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 第十章 读书人

  何家是个不大的小院子,进门是三间大瓦房,左右各有一间耳房,东西两间厢房,后头接着个小后院,设有灶房、柴屋、茅房、车棚等。

  家中除了何志辉小两口加一个女儿外,就只有一对母女。母亲充作使唤婆子,女儿在何陈氏身前伺候。

  何志辉的父母现还在龙路口老家,原因如何,不言自明。这宅院可是人陈家小姐的陪嫁!

  现在二人在何志辉充作书房的西厢房里喝酒,何陈氏与那婆子丫头已经纷纷避开。

  但何家的院子小啊,赵亮与何志辉说话也不避人耳目。

  正在西间里翻看着赵亮送来的几匹缎子的何陈氏就听:“广明(赵亮表字)贤弟果真要行那等事?”

  “果真要行,必须要行!”赵亮道。

  “赵家家大业大且不怕,我这小家小户的又有何惧?既然如此,愚兄敢不尽力!”

  何志辉当下又说了几个名字,何陈氏听了心理直打鼓,赵家人这是要做甚大事?加上何志辉说的这几个名字她是一个不知,心里头免不了七上八下。

  倒不是说她怀疑赵亮、何志辉要造反,搞大事情,一般人的脑洞可没这么大。可怀疑上他们要做不法之事,或是冒大风险的事儿,就很平常了。

  当下,那眼前的缎面也不香了。等到赵亮离开,她一把拉住了送客回来的何志辉就问:“赵家要做甚样的大事?叫赵家人自去做就是了,相公何必去参与?”

  现在的何家,是何陈氏拿自己的嫁妆在养着何志辉,还时不时的要使人去龙路口来孝敬二老。因为不能在二老跟前尽孝么。

  家中不算多么富裕,但好歹宽绰。

  何志辉性格温和,与何陈氏两口子感情甚好。而何陈氏生了个女儿,腰板挺不直,虽然是自己‘挣钱’(嫁妆)养家,可在何志辉跟前却一贯的做小。

  此刻哪怕是焦急的很了,也处处捧着何志辉,没有妄自替他做决定。

  何志辉看自己娘子如此焦急,了然一笑,知道何陈氏是适才听了一两耳朵去,并不知晓事情的详情。当下说道:“娘子莫急,听为夫慢慢道来。”

  赵亮要找何志辉做下的大事,事实上并不稀罕,早明明白白的在史书上写着呢。

  明朝中后期的江南士绅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商人与读书人相勾结,金钱与权力相勾当,那最终产生出的力量是极巨大的。

  具体的过程就是赵亮请何志辉出面,明里暗里寻找出一些有天姿肯用功却家境贫寒的人,赵家出钱出力让他们安心进学,安心去科考,等考出了功名后再来回报赵家。

  不说高中进士,哪怕是中了个举人秀才,那都能为赵家壮一分声势。

  这整个过程分为两拨,赵亮的外公梁老秀才处是其一,风华正茂的何志辉处是其二。

  前者立足于少年人,后者立足于成年人。

  “实则与泰山大人相中了为夫,那是一回事。”都是在投资于未来。何志辉道:“区别只在于泰山大人仅仅选了我一个,而赵家却选了无数个。”

  何陈氏焦虑的神态已经完全消散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还别说,陈家与赵家真没啥区别。

  “如此说,这府城之内,赵家是要相公出头了?”何陈氏的文化程度是不高,但作为一个秀才娘子,她脑壳又没进水,如何会不知道这当中蕴含的利益?

  计划如果进行的顺利,那她男人岂不是陈州读书人里的风云人物,甚至是读书人里的魁首了?

  “娘子非愚笨之人,当知晓内里所含大利,为夫实难舍弃啊。”说话间何志辉右手伸到腰间,摩挲着他悬挂腰上的一口小布袋,里头片状硬物叫他心情汹涌澎湃。

  夫妻俩人半响无语,都在畅想着美好的未来。那一切要真如他们两口子想的那样,等个三五年七八年后,何家的风光怕还要远远超过陈家呢。

  何陈氏猛地从遐想中回过神来,推了一把何志辉:“休要净想美事。那赵家既要顾小的,又想拉大的,一年的耗费何止千两纹银,他家支撑的了么?”

  读书可是挺费银子的事情。

  老师的束脩也就罢了,平日里的笔墨纸砚耗费,书本书籍所需才是大头。别的不说,就陈州府每到院试前都有书坊要放出的一批时文集,其印刷相当粗糙,纸质也很一般,但价格却很不便宜,单价二两纹银。

  时文就是范文,所谓的时文集就是上几届陈州府院试所取秀才们的考场文章大集合。

  在乾隆朝,一篇八股文七百字,《时文集》汇集了二三十篇文章,再加一些个点评,看似挺厚实的一本,实则就两三万字左右。

  放到后世连十章3K一章的标准章节都不到,都不够某些快枪手一次爆发的。

  而二两银子又是什么概念?

  赵家松鹤楼的店小二跑堂,一个月也才一两银子。

  那是陈州府一家五口的一月之所需,还是能叫人过的挺不错的‘所需’!

  就这还穷文富武呢!读书人真的并不便宜。平日的读书求学耗费+府试、院试、乡试、会试等赶考所需,真的能榨干净一小地主之家。

  何志辉只能说是幸运,家在龙路口,距离府城很近。不管是县试、府试还是院试,都花不了太多的银子。

  可等他考乡试的时候再看看!

  从陈州到开封,似乎没有多远距离,顶多三百里路,比之南阳、信阳等是近多了。但来回路费和在开封府期间的花销,再是俭省也总要十两银子,稍微宽绰一点,没个二十两银子都难打的住。

  而这还只是去开封,日后要是去京城呢?

  别看何陈氏的嫁妆颇丰,但要是没有其他的收益,何志辉上京赶考一次,就能把整个家掏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隆朝的造反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