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 第328章:很早之前的手段

第328章:很早之前的手段


  “更别说赵海天天都要和各种使臣接触,极其容易被使臣套出话来,这种情况下,赵海也应该知道,他知道的越少,才越安全!”

  “所以,综合以上种种,本官就万分确定,你不是真正的赵海!而能够伪装成这般,让本官也找不到直接证据,只能利用一个个叠加的线索去综合判断的人,这个世上除了天玑和北辰外,也就没有别人了。”

  “可天玑势力大损,根本无力去替换一个朝廷命官,所以……最终的结果,也就只有你了!”

  秦文远嘴角微微扬起:“北辰!赵海,就是北辰!一个隐藏的最深的一北辰!”

  现场静得可怕!

  众人听着秦文远的推理,到最后,都不由得感慨一声。

  这究竟是何等聪明之人,究竟是何等的头脑,才能想到这些的。

  北辰此时,也是忍不住感慨着点头:“秦文远,我这辈子,一直傲视于人,一直瞧不起任何人,但对你,我不能不承认,我服气你!”

  “甚至我都佩服你!”

  “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也是最可怕的人!”

  “论起断案来,我想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会是你的对手!前无古人,后……也应该没有来者!”

  “所以,可惜了啊!”

  北辰感叹的一声,他看向秦文远,说道:“你死在这里,真的可惜了。”

  李世民等人听到北辰的话,脸色都微微一变。

  哪怕被秦文远认出了身份,哪怕被秦文远给揪了出来,北辰还如此自信,还能说出这种话来,要么是北辰是蠢货,根本就没有认清现实。

  要么就是北辰有所依仗,他现在还十分的自信!

  而北辰,作为神秘组织天地阁的领头者,作为一手营造了这次万邦来唐的始作俑者,怎么可能会是蠢货?

  所以,真相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北辰……他绝对还有后手!

  他还有底牌没有动用!

  秦文远目光看了北辰一眼,笑着说道:“怎么?终于舍得认真了?终于舍得动用你那最后的后手了?”

  北辰眸光看着秦文远,噙着笑意,说道:“你不意外?”

  秦文远呵呵一笑:“你能如此安然的隐藏到现在还不出手,你能用朴敏希作为弃子,那你就不可能把所有的谋算,都放在朴敏希那里。”

  “所以,猜出你有后手,有什么值得意外的?”

  “你要是没后手,那本官才会意外,毕竟本官是那样的看重你,将你当成真正的对手,你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本官给解决了,那本官……真的会失望的。”

  北辰闻言,眼眸微微眯了一下。

  他盯着秦文远,说道:“所以,你既然早就发现我了,那你也有后手了?”

  秦文远耸了耸肩:“你觉得呢?”

  “呵……”

  北辰冷笑道:“就算你有后手又如何?顶多也就是这一战里的一些人罢了!”

  “可你知道,我的底牌是什么?”

  “秦文远,这一次,你的眼界注定没有我远,也注定……你,输定了!”

  北辰忽然抬起手,大喝一声:“还不动手!”

  砰的一声响起。

  随着北辰话音的落下,原本紧闭的驿站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猛然踹开了。

  然后两千多的将士,忽然就披肩带甲冲了进来。

  他们一冲进来,迅速就将秦文远等人包围了。

  这些人杀气腾腾的,每一个人都是骁勇善战之辈!

  “张腾?你……怎么会是你?”

  这时,一个官员看到领兵之人,脸色忽然一变!

  李世民等人闻声,也都连忙看去。

  然后便见一个披着铠甲的中年男子,正大步走到了北辰身旁。

  那人留着络腮胡,身材魁梧,让人一看就知道绝对不简单。

  他听到有人叫他,冷笑了一声,淡淡道:“有这么值得意外吗?”

  “我本就是北斗会的人,当然……还不是星辰者,但今日解决掉你们后,北辰给我的考验也就算通过啦,那我也就是真正的星辰者了!”

  “什么?”

  “你是北斗会的人!”

  “这……”

  一道道惊呼声,不断响起。

  李世民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张腾,乃是兵部的一个将领。

  这一两年来,负责的是驻守长安城外,保护长安城的任务!

  他也是这一次,李世民所期待的来救援的人!

  可谁成想,他的确来了。

  只是……他却根本不是李世民一方的人,反而是……北辰一方的人!

  他竟然背叛了!

  这……

  李世民内心跟着沉重了起来。

  精锐将领,两千多精兵,没有一个弱者!

  这下,真的麻烦了!

  “秦文远,你……还能创造奇迹吗?”

  李世民不由得看向前方笔直而立的身影。

  二千精兵,披肩带甲,杀气腾腾的将李世民等人给包围了。

  这使得原本还在欢呼雀跃的使臣们,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让一个人痛苦的办法,绝对不是让他们一开始就痛苦。

  而是在让他们感受到希望之后,再让他们会绝望所笼罩。

  那种痛苦,真的是要命的。

  也是致命的!

  原本他们都已经在庆祝了,已经觉得前途明朗了。

  可谁知道,致命一击,就这样来了。

  使臣们脸色难看,且痛苦。

  这种冲击,真的对他们打击巨大。

  可当他们看到静立在他们前方,那个神情平静,脸色坦然,纵使遭遇如此境地,背也未曾弯曲一下的身影时。

  原本躁动的心,在此时,竟然无缘无故的安稳了下来。

  沉静了下来。

  平静的下来。

  似乎眼前的那个身影,就有着顶天立地的作用一般。

  似乎只要他站在前方,那么一切危险,都能被挡出一般。

  “秦大人……”

  “秦大人,你肯定还有办法对不对?”

