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纷争 > 第三百四全十五章 绝望降临,全球呼唤

第三百四全十五章 绝望降临,全球呼唤


  平社和颜开诚俱是一惊,“禹飞?!”

  二人看着燕开,严肃正经的模样,不像在说笑。

  燕开也左右看了一下,忽然笑道:“怎么,看你们二人的神情,觉得这个答案很离谱吗?”

  “emm...”,平社支吾了一声道:“倒不是很离谱,只是太过于意外了,实在没想到你会推荐他,毕竟你两八字不合。而且相较于刚才推荐的人,他存在很多的不足。”

  “首先禹飞来到森罗院的时候就已经是筑基修为了,说得不好听点,这叫散修入门,都不是我们从基础培养起来的,只能算半个森罗院的人”

  “而且来路不明,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查出他生于何地,又长于何地?而且他背后的巨神族也是个迷。”

  “再加上他的修为,只是结丹,别说一众老师、教授和院长等实权人物,恐怕就是天院的学生都不肯服他,若是不能服众,如何做领导?”

  “还有他的性子和做事风格,实在是难以恭维,若是他不失手杀了那皓月狼族之人,咱也不用在这里交代后事。”

  “而且以他的惹事能力...让他做院长,恐怕森罗院会永无宁日啊。”

  燕开点头,呵呵笑道:“说得都挺在理,我还以为你会大力支持呢,没想到我这个平时不怎么待见他的力挺他,你这个喜欢他的反倒反对他。”

  平社摇头道:“倒不是反对,只是就事论事,毕竟森罗院也传承几千年了,要是毁在他手里,咱们和他都是罪人。”

  燕开点头道:“确实他存在很多的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拥有巨大的潜力,而且非常适合当下的局势。”

  “单就他拥有巨神族背景这一点,就能给森罗院的流亡队伍一个希望,万一他真能得到巨神族的帮助,那你们就能很快的找到一个新的落脚地点,开始新的生活。在宇宙中流浪,说实话,咱们还不具备这个本事,时间久了必然灭亡。”

  “再者他虽然特能惹事,几乎将缥缈星所有大势力给得罪了一个遍,但最后的结果是他安然无恙,所以你可以说他冲动,也可以说他任性妄为,但也要承认他在冲动和任性之前,考虑到了退路,并不是无脑意气之辈。”

  “至于他的背景和来路,现在我倒是希望,背景越大越好,来路越神秘越好,因为这样你们会更安全。至于这份背景会不会伤害到你们呢?我认为是不会的。”

  “从他所做的事,所说过的话,基本可以判定,他比我们都要善良,责任感也更强。虽然杀起人来也不近人情,但不会乱杀无辜,往往遵循礼法道德,这对于一个流亡在宇宙的组织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利好,不至于权力被滥用。”

  “至于难以服众方面,就需要你、开诚、吴为、巢开等人一起辅佐他了,有你们一致支持的话,再加上我的任命,我想大部分人都是服气的。如果这样他前期都无法建立权威、掌控全局,就是你们四个人没有把工作做好;如果后期都没建立起权威,那才是他自己的问题。”

  “至于谋略、胆识、驭人、人格等方面,你们自有明断,做一个储君,足够了。虽然现在将这个担子压在他身上,是重了点,但观人类历朝历代,很多明君都是临危受命的,辅佐的好,渡过前期,他将不可估量,定然能带领森罗院,去往更广阔的星域,冲向宇宙深空。”

  平社有点难过的说道:“你这越来越像交代后事了,甚至有点像托孤。”

  燕开笑道:“难道以眼下的局势,不应该交代后事吗?总不能等火烧眉毛了才临时下令吧?”

  “说起托孤,让他来继任下一届院长,也能少一些内部的派系斗争,虽然现在的森罗院一片祥和,那是因为我能压住并协调全局,若是任命你们其中一位继任院长,定然会遭到其他派系支持者的不满。”

  “索性让一个完全没有参与森罗院派系斗争的人来,你们几个就互相制衡吧,成为禹飞成长的垫脚石,让他有时间慢慢培养亲信,等他能完全掌控全局了,你们也算是不负重托了。。”

  “我晚点还要单独去找他,陪他聊聊心,给他上一课,免得他不肯接任这个位置,或者缺乏历史厚重感,接任了也不肯全力而为。你们两个帮我想想还有没有遗漏的?要交代的,同我说说,咱提前把后事处理妥当。”

  ————

  阴灵地界,丰都鬼城中,曹心远正和百兽星系来的一头狼妖交谈,他斟了一杯仙酿,十分客气地说道:“先前我阴灵地界一直在整军备战,如今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要贵族那边一声令下,随时可以进攻镇鬼城。”

