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5、超然的地位

  曾经庆尘也想过,会不会有其他人手臂上也出现倒计时?

  正是因为有这个猜测,他才会那么小心谨慎的坐地铁去很远的地方验证一些事情,以免日后被人寻线索找到。

  但是后来一系列变故接踵而至,让庆尘几乎遗忘了这个猜测。

  现在看来,他的猜测最终成了现实。

  从地球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人一定不少,光这监狱都有两个,就更不用提监狱以外的世界了。

  穿越者有多少人?几百?几千?

  他们又是因为什么穿越?

  庆尘无法确定。

  “这次来的新人有点意思啊,怕不是个傻子吧,”有人看着崩溃的那个少年嬉笑道:“我听说他是因为偷税漏税判了7年进来的?昨天被押进来的时候没哭,到现在才哭。”

  “这年头敢惹税务征收机构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

  庆尘朝声音来源处看去,正是一名装载了机械双腿的青年男子,对方见他看去,便挑起嘴角笑道:“喂,新来的,你做好准备了吗?”

  周围人群顿时哄笑起来,似乎都等着看好戏了。

  这个地方,明明如此科幻与先进,可是人类那恶的一面好像并没有什么改变。

  庆尘皱眉,却没有理会,他重新看向那个被无人机围起来的少年。

  恐怕只有他知道,对方昨天没哭、今天才哭的原因是:对方今天和自己一样,刚刚从地球那个“温室”穿越过来,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这不是猜测,而是他见过对方。

  庆尘今年17岁,在洛城外国语学校上高二。

  而这位崩溃的少年则是高一年级的。

  两人并没有过任何交集,只是庆尘过目不忘,只要看见过的就很难忘记。

  这倒是让庆尘有些诧异,难道穿越前所在位置相近,穿越后的位置也会距离很近吗?

  他没法确定。

  不过庆尘倒是发现了一件事情:这里的人全都在说普通话,竟是没有一个说方言的。

  此时此刻,机器警卫正沿着楼梯冲上去,每次踏步都能跨越五阶楼梯,并伴随着独特的液压传动声响。

  那名少年,已经哭的不成人样了。

  这座监狱堡垒里有一半人都装载了机械肢体,在这种钢铁猛兽环伺的地方遇到地球人,颇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一般人在陌生的地方遇到“同乡”,都会升起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可庆尘并没有这种感觉,他看着那个已经濒临崩溃的少年便意识到,“同乡”并不一定能帮到你,反而可能成为一种拖累。

  不是所有人在面对这初来乍到的机械文明,还能保持冷静。

  他现在要做的是先撑过这初来乍到的两天,然后回到地球去了解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庆尘低调的默默观望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反而更镇定了一些。

  直到这时,所有囚犯都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环顾监狱堡垒,刚刚从监区外闸门冲来的9名机器人,留下了3名在楼下的广场戒严,其余的则上楼将那名恐慌的少年带走。

  楼下广场很宽阔,感觉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开放式的广场又分成好几个区域:餐厅、健身器材娱乐区域、阅读区、影音区等等……

  这些区域之间并没有什么隔断,像是一个大型的自由活动场所,而这广场边缘,则分布着8个大型钢铁闸门。

  那些闸门之大,怕是可以允许装甲车直接通过。

  忽然间庆尘愣住了,他看到已经有三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楼下广场的餐桌旁了。

  一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坐着,另外两名年轻人笑眯眯的守在他身旁,然后饶有兴致的抬头打量着楼上的囚犯们。

  中年男人面前放着一张象棋盘,棋盘上则是摆好了一副残局。

  最令人惊异的是,那餐桌上的棋盘旁,竟然还卧着一只揣着爪子打盹的猫,灰色,耳朵上有两丛尖尖的毛,看起来有点像猞猁,但又不是。

  缅因猫。

  监狱里还能养猫?!

