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兄弟 > 第三章 邵北计划 队长心慌

第三章 邵北计划 队长心慌


  郑国喜走在回家的路上还在为自己的表现沾沾自喜,他看到了心爱的人儿看她的眼神,那是一双多么迷人的眼睛,想想自己就心跳、心慌…

  “郑国喜…”

  突如其来一声喊叫,吓了郑国喜一跳,他站在乡间小路上回头望去,只见邵北从路边的小树林里穿出,他急忙迎上去道:“你小子吓人呢!郑国喜三个字也是你叫的,叫哥,现在叫哥,以后叫姐夫…”郑国喜一本正经的和邵北开着玩笑。

  邵北听了没有生气,反而呵呵一乐:“想当我姐夫啊?”

  郑国喜:“是啊。”

  邵北:“想得美你。”

  郑国喜:“大人的事儿,你小孩别多管,我和你姐现在是情投意合,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邵北:“呵呵,说到有才,你有我姐有才吗?她在城里的高中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名。”

  郑国喜听了邵北的话有些替邵楠惋惜:“是啊,像你姐这样的,不读大学真的可惜了。”

  邵北看出郑国喜心思,马上追问一句:“我姐给你说过她想读大学吗?”

  “是啊,你有梦想吗?读大学就是你姐姐的梦想。”郑国喜说这话,表示他好像是跟邵楠已经好上了似的,达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了。

  邵北也不揭穿他,眼睛一转计上心来:“我姐可从来没对我说过,既然你知道我姐这么喜欢读大学就帮她实现这个梦想好了。”

  郑国喜一愣知道自己上了邵北的贼船急忙往回找补:“可是,眼下正是‘园田化’改造最紧张的时候,你姐要带着大家劳动,哪儿有时间复习备考啊。你姐倒是希望你能读大学。”

  邵北也知道姐姐的脾气,姐姐决定的事儿谁也别想改变,但他心里还是想给姐姐创造机会:“我不是吹牛,今年考试我绝对能考得上大学,但是既然我姐这么喜欢读大学,我就把机会让给她了。她比我大,我今年不能考,明年还可以考,她的机会可没我多…”

  郑国喜听了邵北的话急忙道:“兄弟,没必要她考你不考啊,你们俩都考不行吗?两个都考上大学更好。”

  邵北脸带难色,如果真的姐弟俩都考上大学了,家里的条件不允许呀,妈妈没工作,家里还有个上学的弟弟,紧靠爸爸一个人在中学教书,就那一点点的微薄工资,怎么可以供两个大学生读书呢!自己不考大学留在农村挣点公分也能贴补点家用不是。

  邵北想到这儿半开玩笑的和郑国喜说道:“俩人都考那可不行,这万一出现我考得分数比我姐高,只录取我不录取我姐怎么办?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我还是不考了,我不能当我姐姐最强劲的对手。呵呵”

  郑国喜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年纪轻轻,牛吹得挺大,你姐上学那会儿每次第一,你能考过你姐姐?!”

  邵北还是年轻气盛:“真的能考得过,我在我们学校也每次都全校第一…”说了一半邵北戛然而止,觉得现在不是争强好胜的时候:“不开玩笑了,说说正经事,你真的想跟我姐好吗?”

  邵北这样一问郑国喜没有犹豫:“当然,天地可鉴,我郑国喜这辈子就爱你姐一个人…”

  邵北拦住还要往下说什么的郑国喜:“行了,行了,留着这话跟我姐说去…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姐就付出行动来,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得想办法让姐姐备考…”

  郑国喜默默的点了点头:“嗯,你有什么办法吗?…”

  邵北四周张望,见左右没人,他拉着郑国喜走到小树林里耳语:“国喜哥,咱们这样办…”

  “这能行吗?!…”郑国喜听了邵北的办法,吓了一跳,惊讶的喊道。

  邵北急忙捂住郑国喜的嘴:“嘘,小点声,我想了很久,这是唯一能让姐姐安心备考的办法了…”邵北很无奈的说道。

  郑国喜默默不语,他掏出一只烟点燃,蹲在地上狂吸着。突然,他猛的站起扔掉烟头脚用力的踩碾着:“行,就按你说的办法办…”

  邵北见郑国喜这样表态,心理有些于心不忍,他有些同情的看着郑国喜,但这是能让姐姐参加高考的唯一办法他又能怎样:“国喜哥…你就不怕我姐考上大学后不理你了?!…”

  郑国喜一副义气凛然样:“怕什么,真正的爱情是能经得起这种考验的,如果她不理我了,只要她幸福我就高兴…”

  邵北听了郑国喜的话惊讶的睁大眼睛:“国喜哥,你真的不简单…我代表我姐姐谢谢你。”

  郑国喜呵呵傻笑:“呵呵,谢什么啊,以后都是一家人。”

  两个人笑着消失在小树林深处。

  第二天,天蒙蒙亮,生产队队长张建就爬起床来,一旁睡着的女人惊醒:“他爹,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张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上面抓‘园田化”改造这样紧,活又这样多,我做为生产队长能睡着吗?…尤其是现在恢复了高考,这大队里的主要劳动力得有不少人需要备考的,活不抓紧干,任务能完成吗?…”

  张建的女人:“那也不差这一会儿,他爹呀,我想要那啥…”女人说着胳膊搂向张建。

  张建用力推开女人:“娘们家家的,你懂个啥…这任务完不成,我这队长还能当吗?”说完张建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去。

  “哇,哇哇…”

  女楞了一下,从来没见过张建这样对待过自己,平时如果自己提出想要那啥的话,张建什么时候都会乐呵呵的给予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拍着惊醒了的孩童继续睡去。

  张建走到村头的钟楼前,这是解放前地主老财修建的,目的是敲钟召集佃户出工。后来改为生产队用,社员与知青也习惯了以钟声为令,听到钟声就会马上起来聚集出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寒门兄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