  百兽星系的狼妖摸了摸酒杯,狼爪轻点杯沿,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屋子里回荡,更添了几分尴尬气氛,陡然笑道:“曹城主,你们这整军备战一整就是将近一年的时间,好巧不巧,赶在现在准备完成,还真是妙啊!此前让我们等的望眼欲穿、求而不得,现在自告奋勇、不请自来,这鬼风~刮的迷人眼。”

  曹心远也不觉得尴尬,只是呵呵笑道:“我阴灵地界久未征战,上一次战争动员还是1300多年前,所以这筹备的时间自然就长了一点,说的过去吧,可不是我们有意拖延。”

  “而且来的早不如来的巧,现在又多了四个星系势力同时入场,此后必定涉及到利益瓜分,贵族应该深有体会,靠嘴皮的是拿不到好处的,眼下增加筹码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贵族总不能以一敌四吧,所以我们这军备整合的恰到时机,你说呢?”

  狼妖哼了一声,将酒一口闷下,想起谈判之前伤及的嘱托,现在确实需要拉拢阴灵地界共同对抗外来势力,只得压下心中的不忿和鄙视,强自欢笑道:

  “曹城主说的是极,这军备整合完成的时机刚刚好!我百兽星系完全可以理解,绝不会在此方面另做文章,请曹城主及阴灵地界的众英豪放心。”

  说罢挤出笑容,主动斟酒,邀人共饮,酒过三巡后,才说道:“曹城主,这份战时条约还请过目一下,如无异议签订后,那咱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曹心远接过条约,扫了一眼后签名盖章,这本就是鬼王同百兽星系的化神大妖商量好的,只是碍于面子,不出席这种场合罢了,所以让他来代签,没有什么好讨价还价的。

  现在的阴灵地界需要抱百兽星系的大腿,以免其他四个星系降临时被一同消灭,阴灵地界虽小,那也是肉啊,那四个星系可不会放过。

  而百兽星系自然不乐意将打了近一年,付出了巨大的,眼瞅着叼在嘴边的

  肉,被他们四个瓜分,所以与阴灵地界一拍即合,联合增强实力,一个自保,一个摄取更多的利益。

  签字盖章之后,两人的任务完成,各自松了一口气,且不论心中所想是何,面上却是喜气洋洋,推杯换盏,又召来歌妓,奏起声乐,大肆庆贺一番,好似打了胜仗,有好似迎来了太平盛世!

  魔临海深处,众多海族大妖齐聚在此。

  幻海鲸开口确认道:“就是那个胜过鮟刑,又战平了剪全的小娃娃,将皓月狼族的人杀了,引得后者催逼四个星系同攻巨云星系?”

  蛇头鱼大妖点了点头,“前辈还是这般不喜过问世事啊,这战火马上就要烧到海底了!”

  剑齿鲨族老祖剪丘看向覆海龟郦玉山,带着一丝戏谑问道:“老乌龟,你现在作何感想,还主张中立看戏吗?”

  郦玉山张了张嘴,却没说话,带着一丝怨气将头瞥向一边,闭目不语。

  一头毒鳞蛟说道:“现在的局势很明朗了,人族必亡!不用做任何考虑。但是在那之后,那四个星系会不会对我们魔临海动手?毕竟咱海底的宝贝可不少啊。”

  蛇头鱼冷笑道:“不管他们动不动手,我们都要假想他们会动手,不能把自己的小命,寄托在别人的善心上。这年头,最为可笑和不值钱的就是仁善,何况还不是一个种族的,决不能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幻海鲸点头道:“确实如此,既然人族主动作死,那我们也不能继续唱戏了,和百兽星系联手吧,拧成一根绳子,在人族覆灭后,共同应对其他四个星系可能带来的二次战争。”

  随后又问向蛇头鱼,“那只水猴子呢?”

  蛇头鱼笑道:“在偏殿候着呢。”

  “让他进来吧,商议一下,签订同盟条约,再一起对人族用兵,魔临海海岸那几个伫立了几千年的边防城,该倾塌了。”

  没过一会,从百兽星系而来的金轮碧水猿,袁罡,从殿外自信而入,这魔临海他来了无数次,这次终于能将他们绑在战车上了,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番,那群自以为是的再也不能冷嘲热讽了。

