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从重生开始 > 102.脑子进水

  高崎越听越糊涂。

  孙继超就说:“哎呀你别问了,你听我说。大前天晚上我从饭馆回家,那仨退休工人就在我家里等着我,这个曹同志也在。”

  高崎脑袋停顿一下,才明白孙继超说的“曹同志”是谁。

  这个孙继超,肚子里生意经不少,能让他跟着学很多东西。可除此之外,他脑袋里这种“正经”玩意儿也不少。

  高崎想不明白,这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东西,怎么就能在他脑子里融合到一块儿的?

  难道,这就是六零后特立独行的地方?他们是承上启下的一代,经历过动荡年代,也赶上了改革开放。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形式,也造就了他们人格分裂一般的思维模式。

  就听孙继超继续说:“他们告诉我,这位曹同志为我们争取到一个机会。分厂厂长刘群生主动辞职了。现在,厂里其他干部都不愿意来接手这个分厂,说这个分厂的工人最不安分,不好管理。

  总厂的意思,是想着从分厂的职工里面,找出一个人来,和总厂签订个承包合同,每年给总厂缴纳十万块的设备和厂房设施使用费,分厂自谋生路,总厂什么都不管。

  曹同志说,他和你是朋友,是受了你的委托,来帮我们做这个事。事情有了眉目,就跑来找了那三个退休工人,那仨人就带着他来找我了。”

  说到这里,就问高崎:“你过去问我要资料,说是找人替我把这事办了。原来就是找的这个人啊?他是干什么的?”

  高崎终于明白,他心里的隐隐不安是什么了。

  孙继超原来的诉求,就是让工人自己管理自己的工厂。

  改开之前,国企都执行着极其严格的设备使用和保养制度,设备利用率也不高,虽然设备都是有了二三十年历史的老设备,可精度和性能都没有降低。

  别小看这些二三十年前的老设备? 比起现在制造的新设备来? 其质量和耐用程度,甚至是加工精度? 都要优秀许多。

  一台五六十年代产的老20车床? 在二级市场上,卖出的价格? 都比一台新产的同型号产品高。

  虽然新产的改了型号,叫CA6140? 可结构还是和老20一模一样。但主轴精度? 变速箱齿轮啮合、导轨耐磨程度,比起老20,就差的远了。尤其是耐用度,几乎就没法比。

  老20吃刀三个毫米? 轻松就过去。新CA6140? 两个毫米主轴就开始跳舞了。

  这还只是车床,磨床就更没法比。老设备双M的高精度磨床,磨出的活表面光洁度可以达到滑2滑3,新磨床能达到滑6就算不错了。

  当然,这表面光洁度也是一个老标准? 现在改叫表面粗糙度了。

  中捷友谊厂的摇臂钻,谁听说过五几年出厂的拆过变速箱?那齿轮和液压轴? 就从来不带坏的。

  可现在同类型号的产品,谁听说过没拆过变速箱的?不能变速成了正常故障了。

  这些概念? 都是孙继超来水饺馆之后,和高崎、赵师傅一起吃饭的时候? 灌输给他的。

  关于这个? 赵师傅深表赞成。高崎修设备出身? 也不得不承认,孙继超说的,的确是事实。

  我们过去的机床制造企业,排名世界前十的就有四个。现在,一个都没有了。

  不是技术落后,是粗制滥造,质量不行了。

  这样精益求精的传承没有继承下来,就跟唐城量具一样,改开之后,一味讲求经济效益,偷工减料,就没有质量可言了。

  国外讲求打造百年企业,就是为了这种精益求精的传承。而我们,却把这传承轻易就丢掉了。

  孙继超讲这些,不仅仅是在痛心国家的基石在被一点点侵蚀,还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国企不是不行,不是真的失去了优势,而是混乱的制度,特别是厂长负责制,彻底搅乱了国企。

