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心印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手段迭出

第二百八十三章 手段迭出


  符阵一起,仲达旋即感觉两眼一花,同时心湖一阵激荡,顿生天地倒悬之感。

  刹那间,脑海中浮现出画皮美女、鬼哭狼嚎等各色画面和声音,五感五识在不知不觉间便慑服于声色犬马。

  就在仲达渐渐陷入符阵所营造的幻术之中时,心口骤然一热,却是其胸口贴身佩戴的一个蓝色吊坠。

  随着热息透过皮肉渗入心窍之中,仲达纷乱不堪的心湖之中,顿觉注入一股清凉之意,让他清醒了几分。

  回过神来的仲达,顿时心头一惊,生出一身冷汗。

  于是,他立即单手掐诀,口念咒语,持守灵台的那一点清明之意。

  待得排除心有烦扰,他握紧玄铁盾,四下里看看,却依旧觉得自己如坠五里云雾,茫然无措。

  突然间,他侧后方的浓雾急速散开,随即飞来一道寒光。

  就在那道寒芒临近脑后时,他转身挥盾,直接格开刀芒,同时双腿屈躬,瞬间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射向云雾深处。

  这就是临场应变的能力了。

  仲达虽然才二十出头,却已有两次组队深入蛮荒猎杀异兽的经历,能在时刻堤防队友背后捅刀的前提下,在凶险万分的蛮荒地带活着进出,其斗法经验和心性自然不会差。

  所以,在那道寒芒出现的瞬间,他就顺藤摸瓜,瞬间判断出游离的方位。

  此时,游离也的确身在符阵之中。

  八品级的五行符箓大阵,非九品可比。符阵到了这个品级,除了作为阵基的五行符箓必须都是八品符箓外,还需要起阵之人手持作为阵眼的符箓,在阵内维持大阵的运转才行。

  虽然要求更加苛刻,但相应的,符阵的幻术效果提升了三四倍,是筑基期控制效果最好的符阵之一。

  当仲达根据他偷袭的路径,反向追溯到自己时,游离虽然有些惊讶,但也不至于如何惊慌。

  这就是事先调查过对方信息的好处所在了。当知道对方是长年混迹于大随南方的蛮荒森林时,游离就知道此人是个硬茬了。所以,打一开始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并未想过像上一轮一样,能瞬间解决战斗。

  因此之故,当仲达狞笑着出现在自己左近时,游离全然不慌,手中符箓莹然一亮,身周烟雾四起,又将身形掩藏起来。

  仲达眉头紧皱,将玄铁盾换到左手,右手一招,即刻召出一盏样式古朴的花灯。

  那花灯整体呈六角形,灯侧每一面皆绘有一只纯黑色的鸟雀,外形似雀非雀,似燕非燕。

  仲达手悬花灯,口中念咒不停,须臾间,那花灯无风自动,沿顺时针方向飞速旋转起来。

  更为神奇的是,灯侧的那六幅黑雀图案仿佛活了过来,不断扑翅飞翔。

  随后,那黑雀竟然自行飞出花灯,长长的尾巴还将花灯内的烛火带了出来,围绕着仲达飞旋不停。

  无移时,仲达便被一圈火舌团团围住,将周遭不断侵蚀其身体的烟雾驱散开来。

  游离暗藏在不远处,见状,稀奇得紧之余,又觉得有些眼熟。心绪急转之际,终于想起自己曾在《妖兽图鉴》上见过,那黑雀极有可能便是其中所载的一种准异兽——却火雀。

  这是一种具有部分异兽血脉的异兽种,不惧烈火,而且天生与人类的心窍之火亲近,因而时常在开春之后飞出蛮荒森林,在人类村镇中随机挑选人家筑巢,待秋后在往南迁徙。

  值得一提的是,此鸟非但不惧火,而且火焰近身,辄会自行散去,因而被南方边民视为能防火灾的祥瑞之物。若有却火雀在自家筑巢,那简直是福气临门的好兆头,是要敲锣打鼓吃一顿酒席的。

  言归正传。

  当游离得知这是却火雀后,心下大定。

  因为此鸟虽然能驱火,但本身并不具备很强的攻击性,加上此物明显不是本体,而是以一种特殊的控制手法,将其魂魄拘押在那魂灯之中了。

  于是,游离继续往手中的那道迷魂符中注入真炁和神识之力,加大了五行符箓大阵的幻术效果。

  说来还真是有些侥幸,游离这阵子虽然一直在练习这道八品级的迷魂符,却苦于不得其法,师兄刘在又一直忙前忙后,抽不出时间来教导他,他就只能不停地练习。

  前几日,他在练习独木成林术的间隙,干脆一事不烦二主,顺便请教了一下尹安民。

  尹安民虽然不是符师,但修为境界摆在那儿,自己画符可能不太行,但符箓的绘制和运行原理肯定还是很了解的,毕竟如今的丹庠还开设了符科,他就算没吃过猪肉,好歹也经常见猪跑的,所以当场就给他细致讲解了一番。