  ————

  在全球大乱之际,沦陷区那些被妖兽控制起来的人质,现在反倒成了最为安稳的一批人,因为妖兽并没有告诉他们,有四个星系共同进攻巨云星系,所以的他们的日子还和以前一样。

  虽然每天仍有一部分会被妖兽无情的吃掉,但大部分人都是安全的,加上大势力由上而下进行了一次反腐,他们所能收到的粮食比以前多了几成,能够勉强填饱肚子了。

  不过人质内部的欺压、凌辱、胁迫、威逼等等情况依旧严重,难逃水深火热的状态。

  而沦陷区那些未被妖兽控制的难民则是另一种情况,其中一部分根本无法接收到外部的信息,最关键的是没有发电设备,导致电子产品无法使用,所以日子还和往常一样,并没有产生大规模的绝望和混乱。

  而那些拥有设备可以发电的难民,从新闻中获悉了巨云星系将面临四个星系的合攻,虽然震惊而又惶恐了几天,但很快又将此事抛之脑后了。

  毕竟连饭都吃不饱,随时可能会饿死,哪有心情关心这星际战争,就算那些敌人打过来了,也无非是早点终结罢了,又能糟糕到哪去呢?

  废墟城市,王平的父亲将手搭在妇人手背之上,缓解她的紧张,“你刚出去忙的时候,咱平儿有打电话过来,相较于外面的混乱,大同学院里面总体还算平静,居然还在正常教学,孩子在那一切安稳,不需要我们担心挂怀。还嘱托我们不要胡思乱想,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妇人将另一只手搭在自家汉子手背,嘴角轻轻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哪怕明天就是末日,也不重要了,因为今天我们还在一起,而孩子也安然无恙,这就够了。”

  地铁站内,大量的难民闹哄哄地聚集在一起,或谈天说地,或畅想未来,或说书唱曲,或小赌怡情,或逗弄小孩,日子虽然单调,但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单纯的笑容。

  这里被采芸娇整治之后,又给予了食物,加上那鬼修的治理,开始变得有序而稳定,人们在这个地铁站内想着办法消磨时间,虽然远比不上战前,但是相比之前的黑暗岁月,已经很让人知足了!

  所以即使获悉了有四个星系将合攻巨云星系,他们的生命将迎来倒计时,会被战火终结,难民们也只是错愕一番,却并未大规模骚乱,很快又稳定下去,与往常一样,用心而认真的过着每一天。

  虽然局势万分紧张,但整个沦陷区却没有太大的变化,习惯了苦难的人们,并不是十分在乎即将到来的死亡,只想尽可能过好每一天。

  而相较于沦陷区的稳定,目前飘渺星上最为混乱的反倒是位于大后方,那些没有被战火洗礼的城市。

  街边所能看到的所有商店和超市已经被全部砸毁、洗劫完毕,至于那些奢侈品商店,例如金银首饰,珠宝之类更不用提了,哪怕是用厚重的木板将四周都封住,却仍然被有心之人全部撬开,将里面的货物洗劫一空。

  哪怕明知道这些财物在战争面前毫无用处,但人性就是这般,一边嚷嚷着末日来临,谁都无法活下去;一边却洗劫着财宝,奢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当所有的街边商店都被砸毁之后,人群无处发泄自己的愤怒和恐慌,加上大势力没有精力管制,疯狂的人们,开始互相攻击,甚至自发玩起了杀戮游戏,将整个城市都变成他们的杀戮战场。

  根本不管其他平民愿不愿意、乐不乐意,只要被他们撞见,就会从各个角落冲出,举起明晃晃的砍刀,见人就砍,嘴里还兴奋地嚷嚷着,各种极端宗教的口号。

  不同于城市,乡下相较而言要稳定得多,毕竟就算要砸商铺,那也没几个好砸,关键商铺的店主多半是与自己沾亲带故之人,不是这家叔叔,就是那家伯伯,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好意思去砸人家店铺呢?恐怕会被自己父母一辈骂死。

  极端之人虽然也有,但多半是极致享乐而很少对他人施加苦难,毕竟都是一个村子的,大半都是叔伯堂兄弟,其他的也都是日常牌友,或是从小吹牛,捉蛤蟆钓龙虾一起长大的,这屠刀怎么都砍不下去。

  不过却也并非毫无变化,那些曾经搬往城市的居民此刻纷纷回到乡下,与父老乡亲们一起深挖地下室,将田里、地里和购买而来的食物全部储存下去,打算在地下先躲个几年再说。万一睡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呢。

  于是相较城市而言,乡下更多的人都在自救,而城市的人做不到这一点,除了小部分逃离之外,大部分只能窝在家里祈祷这次危机能够顺利度过。

  ————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眼瞅着那四个星系的战舰离飘渺星等四个行星越来越近了,人群的恐慌也一天天的加深,暴乱和杀戮更加疯狂,别说妇女儿童,就算是一个壮汉,也不敢轻易出门了,街上全是疯子和尸体,绝望的心境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都是爹妈生的,凡胎俗子,谁还不对死亡恐惧呢?尤其是修士,好不容易踏上修行大道,梦想着追求长生,去遨游天际,他们比普通人更加惜命,此刻也更加恐惧。