  工厂里干了多年的,每一个技术精湛的工人,都比那些才毕业的大学生有学问,都比他们懂工厂。可是,一味讲求学历,让这些什么也不懂的大学生上来管工厂,外行领导内行,这是私企打死都不肯干的事情,国企却在干的不亦乐乎。

  我们的技术工人,在厂里受一个大学毕业不久的毛孩子指挥,气不过去私企干,却可以当厂长,指挥一堆大学生干活。

  这就是差距。

  实践出真知。

  在孙继超看来,市场经济为工厂带来了活力,可人为的不合理制度和指示,束缚了工厂的发展。

  如果在市场经济模式下,国企坚持过去三结合的管理体系,引入新观念,新技术的同时,不丢老传统,成功转型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我们把不该丢掉的传承给丢掉了,错误的方式导致了腐败的加剧,让国企走上了一条畸形发展道路,才造成了今天工人大量失业下岗的局面。

  不是国家发展不需要这些工厂了,而是更需要,需要的更多。只是这些工厂在畸形发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已经无法提供社会需要的产品,自己把自己玩死了。富了少数投机钻营者,苦了大多数工人。

  与其让这些工厂倒掉,再从头建造新的私企,不如找到一条正确道路,让这些工厂获得新生,让工人继续做工厂的主人。

  这条道路并不难找,那就是伟人的鞍钢宪法,三结合的管理体系。

  这个体系,让松下幸之助打造出世界顶尖的企业,让传统的西方现代管理模式,面临更先进的东方管理模式的严峻挑战!

  这个体系,为什么就不能在咱们的本土生根发芽,打造出更好的企业来呢?这是说不通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动乱年代,让我们的干部,彻底放弃了原则,没有了对错,不再去坚持伟人亲手创立的管理原则,变成了上面怎么说就怎么做,不管实际情况,不管工人死活的木偶,一心只想自己升官发财。

  这才是真正的管理人才的断代,这才是失去传承的关键!

  如何去治愈这个创伤?那就是不再要这样的干部,让工人这个原本的工厂主人,重新成为主人,让他们重新掌握工厂的命运,自己选出自己信任的管理者。

  这就是孙继超要做的事情了。

  只是,这个理想,是根本没有实现的土壤的,可以说,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只能算幻想。

  高崎原来不担心这个,只是担心曹副主任有办法把刘群生给弄下来,分厂换个有能力的领导,会把孙继超这种业务能力超强的人给叫回去。

  他已经想好了不让孙继超回去的办法。

  可谁想到,曹副主任一番暗地里的神操作,让孙继超这个原本无法实现的理想,竟然有了实现的可能。

  只要孙继超肯当这个承包人,他就有机会实现他心里这个幻想,让它变成理想!

  孙继超这套理论,能把高崎这样两世为人,已经不知道冲动是什么了的人,都给说的动了心,何况是其他人?

  高崎不回答孙继超的问话,也不想听他再讲下去,更不想听他说什么“曹同志”。

  这个曹副主任,还真是孙继超的“同志”,反正不是他的。

  他只是想把刘群生这混蛋给搞下来,可没想要其他的附加产品。

  “你决定回分厂了是吗?”他冷冷地问孙继超。

  孙继超脸上,终于露出了歉然的神色来,不好意思地笑。

  “你当初答应过我的,一心一意帮着我做生意,再也不管工厂的事!我的分店,我正考虑给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让你成为股东的!你知道这百分之四十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的月收入会过万!”

  高崎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刘群生刘坏水不是东西,我把他给搞下来了。剩下的已经跟你,跟我都没关系了。地球离了你就不转了?分厂二百多号人呢,随便找个人出来承包不就行了?放弃月收入过万的工作,去拿那几百块钱的工资,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孙继超并没有在意高崎这样说他,只是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你别着急呀,我就是走,也不可能不管你的饭馆了不是吗?”

  高崎就看着他问:“你的意思是,你可以不走是不是?”

  孙继超严肃了脸,坚定地说:“我走。可是我有办法让饭馆比现在还好。”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传奇从重生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