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过河的悍卒

  在中年男人抬头之前,庆尘以为对方聋了,身边这么大的动静,竟然一点都没影响到他。

  然而在中年男人抬头之后,庆尘几乎以为自己聋了,因为原本嘈杂的广场竟是一瞬间安静下来,没有多余的一点声响。

  周围人群里眼中的惊讶神色,还有一些莫名的情绪,就像是在为中年男人的身份做着衬托。

  因为以往这中年男人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的求助。

  忽然间庆尘松了口气,因为这一切都证明,他赌对了。

  中年男人并没有对他说什么,而是平静的推动了棋盘上红方前卒,进一。

  而中年男人自己所持的黑方,则选择了象五退七,杀掉了那刚刚悍拱的卒子。

  庆尘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棋盘,这四寇擒王残局是地球上也算有名的残局了,有两种布局形式,他面前则是其中更凶险的那一局。

  所谓残局,一般是指黑方必胜,红方连和棋都做不到,若是和棋,就算是把这残局给解了。

  但是,庆尘并不满足于和棋。

  四寇擒王这残局有些奇特,红方四悍卒已经飞渡楚河来到底线之处,并且双车均在。

  局势看起来彼此好像是势均力敌,然而事实上这残局步步杀机、处处陷阱,黑棋只需一步便能赢棋,红方却只能疲于奔命的,一不留神就会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结果被反杀。

  这是看似充满希望,却能让人一点点陷入绝望的死局。

  “继续,”中年男人平淡道。

  庆尘说道:“兵二平三。”

  中年男人眼睛一亮,这时候他似乎真的来了兴趣,竟是懒得去拨弄棋盘,直接闭上眼睛与庆尘推演盲棋:“将六进一。”

  庆尘也闭上了眼睛:“后车进四。”

  “象七退九。”

  到第六回合时,庆尘突然说道:“车一进七!”

  那中年男人闭上的双眼竟是再次睁开了,他惊讶的看着庆尘:“象五退七。”

  前五步时,彼此来来往往平淡无奇,可是到了这第六步之后,双方竟开始步步换子!

  你杀我!我杀你!血流成河,哀兵遍野!

  双方在棋盘上之果敢与决断,都极其残酷。

  两人宛如战场上最冷静的将领,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惜牺牲一切。

  四寇擒王之局,竟硬生生让两人杀出了一股武勇之气,然而在这武勇背后,是双方深沉的算计。

  开局时,庆尘这边红方明明是过河四卒看起来更加凶悍,可他却将四卒一一舍弃来换取其他谋划,唯留最后一枚!

  车一平四。

  将四平五。

  炮四平五。

  车三平五。

  第十五步,庆尘直到这时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兵五进一!”

  图穷匕见。

  擒王!

  也是直到这一刻,四寇擒王的残局解棋才终于迸发出难以言喻的魅力,彼此之间在楚河汉界上消杀相解的局势,竟让中年男人感觉像是真的在战场上与谋士对垒一样。

  这棋,每一步都凶险到了极点。

  最让中年男人惊奇的是,眼前少年的年纪并不大,却在弃子换局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

  不抛弃不放弃固然重要,但战争就是战争,战争怎么可能没有牺牲?

  他静静的看着面前少年,对方也在与他对视,面色凝重而又倔强。

  似是要在这绝境中,厮杀出一条生路来,开辟一段新的人生。

  他明白了,自己是在下棋,对方是在钢铁猛兽环伺的环境里求存,本身态度就有所不同。

  没人注意到,就是这一刻,这监狱堡垒里210台监控摄像,竟是有81个都直接转向了庆尘。

  那监控摄像的黑色摄像头里有漩涡收缩着,似乎是要对焦庆尘的脸部。

  谁也不知道这监控摄像的背后,是谁在聚焦。

  中年男人笑了笑把黑方老将倒扣在棋盘上:“有点意思,这年头会下象棋的人不多了,明天继续。”

  说完,他背着手朝图书区走去,留下那棋盘在餐桌上谁也不敢乱动。

  那桌上的灰色猫咪站起身来,静悄悄的跟在中年男人身后。

  猫咪团卧的时候像是一只毛球,看起来并不大。

  然而这一伸展开来,庆尘才发现这猫体型硕大竟有一米多长,异常矫健。

  寻常猫走路都轻飘飘的被人叫做猫步,这只猫却走出了一种老虎的姿态。

  广场上所有正在关注着这里的人都愣住了,这残局竟是被少年给赢了?

  说实话他们也不懂象棋,到后来双方下盲棋,他们就更听不懂了。

  这个时代里娱乐活动太多了,每一种都比象棋来的更加刺激、更加有乐趣。

  他们可以用芯片来直接获取快感,还能将意识登入虚拟网络,这是个快乐非常廉价的时代,下象棋的人少之又少,下的再好你还能下的过人工智能吗?

  然而,他们对庆尘赢下中年男人的惊诧点在于,在他们眼里那个中年男人怎么会输?

  不管是下棋还是战斗,对方怎么会输?

  说实话庆尘也有些奇怪,这个中年男人明明连机械肢体都没有,连他身边的两个随从也没有,为何在这钢铁猛兽横行的监狱里,威望如此之高?

