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界仙尊 > 第九十发五章 陆家发迹史

第九十发五章 陆家发迹史


  江神子和陆明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凡会真人和酒翁相继击杀陆镜和陆高,也来支援江神子。陆明顿时落入下风。魏道见状,也来落井下石,逼得陆明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孰料,陆明忽然撑起一个防御光幕,一边挡住攻击,一边也在吸收伤害,借此锤炼强大的肉身。

  半个时辰,陆明的气势急剧攀升,达到了内化境。然后,江神子等人都被虐打成重伤。

  无奈之下,江神子祭出洞天法宝,将众人收入其中,飞速逃遁。当然,他不会丢下陈冲。不过,顺便收了十余个年轻貌美的城主府侍女。

  “陆明的实力这么强?他的功法如此古怪?”陈冲听罢,震惊不已。

  江神子悠悠的道:“陆明的功法的确很古怪。我曾经听说过他得到这部古怪功法的经过。”然后,自顾自地讲起了陆明的故事。

  诗曰:“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讲的是读书人独坐窗下做学问,辛苦数年乃至数十年都无人问津,一旦中得状元,便凤凰涅槃,由虫化龙,享无限荣光,受万人敬仰。

  这在贫穷人家的子弟身上显得尤为突出。他们因家境贫寒,没钱没地位,常受有钱有势者欺凌,多少代都难以翻身。

  自从有了科举,无论贵贱,都可以参与选拔,只要学问精深,便能脱颖而出,从此翻身歌唱,加官晋爵,光宗耀祖。

  因此,无数贫穷人家的优秀子弟就瞄上了这条捷径,他们怀着出人头地的梦想,担着光宗耀祖的使命,头悬梁,锥刺骨,以大无畏的精神冲刺在科举的战场上,奋力搏取功名。

  陆明,便是他们中的一位。

  陆明生于山野农家,祖上几代都是布衣,他们也为科举而拼搏过,但科举之路实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成功之难,难于上青天。

  祖上几代虽未成功,却也积累下一些学问,尤其是收藏了许多书籍,为后代留下了进取的机会。

  陆明从小就在父亲的逼迫下辛苦地学习,按他父亲的原话就是:“离家十八代祖宗都没完成的夙愿,就要靠你来实现了。”他也像十八代祖宗当年一样暗暗立誓:“我一定要成功。”

  只不过,十八代祖宗都被生活欺骗了,而他,在熬过五万个孤独、凄冷、无助的日子后,在捱过半个月忐忑、彷徨、恐惧的等待后,被宣布为新科状元。

  那一年,他年方弱冠,那一天,他狂笑不止,在原野上纵情奔驰,肆意地释放十余年来的压抑,真乃“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忽然,原野上浮现出一个白须老者的身影,若隐若现,忽明忽暗,对着陆明淡淡地吟道:“富贵如烟终破灭,荣华若梦尽成空。紫云亭下约佳客,名利场中脱困龙。”

  语声不大,却如天音,令陆明瞬间冷静下来。

  陆明静静地思索老者之言,尚有不明之处,欲要问时,老者身影已经消散,如未曾现。于是他悻悻地回到了客栈。

  陆明既中状元,扬名天下,虽尚未封官,但封官是早晚之事,而且必定不小。因此,早有许多达官贵人前来结好于他。

  高御史赠他白银千两,王侍郎赠他宝马一匹,岳都统赠他武功高强的护卫两名,宁大夫欲将爱女许配于他,已遣媒人来说合,等等。他都婉拒了。

  出身贫穷人家,对于巨款、宝马、美人,岂不动心,但他有他的原则。数日间,有近百人登门造访他,他都以礼接待。别人都以他享如此殊荣而艳羡,只有他自己觉得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捱到唐皇召见之日,陆明穿好朝服,一大早进宫面圣。

  且不说天子临朝、山呼万岁如何威严壮观,只说唐皇召见新科三甲后,一一封了官职,唯独陆明这个状元没封。

  那么多达官贵人巴结他这个状元,不就是因为他必定会被封高官要职吗,可现在什么也没封,让他情何以堪,让巴结他的达官贵人情何以堪。

  他心中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却不敢有丝毫显露,只平静地立在朝堂上,恭聆圣谕。

  一时间,满朝俱寂,各怀心思。良久,唐皇忽开金口道:“陆明,卿以文章名动京师,才高也;中状元后,百官多有送礼结好者,卿却分毫不受,性廉也;入宫晋见,与同科者和睦,不骄也;同科皆封而卿独不封,平静如常,终无怨色,不躁也,如此才高而性廉,不骄亦不躁,深合朕心。”

