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清胤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国殇

第三百九十一章 国殇


  杨义贞冷冷一笑,眼神眯起,啐道:“我呸,说得好听,一直以来是你段家先祖段思平夺了我杨家的江山,我利用你这不肖子孙,夺回自己东西,难道不应该吗?”

  段廉礼气得脸色涨紫,一股悔恨之意涌上心头,这时一名侍从快马赶到,见到段廉礼翻身下马,急道:“大事不好,王爷,杨义贞的军队包围了扫北王府,王妃请您速速回去解围。”

  吓得双腿猛得一软的段廉礼才知道自己是这场阴谋的棋子罢了。

  一旁听得仔细的余强兴悻然摇首,双眸难掩对国运堪忧的怅惘与无奈,他讥讽冷笑道:“呵呵,段廉礼你如此的筹谋到底是为他人做了嫁衣,国之若亡,罪魁是你,国之若殇,你难辞其咎。”

  段廉礼听着余强兴恨铁不成钢的讽刺之语,又是懊悔又是愤懑,他一想到扫北王府被围困哪里顾得上去逞口舌之快,当即翻身上马,准备拍鞭策马离开时,杨义贞的皮甲骑兵率先冲出一列,齐齐突起钢枪猛刺,有意拦住段廉礼的兵马。

  英勇果敢的余强兴断喝一声,凌空跃起,将一名甲兵踢下战马,他稳稳地落在战马之上后,一手提着马缰,一手长剑横扫,那一列突刺的皮甲骑兵凭着他一人之力斩下马下的五人。

  余强兴所率领的御林军见余强兴护卫段廉礼撤退,也没有多想,反而唤起了他们抗敌的热血,他们纷纷举着大刀将段廉礼的一干人马护在身后,向着不断突进拦截的杨义贞皮甲军士杀去。

  段廉礼扭头一望,察觉异样,大感触动,心下生出感激之色,放缓骑马速度,他大觉惭愧,有一声感谢却又碍于面子卡在嗓子眼吐不出来。

  只见余强兴睁目一扫,诚然道:“不用问为什么,你虽罪恶滔天,但始终是段家后裔,我余家先祖自百余年前随太祖段思平打下江山,余家世代皆为段氏家臣,忠肝义胆,不落人后,扫北王你快走,日后一定要扫除这些奸佞。”

  余强兴激动地催促着段廉礼离开,段廉礼即便再如何铁石心肠也会动容,他眼眶顿红,致谢道:“多谢了。”说着猛得挥鞭拍马,带着自己的兵士杀出重围,向着宫门口涌去。

  杨义贞自然不想放火归山,奈何余强兴所带的御林军异常勇猛,挡住自己皮甲军的去路,他甚是愤怒,口吻阴狠道:“余强兴你屡次坏我好事,如今你要忠心的君王已经死了,你何必如此执著,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余强兴淡淡一笑,语气风轻云淡地说:“杨义贞,我说过了,我余家世代是段氏家臣,只为段氏而生,也为段氏而死。”

  杨义贞目瞪铜铃,气得肥腻的面部开始扭曲,愠道:“好,那就让你死得其所,来人哪,给本帅夺下他的人头,赏万金。”

  一声令下,也激起了皮甲军奋勇力拼的熊熊斗志,两军交战,敌多我寡,胜败即便已经注定,御林军由于顽强的斗志鏖战许久,终于到了只剩下五名兵卒与余强兴并肩作战。

  成百上千的皮甲军几乎歼灭所有的御林军,将余强兴等人围在中央。

  百箭搭弦齐齐对准余强兴一人,其余五名兵卒早已被弓弩手射杀,即便孤身奋战的余强兴他已经露出力竭之色,却没有丝毫畏惧。

  他傲然站在敌军之中,浑身沾满血污,如雄鹰一般灼灼环视四周皮甲军,哪怕这些皮甲军向着他围拱刺去手中的钢枪,他也未露退缩之色。

  一道道血孔从他周身冒出,还来不及还手,余强兴的身躯已经被扎满钢枪头,血涌如注,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然挺拔傲然若松柏,不失英雄本色。

  “余强兴也是一条汉子,赠他一块风水宝地,好好安葬。”杨义贞见状顿感嘘唏,不禁开口命令道。

  在一处宫墙的角落,有一位玄衣青年被四名衣绣有震卦服饰的剑尊门黄震席弟子死死地按在地上,激动到青筋暴露的玄衣青年双眸充满血丝,呜咽的声响从他喉中迸发出来,可因为被那黄震席弟子捂口封住,声音发不出来,但断断续续可以听到一丝沙哑晦涩的音调,像是在呼唤:“爹.....”

  萧雁麟站在一旁,扼腕长叹,许是在责怪自己来迟一步无法救下余强兴的性命,可如今又不能让玄衣青年冲出去送死,他怅惘叹息道:“余登,你父已死,你要秉承父志活下去,继续做好段氏家臣,如果你要是死了,莘蓉公主怎么办?大理段氏该如何?”

  余登似乎放弃了挣扎,瘫软在地上,任由着他人按压着,喉咙深深发出啜泣之声,整张英挺的脸庞早已泪流满面。

  萧雁麟一个眼神示意四名黄震席弟子让他们放开余登,黄震席弟子依言松开余登,余登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一双泪目死死地盯着远处那挺拔屹立的身姿。

  这一场大理国宫廷叛变最终在杨义贞的胜利下画上了句号。

  史料记载:大义宁国杨干贞后裔杨义贞为祖先复国,趁着上德皇帝病重,带兵冲入大理皇宫,且控制整个大理国都城,杨义贞弑帝自立,改元德安,自称广安皇帝,他正式宣布大理改朝换代。

  大理国至此陷入四分五裂,乌蛮三十七部渐生崛起之势,

  此刻段家势力仍雄踞一方,分为三方势力:扫北王段廉礼自与杨义贞不欢而散后,匆匆带着兵马逃回自己的辖地,此刻他所掌控西北部的三府两郡,又有老丈人鄯阐候高智升做靠山,也成为了新帝杨义贞最大的心腹之患。此外,镇南郡王段正明割据南部一带,顽强抵抗杨义贞的南下大军,也成为不可小觑的段氏崛起的新生力量。

  半月有余,大理皇宫又恢复了往昔平静,只是清冷了许多。

  黄袍加身的杨义贞自觉周边势力多有崛起,大感坐在龙座上让他如坐针毡,起于草莽的他夙兴夜寐,不敢有一丝松懈,对着墙上挂着的大理国军事作战图,反复思索研究灭敌方案。

  “杨兄,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你如今坐拥天下,怎么还这般的愁眉紧锁、心事重重啊。”一抹身影如鬼魅般浮现在杨义贞身侧,这身影终于在灯光下露出真面容。

  这鬼魅之人身着血黑之衣,他面容丑陋,布满血筋,一双紫瞳透着一丝渗人的冷冽寒意,不是毒鹰邪王唐义林,又是何人呢。

  杨义贞睨了他一眼,对他的到来也不惊讶,轻叹一声,道:“唐老兄,你不明白这君王背后的孤独与磨难,自古称王称帝之人脚下不都是累累白骨吗?我杨义贞虽然称帝了,但是大理反杨势力仍然蠢蠢欲动。一个扫北王段廉礼就够头疼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不断北进的镇南郡王段正明小儿,段廉义的女儿还活着,她手里有玉玺和兵符,如今和那个叫葛胤的宋人一起下落不明,朕想他们肯定是在民间私下聚集段氏家臣势力,整个三十七部想当年可都是段思平的家臣啊,还有剑尊门萧氏。”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坤清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