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夜学园 > 688、祝你生日快乐(1/2)

688、祝你生日快乐(1/2)


  PS:五千字大章奉上。

  张叹抓着谭锦儿的手,手把手教她滑雪。

  谭锦儿这是第一次滑雪,但是学的很快,很容易便上手了。只是,滑雪是一门搞技术活,上手只是起步,要想滑的好,哪怕只是保持不摔倒,需要经常的练习和一些先天的天赋。

  张叹只是看谭锦儿滑了几回,指点了几下动作,告诉她一些要点,她便能像模像样地在空地上缓慢滑行。

  真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姑娘。

  相比于她,另外两个小女生就显得笨笨的,不过,怎么说呢,还是要夸奖她们,勇气可嘉,摔倒了许多次,依然打消不了她们的激情,每一次爬起来,兴致昂扬,仿佛没有摔倒似的。

  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对这么小年纪的小女生,能做到这点实在难得,大出张叹的预料。

  他早就做好了两个小朋友撂担子不干的准备,为此已经申请到了一架狗拉雪橇。

  拉雪橇的狗是阿拉斯加犬,这个名字取自爱斯基摩人,外形上看,有些像二哈,短而直立的耳朵,囧字眉,灰黑色和白色的毛发。

  一条雪橇配备了5条阿拉斯加犬。

  摔了数不清多少次的小白和喜儿看到狗子,终于打起了退堂鼓,不滑了,感觉她们不是来滑雪橇的,而是来表演花式摔跤的。

  好在摔倒有伴,不是自己一个,不然早就撂担子不干了。

  此刻见到狗子,注意力都在狗子身上了,喜儿一个劲往小白身后躲,小手拉着她的裤子,又好奇又害怕。

  “放手,放手手。”

  小白不断靠近雪橇,同时不断把拉她裤头的喜儿扒开,但是作用有限,喜儿被拍掉小手后,没一会儿又拉上来了。看样子是没法完全杜绝的,根本的法子是消除她的好奇心或者胆怯心理,又或者,把雪橇和狗子带走。

  “可以坐上去。”张叹说。

  小白惊讶不已,忽然捏起小拳头,给了张叹的膝盖一下。

  “你打我干嘛?”张叹问。

  “你欺负狗狗。”

  小白温柔地打量这5条拉雪橇的狗子,旋即怒气冲冲地瞪着张叹。

  此刻在小白的心里,张叹肯定是屁儿黑,欺负狗子还算人吗,竟然用狗子来拉人!

  喜儿被小白带偏,指着张叹对谭锦儿说:“姐姐你快看,张老板好坏哦,他欺负狗狗。”

  谭锦儿给她们解释,为张叹伸冤,但是很快她也被划分到屁儿黑一列。

  ……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玩。”

  “我飞起来啦,我会灰,我是灰机~~~”

  谭锦儿站在雪地里,用手挡在额头上,挡住灿烂晃眼的阳光,目送雪橇从眼前飞驰而去,冲向辽阔的雪场。

  张叹踩着滑雪板,紧紧跟在雪橇身边,一会儿落在雪橇之后,似乎防止有小朋友被甩下来,一会儿与她们并驾齐驱,趁机聊两句,一会儿以加速冲上前,为她们领路。

  十几分钟前同情狗子,无论如何都不肯坐上雪橇的小白和喜儿,此刻已经忘了初心,端坐在雪橇上哈哈大笑,欢呼雀跃,这可比自己滑雪好玩多了。

  她们在雪场飞奔,沿着一大片针叶林的边缘滑行,身后溅起一条长长的雪花,留下雪橇痕印。

  谭锦儿目光所及,灿烂的阳光和晃眼的雪色,她拿出配备的墨镜戴上,在远处一群小黑点中寻找小白和喜儿。

  她很少见到喜儿像今天这么开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视野里雪橇和张叹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他们在向她靠近,终于停在了她身前。喜儿hiahia大笑而去,又hiahia大笑而回。小白对此颇有微词,说把她的小耳朵都笑的听不清了,笑一路也太过分了噻。喜儿弱弱地反驳说,小白也笑了吖,又不止是她一个人笑。小白反驳说她没笑那么多。

  好吧,两个人为谁笑的多笑的少而争辩不休。

  忽然喜儿抓住小白的裤头,把她拉进一些,踮起小脚,小身子倾斜,靠在小白身上,嘟起小嘴,吧唧一下,狠狠地亲了一口,把小白亲的捂着脸,嘀嘀咕咕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说算唠算唠。

  负责驾驭雪橇的师傅把喋喋不休的两人一一抱下来,放地上。小白一落地,便去安慰狗子,抚摸狗头。喜儿很想当一回勇士,但是看到“二哈”们的囧字眉,又把小手缩回去,藏在身后,再把自己也藏在小白身后,但不甘寂寞,偷偷摸摸地摸小白。

  小白摸狗子的脑袋,喜儿就摸小白的脑袋;小白摸狗子的耳朵,她就摸小白的耳朵,全程竟然没有被发现。小白太专注安慰狗子们了。她在心里已经给这5条狗子起了名字,领头的叫小光,旁边的叫小满,吊车尾的叫喜娃娃……别急别急,见者有份。

