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清胤 > 第十章 助拳

  葛贯亭依旧不为所动,扭头对狄印道:“阿印!你这七年来过得如何?”

  狄印应道:“你还别说,太好玩了,北苍派的功夫可俊了..。”边说,边双手比划了两下。

  萧虹仙截口道:“北苍派?你是北苍派弟子,你师父是郗程南?”

  狄印摇头道:“不!那是我师公,我师父是郗天肃。”

  葛贯亭哂道:“七年前,北苍派老掌门郗程南之子郗天肃云游至此,与阿印一见如故,认定他是练武的苗子,便收他为徒,就这样阿印一去北苍派学艺就是七年,他可能今日才回来,还未休息,天还没大亮就来找我,想给我个惊喜,而我反而给他个惊喜了。”脸上的苦涩藏也藏不住,兀自苦笑了一声。

  狄印拍了怕他肩头,感慨道:“七年了,你还是没变,倒多了个相好,七年前,要是你那年跟我一同去,拜入北苍派,你就不会被你爹责打。”

  葛贯亭淡然道:“阿印!你是知道我只有一个师父的,我岂能另投别派,再说我爹讨厌我习武的。”

  狄印笑道:“你爹糊弄一下就成了,可你那师父都失踪了,你还念着他干啥!”

  葛贯亭肃然道:“你不能这么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狄印冷笑道:“一日为师?他可没做过你半个时辰的师父呀!”

  萧虹仙听得懵懵懂懂、一知半解,好奇得很,疑惑问道:“他师父?到底怎么回事呀?”

  狄印应道:“他师父受了重伤,不知为什么就收他为徒了,可半点本事没教,可贯亭依旧认为自己是剑尊门的弟子。”

  萧虹仙愕然道:“你是剑尊门的弟子?不会吧,那你师父修为高么?”

  葛贯亭蹙眉道:“师父..他修为....好像很高吧。”

  萧虹仙不解道:“好像很高?你能不能准确地回答,奇怪!为什么他没教你半点修为,你修为还那么厉害,难怪昨日见你使得好像是剑尊门的上乘绝学「剑尊剑气」,可我不确定,你使得是什么功法?就算剑尊门弟子,你那师父也不可能传你剑尊门的世代秘传绝学「剑尊剑气」呀!”

  葛贯亭被问倒了,支支吾吾道:“这个..萧夫子不让我说,总之,那是..剑尊门的..功法。”

  萧虹仙见他不回答,晓得他有意隐瞒,气急了,逼问道:“你说不说,你学得是什么功法?”说罢,匕首己架在葛贯亭的脖子上。

  葛贯亭依旧伸长脖子,紧闭双眼,不惧道

  :“我不能说,我不能不守承诺,反正我也不会撒谎,我不想骗你,你杀了我吧。”说罢,阖上眼睛受死。

  萧虹仙收起匕首,詈骂:“你怎么这么笨,你骗我,就不用死呀!哪有人不会撒谎啊!”

  狄印解释道:“这不是笨,是耿直,贯亭从小就怕撒谎,你看他阿爹那样,他敢么!”

  萧虹仙寻思道:“都你那怪爹害得,怎么教出这么又犟又傻又痴的笨儿子来,”突发遐想:“不行,我要改造你。”

  狄印满脸嘲讽、不屑,冷笑道:“改造?省省吧!三岁定八十,除非你杀了他。”

  萧虹仙就是不信,撅起嘴,暗下决心道:“我一定要改造他。”

  葛贯亭对萧虹仙道:“你既然要住客栈,事不宜迟,我送你去,银子由我付,这是我欠你的。”

  语音甫落,葛贤德走了进来,肃然道:“住什么客栈?亭儿!如今她**于你,便是我葛家未来儿媳妇,走什么!就住客房吧!亭儿!但在没有成亲之前,你决不能与她做半点逾礼之事,否则家法处治,你去整理客房吧。”

  葛贯亭欣然点头道:“谢谢爹!亭儿定当听从。”

  葛贯亭对萧虹仙道:“萧..虹仙姑娘!走吧!”

  两人至客房,葛贯亭边整理被褥边道:“萧姑娘!以后你就住这儿了,但你要谨记夜里千万别去我房里,免得不必要的误会。”

  萧虹仙哂道:“贯亭哥哥!以后你就叫我虹仙好了,萧姑娘?感觉怪怪的。”

  葛贯亭讪笑道:“行!那我们以后就这样叫。”

  整理完被褥后,葛贯亭说道:“虹仙!我先出去了。”

  萧虹仙点了点头,葛贯亭欣然离开。

  萧虹仙坐在床上,心道:“他师父到底是谁?不会是萧雁裘这老狐狸吧!咦!这老狐狸那么狡猾,怎会收这么憨直的徒儿。但凡是萧雁裘的人,决计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萧雁裘,我今日也不必找乾坤石,找得这般辛苦。唉!蓝色乾坤石就这样没了,不行!蓝、黄两块乾坤石在他体内,白色乾坤石在我这儿,而绿色乾坤石则在爹手上。那么另外四块乾坤石到底在哪儿啊?”

  ※※※

  萧虹仙走到门口,抬头却见葛贯亭与狄印在院子里比武,萧虹仙望着葛贯亭,只见他与狄印双手相搏,狄印笑道:“贯亭!七年不见,你这剑尊门的武功真是愈来愈高,真不知你是有高人指点,还是无师自通。”

  葛贯亭一掌

  击出,道:“别说了,让我这个剑尊门弟子领教你北苍派的「北影神拳」吧。”

  狄印应了一个“好”字,便双腕相击,拳臂猛张,瞬间狄印的双拳幻成百拳,拳影相叠,猛一拳夹着拳劲打向葛贯亭的那一掌,葛贯亭见他拳风猎猎、拳劲带刚,刹是勇猛,有万夫莫敌之势,而葛贯亭掌风有劲、无招,无法比之,又不能出剑气,生怕伤了这个兄弟,惟有作罢。谁料萧虹仙突然冒出来,要助拳。

  萧虹仙双掌相迎,五指随着掌风而变化,此掌至刚至柔,双掌似水花飞溅,似粉蝶飞舞,掌风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双掌又像在画画,上一抹,左一勾,右一弯,下一转。这一会儿工夫早己将狄印的拳劲尽数化去。

  葛贯亭在一旁,惊道:“哇!这就是以柔克刚,好厉害呀!”

  萧虹仙浅浅一笑,道:“贯亭哥哥!这就是剑尊门的掌上绝学「寒剑幽柔掌」,决不会逊于他们北苍派的任何拳术。”

  狄印急忙收拳,抱拳道:“佩服!佩服!我狄印甘败下风。”

  葛贯亭走到萧虹仙跟前,道:“虹仙!你也是剑尊门弟子么?”

  萧虹仙哂道:“如假包换,我还是你的师姐呐!”

  狄印调侃道:“哦!小俩口原来是师出同门啊!难怪你来助拳,弟妹!你真是太不厚道,我和他比划比划,你就来插一脚。”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坤清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