  之前拦着庆尘的那个年轻人对他眨眨眼睛:“厉害啊,我叫林小笑,他叫叶晚,咱们明天见。”

  说完,便和另一名叫做叶晚的年轻人一起,跟随中年男人步伐离去了。

  庆尘此时甚至还不知道中年男人叫什么,只知道了两名随从的姓名,但现在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了。

  广场上凝结的气氛,直到刚刚那位中年男人带着叶晚、林小笑全都去了阅读区,才终于缓缓活络起来。

  刚刚在招待新人的囚犯,还在不断拉扯着新人进入囚室,包括他在内总共有12名新人,已经被拉进去了9人。

  这时候庆尘再看向那些囚犯,却已经没有人再打他的主意。

  忽然,有一名装载着机械腿的青年跑到庆尘面前,仓惶的说道:“咱们都是刚进来的,你帮帮我,我以后都听你的。”

  周围囚犯都冷冷看着,他们现在还有点摸不清状况,庆尘肯定是不能动了,但如果这少年想要保其他新人,那他们也不愿意。

  然而,庆尘对这青年所言充耳不闻,面色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囚犯们笑了起来,硬生生将这青年给拉走了。

  只听青年大吼:“我舅舅是17号城市长鸣公司的理事,你们……”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其他囚犯哄笑起来:“除了五大公司,其他公司不值一提,别说你了,就算你舅舅来到这座监狱堡垒里都得老老实实的。”

  庆尘默默的听着这一切,汲取着一切有用的信息,他刚刚在甄别这些新人的身份,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地球人隐藏其中。

  他自己穿越过来,完全没有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到现在他连自己被判了多少年都不知情。

  庆尘相信其他人也没有记忆,所以像这位青年能说出狱外人际关系的,恐怕都不是自己的“同乡”。

  12位新狱友里,地球人应该就只有那崩溃少年和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一点沮丧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有些期待自己已经截然不同的……人生。

  截然不同的人生。

  这句话听起来就很有诱惑力。

  当你自己的生活已经是一团糟了,这时候有人摆在你面前一个按钮说:按下这个,会有一段不同寻常的人生。

  但是按下之后会有两种可能。

  可能更好。

  也可能更坏。

  你按不按?

  庆尘觉得自己应该会按。

  在地球上,他好像一直都是一个多余的人,父亲嫌他累赘,母亲有了新的家庭,亲戚们也很少与他往来。

  庆尘已经独自过了两个春节了。

  所以,如果说你过去的人生里都是灰暗,那么,不管新的世界有多么危险、未知、恐怖,都会令人有些期待。

  这个世界是不同的,从地球来到这里对于庆尘而言,像是人生叛逆里的一次冒险,又像是一场隔绝过去的解脱。

  如果没有这场有关倒计时的变故,他应该会好好考学,努力养活自己,然后依靠自己独特的记忆力考一个很好、很远的大学,永不回来。

  可是,那样的生活好像依旧没什么意思。

  他相信地球上与他一起穿越的人并不多,就算有几千、几万,相比于总基数而言都是很小的一个比例。

  这让他感觉,自己是特殊的。

  倒计时.

  庆尘默默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他要把自己能看到的信息全都记录下来,等独自回到囚室后就可以慢慢进行分析。

  广场旁边的一处合金闸门上方,正有一块蓝色的全息投影显示着跳动的时间,.

  那立体投射出的全息影像看起来如此新奇又醒目,上午8点29分。

  就在此时,一个青年趁其他人转移了注意力,才突然走到庆尘身边低声说道:“您终于进来了,果然如传说中一样好看,我就是路广义,庆言安排我三个月前进来的,您叫我小路就行。”

  庆尘:“???”

  他愣了一下看向对方。

  这叫做路广义的青年大概24、5岁的模样,寸长的黑色头发,右手臂与左腿都装载了机械肢体,眼部还有机械眼睛,庆尘甚至能看到对方眼睛里有螺旋状的纹路在变换焦距。

  这一身机械肢体与大部分服刑人员不同,不论是流线造型还是材质,都看起来就十分精良。

  庆尘搜索着记忆,追溯对方的行为轨迹。

  这时候庆尘才发现,路广义在一个多小时内竟然看了自己21次,这还是对方在自己视野里的次数。

  庆尘不知道此人是谁,可对方这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认识自己的,而且用的还是敬语。

  听路广义的意思,自己进这监狱堡垒好像也是另有所图。

  但庆尘怕败露自己穿越的事情,所以暂时不想与路广义有太多交集:“我暂时还不需要你帮忙,有些事情我自己做就可以了。”

  路广义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我必须把您给伺候好喽。”

  庆尘也摇头说道:“谁的人格也不比谁高贵,你不必用伺候这种词语。”

  此时路广义谄媚的说道:“别啊,您以后尽管使唤我,您就当我是您的舔狗,***的那种!”

  庆尘无语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说出这种毫无底线的话:“那我要是有脚气呢?”

  路广义一点也不害臊的说道:“那我能给您舔好!”

  庆尘沉默了半晌:“……牛逼。”

  饶是他非常克制着自己不要乱说话,也忍不住感慨了。

  庆尘现在都有点懵了,自己这明明是身体、意识一起穿越过来的,为何会有如此诡异的过往人际关系?

  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的人们眼里,自己真的在这个世界生活了那么多年?

  路广义见庆尘不说话,便低声说道:“今天早上我还在想您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来找我,结果您是打算以新人身份去接近李叔同,太高明了。在这18号监狱堡垒里,如果能够得到李叔同的帮助,我们的计划会更加顺利。”

  庆尘:“……”

  什么计划。

  你在说什么。

  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路广义像是自言自语似的继续说道:“我这边进来已经三个多月了,并为您收拢了一批可以用的人,您放心,他们不会掉链子的。”

  青年说话叽叽喳喳的。

  庆尘感觉这路广义似乎有点话痨,而他只是默默的听着,也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这就像玩“谁是卧底”时你拿了一张空白牌,得等大家发完言了才能说话,不然别人拿的词条都是“尿”,你第一个发言说能喝,这会出大问题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夜的命名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