  “大叔,狗狗们吃什么?它们干了活你要给它们吃好点。”小白不忘为卖力的狗子们争取好福利,关心起它们的饮食,并且由饮食延伸到吃住行玩等生活的方方面面,听到满意的地方就点点头,表示认可和赞扬;听到不满意的地方,就严肃地指出来,打商量能不能让它们过好点。

  驾驭雪橇的师傅被她喋喋不休扰的头都大了,在询问张叹还需不需要雪橇后,架着狗子们走了。

  小白意犹未尽地目送狗子们远去,挥手告别。

  午饭在雪场吃了,休息了一会儿,坐上雪车,穿过针叶林,来到一面大湖边。

  这面湖位于山谷中,湖面像一整块完整的碧玉,蓝汪汪的,水深处呈现深碧绿色。水面上没有结冰,水波不兴,不像是湖面,像是一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用岁月雕刻出来的镜子。高山湖泊三面环绕峻岭,一面则停靠两艘游轮。

  张叹等人的下一个行程,便是乘坐游轮,游览高山湖泊的美景。

  两岸高山仰止,高山上是针叶密林,挂着晶莹的冰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发出阵阵耀眼的光芒,仿佛密林中藏了许多面镜子。

  这面大湖旁边有三个小湖,和大湖不一样,三个小湖的湖面结了冰,有人在上面冰钓。

  张叹拿了钓具,来到一个打好的钓洞前,准备上饵钓鱼。

  “这是啥子嘛?”

  小白好奇地打量钓洞,难以想象这里也能钓到鱼摆摆?

  论钓鱼,她可是把好手,在白家村跟在大孩子身后河边池塘到处跑,奶奶用竹子给她做过一根钓竿,偶尔也能钓上几条小鱼小虾,最厉害的一次是在河边钓了一只王八。

  喜儿伸长脖子往钓洞里打量,担心里面的鱼会不会憋死吖。

  众人嘻嘻哈哈都上了冰面,拿着渔具分散在四周的钓洞前,基本都是男士,而女士则举着手机在自拍什么的。

  谭锦儿对自拍没兴趣,很少能看到她自拍,此刻她停在张叹这边,帮他把渔具里的东西拿出来。

  “怎么还有一只锅?咦?调味料也有,还有小火炉……”

  张叹说:“这不奇怪啊,钓上来鱼,就炖了,锦儿你去抓点雪放到锅里,等会儿钓上来鱼,我们就煮鱼汤喝,很新鲜的,比在家里的菜市场买的好多了。”

  谭锦儿:“……”

  虽然有些难以理解,但她依然去湖边的打水,往锅里塞了一锅的积雪。

  喜儿蹲在张叹身边远远地看着,用目光助姐姐一臂之力,她现在实在是走不开啊,她要看张老板钓鱼呢。

  钓钩放下去等着,谭锦儿从远处回来,快要到时,张叹感觉鱼竿一沉,水底有东西在拉竿。

  “中鱼了。”张叹牢牢握住鱼竿,把鱼钩往水面上提,而水里的鱼则使劲往水里钻,鱼竿被拉的成了弧型,几乎半圆。

  “不好唠不好唠,要断啦。”小白嚷嚷叫,担心鱼竿断掉。

  鱼竿很细很短,看起来确实像随时要断似的,但鱼竿的竿身是特殊材料做的,虽然细,但是耐用,水底下拉个辛晓光都没问题,带个小满老师也不成问题。

  “不会断。”

  “要断啦,要断啦。”

  “不会断,放心吧,鱼要出来了。”

  一条大皖鱼被钓出了水面,被拉上了钓洞,落在冰面上,鱼光粼粼,大概有两斤多。

  水面上的温度远低于水面下,鱼落在冰面上不断跳跃,挣扎着想要回到水里,但只是徒劳,没一会儿,身上的水渍结成了冰霜。这条鲜活乱蹦的大皖鱼活力丧失了大半,只在偶尔摆动跳跃一下。

  小白和喜儿惊奇不已,没想到真能从一个洞里钓出这么大的鱼。

  “你们要不要试试?”张叹问。

  小白搓搓手,跃跃欲试,说钓鱼是她的强项,她想试试。

  “那你拿着,抓牢了,千万不要松手。”

  “不松手~抓牢啦。”小白双手抓着鱼竿,不放心,干脆抱在怀里。

  “小白小白,你要我帮你吗?”喜儿眼巴巴地问。

  “要,快来。”

  “好哒。”

  张叹把那条扔在冰面的鱼装进桶里,谭锦儿刚好回来,问道:“真的现在就煮吗?”

