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妖从熟练度面板开始 > 【066】七步赶蝉,现学现卖

【066】七步赶蝉,现学现卖


  “云泽州一直以来,武道势力这方面都是平平淡淡的,并没有太大动静,这青龙会突然选择在苍山搞什么武林大会,争选武林盟主,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陈裴风听了那名武者说的话后,立即低声说道。

  云泽州武林若真的形成了,最先引来关注的便是朝廷,民间有如此一个统管势力,很容易会惹出让人无法控制的混乱。

  早在数百年前,邪祟尚未乱世之时,天下便已有‘以武犯禁’一说,后来天下因邪祟大乱,连疆域都丢了不少。

  朝廷那边自己自顾不暇,便没有再多管民间武者之事,只是不断招收民间强大武者加入伏魔司,从而削弱武林的强度。

  如今青龙会试图重启云泽州武林,消息想必还没有传到朝天都,宁修便打算前去苍山调查一趟看看。

  来确认一下这场武林大会的背后会不会存在着什么问题。

  苍山距离此地不算太远,也就稍微偏移返京主道一些路程,不会耽误太多时日。

  “我们临时换条路,先前往苍山一趟去看看。”宁修出声说道。

  此话一出,陈裴风和空虚道长便纷纷应道:“一切皆听从大人的安排。”

  二人既已打算加入伏魔司,以后还会加入宁修的铜豹小队,都开始以属下的态度对待宁修,这回应起来也是相当规范,一套套的。

  宁修看了看四周,虽然能够感觉到魔佛宁修的气息,但却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身影。

  自打山中灭妖人一事后,宁修便按照之前的允诺,给这家伙放了可以自由行动的假。

  只需要对方始终与自己保持着一段遇到危险时能够及时赶到救援的距离就行,闲暇时间魔佛宁修只要不作恶,其他做什么宁修都不管,随对方爱怎么游逛就怎么游逛。

  宁修收回目光,便让座下食铁兽加快了速度,朝着苍山所在方向赶去。

  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宁修半途将身上玄银锁甲脱下,换了一套朴素的劲装。

  如此一来在前往苍山的路途上,别人就不会因为伏魔尉的身份而注意到他了。

  按照之前在南江城从姚寿冲口中得知到的情报,武林大会将会于明日正式展开。

  到时候云泽州的武者,只要有争夺武林盟主意愿,皆可登上擂台打擂。

  一旦战胜云泽州所有英雄好汉,便可成为为期一年,统领整个云泽州江湖的武林盟主。

  这个光听着就能够感觉到风光无限的头衔,可是数百年来云泽州史上从未出现过的,自是会吸引到大量的武者关注。

  并且如果武林盟主真的出现,相信日后势必会悄然改变云泽州武林的现有局势,谁都无法预测到到时候会发生些什么变化。

  仗着食铁兽的脚程,半日之后,宁修几人终于是抵达到了苍山所在。

  此山在整个云泽州内都享有不小的名气,缘由为苍山的山形山势,就宛若一把插入了大地半截的巨剑。

  山壁陡峭绝崖,唯有一条石阶山路可上下山,同时半山腰处还有一道裂峡,下方云雾缭绕,足有数百丈深。

  谁若是失足跌落下去,就算是轻功再好也无济于事,终得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能通过裂峡的方式有三种:

  其一是青龙会在雾层之上的两岸修建而成的一条木板廊桥,行走间整条桥身的锁链便会摇晃不止,幅度荡漾起来甚是惊人。

  其二便为苍山裂峡两岸处,原本就连有的一条神秘铜链,此链足有一人粗,贯穿裂峡两岸,链身厚重无比,锈迹斑斑,踩上去极为容易打滑。若有对自己轻功较为自信之人,便可借此道凌空过峡。

  其三每逢一个时辰,便会有赤首白身羽鹤群从云雾之间穿梭、腾飞而过,有蜻蜓点水之能力者,可借诸多羽鹤背部点踏过峡,能做到这一步者,无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轻功名家。

