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412、骑士的极限

412、骑士的极限


  /

  在里世界,禁忌之地的最快形成时间是4年。

  这是有记载中,001号禁忌之地的成型时间,第一年先是出现生物变异,到了第十二年的时候出现规则。

  不过,这也是因为001号禁忌之地所在的那片土地上,有大量超凡者曾死亡过。

  李氏学堂的地理课本里说,旧人类文明与智械危机的最后一战,死亡超凡者超过上百,甚至还曾有一位叫做李神坛的半神,为了给最后的人类拖延时间而陨落。

  所以,001号禁忌之地的形成,具有它自身的独特性,这也是它能侵袭整个欧洲大陆的原因。

  在庆尘看来,这场战斗里,死亡的人员除了叶塞尼亚之外,大部分都是基因药剂的注射者。

  基因药剂只是在基因上做加法,无法形成禁忌之地。

  所以,就算叶塞尼亚能有C级,禁忌之地是不会形成的,但肯定会有海洋里的生物因她而变的强大。

  要不要进入海中用提线木偶收容叶塞尼亚?

  庆尘看了一眼远方海底巨兽们露出海面的背鳍,又看了一眼天色。

  他不想冒这个风险。。

  说不定他为了这个世界去收容叶塞尼亚,结果自己却变成海底巨兽们口中的新食物了。

  说不定那个时候,海底巨兽们变异的程度还会更大一些……

  秧秧在他身后问道:“这个风速已经很快了,你是不是要挑战生死关了?”

  庆尘摇摇头:“风浪还不够大,但应该就在今晚。”

  此时,卡布里将游艇里的小姐姐们都赶出了船舱,任由她们穿着比基尼暴露在零下15度的寒冷甲板上。

  剧烈的船身晃动着,将小姐姐们全都甩到了大海之中,成为海底巨兽们的美餐。

  “那先去解决卡布里?”秧秧想想说道:“他现在躲进船舱里,说不定在里面藏了什么杀手锏。货轮和游艇里应该还有不少人,”

  庆尘说道:“你飞的近点,然后把他藏在哪里告诉我。”

  人类的眼睛无法穿透船体,然而秧秧的力场感知可以。

  所以,从一开始秧秧与庆尘的组合,就不是仅仅飞到天上当炮台那么简单。

  秧秧的立场感知能力,足以成为庆尘的另一种眼睛。

  反器材狙击枪与钨芯穿甲弹,绝对的火力与穿透船体的感知,足以让所有藏匿者都无处遁形。

  “货轮的蓝色集装箱里藏了两个人。”

  狙击枪轰鸣。

  “向右调整两米子弹落点。”

  狙击枪修整弹道后再次轰鸣。

  “游艇第二排第三个窗户左侧1米处有人躲着。”

  “第三排窗户的右侧两米,有人趴在地上。”

  秧秧一次次精准的爆出藏匿者位置,船里的人只能听到枪声,看见死亡,却不知道外面的狙击手是如何做到的。

  他们不知道狙击手为什么能隔着墙看到他们所有人。

  某一刻未来组织的成员在想一个问题,这种组合是不是太强了?如果里世界有神明的话,是不是要把这两个人削弱一下。

  此时此刻,天空之中从背后搂着庆尘腰的秧秧慢慢将脑袋靠在了少年的背上。

  在她的人生里,总是被人寄予了太多的期望,仿佛她就应该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她身边的人在面对问题时,都希望她能帮忙,能够成为团队里最有用的那一个。

  去10号城市组织学生游行,去海城组织时间行者……

  这样的人生很累。

  更多的时候,她也希望自己可以休息一下,不用总是当一个主角。

  事实上以她B级力场觉醒者的身份,今晚这海上的杀戮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但今天晚上,秧秧把所有的舞台都留给了庆尘。

  她也想偶尔体验一下当咸鱼的感觉,这或许就是她加入白昼的意义。

  枪声落幕,黑暗的天空已经黑云低垂,仿佛神国之中有旧神探出手臂,搅动着本就已经浑浊的海水。

  “只剩下卡布里了,直接狙杀他吗?”秧秧问道。

  庆尘想了想说道:“不用杀他,我留他还有用处。”

  “嗯?”秧秧愣了一下:“你要用他,你……”

  庆尘痛心疾首道:“您能不在这个时候开车吗!”