  张叹笑道:“当然真的,你看炊具都准备好了。”

  “好吧,我去杀鱼。”

  她接过装了鱼的木桶,就要提走,到有水的地方杀鱼洗净。

  “你?”张叹问。

  谭锦儿:“我会杀鱼的,别小看人。”

  “不是不是,我不是小看人,我当然知道你会杀鱼,但还是我来吧,这种活你是女生你不要干。”

  谭锦儿提着木桶就走,“小看人,女生就不可以杀鱼吗?我们也是很厉害的,什么都可以做,没什么不可以做的。”

  坐在小白身边聚精会神盯着冰洞的喜儿闻言,撇过头看了她们一眼,大声说:“我姐姐可厉害啦。”

  其实她没注意听她姐姐和张老板在说什么,但没关系,夸就是啦,她可是夸夸乐。

  张叹目送谭锦儿提着木桶远去,大声叮嘱道:“小心点,不要划破手了。”

  “知道啦。”谭锦儿头也不回地说。

  张叹看向守在冰洞边的小白和喜儿,“有动静吗?”

  刚问完,小白手里的鱼竿猛地弯下去,像是有了生命,要从她怀里挣脱出去,吓得小人儿手忙脚乱抓紧,喜儿呀呀惊讶个不停,搭把手,和小白一起抓住鱼竿。

  水底下的这条鱼看动静比刚才上岸的那条要更大,劲头十足,两个小朋友拉着鱼竿很费劲,把她们激动的哇哇大叫,又兴奋又怕怕的,怀疑水底下这是鱼吗?不会是吃小孩子的怪兽叭,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呢。

  “张老板快来救我们吖~~~”喜儿第一时间向张叹求援,她不像小白那么坚持。

  张叹赶到她们身边,刚要搭把手,小白说话了,说这是她的强项,她和喜儿就可以了,让张叹一边看着就行。

  她让张叹一边呆着,却急忙呼喊喜儿:“喜娃娃,喜娃娃,快来噻,老子要拉不住唠。”

  张叹下意识地伸手要帮忙,被小白让走开。

  “来啦,我来啦,我可厉害啦,小白你不要害怕。”

  喜儿立刻来劲了,拿出吃奶的劲,和小白合力,嗯咦嗯咦。

  张叹守在一旁,随时准备搭手,同时不断提醒她们该怎么做,几分钟后,在小朋友累的气喘吁吁时,这条大鲤鱼终于被拉出了水面,在冰面上甩尾跳跃,把冰面打的砰砰作响。

  小满老师举着手机全程拍摄,不由称赞她们俩。

  钓上鱼的小白和喜儿喘着粗气,额头上竟然有了汗,但是脸上喜滋滋的,露出灿烂的笑容,顾盼生辉,自豪不已,干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呢。她们看到谭锦儿提着木桶在往这里来,蹦蹦跳跳呼喊她快来看大鱼。

  湖面上钓鱼的众人几乎都来欣赏被小白和喜儿钓上来的大鱼,实在走不开的,也派了代表。

  张叹找出弹簧秤,把钓上来的这条大鲤鱼挂上去,提起来,足足有三斤!

  “养在水里,我们带回去,现在煮一条就够了。”张叹说,架起锅炉,开始煮鱼。

  冬天日短夜长,不知不觉中,红日落在了湖面的一侧的山林中,只露出半边脸。山林中的针叶林仿佛一片不屈严寒的荆棘,把这颗红日刺破了,流出血一样的红光,染红了整片高山、密林和半边湖泊,再把湖面上的众人包裹在其中,倒影落在冰面上,越拉越长。最小的喜儿倒影都有两米多长了,伪装成了巨人。

  众人收拾渔具,准备打道回府,人人有收获。这面湖水中每年春天都会放入鱼苗,年年生长,鱼满湖泊,大鱼不少。

  众人坐上雪车,回去的路和来的路不是同一条,但依然要穿过针叶林。和来时的风景不一样,傍晚时分,落日之下,大自然的景色呈现出另一番壮丽优美。

  针叶林中成了光和影的两极世界,雪车一会儿沐浴在热烈的红光中,一会儿倏然钻进了阴影中,目光所及之处全部笼罩在浓重的暮色之中,就连温度都低了几度。

  耳边不再有清晨来时的鸟鸣声,也不再有积雪压断树枝骤然响起的哗啦啦声,当下,雪车压在雪面上发出的刷刷声仿佛是整片世界唯一的声音,但仔细听的话,偶尔能听到咕咕声,像是斑鸠。但这个严寒世界里,斑鸠能生存吗?张叹不知道,他只是胡乱猜测那些隐藏在阴影树洞里的小生命们,都是这片雪域的精灵。

  张叹把小白和喜儿包在自己的外套里,坐在她们身前,帮她们挡住迎面刮来的寒风。两小只玩了一天,有点累了,靠在他怀里打瞌睡。谭锦儿脸蛋冻的红扑扑的,但是眼睛里很有神采,她一会儿看着一晃而过的雪林,一会儿看向张叹怀里的喜儿,目光所及,皆是温柔。

  天完全黑下来了,一辆辆雪车终于开进度假村里,落在一栋栋别墅前,众人拖着疲惫又兴奋的身体,纷纷下车进屋。

  辛晓光打破沉静,大声说了句:“7点!大家不要忘了。”

  众人纷纷响应,谭锦儿疑惑地询问辛晓光什么七点。

  辛晓光呵呵笑道:“七点吃饭呢。”

  旋即看向被抱在了地上,站着迷迷糊糊的小白:“小白,别睡着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深夜学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