  沿着山梯一路而上,一行人很快便抵达到了裂峡所在,再往前食铁兽可就无法再走了,以它的体型根本通不过木板廊桥。

  “二位就与食铁兽一起在这等我吧,我独自前往青龙会一探究竟。”宁修拿起惊雷锤和斩尸刀说道。

  “大人千万小心。”陈裴风和空虚道长也清楚自己二人作为仙道中人,出现在这种武林大会当中太过于显眼。

  如果宁修带着他们一同前往的话,想要低调调查的目地可就完不成了。

  “嗯。”宁修跃下食铁兽背部,立即就朝着廊桥走去。

  上苍山峰顶的三种途径,终是第一种最为保险靠谱,宁修虽是武道五品,可也不想为了在世人面前装杯而选择铜链与鹤群。

  这两种过峡方式,可是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

  由于明日武林大会就要正式举办了,今日前来苍山的武者就特别多,挤满了整个峡边。

  而所有人都是安全起见的选择了从廊桥过峡,因此就导致廊桥上的过桥人数密集度异常之高,几乎已经是一个人挤人的场面了。

  如此多人一同过桥,直接把廊桥摇晃的在裂峡上空左摇右晃,让还站在峡边观望的武者们暗暗揪心。

  就生怕这条廊桥突然间从中断裂,当场把那些正在过桥的武者们全给一窝端了。

  宁修在峡边找了个空位置站定,看着对岸遥眺,这裂峡之间大约有个二三十丈的宽度,对善于轻功的武者来说,还真不算太远。走那条成人粗的铜链过峡完全是绰绰有余。

  “这一次武林大会,白鹤门的天鹤大师与霸刀宗的肖北斗都来了,刚刚我在这亲眼见到天鹤大师施展出青云飞鹤步,踩着那条铜链仅仅十几步就飞渡到了对岸,真是俊极了。”

  “这两个门派可都是云泽州的大势力啊,没想到这一次为了武林大会连各自的掌门都出动了,那到时候打起擂台来一定好看,看来我这次千里迢迢的赶到这,可算是来对地方了。”

  “不仅是那些武道大势力的掌门亲自前来,我还见到了许多未曾听说过名号的高手,他们那些过峡的方式也是令人眼花缭乱,层出不穷,我们不着急过峡,就在这守着看各种高手的过峡手段,都已值得此次来到苍山。”

  宁修站在人群当中,偷听着那些武者的对话。

  就在这时,忽有一名身着青衫的白发老者从人群当中缓缓走了出来。

  在他的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杖,看起来就像是腿脚不便的模样。

  “武道四品!”宁修略微诧异的看着此人,这次的武林大会看来着实吸引到不少的高手前来啊。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当中,老者并未走向廊桥,也没有前往铜链所在,而是笔直步行靠近峡边,再往下便是数百丈的裂峡,而此时老者依旧没有任何要停下脚步的意思。

  “难不成?”

  “这位老人家该不会是要选择那个方法过峡吧。”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自裂峡下方的云雾当中,突有鹤唳声阵阵传来。

  第一只赤头白羽鹤从云雾当中破出,紧随其后的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就在这时,那名老者的步伐动了,只见他纵身一跃,整个人身轻如燕的高高飞起,精准迫降在了第一只赤头白羽鹤的上方。

  赤头白羽鹤根本来不及作任何反应,便被老者在它的背部上轻轻一踏,借为着力点再次往前方飞跃而去。

  这个身姿形象,当真有点世外高人的感觉了,引得峡边一众武者纷纷忍不住发出震撼惊叹。

  “踏鹤过峡!这等场景我一向只在他人口中听说过,没想到今日竟然亲眼所见了!这趟苍山之行,来的不亏。”

  “此人究竟是谁,竟有这般仙人轻功,感觉以前从未在云泽州听说过这号人物,不应该啊,能有这等实力之人,绝不可能会没有名号。”

  “等等,青衫拄杖……我知道了!他是‘飞雪追鹿’李义安!”

  “你是说南江城十年前闻名整个云泽州的那位李神捕?”

  “应该就是他,当年就听闻李义安此人轻功了得,可踏飞雪追白鹿,乃是南江城的知名神捕,武器为一柄青铁拐杖,但这人在十年前不知为何突然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从此成为了江湖中的一个遗憾。”

  随着有人起头,人群当中便接连有人抖露出与李义安有关的事迹,听得是愈发神乎。

  宁修虽然不知道这些江湖传闻到底是真是假,但就冲刚刚老者在云雾之上踏鹤而行的场面,此人轻功了得必然是假不了的事实了。

  没过多久,李义安便已成功抵达裂峡对岸,继续上山,随之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我若有这般上等轻功就好了,人前显圣露神通,不战江湖中亦流传有我的名号。”

  “别做梦了,等廊桥那边人数少些,我们就老老实实的走廊桥过峡。”

  “若非我的轻功才学了三年,没什么底气,今日说什么都要从这条铜链过到对岸。”

  看着廊桥那边都在拥挤过桥的人潮,宁修不免有些头疼。

  若是与这群武者一般,这样过桥,只怕等上一个时辰都到不了对岸,反观那条铜链久久无人问津,如果能从这里过去对岸的话,倒是会畅通自如。

  只不过选择走这条路线,你必然是需要有一定本事的,否则能力不够,走这条路简直与自杀无异。

  转头看了看四周,宁修直接朝着自己身边不远处,那个说轻功只学了三年的年轻武者走去。

  此人年纪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实力仅武道九品,当宁修朝着他走来时,立马就对宁修投来了警惕的目光。

