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在韩国当财阀 > 第340章 舆论战第二阶段,意外频发

第340章 舆论战第二阶段,意外频发


  婚礼很简单也很顺利的结束,中午大家就在教堂旁的餐厅用餐。

  下午,周文海陪朴敏荷回家补觉,刘在石乘坐飞机飞回韩国,徐俊基在酒店休息,他将于明天和周文海一起返回韩国。

  至于朴景丽等人还会在华国待两天,她们这群姐妹花还计划着一起去浦京的旅游景点玩耍一番。

  冯小伟暂时留在华国替全正南等人办理入境手续,其他人的入境手续都好办理,只有全正南的手续办理起来要稍微麻烦一点。

  新婚之夜,文玄雅搬去和朴景丽等人在酒店住下,屋子里只剩下朴敏荷和周文海。

  怀着孩子的朴敏荷无法与周文海大战一番,她只好用嘴巴去解放他的天性。

  正当周文海躺在床上尽情享受之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是裴佳恩打来的,但他接起电话。

  “喂,裴社长。”

  “喂,会长大人,请问您什么时候从华国回来?”

  裴佳恩的语气听着像是会社发生了什么事。

  “我明天就回国,怎么了?”

  “半个多小时前中央日报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报道,请您先看看吧,已经有不少人到青瓦台的网站上发起请愿了,还有人发帖组织游行抗议。”

  周文海每次不在韩国时,替他看管会社的人除了裴佳恩就是韩社长和李宗浩。

  “好,我待会儿去看看,裴社长我不在的这两天会社有什么事发生吗?”

  “会社倒是没有什么事,只不过关于会长您的新闻报道倒是越来越多了。”

  “什么新闻报道?”朴敏荷越来越快,‘嘶……’情急之下周文海对她说道,“你慢点。”

  “会长,我要慢点说吗?”

  裴佳恩以为周文海是在和她说话。

  “不是,我是说给我倒水的人慢点,裴社长你说你的吧。”

  “是,记者们主要报道的是您的个人生活以及您和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看看裴社长你说的那条新闻。”

  结束通话,周文海用手机进入NAVER网站,网站的头条新闻就是关于五星集团的。

  新闻的大致内容讲的是:五星集团旗下的五星科技会社疑似涉嫌出卖韩国国民个人信息给华国政府,报道这篇文章的记者请求青瓦台查清这件事,以保证韩国国家和国民的安全。

  “西八,这些狗杂种们还真是会胡编乱造。”

  周文海看完新闻后怒气冲冲地骂道。

  “怎么了?”

  朴敏荷坐起来问道。

  “没什么,敏荷你继续吧,快点也行,我准备好了。”

  “是。”

  朴敏荷低头下去,周文海紧闭双眼,一方面他在思考问题,另一方面他在放松自己。

  “敏荷呐,辛苦你了。”

  舒服过后,周文海看着还在替他打扫四周的朴敏荷说。

  “我去卫生间了。”

  “嗯,你小心一点。”

  周文海起身扶她去往卫生间漱口。

  第二天清晨,周文海和徐俊基乘坐飞机从浦京国际机场飞往仁川国际机场。

  当他们下飞机走出机场航站楼时,忽然间,一大群记者围上来,这群人想要采访周文海,柳宗秀等人连忙上来挡住记者们。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

  周文海问身边的徐俊基。

  “糟了,应该是大韩航空的人将消息告诉给了乐天集团,然后乐天集团又将我们回来的时间告诉给了这些记者。”

  大韩航空的母公司是韩进集团,周文海一时失了算,不过好在他当初谨慎,并没有在机场和朴敏荷露出什么马脚。

  “周会长,请问您是刚从华国回来吗?”

  一名记者大声问道。

  周文海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他在机场安保人员和柳宗秀等人的簇拥下朝着接他的车辆走去。

  “周会长,请问您真的将我们大韩民国国民们的个人信息出卖给了华国政府吗?”

  另一名一直紧跟着周文海的男记者问。

  “周会长,比起韩国,您其实更认同华国,您想做的是华国人而不是韩国人对吧?”

  一名站在他前面的长得骨瘦如柴的女记者问道。

  周文海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当他来到自己的车辆旁时,他使劲推了那名女记者一把,然后打开车门坐上车,徐俊基紧跟在他身后。

  柳宗秀也从人群中杀出来,他进入驾驶室驾驶车辆驶离仁川国际机场。

  “喂,刘部长,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记者们会来机场拦截我?”

  周文海怒气冲冲地质问SBS电视台的刘部长。

  “会长大人,我也是到了才知道的,那时候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刘部长委屈地说,他不是没有想过要通知周文海,但是当他得知这个消息时再给周文海打电话对方的手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好吧,是不是乐天集团那边放的风声出来?”

  “是。”

  “上次我说的搜集李胜利事件的事你们进展得如何了?”

  “我们差不多搜集完了证据,我打算今晚就在八点新闻播出。”

  “好,刘部长,最近有什么消息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会长大人。”

  周文海感觉到脑袋一阵疼痛,他背靠在座椅上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

  “会长大人。”

  这时候柳宗秀开口说道。

  “什么事?”