  “没错的,秦大人才智贯天,肯定还有办法!”

  “秦大人,我们相信你!”

  “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战胜他的!”

  使臣们忽然向秦文远大声喊了起来。

  每个人,都坚定的看着秦文远。

  他们前所未有的,如此相信一个人可以创造奇迹。

  这一刻,秦文远,成为了他们所有人心中的信仰。

  而秦文远听到他们的声音,只是轻轻一笑。

  他转头看向这些使臣,平静道:“诸位如此相信本官,那么本官,也自然会竭尽全力,不让诸位失望的。”

  “本官的性子有些执拗,谁若对我好,我就千百倍还之!”

  “谁若相信我,那我就决不能让他失望。”

  “所以,大家安心吧,今天,有我在,谁也不会有事!”

  淡淡的言语,没有任何高亢的语气。

  可是却让在场所有人,下意识都看向了秦文远。

  下意识的,就觉得秦文远是那样可靠。

  对秦文远,也是那样有信心。

  “呵。”

  这时,却听北辰的一声冷笑响起。

  北辰看向秦文远,说道:“没看出来,你忽悠人倒是很有一套。”

  “只是,现在让他们安心又有何用?一会你们就会被斩杀殆尽,现在让他们安心,也不过就是能有一小会的安心罢了。”

  “这么一点时间,对他们而言,对你我而言,你觉得有什么意义吗?”

  “反正最后,也都逃不过这一条路。”

  秦文远听到北辰的话,却是淡淡摇头。

  他看向北辰,手指轻轻磕到腰间的玉佩。

  他平静道:“北辰,你真的觉得你赢了?”

  北辰冷笑道:“秦文远,你不用装模作样,老夫竟然敢这么自信,自然是有依仗的。”

  “长安城内,禁卫也罢,影卫也罢,都被纠缠住了,短时间内,根本无力过来。”

  “而长安城外,张腾所率领的大军,就是唯一能够救援你们的。”

  “可现在,张腾是我这里的人马,他已经命令大军守住城门,关闭城门了,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将消息传出去。”

  “而这里,他也带了两千精兵过来,虽然不算多,但对付你们,也足以了!”

  “所以,你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可以再反抗的。”

  “今天,是你输了!”

  听到北辰的话,李世民等人,内心不由一沉。

  北辰不是在胡说,而是说的都是实情。

  他们的确没有任何人可用了。

  “北辰啊北辰,看来你还不是太了解本官啊!”

  可谁知道,这时,秦文远忽然笑着摇了摇头。

  他眼眸微眯,嘴角微微扬起,说道:“你难道忘了吗?本官最擅长的,就是在不可能的时候,创造奇迹啊!”

  “的确,城门被你关闭了,外面的人进不来!”

  “可谁告诉你,本官的底牌,要从城外进来了?”

  “换句话说,谁告诉你……”

  秦文远似笑非笑道:“本官的底牌,在城外,而不是在城内呢?”

  “什么?”

  北辰听秦文远的话,脸色忽然一变。

  他瞪大眼睛看着秦文远,惊声道:“难道,难道你,你事先安排人藏在长安城内了?”

  “不对!”

  北辰刚说完,便直接摇头。

  他蹙眉说道:“不对!如你这样自信,你若是能够解决老夫的布置,那你就至少也需要两千精兵才可以!”

  “可长安城内,这几天我一直派人盯着了。”

  “根本就没有多达两千的将士进来过,就算有一些将身进入长安城,那也最多几十个,而且过来也还是为了汇报边境情况的。”

  “他们根本就没有久留,没多久就离开了。”

  “所以……你不可能在长空藏有太多人的!”

  “秦文远,你不要妄图骗我,你应该知道,这没有任何意义。”

  北辰根本就不相信秦文远还有底牌能够对付自己。

  他各个方面都计划的十分完美。

  并且他就担心秦文远会有所准备,所以在行动前,一直派人盯着。

  就怕出现意外!

  故此,现在他十分自信。

  只觉得秦文远在忽悠自己。

  可秦文远闻言,却是呵呵一笑。

  他手指微微一抬,眼眸平静的看着北辰,叹息一声,说道:“北辰,看来你为了本官,也真的是煞费苦心,本官看你这么看重我,都不知道应不应该感谢你了。”

  “不过……”

  他眼眸微微一眯,似笑非笑道:“你这次看重了本官,可是却忽略了其他人啊!”

  “什么?”北辰一怔。

  秦文远淡淡道:“也许你没有注意过大理寺的人事调动。”

  “在大理寺,少卿一职,近些时日一直都有着空缺,所有事情都需要大理寺亲力亲为,大理寺感觉很是疲惫,所以便寻找能够替他分忧的少卿人选。”

  “而其中,就有一人,是本官亲自选定的。”

  “不过大理寺不是谁想进就进的,就算是本官亲自选定的人,也要经过大理寺的考验,通过考验了,大理寺卿才会考虑让他接下少卿一职,否则的话,大理寺卿宁可少卿一直空缺着,也不愿意招来一个蠢货。”

  “你猜猜,大理寺给他的考验任务是什么?”

  北辰眉头紧皱。

  他蹙眉看着秦文远,真的想说,我特么怎么知道是什么。

  秦文远笑呵呵着,手指微抬,说道:“既然你猜不出来,那本官就告诉你吧。”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