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清胤 > 第三章 厌学

  “乾以易知,坤以简能。天地之道,不为而善始,不劳而善成,故曰易简。”郎朗读书声从流水镇最大的私塾学堂内响起,声音稚嫩但整齐划一。

  偌大的私塾小院,坐满二十八个学童,最大的十一二岁、最小的是只有九岁。

  墙上挂着孔夫子画像之处正站着一位身着海青色直裰长衫的私塾先生,他头戴黑色儒巾、年约三十七八、肤白齿红,上唇长着整齐的小胡子,举手投足间尽显文弱儒雅。

  他右手托着一把折叠起来的书册,左手握着一把戒尺负于背,解释道:“这句所言无非是在告诉我们任何事容易去知晓,亦可以简单去完成,这天地之道更为如此,不需要做些何事,便可善于创始,不可繁劳,便会形成,故而称为易与简。”顿了顿,目扫在坐众学子,问道:“昨日大家也曾背诵此文,不知你们何人可当众背之呢?”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突然一名谦谦学子站了起来,这学子大约十岁左右,刚及幼学之年,长得眉目清秀,一双眼眸流转间闪烁着聪慧的光芒,熠熠生辉。他提高嗓音,口齿伶俐地说:“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有易简之德,则能成可久可大之功。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天地易简,万物久载其形,圣人不为,群方各遂其业。德业既成,则入于形器,故以贤人目其德业也。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

  他一口气地将后面的行文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在场周围的学子却无丝毫讶异,只是将目光汇聚在他脸上,然后再用余光扫了扫立在孔子画像正中央的先生脸上神情变化。

  “好,葛胤,你且坐下。”私塾先生淡淡地朝这个叫葛胤的孩子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没有一句表扬,继续向众学子们讲解其中的意思。

  但是在那个叫葛胤的孩子眼里没有闪过丝毫失望与黯然,反而漆黑的眼眸骤然刷上一抹愕然之色。

  耳畔回荡着几年前父亲葛贤德厉声话语:“记住,你不是葛胤,等你什么时候考个功名给爹看一下,你才能做葛胤,以后不许你跟任何人说起你这名字,这个名字,你现在不配,不配。”

  那是四年前的自己。

  小小的身躯跪在地上,干瘦柔软的双臂举过小脑袋,瑟瑟发抖,泛白的嘴唇、发青的脸色、冻红的双颊,漆黑的眸子坚毅而有神,咬着

  牙说道:“爹爹,亭儿以后再也不贪玩误事了。”

  高瘦的青年男子,一把木条使劲地抽打在这小男孩的脊背上,恨铁不成钢地说:“胤者,继也,嗣也。你死去的娘亲当年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你成为我夫妇二人骨血之延续,为父更是对你寄之厚望,将为父未完成的功名之梦寄托在你身上,可你贪玩。”说着又

  是一记木条抽了下来,那个弱小的身躯只是条件反射地颤抖了一下,没有发出一声惨叫,他咬着牙龈,竟是硬生生地硬撑了过去。

  “可你贪玩,你对得起这个名字吗?为父为你取表字贯亭,贯日惊虹,亭亦磊然。可如今看来,继之无望。”葛贤德紧紧拽着木条,死死盯着葛贯亭皮开肉涨、血肉模糊的脊背,幽幽地说:“葛贯亭,不需要你闻达于乡野,只图你日后亭立磊然,做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

  突然,从那个瘦小身躯发出铿锵有力的呐喊声:“亭儿以后会好好考个状元回来,努力成为爹爹心中那个葛胤的!”

  四年后,这个小男孩十岁了,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自己的父亲这么叫自己,“葛胤”二字,这无异于是一种褒奖与赞扬,还有带着淡淡的父爱之味。

  “贯亭,你还不坐下,是不是有何疑惑?”葛贤德发现葛贯亭还傻傻地站在那,稚嫩的面庞还洋溢着笑意,不由蹙眉,冷冷地说。

  葛贯亭听后,如拨浪鼓般摇着头,乍然端坐着,无意间扫了扫四周的目光定在了门外,露出了忧虑之色。

  “葛.....夫子,这兔崽子逃学被我拽回来了,你给我往死里惩戒他,不用担心打坏了这臭小子。”

  门外站着一大一小,身强力壮、人高马大、虎背熊腰、俨然从壮发展到胖的级别的大汉正掐着一十三岁壮实少年的肩头,这少年却是满脸傲然,倔强的嘴角逸着不屑,一双虎目尽显叛逆之色,被大汉重重一推,一个踉跄失去平衡,摔在地上,学堂众学子除之葛贯亭以外皆哄然大笑。

  “狄印!”

  葛贤德立在这个叫狄印的壮实少年面前,冷冷地叫着。

  倏然间,哄然大笑声一下子戛然而止。

  狄印缓缓爬起来,缩着肩头,糯糯地说:“我不适合读书。”顿了顿,看着葛贤德一副严肃的模样,他壮起胆子,嬉皮笑脸地说:“葛大叔,我

  真不是读书的料,我也不考什么科举,还是去养养猪比较实在。”说着对后面那个大汉笑道:“阿爹,这样你也不用天天舍不得束脩金花在我这个木鱼脑袋上啦。”

  大汉闻言怒火中烧,马上拖下自己的鞋子,二话不说就朝狄印脑门敲下去,嘴里边说着:“还不是你没认真读书,尽糟踏老子的血汗钱。”

  布鞋因狄印灵活的躲避,倒是扑了一个空,狄大汉干脆赤着自己胖脚踩上前去,一边捡起鞋子穿起来,一边斥道:“你小子读了不到两年的私塾,没有一天是认认真真的,天天就知道偷懒打盹、逃学玩闹。”狄大汉越想越气,伸手夺过葛贤德手中的戒尺,怒道:“臭小子,看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成死猪样。”

  狄印朝狄大汉吐了吐舌头,挑衅道:“来吧来吧,我是死猪,你就是猪阿爹了。”

  葛贤德哪里容得这父子俩在严肃的学堂上胡闹,当下拦住狄大仁,劝道:“大仁兄,你在学堂上教训阿印,成何体统,若是打有用,何须我这做夫子的....”

  狄大仁气得胖脸铁青,呐呐地说:“你...你看这阿印,这话...”

  “葛大叔你知道打没用,还经常打贯亭,这成何体统啊?”狄印听后叉腰抱胸反问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乾坤清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