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亲军锦衣卫 > 第453章 议论裁撤

第453章 议论裁撤


  当赵兴公布西北的孙传庭,准备将原先近百万的西北大军,裁撤到仅有十五到三十万,所有的人,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孙传庭也并不是一味的为了表功,也不是专门的为迎合我和皇上,这是他经过精心计算的结果。”赵兴这样表述着孙传庭的决定。

  然后掰着手指头给大家算账:“孙传庭的计算方式是,他负责的九边七个镇(辽东镇、蓟州镇,归孙承宗管辖。)一个镇设立五千人马,就足可以固守任何一座边城了。”

  这一点大家知道,汉人的军队善于守卫,这是天下皆知的。只要将士们决心守住某个城池,就绝对不会丢失,往远了说,汉有十三勇士守西域,宋有钓鱼台上帝之鞭,只要军心士气在,在汉人的手中,就没有丢失的城池。

  所以大家都认为,只要有真正的精兵五千,即便十万蒙军也绝对撼动不了大汉的任何一个城池。

  “然而光守城是不能获得最终胜利的,所以孙传庭准备一支十万人马的机动精锐,他们必须是身强体壮足额满员,而且武器装备虽然不一定比我北镇抚司的兄弟们好,但只要能达到王尽忠的程度,就足可让整个九边,不管是蒙古人还是建奴,都不敢正眼看一眼。”

  这样的状况下,孙传庭绝对不是豪言壮语,而是放任在座的任何人,都会做到的。

  “然后,他再编练一支五万人的军队,作为机动,专门对付流寇,他有信心在5年之内,将整个西北的流寇彻底歼灭。”

  这一点,别人不信,但赵兴信,因为想当年,孙传庭这是按照他的思路走,不过是编练了3万人马,就足可以扫荡流寇。

  只可惜,那个时候,孙传庭没遇到赵兴。而崇祯皇帝,也没被赵兴所改变,就在孙传庭想要练出3万人马,扫荡整个山陕的时候,超切的崇祯皇帝,却逼迫着他带着没有编练完成的军队,出击陕西潼关,最终是功亏一篑。

  但现在历史不管大改变还是小改变,毕竟还是改变了。原先朝廷里没人的孙传庭,空有满腔的计划和抱负,却没有人支持他。现在好了,不说他已经拿下了运城的食盐税赋,足以养兵。最关键的是,他所有的想法,都得到了朝廷举足轻重的赵兴的支持。

  “用原本100万人马的钱粮,来养活十五万,这本来就不需要朝廷再额外拨付钱粮,单单原先的数额就够了。然而,却有了本质的变化,这十五万人马,不但不会再出现哗变和饥馑,更能挡住蒙古女真,还能平灭流寇。”

  这样的计算,所有的人都心里佩服。

  “而同时,洪承畴已经和孙传廷研究好了,只要孙传廷手中有这一只10万人马的流动军队,在山陕,也就再没有必要保留那些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的卫所军队,所以,洪承畴已经上书朝廷,裁撤山陕的卫所三十万。将军户取消,将军户放归,允许他们自谋出路,这对军户来说,也说一个德政,也说一个解脱。”

  这就是一盘活全盘活,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希望。

  “当然,地方上没有军队是不可能的,洪承畴有些冒进了,所以我决定,将三十万山陕卫所军队,压缩到5万,作为震慑地方的武装力量。”

  这才是权宜之计,考虑的相当周全。

  “当然了,这里大家会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这些军队裁撤下来,是不是又会出现裁撤驿站那样的结局?”

  这也是有识之士担心的问题。

  想当年,裁撤驿站的时候,出现了一刀切,结果就是让整个西北15万驿卒,失去了生计,而连带着他们身后接近70万的家属,断绝了生路。最终是,这些受过军事训练的驿卒,铤而走险,成了农民军的主力,就比如说李自成。

  “这一点我已经考虑过了。”赵兴立刻打消了大家的疑虑:“裁撤驿站,那是实打实的夺人饭碗,逼人上绝路。但是,我们裁撤卫所军队,却根本不同。第1个,本来卫所,就人浮于事,其中的空额几乎占据了一大半,我们不过是将那些空额挤出去。还有一个,就是解放那些军户,给他们自由。”

  这才是关键中的关键,只要实行了这个政策,那些被淘汰出去的将士,不但不会反对,而且会欢欣鼓舞,感恩戴德。

  大明朝廷,实行的是户籍制度,这刚开始的时候,这种制度是深受欢迎的,也为稳固整个局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凡是所有的事情,都怕一个但是。

  明朝户籍制度将全国户口按照职业分工,划为民户、军户、匠户等籍,民户务农,并向国家纳农业税、服徭役;军户的义务是服兵,匠户则必须为宫廷、官府及官营手工业服劳役。

  各色户籍世袭职业,不容更改,农民的子弟世代务农,工匠的子孙世代做工,军户的子孙世代从军。这一职业户制度,继承自元朝的“诸色户计”。

  而且这种制度,严格的规定,军户匠户,其子孙是不能科举考试的,更不能经商,也就是说,限制了所有其他各种出路。

  这当然引起了所有户籍人口的不满,这比印度的种姓制度更要命。

  用不给安置,换取他们一能够发展的机会,军户们,会感恩戴德的。

  “从孙传庭的一个方略上看,其实大明朝廷三百六千军,咱们把那些空额压缩出去,估计也就200万,然后再按照孙传庭的办法,150万足够了,而现在大明早已经是雇佣兵,这其中还不会出现裁撤那些军人产生的弊端,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赵兴的改革就是与众不同,它与众不同的方式是,东林党人的裁撤所有认为臃肿的机构,是为裁撤而裁撤,不考虑它后续造成多么大的祸乱。

  但赵兴实行的每一个政策,都是在详细考虑利弊之后,才进行的。

  这样有理有据的说服,最终让人哑口无言。不但哑口无言,而且从心里支持他。

  当赵兴说到这里的时候,曹化淳就拍拍屁股站起来,淡然的说道:“我已经听明白了,我将今天的这场会议内容,以及诸位的表现,都会原原本本的上报给皇上。”顿了一下,洒然一笑:“在座的都是军人,那么我是未来监军的总管,我现在就是诸位的监军吧,我现在就将诸位的想法,上报给皇上。我相信,皇上今天听到这样的事,会很欣慰的。同时,也会更加相信以赵大人为首的保皇党真正的一心为国,为君。”然后一摊手:“这不正是大家所期望的吗?”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明末亲军锦衣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