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前任全是巨星 > 第412章 浑沌与天争,胜天半子

第412章 浑沌与天争,胜天半子


  “这是什么??莫非是剧本吗??”

  苏青这个时候接过来后问道:“难道是《泰囧》的剧本?不对啊,《泰囧》不是也开机了吗?还是《人民的名义》?可《人民的名义》不是和《泰囧》同时开机的吗??”

  很显然啊,苏青一直都在关注着余小树,而且这两天关于《泰囧》和《人民的名义》的开机苏青其实也看了。

  她并不认为那5部跟风的能够取得多么狂暴的成绩。

  毕竟苏青和余小树的想法其实差不多,那就是剧本为王。

  老实讲,对于目前华夏的编剧中,青年编剧中,余小树是独一档,而在余小树之下,二档里其实也有几位佼佼者的,至于汪雨,那已经是大浪淘沙成了沙子罢了。

  扑街怎么了?失败怎么了?

  难道就因为扑街,就因为失败,所以就丧失了最基本的自信不说,现在更是要抄袭,和夏青搞在了一起。

  什么东西嘛。

  这种人就活该一直扑街。

  好吧。

  苏青确实是看不上汪雨,或者说她最讨厌的并不是汪雨,而是夏青,因为苏青看过夏青执导的所有作品,从第一部电视剧开始到现在。

  怎么讲呢??

  对于苏青来说,这夏青的所有作品基本上都是和其它作品有相似度,这种相似度你还无法定为抄袭。

  你比如夏青的那部《请再爱我一次》,这部作品里的情节和目前的知名导演的《不要和我恋爱》是极度相似的。

  可是,整部剧的内核是改了。

  一个是喜剧风格,一个是悲剧风格,你往东,我往西,你往南,我往北,你杀猪,我杀羊,你英雄救美,我美救英雄。

  你说这严格来讲算抄袭吗?

  还真他娘的不好说,只能说模仿。

  所以夏青的口碑并不好,很多人都觉得夏青属于典型的有才但就是只想走这种速成路的,可是外界愿意怎么骂怎么骂,反正夏青依旧是我行我素。

  更关键的是夏青做的还挺棒。

  正如夏青所说的那般,娱乐圈里向来就是笑贫不笑娼的,当然,这里的娼是你别被抓住了。

  抓住那肯定会被封杀的。

  在娱乐圈里,组CP可以,但是PC是绝对,绝对不可以的。

  这么多年了,不是没有人想过封杀夏青,可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用大家的话来说,你凭什么封杀夏青呢?

  人一没吸毒,二没PC,三没有做其它违法的事情,抄袭这种不好限定的只能够用道德的名义来进行谴责这夏青。

  可是道德谴责??

  谁在乎啊??

  为此,这几年,苏青在豆乎上其它也说过夏青,那就是她相信夏青不可能永远一直这么肆无忌惮下去,将来,随着公众,甚至是导演公会对于抄袭以及导演自人的限制,苏青相信夏青总会被封杀的。

  可是那一天什么时候来,会不会来,谁也不敢保证。

  因为讨厌夏青,连带着对于汪雨也讨厌了起来。

  是真的讨厌。

  她本来对于汪雨还算看好,这三年虽然汪雨一直扑街,可是她觉得只要汪雨继续的总结经验教训的话,那么汪雨肯定能够重新的站起来。

  就像曾经的余小树,不也站起来了吗?

  可是哪里想到汪雨和这个夏青搅合在了一起,而且竟然一点都不学好,同样开始抄袭跟风了起来。

  搞什么呢???