  “少侠所学的轻功可愿意传授,我出价跟你学习。”宁修说道。

  上个月伏魔司结算,宁修有文灯县与武义侯两个功劳,收获了不少银票,这趟出行至今分文未用,如今身上却是有笔小财。

  “跟我学轻功?”少年先是一愣,继而不禁没忍住嗤笑道:“你该不会是想这会临时抱佛脚的学门轻功,然后踏铜链过峡吧。”

  “少侠只需回答愿不愿意传授即可,轻功学来用以如何,是我自己的事情。”宁修淡然笑道。

  之前魔佛宁修灭了暴戮,自己收获到8000点通用熟练度,眼下用以提升轻功完全足够。

  想来这些普通武者,也不可能拥有提升一层就需要2000点熟练度那种等级的上等轻功。

  “行吧,一口价一百两,你愿给,我这门《七步赶蝉》的轻功就教给你了。”少年无所谓的说道。

  民间武学功法通常都是普通品质,普通百姓想要习武,前往武馆交个二十两银子就能够跟开武馆的教头学上一年。

  而这期间你如果想要学习教头的其他功法,则需要另外加钱。

  一门普通的轻功,学习价大约为五十两到七十两左右,宁修倒是不在意少年提出的这个价格,直接从怀里拿出一张百两面额的银票递了出去。

  “爽快,那我这就说一遍修炼方法,你可听好。”白赚一百两,少年美滋滋的将银票收起,随即附耳宁修耳边,低声将《七步赶蝉》的修炼方法给阐述而出。

  旁边武者见此一幕,无不流露出好笑的表情。

  还真有人打算现学轻功过峡啊?这不是来搞笑的嘛,就算是世间真有天赋奇才,也不可能做得到这种程度,不然那还有天理吗。

  ……

  【灵目观气术:八层()】(+)

  【焚阳太曜经:五层()】(+)

  【天王金刚功:六层(8/7000)】(+)

  【五重锤劲:八层()】(+)

  【匿气法诀:六层(0/3000)】(+)

  【七步赶蝉:未入门(0/100)】(+)

  通用熟练度:8200

  ……

  老话常说临时抱佛脚、临阵磨枪,这些说法放在武道上其实是行不通的。

  武道讲究持之以恒的苦练,功法大成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情,必须要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基本上所有武者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放在宁修的身上,他可就不吃这一套了。

  消耗5100点通用熟练度,直接将七步赶蝉提升到第六层。

  瞬间,有关于七步赶蝉这门轻功的领悟、实战经验和施展技巧,全都在宁修的脑海里浮现而出,记忆深刻

  “怎么样?你记住了多少,我再给你多说几遍吧,不然你这一百两我收下的不踏实。”看着宁修的脸庞,少年问道。

  “不需要了。”宁修挥了挥手,直接就朝着铜链走去。

  周边的武者们全都在用着奇怪、嗤笑的眼神看着他的背影。

  “这小子不会真打算用现学的轻功去飞渡铜链吧,我活了三十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轻功讲究身法、步伐与内力互相之间的配合,这么会工夫,别说是内力调度了,估计他连身法的问题都还搞不明白,这样去飞渡铜链,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估计就是哗众取宠,我不相信天底下会有敢这样做的人。”

  面对着那群武者的议论纷纷,宁修并没有在意,而是开始观察起铜链上适合落脚的地方。

  待几十息后,他的心里便有了个大概的认知,不等有人注意到自己,宁修直接提起惊雷锤就朝着铜链飞奔出去。

  在临近峡边时,他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瞬间宛若一发炮弹高高跃起,直接飞出了三丈多远。

  眼看着即将落于铜链表面,宁修脚尖在铜链上轻轻一点,内力灌输至腿部穴位,瞬间爆增脚底力道。

  整个人借力再次飞跃而起,又是一口气凌掠出三四来丈距离,已与峡边渐行渐远。

  “快看,有人走铜链关了。”

  “娘嘞,这不是刚才那个现场学轻功的家伙,他真敢过去啊。”

  “不对劲,你们没看到他的步伐特别稳定吗,这根本不可能是刚刚才学轻功的样子,起码得有个十年左右的沉浸。”

  “又是一个奇怪的高手啊。”

  人群当中,将《七步赶蝉》传授给宁修的少年此时已经完全看呆了,他非常确定宁修施展出的就是正确的七步赶蝉轻功。

  并且境界只怕是比自己高出了数个层次,这没个大几年的苦练绝对是不可能做到的。

  也就是说宁修以前绝对学过七步赶蝉,既然如此,为何他还要花一百两跟自己学习呢?

  一时间少年的脑海里非常混乱,宁修到底是武道天才、还是以前学过的这两种想法在他脑海里不停纠缠,可就是确定不出一个结果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斩妖从熟练度面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