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 第702章 席卷大西南

第702章 席卷大西南


  他在等待着好的结果,他的部下却都不是傻子。

  为了给自己在将来的势力重组中得到信赖,以蒙自镇守使胡若愚、昆明镇守使龙云、昭通镇守使张汝骥、大理镇守使李选廷4人为首的实力派纷纷电请北京政|府表明和谈愿望,并向唐继尧陈述意见,提出改组省政|府、靠拢中央国民政|府、还政于民的建议。

  这实质上是变相向中央靠拢,夺了他的权。

  张汉卿人在汉阳,却对西南局势了如指掌。他对滇军四巨头的归顺意愿表示欣赏,并密派人与龙云联系,表示只要龙云表明立场,归顺中央政|府,赶唐继尧下台,将会以通令形式除保留其军人职务不变外,还可兼任云南省长一职,并要求人民军不踏入云南半步。

  这其实已是龙云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兵权在手,驱逐唐继尧不是难事,难得是在战后如何善后?阎锡山盘踞山西许多年了,根深蒂固的他最后还不是被“中央军”三下五除二拆了个稀巴烂?张汉卿的保证使他吃了定心丸:想来以堂堂正正中央之命令,自不会出尔反尔如此吧?

  唐继尧也感到部下军心不稳,为防尾大不掉,下令撤销军级建制,其主要目的便是针对时兼云南第5军军长的龙云。

  龙云感受到了压力,也迫使他作出了决定。于是故意克扣军饷,鼓动部下将不满发泄到唐督军头上。滇军只发了半个月的军饷,军心摇动。于是8月25日龙云和胡若愚调兵进昆明,并电张汝冀、李选廷共同行动。

  8月26日,蒙自镇守使胡若愚、昆明镇守使龙云、昭通镇守使张汝骥、大理镇守使李选廷四镇守使结盟发动“八﹒二六政变”,派兵进逼昆明发动兵谏。胡若愚领衔通电中称:“惩办贪污,屏除官小…”,“反对唐继尧独裁,推行改革,开放民意”。

  由于孟坤与龙云里应外合,唐继尧反击计划告吹。9月11日四镇守使在宜良县法明寺开会,到12日唐继尧不得已接受胡若愚、龙云等之云南省政|府组织大纲,交出了云南大权。

  9月15日龙云被选为云南省务委员,兼云南陆军讲武学堂校长。张作霖也按照当初步骤,明令他兼理云南省务,于18日开始办公,而唐继尧则成为有名无实的“总裁”。

  龙云得势,滇中另一员老将胡若愚不满了。当初是胡若愚倾力使唐继尧当上了云南王,资历远较龙云为深。后因唐培植亲信,排斥异己,危及胡、龙、张、李四镇守使。遂与三镇守使达成反唐协议,联合掀起了倒唐的“八﹒二六”政变。

  驱唐之力,胡若愚居功甚伟,但是中央的一通电令,使他的种种努力化为乌有,有点像为他人作嫁衣的感觉。龙云、胡若愚之间为争夺云南的统治大权,矛盾日增----这是张汉卿所期望的。

  龙云的力量很大,不是胡若愚可以正视的。9月17日,宣布向中央效忠的龙云派兵查封了国民党云南省党部和省农民协会,从此正式将国民党在西南的力量消除殆尽。被部下抛弃的唐继尧一病不起,就此去世。

  龙云、胡若愚、张汝骥等已无退路,纷纷通电表示拥护中央。张汉卿果然不负前言,电请中央任命龙云为云南省主席,并表示为体恤边陲穷苦,人民军暂不入主云南。自此云南军政大权均在龙云,他也比正史上提前4年成为“云南王”。

  不过龙云只得意了两天。9月24日凌晨,第三十九军军长胡若愚联合张汝骥突然派兵袭击龙云的住宅,因枪械久用炸膛,龙云左目受伤,被胡若愚、张汝骥等人擒获,部将卢汉、朱旭、高荫槐、周文人、孟坤等人逃出昆明,在楚雄等地集结兵力。

  张汉卿对发生在滇中的大乱窃喜不已,不过仍代表中央驳斥胡若愚之行为“私扣国家军政大员,祸乱地方,以致天怒人怨,宜悬崖勒马,放还龙主席,庶可减前事之过,有益于滇民之和平。”

