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湖剑歌 > 第四十七章 小道救援,扇巴掌

第四十七章 小道救援,扇巴掌


  虫潮散去,灵宫阵法因九龙破顶而停滞,众人经脉不再淤塞,故而有了些许余力,纷纷朝悲白青丝之人奔去,女子们捂住嘴巴,一方面是替相公心酸,一方面是心疼月小毒的遭遇,这一辈子能遇到缘定之人并不容易,能有一段露水情缘更不容易,而最不容易的乃是渴求天长地久,却只得到了短暂而又遗憾的回忆,在岁月的长流里,这短暂太容易让人遗忘,风月难扯,离合不骚……

  陈玉知睁开双眸,瞳孔不再赤金,胸前爪痕却结了痂,想来乃是因为武帝所致,他没有想到自己乃是武帝转世,但也没有闲心在意这些琐事……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陈玉知拖着疲惫身躯抱起了月小毒,没有一句话,没有一回眸,连那个叫女魁的仇人都没有理会,就这么悲凄离去,如同晚秋落叶。

  女魁并不是兰青黛,但当日兰青黛大限已到,她便用秘法占据了她的躯壳,故而也融合了两者的记忆,其实在心里面,她亦将丫头当成了自己的徒弟,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乃是这丫头与从小的自己十分相似,然如今悲剧已酿,自己苦熬了千年的真相竟会如此反转,世上若有后悔药,便是用一条命换也愿意,素衣女子立于武帝陵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禹洪王大军虽已后撤,但仍包围着五陵原一带,忽有一头白发跃出谷口,随后一声嘶吼震天响,这动静自然引起了陈立的注意,一万人步步紧逼。

  陈玉知抱着丫头见了天日,然在这一轮烈日的照拂下,怀中女子额前又泛起了湛蓝,随后蝴蝶翩翩起舞,在天地间与宿主一并化为灰烬,男子一声嘶吼,头一回不顾尊严跪在了五陵原之上。

  众人纷纷跃出武帝陵,一众好友围绕在陈玉知身旁,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陈立策马前行,直到能瞧清白发之人的面貌才停了下来,亦是吃惊这家伙怎会突然白了青丝,秦椅岚径直上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儿,无奈摇头。

  “秦老,当下局势如何,可有夺得武帝传承?”

  “王爷,这武帝陵中空空如也,只是一场与我们无关的情局而已……”

  秦椅岚瞧着疲惫,而陈立却怒目冷对,他付出诸多心血只求得到武帝秘宝,继而招兵买马谋取江山,如今老家伙告诉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事情搁谁身上都不能接受。

  禹洪王杀心忽起,这杀心自然不是针对秦椅岚,而是这个看上去神情萎靡的白发男子。

  “秦椅岚,当下一万人取陈玉知性命,可有问题?”

  老者朝后方瞥了一眼,森然道:“皆是力竭受伤之人,损失五千兵马,必能将他们一并留在五陵原!”

  陈立咧嘴一笑,这秘宝没有得到,能除去心头大患也不枉此行,当即喝道:“取青衫顶上人头者,可与本王平起平坐!”

  能与禹洪王平起平坐是什么地位可想而知,而若是日后这位王爷得了江山,自己便也算一步登天,一万兵马士气大作,拿着兵刃朝青衫一行人袭去,而秦椅岚则一人守在王爷身旁,此战不论胜负都与他无关,而自己的阴谋已然局破,再回百晓阁只怕也讨不到好处,当下唯有投奔禹洪王一条路而已。

  大军步步靠近,一众人挡在陈玉知身前,若在平日里,这大军想要拿下他们简直痴人说梦,但先前与女魁一战已然力竭,后又遭遇虫潮禁锢,当下跃出武帝陵都十分费力,更别提与这不知哪来的军队交锋了……

  若问此时五陵原的最高战力是谁,那绝对是已经白了头的陈玉知,只是这痴情郎已然精神崩溃,想要燃起战意谈何容易?

  两杆名枪左右对阵,双股与古锭刀在中间大开大合,双儿与单儿则清理漏网之鱼,但这配合虽妙,却终究敌不过人山人海的堆积,直至双手愈发无力,众人都觉得五陵原笼罩着阴霾,今日生死难料……

  陈立纵观战局,露出得意神色,再过片刻便能彻底抹杀这祸根,笑道:“秦老,给本王讲一讲武帝陵中所发生的事情!”

  老者唯命是从,战局内险象环生,若不是有燕舟所留下的剑意保命,只怕众人早已丧命。

  一袭道袍入此间,肩头白狐格外显眼,雷击桃木剑狠狠一划,便有一道沟壑暂时阻绝了敌人的攻势,凡有越界者皆被其抬手撼入天际,继而重重坠落,一手仙人之姿云淡风轻,他抬臂间走向陈玉知,瞧着兄弟莫名白头自然悲愤,却又狠狠一巴掌打在他脸颊,怒道:“咱们从前什么大风大浪没遇到过,你今日又为何会如此沮丧?嫂子们濒临险境,你居然不闻不问,若她们也命丧于此,你便能开心了?”

  陈玉知似乎被这熟悉的声音给拉了回来,瞧着小杂毛愤怒的神色,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原来他陈玉知也是个凡人,也有他扛不住的事情……小杂毛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振作起来,大庭广众哭成这样该如何收场?以后传到江湖可不好听。”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朝湖剑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