  秧秧捂嘴笑道:“好的。”

  “得等我完成生死关挑战才行,你压制着他,让他没有机会跑掉就行,”庆尘说道:“降落吧,先到北极号上。”

  秧秧带着庆尘落下去后,庆尘居高临下的站在奇尔顿身边平静问道:“卡布里的全名叫什么?”

  奇尔顿嘴里咳着血沫,挣扎说道:“救我!”

  庆尘想了想说道:“你把卡布里的全名告诉我,我就救你。”

  奇尔顿艰难说道:“卡布里.杰克逊。”

  庆尘谨慎的询问:“怎么拼写。”

  秧秧看了庆尘一眼,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然而对于庆尘来说,这可能是他近期最适合使用提线木偶的对象了,对方孤立无援的躲在光芒四射号中,又是C级,这种人不变成傀儡岂不是有点可惜?

  这次来到欧洲,庆尘光是被别人追杀了,这如果不找到神代的人玩点什么,岂不是太没参与感了?

  不过,提线木偶要求宿主知道傀儡的真名,庆尘也不确定是否需要拼写。

  毕竟北美好些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像,但拼写却有所不同。

  秧秧有点好奇庆尘要干什么,而奇尔顿则干脆认为庆尘纯粹就是想要在自己死前折磨自己……

  正经人谁会闲着没事在别人临死的时候,问另一个人的名字如何拼写啊?!

  不过,奇尔顿的求生欲战胜了一切:“son。”

  “谢谢,”庆尘认真的说道。

  “救我,”奇尔顿用尽最后的力气吼道。

  庆尘想了想,按着奇尔顿的胸口做起了心脉复苏,只不过用力太大,直接给奇尔顿给按死了。

  “没救下来,太可惜了,”庆尘惋惜道。

  秧秧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给胸口中枪的人做心脉复苏呢……”

  “人要守信啊,”庆尘感慨。

  秧秧好奇道:“你是有什么禁忌物,需要知道别人的真名吧?”

  庆尘看了女孩一眼,对方还真聪明啊,这么快就猜到了。

  “算了我不问,现在你有什么打算?”秧秧问道。

  “巴斯号驱逐舰应该不会冒着暴风过来,所以在暴风停止之前,我们都是安全的,”庆尘思索道:“我已经记下这里的坐标,但打捞沉船金币的事情,恐怕还得等风平浪静之后。今晚尝试着完成挑战,然后等所有人都不再追杀我时,再回到这里将金币都打捞上来。”

  虽然白昼如今不缺赚钱的手段,但来都来了……

  没有见钱不捡的道理啊!

  张俭躲在船舱里,忽然看到那少年少女杀完不知道多少人后,竟是突然并肩坐在甲板的护栏上,聊了起来。

  仿佛那无边的海浪与低垂的黑云,都没有对他们产生任何压迫感。

  张俭大声喊道:“你们在干什么?”

  庆尘转头笑着对他喊道:“等风来!”

  张俭感觉莫名其妙,时间行者的脑子是不是都多少有点问题?!

  但他突然觉得,这少年好像真的在等风来,而且是在等一场罕见的飓风。

  光芒四射号里的卡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枪声停歇了,但是没人来找他,也没人来杀他。

  好像就要这样放任他在这大海上自生自灭了似的。

  过了五分钟,卡布里鼓足勇气悄悄靠近窗户,便看到张俭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少年与少女并肩坐在甲板护栏上,面对着海浪无比淡定。

  卡布里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他发誓这一幕足以震撼任何人的心灵。

  狂躁咆哮的海潮与风,就像是这两人的背景。

  船下正疯狂进食的海底巨兽的隐约黑色身影,与两人相衬,成为宁谧与暴力的极致对比。

  这世上不可能有任何一位画手,能将这摄人心魄的画面完美复原。

  秧秧轻松的坐在护栏上,双腿在护栏外荡啊荡的:“你们骑士每次晋升都要面对这种最危险的情况吗?”