  “今天早上,我们会社大楼楼下已经有不少人堵在门口静坐示威,韩社长联系不上您,他让我接到您以后请您给他回个电话。”

  这个辛东彬,居然还派人去堵了自己会社的大门,这次的舆论比起上次李胜利事件对周文海更加具有威胁,又被李富真和具光谟说准了,辛东彬在利用舆论来让青瓦台那边轻易不敢出手帮助自己。

  “好,我知道了。”

  周文海随即给韩社长打去电话。

  “喂。”

  “喂,会长大人,您回韩国了吗?”

  “我在回会社的路上了,韩社长,现在情况怎么样?”

  “会长大人,现在围堵我们会社门口的民众越来越多,我们已经不能正常出入了,您千万不要从北门回会社,您最好从西门进入会社。”

  人越来越多了?

  “好,那我从西门进入会社。”

  西门是专门用于清理垃圾和大型货物运输的大门,这里没有被人围堵。

  城南市

  五星集团大楼,周文海在远处果真看见有一大群人围坐在五星集团的北大门门口,五星集团的安保人员将大门紧锁,他们一字排开站在门口以防这些人冲进来闹事。

  周文海从西门乘坐货梯上到三楼,然后再转乘电梯到达15层,他召集会社的高管们到会议室开会。

  韩社长、李宗浩、韩静恩、裴佳恩、马化云等人都陆续到来,等到人员基本到齐之后,周文海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

  “申社长呢?”

  周文海看着坐在下面的众人问道。

  “会长大人,申社长他今天一早向人事部递交了辞职信后便走了。”

  人事部的罗部长站起来回答道。

  “什么?辞职了?”

  周文海大吃一惊,等他回过神来后他才明白,怪不得辛东彬会以五星科技会社来攻击自己,原来申社长已经投敌了。

  马化云作为五星科技会社的核心人物,周文海对他的偏爱超过了常人,渐渐的他在五星科技会社的话语权超过了申社长,再加上五星科技会社的华国人很多,作为华国人的马化云用的是华国的管理方式来管理五星科技会社,没有架子的他也受到了韩国员工的喜爱,特别是在他的韩语越来越好的情况下,申社长逐渐成为了名义上的社长。

  马化云和申社长的矛盾是导致申社长决定投靠辛东彬的重要原因之一。

  “是,我也是今天到了会社以后才知道的,会长大人对不起,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及时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您”

  罗部长向周文海鞠躬道歉。

  对于有人会出走,周文海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因此他并没有生多大的气,“没关系,罗部长你先坐下吧。”

  “是。”

  罗部长重新坐下。

  “从今天开始,申社长不再担任五星科技会社的社长,至于新社长的人选等我确定好后再向大家宣布,在此期间暂时由马部长负责五星科技的所有工作安排。”

  周文海让马化云暂时主持五星科技会社的工作,在这个敏感时期他不能直接任命马化云这个华国人来做五星科技会社的社长。

  “是,会长大人。”

  马化云站起来用韩语说道,他向周文海鞠了一躬,一旁的韩静恩开心地与他对视。

  “马部长,关于媒体上报道的新闻,你向大家解释一下吧。”

  周文海首先要稳定会社员工的人心,他让马化云为大家解释五星科技会社并没有将韩国用户的个人信息出卖给华国政府。

  马化云解释完毕之后,他又做出保证道:“各位,我虽然是华国人,但是我只关心技术研发上的事,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绝对没有将韩国国民的个人信息泄露给任何人。”

  听完马化云的话,会社的其他高管们才勉强打消了心中的顾虑。

  “各位,就像我上次说的,这次对于我们会社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共同度过这次难关,大家听懂了吗?”

  周文海对大家鼓舞道。

  “是。”

  众人齐声回答。

  “现在外面那些人应该是有组织而来的,韩社长,散会之后你马上打电话报警,就说他们已经影响了我们会社的正常运行,让警察来驱散他们。”

  “是,不过会长大人,我听说光华门现在也有不少人在街上游行示威。”

  “光华门的人群我们管不了,先驱散会社门前的人群吧。”

  “是。”

  周文海暂时想不出对方还有什么后招,他让各会社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安排完后他宣布散会,他自己回到办公室琢磨该怎么解决这些负面新闻。

  另一边

  首尔市中区

  具光谟在路过中区东湖路时,他想起一件事,于是他让司机送他到新罗酒店去找李富真。

  “具会长,您好。”

  一位认出具光谟的酒店男经理上前来向他问好。

  “你们李社长在吗?”

  “是,社长她在办公室,需要我带您上去吗?”

  “那就麻烦你了。”

  具光谟在男经理的带领下坐电梯来到李富真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没想到刚一开电梯门具光谟便见到了准备乘坐电梯下楼的李富真。

  “具会长,您怎么来了?”

  李富真诧异地问道。

  “李社长,我刚好路过这里,我有件事想对您说,不过,您这是要去哪里吗?”

  具光谟走出电梯后说道。

  “周会长从华国回来了,他打电话请我去见面。”

  “李社长,我们到您办公室里再说吧。”

  “是。”

  李富真转身在前面带路,具光谟跟在她身后,两人进入办公室。

  “具会长您喝什么咖啡?”

  “咖啡就算了吧,我说完就走了。”

  具光谟没有要和她长谈的意思。

  “是,那您请说吧。”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之我在韩国当财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