  庆尘有些惊愕,他刚才的目光被“同乡”吸引,以至于他都没看到这三人一猫是什么时候来到广场的。

  此时,只见那中年男人专心致志的盯着棋盘,仿佛楼上发生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而且,最令庆尘诧异的是,就连广场上的那些机器人都当这三人一猫不存在似的。

  楼上的严肃紧张,与楼下的轻松从容,像是两个不同世界般的鲜明对比。

  这三人中,两个年轻人穿着正常的蓝白相间囚服,而中年男人却是穿了一身白色练功服。

  在这灰暗压抑的环境里,那抹白色出尘极了。

  庆尘暗自思忖,难道这是监狱长?

  不对,虽然对方穿着异于其他囚犯的练功服,可那练功服胸口还绣着小小的黑色服刑编号。

  这中年男人也是监狱的一名服刑人员,只不过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中年男人身旁的一名年轻人竟突然转头,笑意盈盈的回看着他了一眼。

  庆尘立刻收回了。

  待到那名崩溃的地球少年被带走后,监狱堡垒里再次响起了广播:“按队列依次前往餐厅就餐。”

  话音刚落,庆尘便看到所有囚犯向右转,然后排着长长的队形,沿着楼梯往广场前进。

  直到这时候庆尘才有机会统计所有囚犯人数:包括他,3102名。

  这监狱堡垒总共七层,每层囚犯组成一支队伍,由队伍最前方的囚犯带领着,井然有序的依次前往餐厅。

  在此期间没人插队,也没人脱离队伍,庆尘感觉这里所有人都像是在按照既定好的程序运转一样,一切都被人“约束”好了。

  这种秩序,直到每个人从机器人窗口打完饭菜才结束。

  似乎打完饭菜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庆尘他们住在第五层,所以轮到他们打饭的时候,前面第一层的人已经结束用餐了,只见两名身材魁梧的囚犯拉扯着一个年轻人,直接往距离餐厅最近的一楼囚室走去,还有不少人跟在旁边起哄。

  还有人交代着:“赶紧把他拉进囚室,不要在广场上弄伤他,小心机器狱警插手。”

  拉扯着年轻人的囚犯漫不经心的回应道:“放心,我不是杨杰那种蠢货。”

  与此同时,那年轻人奋力挣扎着、嘶吼着:“放开我!”

  可是就在他快要被拉进囚室的时候,年轻人的声音已经转为哀求:“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然而不管他怎么说,都没有人理会他的请求,反而招来了更嘈杂的嘲笑声。

  突然间,他前方安装着机械眼睛的老头转身笑道:“别东张西望了,待会儿就轮到你了。”

  庆尘平静的看了他一眼,老头忽然感觉对面这少年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感觉内心里突然一紧。

  在窗口打完饭,队形就散乱了。

  庆尘发现身边三个人若有若无的朝自己靠近过来,像是要直接控制他!

  他顿时加快了步伐,而对方也同样加快了步伐,将他紧紧围在当中!

  下一刻,这监狱堡垒里的画面宛如在庆尘脑海中细细过了一遍似的。

  穹顶上18台钢铁野兽般的机枪安静待命,犹如沉睡的猛虎。

  72台无人机悬挂在灰色合金天花板的卡槽里,犹如沉眠的黄蜂。

  210台监控缓缓转动角度,广场内3台机器人持枪伫立。

  囚犯们一个接一个从窗口领取着饭菜,有人抱怨着今天又是难吃的合成肉。

  水池旁边有人在洗刷餐盘,还有人替别人洗刷餐盘。

  广场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就餐结束,开始变的热闹起来,大家来往穿梭着,有的去了健身区,有的则围观者新人仪式。

  但是,所有人都下意识避开了那位盯着棋盘的中年男人。

  男人依旧认真的看着棋盘,周围五米都无人靠近,就像是海平面上镇静且坚硬的礁石,所有汹涌海水与船只都必须退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夜的命名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