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与怪诞合影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相九似的病例

第三百二十九章 相九似的病例


  实际上,仅仅看这一份病例,确实不能说明什么。

  最起码在仓持泉眼里,这个病例的主人,顶多是一个患有心理疾病,在第一次治疗之后,因为抗药性而导致难以治愈罢了。

  虽然大多数药物对其不起作用这一点,还算是比较罕见,但也并不能说明什么。

  这里毕竟是一家不小的医院,能在这里长期住院的,除了那些很难治愈的大病或者绝症之外,也就这种情况特殊,导致现有手段难以治愈的特殊情况了。

  不特殊的人,早就出院了,也不会在这里被人查阅记录。

  小泉壮介看完了这一份记录,他在这个页面停留了好一会,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东西。

  接着,他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同时取出了一支笔,在上面开始涂写。

  仓持泉连忙把脑袋凑过去,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小本子写的字迹极其潦草,潦草到仓持泉根本没办法分辨出来。

  这些难以辨识的字体,似乎是故意这么写出来的,就是为了防止别人的偷看,这种反侦察的素养,已经融入了对方的举止里。

  仓持泉再次看了看这个警察,感到了有些意外。

  她原本还以为现实里的警察,都和动画电影那样,全是些无能的饭桶,只能衬托主角的强大,通常都是在事件结束后才姗姗来迟。

  没过多久,小泉壮介就退出了这个病人的界面,转而加载了另一个病人的病例。

  仓持泉再次把视线投到了屏幕。

  她看出来了,这个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警察小哥,并不是那种调查初期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地寻找线索,而是已经到了调查的中后期,已经有了目标,现在只是在取证罢了。

  那样正好,既然对方目的明确,那么仓持泉现在就只需要跟着对方的思路走就是了。

  她跟随着警察的进度,再次看着这一份新的病人的病例。

  然而,看到一半,仓持泉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

  这不太对啊。

  仓持泉面色惊奇,与此同时,小泉壮介却微微地点了点头,好似自己内心的某一种猜想得到了正式。

  “果然如此吗?”

  在这一份新的病例上,实际上单独拿出来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和前面一份比较着来看,就让人下意识地感觉到有为什么细微的不对劲了。

  这两份病例,都太过相似了。

  同样是因为心理疾病送入医院就诊,同样是第一次使用普通药物就诊,同样是旧病复发再次送入医院——最终,同样产生了奇怪的抗药性,让所有的常规药物没有办法对其产生作用。

  然后,西村良雄医生就宛若救星一般带来了新型药物,这些病人的状况瞬间就有了好转。

  但是,随着西村良雄的逝世,这些新型药物也同样产生了抗药性,导致他们都不得不躺在病房上,防止自杀的倾向把他们吞没。

  仓持泉因为日常的宅在家里的美好日子有些生锈的大脑开始超速运转,她开始思考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和其背后代表着的东西。

  她现在并没有考虑这只是两个无关巧合的可能性。

  且不说两个小概率事件同时发生的概率是多少,既然上野觉已经对这里产生了怀疑,那么她就有理由相信,这里真的有问题。

  都跟在上野觉身边这么久了,他周围一直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奇怪事件,只要他怀疑的东西,不管怀疑程度是是否严重,最后都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搞鬼。

  仓持泉还是有点觉悟的。

  仓持泉回忆着两个病例的内容,除了这些相似的表现之外,这两个病人的经历里还有一个相同的点——那就是他们的主治医师。

  西村良雄。

  虽然并不是同一时间的病人,但他们前前后后最起码都经历过西村良雄的治疗。

  仓持泉在想到这一点的瞬间,脑海里就诞生了一种可能性。

  会不会是西村良雄医生,在通过这些病人搞什么奇怪的药物实验,来测试那个什么新型的药物?

  在许多医院里发生的恐怖故事,这种幕后真相都屡见不鲜,她不清楚现在这个会不会是相同的情况。

  就在仓持泉继续怀疑的时候,小泉壮介再次退出了当前的界面,又加载了一个新的页面。

  在新的页面里,同样是一个病人的病例。

  在仓持泉注意到这个病人初次入院的主治医师又是西村良雄的时候,她就猜到了这个病例接下来的内容——果然,这个内容和前两篇的内容又是惊人的相似。

  小泉壮介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仓持泉注意到,他的右手缓缓握拳,脸色逐渐冰冷起来,身上也散发出了让人感觉恐怖的气息。

  不过很快,对方就稍微缓和下来了。

  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最终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与怪诞合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