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清胤 > 第六章 树妖

  霹雳巨响,一把裹夹着金色光束的长剑划过天际,散发着金色光团,凿中树妖,灰土飞扬。

  一个人影从烟尘中大步流星地走来,那把长剑割断束缚葛贯亭与蓉儿身上的树枝后飞到这人影手中。

  “余登哥哥!”

  蓉儿嫣然一笑,跑到这人影怀中,清晰可见,这个叫余登的少年,一袭深黑色武服、身高体瘦、十九岁左右、相貌奇伟、眉目疏朗,他原本面容冷峻的神情见到蓉儿时,立时柔和温润许多,仿佛判若两人。

  烟尘散去,一只庞然大物从地底窜出,居然还是那只梧桐树妖,原来它为了躲避金色光团,竟然躲进土里。

  庞大的树妖周身缩成根竹竿,然后好像弹簧似得骤然变粗,从树身嘴里吐出缕缕青色雾气,汇聚成青色光球,朝余登等人席卷而来。

  余登轻轻将蓉儿推到一边,自己临危不惧,默念心法,左手掐着一记剑诀,长剑凌空翻转,剑尖登时幻出一盾八卦,八卦激射出一束束金光流剑悉数横扫向树妖。

  强大的威压从树妖嘴里吐出的青色雾气凝结而成,势如破竹地与金光流剑对抗,只是那把夹着金辉的长剑却从天空乍然出现,直插入树妖茂盛的树冠,贯彻树身,从嘴巴子跃然飞出,一汩汩青色脓血如喷泉飘洒飞溅。

  余登接住飞剑,才缓缓舒了一口气,可是当他转身之际,飘洒在泥地上的脓血凝聚成绿色手掌朝他身后拍来。

  “乾坤无极。”

  一记法决凌空响起,遥遥可见那抹黄影双手掐决,一缕清辉浮空覆盖而下,凝成一方八卦光印带着强大的威压狠狠地将树妖周身圈住。

  轰隆巨响,八卦光印扶摇而下毫无死角地封印住树妖以及它盘踞在地底下的树脉,为之震荡,仿佛天地动容摇晃。

  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葛贯亭匍匐于地,眯着眼睛试探地瞄了瞄四周景象,梧桐老树恢复了往常宁静祥和的模样,一动不动,树身被剜掉的爱心好像被填平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张了张大眼睛,眉心的一串粘稠物遮住自己的双眸,使劲抹了抹脸上那团依稀还在的脓血,视野开阔了许多,定睛一瞧,不知何时眼前站着一位仙风道骨、飘洒俊逸的黄衫青年,他双手横举着沾血的长剑,莞尔一笑:“小家伙,我的洊雷剑该还我了不?”

  葛贯亭蓦地站了起来,竟然扑到这个以救世主方式出现在黄衫青年的怀里,感受到这黄衫青年莫名的温暖,方才的一切给他内心带来的恐惧感似乎早已消失到九霄云外去了。

  但他下意识发现了什么,挣开怀抱,往后退了几步,他望着黄衫青年的眼眸,欣然接过长剑,用袖子

  拭了拭洊雷剑剑身上的血迹,黄衫青年无意间瞥见他手掌心的血痕,剑眉微微一蹙,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麟仙前辈,我看到了一只大妖怪,它的手抓着一个小女孩,我不想看到它残害无辜,我就....用你的那把剑砍了它的手。”

  这个纯真的孩子灿烂一笑,腼腆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歉然道:“不好意思,把你的剑弄脏了。”说着又用自己的衣袂再擦了一遍剑身,将剑插入剑鞘之内,也不知道他体内还有什么力量,竟然足够将长剑吃力地举起,单眼一阖,沾着脓血的小脸上竟流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麟仙对他笑了笑,竖起大拇指,调侃道:“好孩子,都懂得英雄救美了。”麟仙莫名被这张无邪的面孔触动了心内最脆弱的那根弦,此刻仿佛认定了这个孩子是他一直想寻找的那个“乾坤之子”。

  “噗通”一声,狄印突然朝麟仙跪下,抓住他衣角,倔强地说:“求仙人收我为徒吧。”

  麟仙接过长剑,“嗖”地一下卷进了广袖之中,他颇为嫌弃地瞥了瞥狄印,挪了挪步子,为难道:“嘿,这位少年,我只是拿回自己的宝剑,也不喜欢收徒。”

  狄印死死抱住他的双腿,吐了吐舌头,赖皮地说:“我不管,我就要当你徒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麟仙满脸无奈地盯着他无辜的眼神,扯了扯自己的衣袂,不耐道:“我最讨厌有徒弟,我若救你一命,那等于逼死自己,少年何必逼死我啊!”

  “我不管,我不管。”狄印不置可否地说。

  葛贯亭见狄印这赖皮的模样,更是哭笑不得,只见麟仙灵机一动,慧黠一笑道:“那个你先放开,你抓着我,我怎么将仙术施展给你看呢。”

  狄印依言松开,就在他站直身板的一瞬间,麟仙幻成一道金光飞入天际之间。

  “师叔.....”余登对着天际动容喊着。

  狄印大呼被骗了,但听到余登的呼唤,心中生出疑窦,徐徐走到余登面前,上下打量着他,疑惑道:“那仙人是你师叔?”

  余登双眸依旧望着渐渐变暗的天空,冷冷地应了声:“对,他是我六师叔炎灵。”

  葛贯亭循着他的目光望向天边,心中默念着:“麟仙。”

  翌日,清晨。

  窗棂被一缕阳光折射入内,长长的睫毛洒上一层金辉,小男孩揉了揉惺忪的双目,无意间瞥见窗外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男子正在交谈着。

  都很熟悉,一个是自己的父亲葛贤德,另一位则是北苍派的郗天肃,不远处站着一位少年正是沛风。

  “咦,他们来我家干嘛呢

  ?”

  葛贯亭心生疑窦,还来不及洗漱便想冲出门去,但步伐一下子滞住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到里屋从床上拿起爱心树皮。

  他走到院子里,郗天肃等人注意到了这个小男孩,目露喜色,望向葛贤德,作揖道:“葛先生,令公子聪颖过人、骨骼精奇,确是百年难遇的习武之才,郗某愿收他为徒,何如?”

  葛贤德自然是拒绝的,他缓缓摇首,道:“郗大侠还是请回吧,贤德只愿我儿出相入仕,别无他想。”

  郗天肃将期许的目光移到了葛贯亭的脸上,问道:“梧桐之心,你意欲如何?”

  葛贯亭愣住了,他低首蹙眉,摩挲着手中的那一块“爱心树皮”,树皮四周不知何时扎着一环洁白纯洁的桐花。

  寂静无人的街角,正有一个少年的心情如葛贯亭一样忐忑,他在原地来回踱步着。

  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抹身影,正是沛风,他冷冷地说道:“狄印,我师傅愿意收你为徒了,明日午时准备好行装,跟我们回北苍吧。”

  狄印惊愕地注视着那抹身影消失在视野后,他激动地跳跃而起,不禁手舞足蹈。

  可是日后他疑惑地便是,他没有找到梧桐之心,又为何会被收做徒弟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坤清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