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清胤 > 第八章 窥石

  ※※※

  流水镇药铺。

  葛贯亭按马大夫的方子抓药、煎药,忙了好一会儿,药终于煎完。

  葛贯亭小心翼翼地端着药汤递给躺在榻上的青裳少女,青裳少女转过螓首去,不愿搭理他,并且“哼”了一声。

  葛贯亭歉然道:“对不起!是我冒犯了,若不如此,姑娘就要一瘸一拐地下山,那要走到何年何月,是葛贯亭枉读圣贤之书,姑娘不要任性了,就当我欠姑娘的,你服药之后,葛贯亭任打任罚,但姑娘请别和自己身体过不去。”

  一旁慈祥和蔼的灰袍老者正是马大夫,他着实看不下去,劝道:“小姑娘!你听爷爷说,贯亭这孩子心肠好、绝对是正人君子,他爹是流水镇有名的夫子,家教极好。要不是他早些送你过来,恐怕你就没命了。你别怪他擅自点你穴道,那是事态紧急,你若要怪,便怪老夫吧,他的点穴之术都是老夫教的。”

  青裳少女截口道:“老爷爷!我不怪他了。”说罢,夺下葛贯亭手上的汤药,蹙眉一饮而尽,葛贯亭见这少女利落干脆饮药的豪迈模样,让他不禁对女子生出了另一番看法,原来女子也可以比男子更豪爽直率,不由暗暗对她称好。

  马大夫捋须淡笑,对葛贯亭道:“贯亭!你好好照顾她,老夫去忙了。”马大夫欣然离开。

  青裳少女对葛贯亭道:“喂!你..我不怪你了,或许你这人口碑太好了,但你还是小色狼。对了!你不是说你不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么?为什么你要杀毒蝎子,坏蛋总是说一套做一套。”

  葛贯亭坦然道:“不是的,天地之间有正邪之分,毒蝎子太可恶了,我不允许它再害人。嘿嘿!好像又是情急之下做的事。”说罢他搔头傻傻地笑.

  青裳少女见状也被逗乐了,不禁甜甜一笑。

  葛贯亭见她突然一笑,心中无比温暖,但想到十年前的萧尚全,笑容骤敛,幽幽道:“十年前,若是我这般大,我也可以背萧夫子去看大夫,他也不会失踪。”

  青裳少女疑惑道:“你说谁失踪?”

  葛贯亭垂首不语。

  青裳少女顿了顿,试探性地问道:“你有没有捡到过一块椭圆形很漂亮的石头。”

  葛贯亭沉思片刻,道:“有,我七岁那年捡到过一块黄色的椭圆形漂亮的石头,不过它好像在我体内,每次它都给我神奇的力量,它可以帮我练功、又可以助我疗伤。”说罢,他撸起袖子,指着右臂的一道伤疤,道:“它..它就从这里进去的,很不可思议,对了!你也有这个么?”

  青裳少女摆了摆头,心道:“完了!黄色的乾坤石跑到他体内了,一定要想法子拿出来,不然我怎么向爹交代。”顿了顿,道:“你刚才说你欠我的,我现在不想回家了,我想住在你家。”

  葛贯亭截口道:“不行!你住哪里都可以,惟独我家不成,我爹不喜欢外人来我家,更别说住了。”

  青裳少女蹙眉道:“我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叫我怎么回去,总之,是你欠我的,你不能食言,你不但让我住你家,你还要带我去外面玩。”

  葛贯亭沉沉吐了一口气,道:“好吧!那你偷偷住我家,但你一定要听我的话。”

  青裳少女喜道:“好好!贯亭哥哥!你真好。”

  ※※※

  深更半夜,,葛贯亭带着青裳少女爬墙进入自己屋里。

  葛贯亭点起油灯,原本漆黑的小屋顿时亮了起来,他声如蚊蝻道:“我爹己经睡了,我们要小声点。”

  青裳少女观察了一下四周,道:“就一张床,你不会叫我和你一起睡吧。”

  葛贯亭边铺床边道:“你睡上面,我睡下面。”

  青裳少女舒了一口气,满意道:“这还差不多。”

  灯熄夜静。

  葛贯亭躺在地上,青裳少女睡在床上。

  一个不眠的夜晚,习惯一人睡的葛贯亭久久无法入眠,便突然朝青裳少女发问:“对了!你叫什么?”

  青裳少女冷冷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葛贯亭坦然道:“你知道我名字,而我却不知道你名字,不公平。再说你不希望我总叫你-你吧。”

  青裳少女想了想:“这也是。”“好!我告诉你,我叫萧虹仙。”温然道。

  葛贯亭喃喃道:“你也姓萧。

  ”

  萧虹仙疑惑道:“谁还姓萧?”

  葛贯亭应道:“哦!我的师父也姓萧,嘻!我跟姓萧的挺有缘的。”

  萧虹仙瞥了他一眼,啐道:“谁跟你有缘了!”

  葛贯亭不惯顶嘴,只得闭嘴。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辰时,窗外的天蒙蒙亮起。

  葛贯亭早已不自觉睡熟了,而萧虹仙却在床上翻来覆去,她心里在筹划着:“我己出来有一月之余了,才找到两颗乾坤石,爹叫我三个月之内寻得五颗乾坤石,时间不够了,我必定完不成,若完不成,我一辈子的幸福都没了。”

  她掂了掂手中微微发光的蓝色乾坤石,然后宝贝地放到怀里,心忖道:“乾坤石有灵性,互相吸引。有了,用另一颗乾坤石将他体内乾坤石吸出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想罢,悄然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葛贯亭旁边,只见葛贯亭睡得很沉,脸上挂着憨憨的微笑。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坤清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