  “朕今以十七公主诗赐婚于卿,诗易姓随夫,更名陆诗。”

  “诗方十五,尚幼,故暂不完婚,封卿为紫云侯,住紫云宫,伴诗读书,待诗有成,始完婚,而后入朝为官,辅朕治国。”

  唐皇一席话,令满朝震动。依大唐惯例,女子出嫁,当易姓随夫,但仅限民间女子,皇家女子出嫁,不但不会易姓随夫,反而要驸马易姓随妇,所生子女亦随皇家姓。虽无名文,却是惯例,万余年来一直沿袭。可如今,唐皇却令公主改姓随驸马,实在奇哉怪也。

  满朝文武都在暗中揣测:“难不成这陆明竟有天大的背景,连陛下都要忌惮,甚至巴结。”

  陆明也不知何故,只遵圣旨罢了,连忙谢恩。

  散朝后,有一名小宦官接引陆明赴紫云宫。陆明因此问道:“这紫云宫是什么所在?”

  小宦官道:“紫云宫乃昔年渊帝悟道之地,后来渊帝成仙,去了异大陆,紫云宫从此便作为宫中修炼圣地,唯皇家特别优秀的子弟方可入内。”

  “按说,外姓者、化形以下武者,皆不可入内。不过侯爷您实在特殊,作驸马而未改成皇家姓,反让公主改姓随您;又不像是化形强者,只怕连器境都没到;更不可思议的是,陛下竟封您为紫云侯,与紫云宫同名。我实在想不明白。”

  “不过,明帝和诗公主正在紫云亭等您,他们或许知道缘由。”

  陆明问道:“明帝是谁?还有紫云亭,紫云宫中真的有座紫云亭?”

  他想到野间那个白须老者身影曾说“紫云亭下约佳客,名利场中脱困龙”,难道就是此紫云亭。

  小宦官道:“侯爷博览群书,难道不知道大唐第二十五代君主明帝吗?”

  “明帝现在紫云宫,这的确是绝密之事,但明帝其人,史书上可是记载得清清楚楚。”

  “不过,史书上说他于三千余年前仙去,可不是说驾崩了,而是成仙后去了异大陆。”

  “据说,大唐开国之君渊帝成仙去异大陆后,就再没回来,他可是仙人,与天齐寿,永世长存的,一去数千年,总该回来看看后辈吧,可他一去不复返,其中可能藏着什么秘密。”

  “直到三千年余前,明帝也成仙去了异大陆,希望找到渊帝,并弄清他不回来的原因。”

  “明帝一去三千年,直到百年前才回来。但这时候,明帝的境界已经跌落到渡劫境,据说很难恢复到天仙。从此,明帝就长住紫云宫,专心培养皇家优秀子弟。”

  “至于二帝去异大陆后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或许陛下知道吧。”

  说话间,两人已走过三宫六院九曲十八弯,来到紫云宫中紫云亭前。其时,亭下正坐着两人:

  一个是白须老者,形容有些枯槁,但自有一股王者风范,令人肃然起敬,陆明除了起敬之外,还很震惊,因为这白须老者赫然是当日在野间所见身影。

  另一个则是十四五岁的宫装少女,容貌自是倾国倾城倾雪碧倾可乐,气质有九分儒雅,又带着一分俏皮,陆明悄悄地多看了两眼。

  这两人显然是小宦官口中的明帝和诗公主。

  明帝看着陆明,微笑道:“小友,咱们终于正式见面了。”

  陆明听得话里有话,心中暗惊,问道:“不知明帝大人此言何意?”

  明帝道:“我知你现有诸多疑惑,且先坐下,听我慢慢道来。”

  “数日前,我正在宫中静修,忽然被一阵狂笑打断,知发笑者尚在数十里之外,于是连忙元神出窍去看个究竟。”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魔界仙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