  还别说,尹安民尽管是从农家修士的角度,简单谈了谈自己对迷魂类符箓的认识,反而在无意间给游离提供了迥异于道门术法的视角,竟然一下子就让他开了符窍。

  于是,他终于将八品迷魂符给吃透,意味着他哪怕是按照自家玄真门的标准,也已跻身八品符师的行列。

  有了这道八品迷魂符,五行符箓大阵的阵眼立即就着落,将整个符阵的幻术效果提升了一大截。

  此时此刻,仲达见却火雀虽然越飞越快,却始终难以飞离自己一丈之外。如此一来,魂灯之中的魂火便无法扩散开去,破解这烦人的幻阵。

  仲达见多识广,一开始就知道这幻阵不好对付,所以毫不犹豫地使用了这盏火魅魂灯。

  火魅魂灯的灯芯,是用一根火雉的尾巴炼制的,灯油则是由却火雀的魂魄熬炼而成。火雉作为真正的异兽,其价值自不必说,光是南方常见的却火雀,捕杀就极其不易,更不用说将其魂魄熬炼成一种类似于尸油的“魂油”,代价只会更大。

  所以,火魅魂灯每多燃烧一息,就会多烧掉上百灵,仲达作为一名没有靠山的散修,当然消耗不起。眼见魂灯效果甚微,但若不用的话,又难于抵挡幻阵对自己神识的侵蚀,时间一久,便败局已定。

  可是,他这次不远万里赶来参加仙盟大比,就是抱了扬名立万的目的,希望能在此次大比上挤进前三十二名,以期被某家中型门派看中。

  没办法,当散修实在太苦逼了。每天睁开眼,就要为衣食住行奔波,哪有余暇好好修炼?

  按说他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也能在瓜门中谋一个保镖之类的差事,但他自认天赋不差,不甘于长久地寄人篱下,所以才不惜冒险深入蛮荒猎兽,为的就是攒够符钞、灵石,准备在仙盟大比中一鸣惊人。

  想到过往的种种辛酸处,仲达索性横下心来,“没办法了,那一招本来还想留到后面的,现在只能提前使用了。”

  计议一定,当即收起火魅魂灯,咬破手指,在手心画出一道怪异的符图。

  然后掐诀念咒一番,眼神顿时为之一变,原本两个炯炯有神的眸子,变为一对竖瞳。

  烟雾中的游离,将此情此景看在眼中,暗道:“这是……类似于道门请神术的请妖上身?”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到昨天在望京酒楼遇到的东北五族,或许是相似的术法神通?

  正思量间,发现仲达狰狞的眼神瞬间就锁定了自己。

  游离心里咯噔了一下,心知幻阵应该是无效了,再迅速感受了一下作为阵基的五道八品符箓,符胆中的符窍真意也即将告罄,干脆就撤了幻阵。

  观众台上,翟弼清说道:“总算撤了五行符阵了,八品级的符阵,那散修虽然已是筑基后期修为,但应该没可能撑过去吧?”

  话音未落,符阵形成的烟雾渐渐消散,却见游离被那仲达追着砍,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话说太满了,被打脸了吧?”方怀远大笑起来,“三轮比赛下来,能撑到现在的,就没有真正的弱鸡了,何况对方还是个十几岁就敢去猎杀异兽的狠角色?”

  翟弼清鄙夷道:“切,说得好像是个人就能猎杀异兽似的,你当异兽是满大街就能遇到的猫猫狗狗呢?没个凝丹中后期修为,谁敢保证自己能单独猎杀一只异兽?那家伙分明是跟在猎兽小队里浑水摸鱼罢了,这样的人连我都见过不少。”  

  方怀远摇摇头,正色道:“就算如此,人家那也是实打实的猎兽修士。光是那一身胆色,就足够令人刮目相看了。依我看,他这场哪怕输了,也会有门派愿意与他接洽的……快看,小离要反击了!”

  说话间,游离经过几番试探,已经大致摸清了对方的路数。

  仲达这种请妖术,其实还只是个半成品,还算不上真正的豢兽师。几轮追逐砍杀下来,他已经满脸血色,眼角更是有血珠渗出,显然是遭了妖兽的反噬。

  豢兽师与一般修士不同,他们虽然也炼化和使用法兵,但丹田、心窍、泥丸窍三大本命窍穴,肯定是留给自己的本命兽的。

  而且,一般的法兵为死物,本命兽却是活物,在修士弱小的时候,是很难真正炼化的。所以,豢兽师要想拥有自己的本命兽,并且将其魂魄炼化入自己的本命窍穴之中温养,从而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心意相通,便需要一门能调和人与兽物魂魄冲突的功法。

  没有这样的功法,就只能强行炼化妖兽魂魄,但这样一来,妖兽不甘屈服,便会留下隐患。一个不小心,便是身陨道消的下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心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