  为了表示声援,并明文任命龙云为滇军第38|军军长(非国防军序列),辖第97师(师长胡瑛)、第98师(师长卢汉)、第99师(师长朱旭)、第100师(师长孟坤),所以龙云虽然被囚,但实力不损,胡若愚、张汝骥不敢加害,龙云的夫人李培莲也多方奔走营救。

  此时人民军在武汉军区商震、宋哲元两个军及广州军区乔方、于兆麟两军的合力下,已攻克黔北重镇遵义,人民军前锋已抵达乌江北侧,与黔军主力隔江相峙。不过人民军似是并不急于南下,而是向黔西进逼,收复了西部大片土地。

  另一支向北直逼重庆,有与孙良诚、常经武部两面夹击之意。在昆明政变后,人民军也加快了进攻的力度。商震军在占领遵义后持续西进,已抵达川、滇、黔边境处的昭通,与胡瑛等滇军合兵一处。

  9月26日云南正式易帜,龙云的主要将领卢汉等请滇军元老|胡瑛代理第三十八军军长,指挥部队反击昆明,将胡若愚击败,29日胡若愚挟持龙云撤离昆明。

  滇军虽然暂时拥戴胡瑛为代理,但龙云被囚,实际上全部滇军处在群龙无首之地步。张汉卿乘机命令人民军自昭通向昆明进发,沿途收复六盘水、曲靖等地,打开了西向贵阳及南窥昆明的门户。

  刘湘部虽然击败了杨森,却在人民军的攻击下接连败北。先是在绵阳打了大败仗,后又与孙良诚再战于德阳。胜败未定之计,南充又陷,使自己安身的老巢重庆直接暴露于人民军的威胁之下。不得已,主力再退成都。

  然而杨森重整旗鼓,复从乐山杀回,腹背受敌的成都已无险可守。

  刘湘联合黔军袁祖铭将杨森击败后,于8月中旬在自流井召开善后会议。但在会议上,刘湘与袁祖铭因分赃不均,关系迅速恶化。因为人民军已越过广西进入贵州境界,袁祖铭决定于9月上旬率黔军全部离川返黔。

  此次助川,袁祖铭出人出力,却得不到理想中的好处,心中仇恨不已,于是决定在离川时大捞一把。

  当时,重庆由刘湘、袁祖铭合驻。刘湘有潘文华、鲜英、李雅材、兰文彬等师、旅,而袁祖铭亦有两师一警卫旅。9月10日,袁祖铭返抵重庆,立即下令增调黔军四个团入城,在浮图关、两路口、磁器口等要地配置重兵,战争一触即发。

  而这时,刘湘正滞留成都,处理善会议未完事情。

  重庆各界深恐战祸再起,乃分推代表,向川、黔军呼吁和平。袁祖铭佯装接受民意,邀川军将领会商,达成协议,城内除留少数军警和警卫队外,所有川、黔军各部均于9月12日移驻城外。

  但11日刘湘部队正移驻时,袁祖铭突然策动鲜英师何金鳌部哗变投袁,鲜英仅率残部一营突围与兰文彬会合。

  12日,袁祖铭又派兵攻击刘湘部守城卫队,占领驻渝机关,收缴川军守卫部队枪械,追击已撤退至白市驿等地的兰文彬、鲜英师,将刘湘的主力部队全部逐出了重庆。

  这事,史称江巴事变(又称渝变)。

  刘湘主力被袁祖铭逐出重庆以后,刘湘决定驱逐袁祖铭出川。但是,当时刘湘的部队被分别隔于上、下川东,无法集结,被迫又向在统一之战中战败投靠中央政|府的杨森谋求合作。杨森亦想乘机再起,加上川军将领邓锡侯、田颂尧等因与刘湘分赃失和,亦欢迎他回川。

  于是,刘、杨在成都签订了“丙寅公约”。公约规定:归还原来杨森所属的兵权,与刘湘合作收复重庆后,下川东则为他统治范围。

  9月15日,杨森返回川东万县,召旧属六部来归,很快得八万余众。9月18日,川军兵分上川东、下川东两路,由刘湘、杨森分别统领、夹击重庆,刘文辉亦在川南发起进攻。9月23日,刘、杨联军兵临重庆,此时袁祖铭已退兵与人民军战于遵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