他在哪个房间。”

  庆尘只是简短的回复:“小心。”

  如发生正面冲突,第一时间退避,并寻求昆仑帮助,这是庆尘早就交代好的事情了。

  按照预估,庆尘怀疑这庆原少说也是个C级,罗万涯如果和对方发生冲突,肯定不是对手。

  这时,涮羊肉店里,铜锅下的炭火烧得正旺,锅里的水咕嘟咕嘟的翻滚着。

  李奕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看赫然是二老板庆原……

  李奕喝了八两白酒,此时已经有点懵懵的了,他看向身旁的‘庆原’,憨憨的笑道:“二老板,您不就在我身边呢吗,有啥话您直说就行了,郑城这地界,我李奕……”

  刹那间,李奕的脑子像是被惊雷劈中了似的,仿佛反应过来了什么。

  他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对方正笑的格外灿烂。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李奕忽然感觉有什么轻若无物的东西缠住了自己的手腕。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仿佛灵魂被拘禁在了某一处,再也不归属他自己了。

  李奕眼睁睁看着“自己”接通电话,然后醉醺醺的说道:“喂?”

  电话里庆原冷声道:“还有心情喝酒,很好。”

  李奕的语气像是清醒了一些:“二老板?”

  庆原平静道:“会展中心这边都在传,你和王振北勾结了神代、鹿岛,准备对会议中心这边的时间行者发起袭击?是这样的吗。”

  李奕像是一下子就醒酒了似的:“这事跟我没关系啊,都是三老板的主意,我还劝他来着。”

  “所以,跟你一起涮羊肉的人就是王振北对吧,他人呢,让他接电话,”庆原说道。

  李奕起身,走到旁边才继续说道:“三老板他去厕所打了个电话就走了啊,现在是我带着外地赶来的时间行者们在吃饭呢。”

  庆原冷笑:“现在就滚来会议中心,跟昆仑解释,就说三江口血口喷人。放心,他们没有证据。”

  这件事情必须解决,如果不解决的话,庆原父亲好不容易创办的光明公社就要毁在这两个蠢货手里了。

  别的事情可以沾,但对昆仑、九州来说,唯独神代、鹿岛不能沾,这是底线。

  一旦哪个组织被人污蔑勾结了神代、鹿岛,那么在国内就没有立锥之地了,昆仑怕是会把他们追杀到天涯海角。

  而且,组织内部都会众叛亲离。

  谁愿意加入一个勾结神代、鹿岛的组织呢?

  庆原不在意李奕、王振北的死活,但光明公社不能有事。

  此时,庆原已经在思索如何牺牲李奕、王振北两人,来洗清自己的嫌疑了。

  他们是真特么没有勾结过神代、鹿岛啊!

  但是,这一刻最忧虑的可不是庆原,而是李奕。

  他已经意识到身边这位‘庆原’是假的,对方似乎给龙湖公社、光明公社扣了一个屎盆子,现在又试图挑起龙湖公社与光明公社之间的内斗!

  这个人是谁?

  李奕内心中充满了恐惧。

  他想问对方为什么这么做,却听到那位年轻人笑着说道:“有趣。”

  这两个字,像是刚好回答了他心里的问题。

  ……

  ……

  会议中心的昆仑临时办公室里。

  郑远东正看着所有时间行者的入住登记,庆尘的二维码还是没有出现。

  路远推门而入:“老板,刚刚底下发生的事情,您都听到了吧?”

  “嗯,听到了,”郑远东淡定回应着。

  “看样子神代、鹿岛又要有动作了,我们是不是提升戒备等级?”路远问道:“我这边可以从其他几个城市再调人过来。”

  郑远东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用。”

  “啊?”路远疑惑:“您不担心吗。”

  郑远东平静问道:“所有人都知道,此时郑城的昆仑成员最多,连九州都回来了一批潜伏着,如果你是神代和鹿岛,会不会这个时候过来送死?他们又不傻。”

  “但我跟张越波确认了一下,确有其事啊,”路远嘀咕道。

  “嗯,三江口没有骗人,他们肯定是听到有人说了那种话,才慌慌张张的跑回来找我们,”郑远东点点头:“但你记得我今天说过什么吗。”

  “啊?”路远更懵了。

  郑远东看着路远说道:“哪里有人搞事情,庆尘就在哪里。这个事情,八成是他搞出来的,不用担心,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龙湖公社这个组织,我本来打算在审判庭建立后第一个用来杀鸡儆猴的,以此来建立审判庭的威信。但现在看来,他们撑不到审判庭成立了。”

