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 第一百四十七章心病只能心药医(二)

第一百四十七章心病只能心药医(二)


  云凌看了一眼云风,摇头,一息,又点头。

  “苏小姐医治世子,似乎…就这样…”

  “是…是吗?”

  云风还是有些惊着,更怀疑。

  她怎么感觉苏小姐倒像是在吃世子的豆腐。

  手不自觉摸上去腰间,拿下折扇摇晃起来。

  神情竟有些恍惚。

  跟过来的依素看着,抿压了下唇角,似要笑,又给憋住着。

  只是扒霁月世子的上衣而已,有必要这么惊讶。

  屋内。

  苏娆解开云霁的衣袍,再次见他后背那些不明显的交错纵横,眸内又一次闪烁一抹恍惚。

  在云宫廊道内云霁仰望高空的那副模样再次映现在苏娆脑海中,同时那个像小狼狗一样的那道小小身影也再次浮现,难以挥之而去。

  不可能,天壤之别,一个是淤泥里的杂草,脏兮污浊,半字不识,一个是天上的谪仙,生来就万丈光芒,满腹经纶,怎可能会是一个人。

  猛然闭眼,压下心中这个根本不可能的惊骇猜测,拿过一旁床柜上银针,苏娆未再分心什么。

  手心缓缓贴上云霁后背,一股温暖之力自手掌而出。

  此次病发并不严重,只需内力驱寒,再以针灸辅之即可。

  一声闷哼,云霁似乎缓和了过来,苏娆才停下了手,取下在云霁后背的那一根根银针。

  “云霁,心脉痹阻,是乃心中之病,但是寒气侵体,我只一句,医者,医不来想死之人。”

  收好银针,苏娆就要起身离开,手腕被一把拉住。

  “云霁尚未活够,又何以想死。”

  虚弱的声音,竟还带着淡淡笑意,都如此要半死不活了,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真是…

  苏娆倏然看向他,“不想死,那为何寒气侵体,明知自己什么个破身子,还去受凉冷着,竹先生就在后院,为何不让云凌去找来。”

  只一场春雨,还是毛毛细雨,如何就会这般寒气缠身了,如果不是你自己发话,以云凌他们对你的那份紧张,早该将竹先生请来了才对。

  “苏娆,你…”

  云霁松开了苏娆,不过这么刹那,他竟已觉大好,拉起落至腰间的衣袍着好,下来床榻上。

  对苏娆这突兀的发火,似乎无力。

  “是你言说你会医之事不为人知,让我保密,尤其是对医者,怎得现在反怪上了云霁。”

  轻浅摇头,他这个好人果真是不好做。

  “与苏小姐牵扯上,云霁似乎次次霉运缠身。”

  这一声语,直接绕过苏娆走去桌边,斟茶独饮。

  “初次相见,苏小姐就害得云霁病发缠绵三日,回来之际,又累云霁手背负伤,奉旨前来我云王府时,更差点让云霁一病再难起榻,好不容易两清,这刚回来,先让云霁肩膀被穿,后在我云王府前又生事,又来威胁云霁…”

  淡月声色,一一细数从他认识苏娆以来遇见的倒霉事,似乎真是霉运缠身,次次如此。

  苏娆心底的怒火一息被浇灭,抿压了压唇角,垂落的柔荑也蜷攥了下,桃花明眸晃晃。

  被云霁说的似乎有些不知何言以对。

  好像还真是。

  苏娆的尴尬却也只这么一息,也走过来自在坐下。

  给自己斟茶一盏。

  “早就说过好人并不好做,祸害才能遗千年,谁让你一开始做好人了,既然你已做了一次好人,那就只能好人做到底,你已无退路可言。”

  这话,有些耍赖又威胁的意思。

  云霁当即低声失笑,似乎是他说不过苏娆,却又恼着:“苏娆,若你不是昱陌的小妹,阿靖他亦不在乎你,我定让云凌将你扔得远远的,你这气人本事,也不知昱陌他如何忍得。”

  卿本佳人,芳华绝色,云霁这一笑,笑者无意,看者却眯了眼,并非痴迷,而是惊艳。

  世间男子何其之多,惊华隽美之人也并非只眼前这一人,何况他还眼有残伤,身躯羸弱,可为何却依旧能惊艳众人,为之着迷仰望。

  如此病娇,也惊艳夺目。

  “云霁,这般鲜活的你,可比那高不可攀的霁月世子自在的多,你就应该开心的多笑笑,开心了,心情自然愉悦,身体自然就会好。”

  眼前这个男子似乎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让她心生出怜悯,他自身那种特别的淡月魅力也很难让她对他轻易发火,尤其是在那日观天阁的那一眼后,她为何会觉得他或许也是孤单的。

  真是魔障了。

  “开心?”嘴角弯起,云霁再次发笑,笑意竟觉暖色,一点没了曾经的清凉,“是这样吗?”

  “对,”苏娆颔首,随即又意识到云霁他看不见,便开口:“笑一笑,十年少,现在心情可好了些。”

  后面这一句问,云霁怔怔了一下,随即方明白,苏娆刚才那一番耍赖威胁,只是为逗他喜悦。

  “难怪昱陌他总是将你挂在嘴边,说你是个宝,璀璨耀眼,原来你还真的可以照亮黑暗啊!”

  这一语,云霁说的似乎有些迷茫,又似乎也只是玩笑。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公主总是被迫黑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