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 第八十六章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

第八十六章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


  卫驾庄行宫里,赵亮一屁股坐在了龙床上。这玩意儿的做工用料真他么牛逼!

  料子一看就是紫檀木的,放到后世光木料就该多少钱啊?虽不如紫禁城里的那几张沉香木的龙床来的夸张,但也绝对的厉害了。

  整体外观乌黑亮泽,床腿、床裙、围板、嵌板,包括六根床柱在内的木料上共雕有55条青龙,其中床柱床顶雕的是五爪青龙,床腿护手等则是四爪及三爪青龙,并配以众多云纹。

  神龙乘祥云扶摇而上,神态细腻,令人叹为观止。

  “真可惜了……”

  哪怕是见识不多的杨垒看着这张龙床,眼睛里也冒出了花来。

  这东西一看就是好东西。可是它太大了……,这就意味着这东西根本就搬不回去。

  卫驾庄行宫的摆设当然不能跟紫禁城做对比,但这里怎么说也是行宫,一应器物都出自宫中,好东西还是很不少的。

  比如说这房间里的家具摆设,不管是六柱飞檐的雕花大床,还是房间里的桌椅茶几,做工用料都不是一般人家所能触及的。

  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看着就觉得顺眼,还可能是心理作用,老感觉气质特好。

  至少比赵家用的器具是好出十里地了。

  封建社会的道道太多,很多东西真不是你有钱就能买来的。

  但很显然,照着杨垒、乌三娘他们的盘算,这些带不走的东东,肯定是要与这座行宫一起付之一炬的。

  赵亮看的心痛不已,很不得能冲上去大手一挥,装进自己空间里。这东西放到21世纪,那价值可是以‘亿’做单位的啊。

  但是他不能。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垒把大手一挥,一群拎刀握锤的汉子一拥而上,“咔嚓哐当……”

  “罢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等赵亮真改天换地了,那不可能连床都不换的不是?

  一把火将整个行宫变成了一巨大的火炬。

  赵亮没那放火的兴趣,此时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被俘的太监。是的,在行宫被清水教发力攻破的时候,里头还活着的人就只有七八个老少不一的太监了。

  那行宫的护卫是满人,都有名有姓的,他们可不敢投降。而除了主动投降的,杨垒也没打算留下俘虏。

  再有就是几个嬷嬷,按满清的规矩,那都是包衣旗的,几个人投缳的投缳,投井的投井,也死的干脆利落。就只剩下几个太监了!

  包括那个发狠话的首领太监,一个个都是贪生怕死牌的。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太监!”乌三娘对赵亮关注的很,顺着后者的目光所至,眼睛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几个老少太监。

  “你们俘虏这些个太监有用吗?”那王伦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人,老婆都没有娶,光棍一辈子。用个屁的太监啊?

  许是赵亮话中的潜意思太明显了,惹来了乌三娘一个大白眼:“你管的着吗?”

  然后一群人就‘打道回府’。

  杨垒可不准备在卫驾庄过夜,还是赶去跟王朴、阎吉仁汇合,然后大家一起到大汶口镇与王维汇合,连夜过河,从大汶河南岸撤去堽城坝义军大营的好。

  所以,今夜注定是不得安宁的。

  赵亮坐在马背上,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早走一步?他没必要一直跟着大部队行动啊。

  甚至今天之所以前来,最大的目的也只是‘观战’。

  如果可以,赵亮是不会放过义军的任何一场战斗的。

  但就在赵亮以为这一天就这么过去的时候,东边忽然传来了枪炮和喊杀声。

  所有人的脸色都猛地一肃,“是大汶口么?”

  卫驾庄距离大汶口镇实际上并没有多远,直线距离怕顶多十里地。当然大汶河的河道不可能是一条直线,但即便如此,大汶口响起了刀枪和厮杀声,卫驾庄这儿也听的清清楚楚。

  “怎么会是大汶口?”

  杨垒满是不解。

  耳边听到的枪炮声显然非是小打小闹,那也就是说有大批的清军在与义军厮杀,那么这些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呢?

  可别告诉他是前头的那一拨败兵!

  然,不管那群人是怎么钻出来的,杨垒已经在命人迅速向大汶口进军了。

  而在他之前,王朴、阎吉仁已经一跃而起,带着手下的千多义军风一样的向着大汶口奔去了。

  然后他们就被埋伏起来的西山健锐营兵马打了个措手不及。

  别看后者只有五百人,而被伏击的清水教兵马却有一千多。黑夜和伏击却就好比两个重重的砝码,极大地拉高了清军的份量,而打低了清水教。

  何况西山健锐营虽然没有满清自我吹嘘的那样厉害,可他们也是十几万八旗兵里选拔出的精锐力量。平日中固然习练鸟枪,然登城与肉搏战才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骤然杀出,冷热兵器双管齐下,还真把王朴、阎吉仁打的狼狈不堪。

  之前已经说了,清水教人马的军事素养真心的不高。别看他们伏击清军玩的很顺溜,可轮到他们自己被伏击的时候,那表现一样很可怜。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隆朝的造反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