  “对,九死一生,”庆尘说道。

  秧秧歪着脑袋问道:“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做一些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之的事情……这就是骑士的浪漫精神吗。以前在里世界听说骑士的故事,我不太理解,但亲身跟着你体会过一次,大概有些理解了。”

  庆尘笑了笑:“这世上不也还有很多人,做着看似永远完不成的事情吗,比如我们的先辈,比如你们现在所做的事情。”

  秧秧想了想调侃着说道:“不一样,先辈们是看不见希望却还做了,我们是有成功的先例可以借鉴。我们发动学生觉醒意识,是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少年才能拯救这个世界。你想啊,为什么动画里老是少年拯救世界?还不是因为如果中年人听说世界要毁灭了,他们第一反应会是,还有这种好事?那还不赶紧毁灭?中年人已经没有拯救世界的兴趣了呀,所以,少年才是这个世界的火种啊。”

  秧秧继续说道:“大家总是嘲笑年轻人的天真、幼稚、理想化,然而正是这一往无前的勇气,才能点燃一片火。总有一天,火会烧起来的。”

  庆尘忽然想到师父常说的。

  我的朋友啊,你不能用温柔应对黑暗,要用火。

  他看着远处的风浪站起身来笑道:“我要的风,终于来了。”

  世界的尽头,正有一股海潮不断攀升,高高的犹如一堵黑墙。

  庆尘回到船舱之中,拿出自己的冲浪板。

  张俭目瞪口呆,心说这货不会真的要去冲浪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要在这个鬼天气冲浪吧?

  秧秧笑了起来,她带着庆尘飞到了光芒四射号上,然后进入船舱把那位被压制着动弹不得的卡布里给提回了北极号上。

  B级力场觉醒者,就是如此的不讲道理。

  庆尘说道:“我驾驶光芒四射号去完成生死关,你在北极号上帮他们稳一下船身,等我回来。”

  秧秧笑着问道:“也许你回不来呢,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所有人都在说,骑士们的一生都在追求极限,那你说骑士们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庆尘回头笑着说道:“在骑士的心里。”

  说完,秧秧笑着飞离光芒四射号:“我现在相信你能活下来了,不过不用你游回来,我会去接你的。”

  “好,”庆尘走进驾驶舱,光芒四射号缓缓开动。

  那光影璀璨的豪华游艇,迎着那一堵黑暗之潮,仿佛一个巨人举着光芒万丈的战旗,向着世界尽头与那黑暗神国,孤独的发起了凡人的冲锋。

  决绝。

  无悔。

  张俭怔怔的抓着船舱门,看着光芒四射号。

  曾经,庆尘对他说对于一个捕蟹船的船长来说,最完美的冒险精神便是带领船员们抵达危险的巴伦支海上,满载着整船的帝王蟹活着回来。

  那时候他心里还稍有不屑,心说没有常年待在巴伦支海上的人,怎么配谈冒险与自由的精神?

  而如今他才明白,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冒险家,这才是海洋与天地间,最勇敢的人。

  这世间最勇敢的人不是无知而无畏,而是知道有多危险,却依然选择战斗的人。

  张俭看着光芒四射号不断提速,最终船速超过了它所能承受的22节!

  看着光芒四射号迎着那黑色海潮不断攀升,就像是要攀上那座黑色的山脊!

  他突然觉得,光芒四射号的船名太应景了,庆尘的人生,应该也是光芒四射号的吧。

  张俭在船舱里不停翻找起来,嘴里喃喃道:“我的望远镜呢?!我的望远镜呢!找到了!”