  苏青接过来剧本并没有看,而是先朝着余小树问道,然后自然而然的说起了这件事:“小树,《泰囧》一定要好好的让那些跟风的人看一下,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剧本,而且投机取巧是多么的不可取,尤其是夏青汪雨这种的,连脸都不要了。”

  余小树有些好笑:“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对人意见这么大过。”

  “我是讨厌这种投机取巧的人,而且这三年,你一步一步的重新走上了编剧巅峰,可是青年编剧其实真的挺惨的,当年和你齐名的十大青年编剧,基本上远走国外的远走国外,落魄的落魄,改行的改行,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些曾经的青年编剧都还算是有傲骨,但是你看看汪雨……”

  苏青微微摇头说道:“很多一些年轻的编剧其实是视汪雨为偶像,结果他就这么一个偶像,他亏对曾经的十大青年编剧的称号。”

  余小树却道:“扑街的人,尤其是长期扑街的人,哪怕是一颗救命稻草其实也想要抓住的,或者说,汪雨其实已经到达了忍耐的极限了,他扑街三年了,这三年,他同样是妻离子散,而且我可是听说他那个儿子都不一定是他的……”

  MMP。

  余小树想想也有些无语。

  你们星嫂培训班的能不能够去找艺人啊,找他娘的什么编剧啊,有些编剧别看写起宅斗甚至是计谋来头头是道,可其实并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

  江湖险恶啊。

  这些星嫂培训班出来的艺人不少的人都是朝着编剧下手,而且基本上策略都差不多,比如先勾搭,上床,然后再怀孕之类的。

  总之,假怀孕在娱乐圈都不算个事。

  不过汪雨更惨一些,汪雨的前妻是真怀孕,而且为了不让自己拖累自己的前妻和孩子,然后汪雨主动离婚了,同时把一处房子和近百万的现金全都给了前妻和孩子了。

  在汪雨看来,这足够前妻和孩子生活了。

  结果哪里想到啊。

  他汪雨当初是喜当爹,这孩子根本就不是汪雨的,可以说汪雨给别人养了那么久的孩子,结果离婚后还把一半的身家给了前妻和孩子。

  太惨了。

  在这么一个情况下,余小树觉得汪雨不崩溃都可以了,哪还做得了其它的??

  更重要的是余小树查过,汪雨所在的公司其实和当初的坤浪影视差不多,基本上都是用你的时候捧着你,可是在你没用了,就直接把你抛在脑后了。

  这个也算正常。

  不止坤浪影视,看看虎星影视怎么对洛远的就知道了,那可以说更绝啊。

  几乎和扫地出门没有什么差别了。

  所以,大公司,小公司一个样,你不能指望资本有良心。

  汪雨还在坚持着编剧一行其实已经挺不容易了,他哪怕想要跟风《人在囧途》,那么跟风就是了。

  这方面,余小树不会轻易指责的。

  他严格来说,其实也并不算一个好人。

  毕竟余小树前世可是经纪人,如果当一个好人的话,那么他或许根本做不到顶尖的经纪人就直接被人玩阴下套给弄死了。

  艺人宣传方面,蹭热度,跟风,下套,甚至余小树还坑过几个女艺人,这本来就是很正常。

  还有一次,余小树差一点被人撞死,因为他把对方的代言给拿下了。

  总之,娱乐圈里,横的,楞的,硬的,玩阴的,还有不要命的等等,这些太常见了。

  因为常见,余小树倒真不觉得夏青这点算什么。

  有一说一,夏青和地球上那几位相比,可还真的算是有点节操了的。

  为此,余小树倒并不会嘲讽夏青与汪雨什么,无非就是懒得搭理,至于这苏青的态度,还是那句话,真的大可不必。

  大可不必啊。

  “行吧,小树,你还是这么善良。”

  苏青叹息一声说道。

  显然,情人眼里出西施,每一个人都无法避免,就是苏青这样的人同样如此。

  双标,谁都躲不开。

  “不说这个了,你先看看这个短篇,感觉怎么样??”

  余小树朝着苏青问道。

  “什么?短篇??”

  苏青一楞:“不是剧本吗??”

  一边说着,苏青一边打开了文件。

  还真的是短篇。

  《天局》。

  看着这两个字,苏青微微一楞。

  这是什么意思??

