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周残阳 > 0240、藏‘兵’于洞(2)

0240、藏‘兵’于洞(2)


  0240、藏‘兵’于洞(2)

  在吴鹏和林杰的带领下,吴世琮等人绕过松油灯,更靠近洞壁,就看到一堆堆放在洞壁边缘的刀枪剑戟等。那些刀口、枪尖,在微弱的光亮下,闪着星星点点的寒光。

  吴世琮顺手拿起一支长枪,枪柄干燥光滑,且一尘不染。他的手顺着枪杆往枪尖上滑,那种久违的感觉,一下子让他心里又有了几分冲动。他用手指轻轻试了试枪尖,枪尖仍然锋利无比。

  吴世琮等长期在云南贵州地方上用兵,知道这一带的山洞里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天然收藏室。特别是这种又通风又干燥的溶洞,更是特别难找。

  这一堆完全存放的是长枪,沿着洞壁摆放得整整齐齐。

  由于吴世琮本身也是使用长枪。所以,他手中握着一条长枪,心里就有些痒痒。毕竟,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打过仗了。

  自从广西兵败,他们退回黔地,就没再认真地使用过长枪,包括在京城的这么多年,随时准备在身边的都只是一把短剑而已。至于长枪,他们根本就没有地方使用,也不敢用。就算是在五台山、在江宁明孝陵,他们最多也只是从阵前敌人的手中抢夺长枪,暂时‘借’枪使用,战斗完了,他们也不能把长枪带走。

  他双手握着长枪,在手中舞了舞。

  “将军,有好长时间没用过长枪了吧?要不您试试。看我们存放的武器质量是否保障。”

  林杰趁机道。

  有了林杰的话,早已手痒痒的吴世琮,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在洞中,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开始在那不大的平台上握着长枪挥舞起来。呼呼风声,一下子传到整个洞中。

  长樱在手,那些往事也一下子涌上他的心头。

  广西兵败,有敌杀不了;

  京城行刺,一次次计划落空;

  五台山惊险行刺,最后却差一点丢了性命;

  明孝陵,还没等他们出面,就被清兵堵在了陵墓外围。他们根本连陵墓区都进不了……

  他又想起了小太监南方——京城太子家老管家吴福和他的孙子。

  想到这些,满心的不满和愤懑涌上心头;

  这些,满脑的仇恨涌上枪尖。

  一条枪,他舞得更凶猛更剧烈,几乎如同真正的战场。几个回合,吴世琮感觉到自己身上微微起汗。他停下来,暗自埋怨自己久疏战阵,让这七尺男儿,几圈花枪就把自己弄得汗流夹背。

  使完一套枪法,他收住枪微微一躬。众人的掌声跟着响起来。

  “少将军,功夫是越来越有长进了。”

  旁边,老将吴鹏无不赞赏地道,他的眼神带着爱怜,也带着欣赏。

  吴世琮曾经是他带过的兵,对于自己的兵,能有这样的‘长进’,他当然是高兴、欣赏,就像父亲欣赏自己的孩子一样。

  那些年,吴三桂云南起兵,还是少将军的吴世琮离开吴鹏前,虽也有武艺,在同龄人中是娇娇者。可是,比起现在,经过多次大战,又在广西独当一面后,他的长进,是老将吴鹏所看不到的。

  所以,吴世琮表演完毕,他第一个鼓起了掌。

  吴世琮放下枪,微微一笑对吴鹏道:

  “谢老将军夸奖,好长时间没练,又生疏了。让老将军笑话了。”

  说完又对着吴鹏深深一躬。

  还没等吴世琮把‘礼’施完,吴鹏赶紧伸出手接住吴世琮的双手道:

  “将军,比以前长进多了,现在的大将军,可比曾经的少将军厉害多了,我大周有此等将军在,何愁……”

  说到这,吴鹏的话说不下去了。

  大家知道,老将吴鹏后面省略的话是什么。一下子,洞中的气氛比刚才消沉了许多。

  放下长枪,几人继续往前走,前面一堆短刀,同样的把把冒着寒光。吴世琮走过去,又拿起了一把,他发现,刀口上,还隐隐有些已经干枯发黑的血迹。

  这一定是一把刚刚从战场上收来的战刀。也不知它的主人现在是否还在,在他放下这柄短刀前,又有多少敌人死在了他的刀下,他的身上又会有多少次刀伤。

  吴世琮默默地用自己的衣袖擦拭着斑斑血迹,他的眼眉凝成了一条线。双眼目不转睛地停留在刀锋上。

  经过擦拭,短刀上仍然露出寒光。

  无意中,吴世琮在刀柄上发现一组数字,这应该是这把刀的编号。

  大周军有这样的纪律。这也是从‘关宁铁骑’时期留下的习惯。每批军刀、军枪,发到某一个军部时都有编号,并且每一支已经编号的刀枪都和一定的兵士编号一起。这就如同一个组合,刀在人在,枪在人在。相反,如果刀枪不在了,同一编号的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不是战死在战场,也会被处死在战后。如果刀枪还在人不在了,那就会通过刀枪找到人,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吴鹏好像也发现在吴世琮看到了刀枪上的编号。他默默地对吴世琮道:

  “将军,这人不在了。”

  吴世琮把怀疑的目光看向吴鹏。想在他的脸上寻找答案。

  “将军,这是一名血气方刚的汉子,他本可以随同小皇帝一起回归云南,可是,他不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大周残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