  就在他举起望远镜的一瞬,正好看到光芒四射号冲到海潮的高高山脊上,那少年抱着冲浪板一跃而下。

  张俭心驰神往,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人生。

  某一瞬间,他只觉内心里有一团滚烫的火焰开始燃烧。

  下一刻,秧秧提着卡布里又飞了出去,因为她感知到就在庆尘跃下黑潮之巅的一瞬间,海底那些海底巨兽们竟同一时间放弃了进食,同时朝着庆尘的方向扑去。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是这些已经被叶塞尼亚血液开启新世界的生灵们,已经知道该吞噬什么才能进化。

  也许是骑士之躯对它们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又或者,庆尘在表世界重开骑士的最后一项生死关,牵动了某些规则。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秧秧不能让它们影响到庆尘。

  海底巨兽们游弋的很快,而秧秧的飞行速度更快。

  卡布里的领子被秧秧提在手中,四肢丝毫动弹不得,就像是空中的一根笔直人棍。

  这位黑人看到海里那些巨大的黑影,不停的祈祷这女孩可千万别松开自己……

  然而就在下一刻,秧秧将卡布里抛向高空之中,卡布里感受着自己仿佛离开了地球引力的拉扯一般,不断向天空飞去。

  他低头看向下方,却见那女孩已经来到海底巨兽们的上空屹立,宛如一尊人间神明。

  少女眼睛中散发着紫蓝色的毫光,伸手在虚空中一握:“给我下去!”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还在向天空中飞着的卡布里看见,那狂躁的海平面上竟是骤然出现了一圈深坑。

  那海面上的深坑,就像是被洲际导弹轰炸后的地壳,突然塌陷下去!

  雷霆万钧之中,纷纷奔向黑潮的数十头海底巨兽,全部被无匹的压力凝固在海水之中,犹如琥珀里的昆虫。

  秧秧始终保持着相同的姿势,等待庆尘真正完成挑战。

  那恐怖的黑潮浪尖已经拍下,犹如倒卷的山脊,一下子便将庆尘的身形掩盖了。

  但是,秧秧知道庆尘还没出事。

  因为海浪打下来的时候,倒悬的海浪会与海潮主体之间形成一个空洞,宛如这世界留给勇士的最后一条生命长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几乎坚持不住。

  然而,秧秧的神色依然坚定,她相信庆尘的身形一定会再次出现。

  下一秒,庆尘那踩着冲浪板的身形从海浪下方穿梭而出,那疾驰的人生,再次打破了新的枷锁!

  秧秧猛然松开了她禁锢着的海域,被排开的海水一瞬间倒灌回来,形成巨大的漩涡。

  卡布里感觉自己头皮一阵发麻,这是人类能够做到的吗,这是神明的伟力吧?!

  所以您有这个能力,刚刚还用什么狙击枪,直接一巴掌把所有人都扇死不就完了吗?!

  这时,卡布里忽然觉得自己身上的某种力场在慢慢消散,上升趋势渐渐达到顶端,然后向下坠落……

  待到卡布里再看向下方的时候,却看不见秧秧了。

  他在空中大喊:“等等,我还在天上呢,麻烦接一下我!求求了!”

  但是,秧秧根本没有管他,而是来到已经完成了生死关挑战的庆尘上空,将他一下子从海中提出!

  下一刻,海底有个黑影在不断变大。

  轰隆一声,五头虎鲸骤然钻出水来,纷纷张嘴朝庆尘闭合咬下。

  秧秧提着庆尘快速攀升高度,堪堪避过了那几头十米长的虎鲸。

  庆尘与秧秧看着那五头重新落回海里的虎鲸,非但没有惊慌,反而纷纷哈哈大笑起来,胸腹之间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不过,就在两人哈哈大笑的时候,远处苍穹之上传来啊啊啊啊啊的惊恐呐喊声。

  秧秧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人在天上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夜的命名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