  所有人都奢求着能出现奇迹,能有一个人能站起来,将他们从末日的恐惧中拉出,告诉他们,这一切苦难和绝望都过去了,生活还可以继续,梦想并未就此止步。

  进攻倒计时第三天,司城突然冲过来对傅左和采芸娇他们说道:“瞾盟所有平台的流量突然暴涨,不是翻倍,而是十倍几十倍的暴涨,全球几乎所有人都涌入了瞾盟旗下的各处平台,在疯狂留言和发弹幕。”

  话音刚落,傅左也收到了后台的报告,瞾盟的官网、贴吧、论坛、视频等各平台的后台数据全部面临崩溃,计算力已经超负荷,就要维持不住了。

  傅左惊疑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今天的流量会突然暴增?前些日子咱们被全球唾骂的时候都没有出问题,怎么这个时候反而撑不住了?”

  司城脱口而出:“他们在呼唤!”

  傅左不明白,“呼唤?呼唤什么?”

  司城激动道:“呼唤我们的盟主禹飞!”

  “此前唾骂我们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被各大势力蛊惑的激进分子,但此刻就连他们也在呼唤,全球人都在呼唤!”

  “当绝境再次降临之际,不论性别,不论年纪,不论善恶,不论贫富,不论地点,不论方式,全球所有人,都在呼唤我们的盟主禹飞!”

  “期盼他能够再次出现,像解决末日危机一样,创造奇迹,将那四个星系的侵略者全部赶走,挽大厦于将倾,救万民于绝境。”

  傅左怔了一秒,随即打开网页,随便进入几个平台的留言区看了一下,也瞬间被震惊了,其中少部分是向禹飞道歉的句子,其他都是迫切呼唤禹飞归来的短句,频率达到了一秒钟几千条!以他修士的目力都完全看不过来。

  而那些关于禹飞的视频更为夸张,呼唤归来的弹幕已经完全遮挡了视频内容,只是几秒钟,这个视频就因为缓存突然暴增而崩溃,而人群则迅速赶往下一个视频继续呼唤。

  疯狂程度比此前谩骂的时候,激动百倍千倍,从言辞中不难看出,很多人发出的都是绝望中的嘶吼。

  傅左心绪复杂,前些日子还在被万民唾骂,忽然之间又万民期盼,还好禹飞不是常人,若是寻常人,这等大起大落,恐怕都要精神失常了。

  想了一下,对技术部门道:“都这个时候了,那些不打紧的业务都停了吧,战场也让那些大势力去监控,把计算力都腾出来,用在维护服务器上。”

  “不是因为我们稀罕这呼唤的声音,而是因为这些呼唤是绝望中的人们最后的精神寄托,不能让它垮了!”

  司城好奇地问道:“我们这算是以德报怨吗?这可不是什么好行为。”

  傅左看了一眼采芸娇,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便自作主张回道:“这是天下为公!”

  “我们不能因为少数的恶人恶行而牵罪于大部分的善人善行,不分好坏,掐着别人脖子去蓄意报复,若是那样,我们便于那些小人和施暴者并无二致了。”

  “我们不推崇以德报怨,但也不能以私废公,服务器的维护不是为了那一撮小人,而是为了更多的、身处绝望之中的、普普通通的凡人。”

  “举手之劳,与人温暖,何乐而不为?”

  司城笑着点了点头,他喜欢瞾盟的这种温暖。

  从前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现在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就在刚才,他和所有普通人一样,发了一条呼唤,期盼禹飞能够归来,再次创造奇迹,给这世间以希望。

  虽然这条弹幕很快就被淹没了,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他就是这茫茫人海中的普普通通的一员。

  森罗院天院,平社也在对燕开汇报着网上的情况,全民都在呼唤禹飞,希望他能够再次带来奇迹!

  而森罗院的官网等平台也受到了牵连,几乎被挤爆,所有人都在留言,要求无条件释放禹飞!

  燕开笑道:“此前全民要求处死禹飞,我死命护了下来;现在又全民要求释放禹飞,咋就没人感谢我一下呢?”

  平社也笑道:“此一时彼一时,若是能度过这次危机,恐怕他们会念及你的智慧的。”

  燕开叹了一口气,“度过这次危机,有可能吗?我们所有大势力,集结了全球的智慧和努力,都无法阻挡他们进军,禹飞,又能干什么呢?这份奇迹真能被创造出来吗?以我的智力,想象不到。”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万族纷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