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清胤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剃度

第三百八十二章 剃度


  杜蔓紧咬朱唇,隐约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它手中剃刀拖走,她娇躯趔趄,双膝无助地跪倒于地,左手掌心处多了一道血痕,似是方才妄图阻止剃刀离手时被刀身所伤,可手中刀身却不及她心中深深的绝望与隐隐的作痛。

  舒晴眼见沾着血迹的剃刀浮在自己螓首半空,随时要在亦真师太的控制下削去自己的三千青丝时,此刻她内心已不再平静,内心波涛汹涌,玉眸竟是难以掩饰的不甘,脑海里一抹抹与那手持琅琊仙刀的青年相遇相知相护的画面如剪影般闪过。

  “力钦,对不起,请来生许我个倾心相守。”

  青丝一落,三载情断。

  一阵阴风吹来,将一缕削弱的发丝从地上荡起,于半空中回旋,大有不甘于落发归土的宿命。

  “师太且慢。”

  一声洪亮低沉的男子嗓音如一把锐剑搅乱这过于死寂与肃穆的传戒大典,梵音宫一众女子皆秀目愕然看向说话青年。

  人未到,声先响,声已落,人浮现。

  在广场上传输法阵闪现一道深蓝色光柱,光柱内站着一位英俊的蓝灰青年,他肩负琅琊仙刀,身姿挺拔,衣袂猎猎,在众人的目光簇拥下走向戒坛。

  跪地绝望的杜蔓见状立即起身,惊诧不已的她仿佛眼中亮起一抹希望的光泽,樱口张了又张,目不转睛地望着这蓝灰青年。

  蓝灰青年躬身作揖道:“六空派掌门扈力钦见过亦真师太,力钦贸然前来,是希望师太不要对舒.....宫主行剃度之礼.....”说话之余,原本沉稳的目光瞥向舒晴时,目光平添了一丝难掩的柔意。

  舒晴与扈力钦对视一眼,一直陷入纠结与不舍的她原本在最后一刻削发时已经下定了决心,却因扈力钦的出现,让她平静的心再荡起层层波澜。

  两两相望,有那么一瞬是脉脉流波互诉衷肠,可白衣女子隐隐感觉身边的师妹师姐都在捕捉着自己的一神一色,她最亲近最敬重的师傅更是以审视的目光灼灼洒在自己的玉容上,她紧咬唇瓣,第一时间将一切的情感隐没了下去,显现出来的是寒冰入骨的清冷。

  亦真师太冷冷地瞥了一眼扈力钦,隐隐透着不屑之色,漠然道:“扈掌门,传戒大典乃是我梵音宫内之事,你不请自来本就有失体统,却还妄想阻止老尼为爱徒削发,你当我梵音宫是你扈力钦的六空派吗?可以让你任意

  妄为。”语气冰冷,连续两句反问,句句刺骨渗人,一宫之长的威仪尽显无遗,听之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一直躲在人群后面的杜藤挤到了最前面,他翻然跪地,坦然道:“杜康世家杜藤有意与北冥世家的外孙女舒晴结亲,此事杜藤已经得到两家长辈首肯,所以舒晴舒师妹既有红尘姻亲,按照梵音宫的规矩就不能行传戒之礼。还请亦真师太三思。”

  杜藤的一席话让在场众人惊诧不已,就连杜蔓茫然无措地望了两眼杜藤,似是捉摸不透自己哥哥的想法,但又对杜藤为爱不顾一切的勇气感到钦佩。

  亦真师太冷冷一笑,讥讽之色凝在嘴角,叱道:“杜藤师侄,若非我看在你是北冥宫的弟子,小蔓的哥哥,你以为你有资格参加此次传戒大典吗?好个红尘姻亲,北冥世家的外孙女?晴儿五岁时回过北冥世家,她舅舅北冥泰不认她,早已与她断绝了舅甥关系。再则晴儿已经入梵音禅门一十五年,已然断了过往俗事,你休得用姻亲来玷污我梵音清誉。”说罢,玉掌怒拂,杜藤以跪姿之态拖曳至两丈外,两名梵音宫女弟子颇为默契地拔剑架在杜藤喉间。

  杜蔓见状,求情道:“师傅,他是小蔓唯一的哥哥,虽对晴儿师姐有爱慕之心,却从无不轨行径,望师傅饶哥哥一命。”虽然杜蔓从小喜欢与杜藤作对,但关键时刻始终是兄妹情深,她又知道自己师傅杀伐决断的手段和对红尘情事的厌恶与憎恨,为保自己哥哥的性命,她语气诚恳:“望师傅念在小蔓与梵音姑奶奶的面上饶了哥哥一命。”

  亦真师太视若罔闻,许是几十年前她的师妹们纷纷栽在情字上让她对儿女情事心怀芥蒂,对弟子们更是苛刻不已,她知道舒晴貌美容易遭来一些追求爱慕者,但她始终教导自己最钟爱的徒儿要心如止水,所以养成了舒晴清冷寡淡的品性。

  “呛。”

  梵姝神剑竟在亦真师太的催动下凛冽出鞘,神剑之威凌空悬在沉着淡然的扈力钦头顶上,只听亦真师太质问道:“扈力钦,你莫非也是为了求娶我徒儿?”

  扈力钦以沉稳的目光迎上亦真师太灼灼刺眼的眼神,语透坚决之色,道:“是,舒宫主清新脱俗,气质怡然,若扈力钦有幸与之白首,也许是为了成全千年前琅琊梵姝的美谈。”

  亦真师太闻言玉容闪过一丝恚怒之色,柳眉横竖叱道:“好,梵姝神剑若是斩下琅琊后人,那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她早已按捺不住心中怒火,驱使梵姝神剑斩向扈力钦的天灵盖。

  扈力钦纹丝不动,如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他将蕴涵着冷静坚定辉光的瞳孔凝望向莲中白衣女

  子,似是胸有成竹的样子,任由剑光冷冽,扬起他的发丝。

  琅琊仙刀隐隐感觉到主人的危险,止不住地颤动,跃跃欲试地准备出鞘与梵神剑对抗,谁知扈力钦曲臂死死地按住剑柄,不让仙刀出鞘。

  眼看着梵姝神剑夹杂着猎猎剑光要无情地斩杀扈力钦时,梵姝神剑似是感受到它如今主人的感应,停在距离扈力钦天灵盖半寸之间,左右两缕发丝早已被剑光寒气削落。

  是舒晴,控制住了梵姝神剑。

  这清冷的白衣女子,在莲花瓣里,她玉指灵动,隐隐控制住了梵姝神剑的斩势,梵姝神剑在新旧两位主人的抉择下,选择了服从新主人舒晴。

  扈力钦心中狂喜,欣然望向对面外冷内柔的白衣女子,嘴角一扬,溢出一名赌徒以命相赌得胜之后的得意之色。

  他绝了所有的后路,一直赌舒晴会不会不顾一切、甚至违抗师命去救自己,结果扈力钦赌赢了。

  “晴儿,你......在做什么?”

  亦真师太甚是惊讶,她难以想象违抗自己的竟是自己最为钟爱、最为懂事乖巧的徒儿,她秀目诧异之色很快被失望之色给取代,而后眉宇间聚集着浓浓怫郁之气。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坤清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