  更重要的是苏青现在都觉得有点不解,那就是余小树什么时候竟然会写短篇的??

  要知道一直以来苏青都并不知道余小树是会写短篇的,她只知道余小树是写剧本的,甚至余小树是‘天下第二’的事情,苏青也不知道。

  自从《抱孙》之后,其实天下第二又接二连三的在杂志社连载过几篇短篇,然后就消失了。

  没错。

  消失了。

  完完全全的联系不上了,说什么暂时没有兴趣再写了。

  对此,苏青所在的杂志社能说什么呢?

  人各有志吧。

  而真实原因是余小树真的是太忙了,他要写的剧本太多了,所以短篇就算了吧。

  更何况本来当初写《抱孙》还有后续的几篇也只是为了宣传《都挺好》,然后顺势帮苏青一把。

  然后事情已经做完了,那么就何必再去帮呢??

  也恰恰因为这个,再加上后来苏东的持续性挑事,所以余小树和苏青就没有说过这个事。

  其实这么外以来,苏青还真的是一直都在找‘天下第二’,毕竟这个‘天下第二’可是以一已之力把苏青所在的杂志社的销量给拉了不少呢。

  真的仿佛是个侠客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真真的让人完完全全措手不及的感觉。

  不过苏青倒也理解。

  从她做编辑这一行开始,一路走来,她见过太多的人了,来来往往,甚至很多人并不是不再写了,相反能够从一而终坚持的很少很少。

  当然了,苏青自己也确实不知道这些消失的作者是不写了呢,还是换马甲了呢。

  不管是写网文的,还是投稿的,基本上呢换马甲其实也很正常。

  ……

  西庄有个棋痴,人都称他“混沌”。他对万事模糊,唯独精通围棋。他走路跌跌斜斜,据说是踩着棋格走,步步都是绝招。棋自然是精了,却没老婆——正值四十壮年。但他真正的苦处在于找不到对手,心中常笼罩一层孤独。他只好跟自己下棋。

  南三十里有个官屯小村,住着一位小学教师,是从北京迁返回乡的。传说他是围棋国手,段位极高,犯了什么错误,才窝在这山沟旮旯里。浑沌访到这位高手,常常步行三十里至官屯弈棋。

  ……

  苏青看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这《天局》竟然是讲的围棋。

  对于《围棋》,苏青还真的不懂。

  可是她能分得清剧情的好坏。

  这浑沌看起来是误入到了一个地盘了,然后竟然下起了棋。

  可是看着看着,苏青感觉到了不对劲了。

  因为这浑沌下着下着棋,竟然这浑沌以前的瘸子老师也出现了,这看起来不对劲啊。

  苏青看着文也多了去了。

  看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这看起来竟然成仙侠了吗??

  ……

  浑沌巍巍站起。霎时屋内外寂静,空气凝结。浑沌一腔慷慨,壮气浩然。推金山,倒玉柱,浑沌长跪于地。

  “罢,浑沌舍啦!”

  蚊帐中人幽幽叹息:“唉……”一只白臂徐徐缩回,再不复出。

  浑沌背猪头出西庄,几日不回。西庄人记得除夕雪大,不禁惴惴。知底细者都道浑沌去了官屯,便打发些腿快青年去寻。官屯小学教师见西庄来人,诧异道:“我没有见到浑沌,他哪来我这里?”

  众人大惊,漫山遍野搜寻浑沌。教师失棋友心焦急,不顾肺病,严寒里东奔西颠。半日不见浑沌踪迹,便有民兵报告公安局。

  有一老者指点道:“何不去迷魂谷找找?那地方多事。”于是西庄、官屯两村民众,蜂拥至迷魂谷。

  迷魂谷白雾漫漫。人到雾收,恰似神人卷起纱幔。众人举目一望,大惊大悲。只见谷中棋盘平地,密匝匝布满黑石。浑沌跪在右下角,人早冻僵;昂首向天,不失倔强傲气。一只猪头搁在树下,面貌凄然。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的前任全是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