  路远没有去欧洲,但郑远东可是全程参与了的。

  所以,当初欧洲发生的一切,跟当下发生的事情是何其的相似……

  总结归纳一下,就是一个搅屎棍出现了,然后所有时间行者组织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打的不可开交了。

  换做别人肯定想不到庆尘身上,但郑远东不一样,他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

  路远犹豫了一下说道:“您还有什么其他的依据吗,总不能什么证据都没有,就归到庆尘头上吧。”

  “依据?”郑远东沉思着:“依据就是,他偷偷摸摸来郑城还躲着倪二狗,肯定是想搞事情的。但是,郑城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只闹出这么一个幺蛾子,那就肯定是他在搞鬼。”

  如果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那么其中某一件可能是庆尘干的。

  如果只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那这肯定是庆尘干的。

  路远:“……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他有点疑惑,庆尘在老板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郑远东说道:“还有,刚刚那两只起哄的史莱姆,可不就是刘德柱和南庚辰吗?他俩突然跑出来起哄,这事怎么可能跟庆尘没关系?”

  路远回忆着刚刚那两只拱火的史莱姆……

  “罗万涯现在在干什么,”郑远东问道。

  路远说道:“这个您交代过,所以我专门留意了,这货在混乱的时候突然离开了,似乎在跟踪一个中途离开的矩阵成员。”

  郑远东皱起眉头。

  他闭上眼睛将自己得到的所有线索重新捋了一遍,当他再睁眼的时候说道:“矩阵成员听了龙湖公社的事情,不应该离开,应该留下来继续看热闹。这不是矩阵成员,他离开是为了给人通风报信。我觉得,庆尘可能在找人,这个人和龙湖公社、光明公社有关。”

  这时,展厅一楼忽然热闹起来。

  路远从楼上往下看了一眼,惊愕的对郑远东说道:“老板,李奕竟然过来了。”

  郑远东挑挑眉毛,他也过去看了一眼,赫然看见李奕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带黑色口罩的少年,笑意盈盈的抬头看向自己。

  庆尘已经换回了自己的容貌,将李奕带到了会议中心。

  郑远东对路远叹息道:“这小子在外面搞事还不够……提升戒备等级,等会儿闹起来了,维持好秩序。”

  ……

  ……

  展厅一楼。

  三江口的张越波指着李奕:“就是他,我确定没有看错。我们听到的话,也正是他老板在厕所隔断里说的。”

  矩阵的陈岁站了出来,冷声问李奕:“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们龙湖公社、光明公社勾结神代、鹿岛?”

  此时,红叶组织也第一次公开发声。

  一名穿着藏蓝色修身西装的女孩,平静对李奕说道:“你知不知道,帮神代与鹿岛,跟做汉奸也没什么区别?”

  红叶的老板久染并没有来,这位是红叶的高层之一,安心。

  与红叶有关最出名的事情,就是近期接张敬文回家。

  这位张敬文在之前时间行者袭击神代本部时,炸了那边的一个神社,后来在海外情报人员帮助下,先是到了高丽国,后来又从长白山偷偷返回。

  路上一直有人追杀,最后是红叶出面接应的,其中,好些九州成员也是假扮成了红叶成员的身份。

  神代那边在国际时间行者圈子抗议的时候,九州的回答很简单:红叶是一个民间自发组织,不代表官方行为。

  当时差点给神代的人气死。

  李奕醉醺醺的看向陈岁和安心:“勾结神代、鹿岛?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我们光明公社、龙湖公社只是决定与他们合作而已。而且我觉得老板们的这个决定,没什么问题。”

  展厅里一片哗然,李奕这不就等于承认自己勾结了神代与鹿岛吗?

  所以,三江口那边听到的信息说,龙湖公社、光明公社要联合外贼将他们一网打尽,也是真的了?

  一旁的某只皮卡丘看着李奕冷笑:“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与龙湖公社、光明公社势不两立,如果去了里世界有机会追杀各位,我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一只史莱姆嚷嚷道:“打死他!”

  另一只史莱姆:“把王振北也打死!”

  还有一只绿色的小恐龙摇头晃脑喊道:“打倒卖国贼!”

  人群之中,某位矩阵成员的拳头都捏紧了,面具下的神情阴沉如水,眼神仿佛如刀子一般在李奕身上剐着。

  他忽然觉得,李奕可能是被人收买了,专门来搞光明公社、龙湖公社的。

  可谁会干出这种事情呢。

  难道是其他影子候选者里,还有一位时间行者?

  不怪庆原这么想,实在是他们除了影子候选者以外,并没有仇家。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夜的命名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