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地生吾有意无 > 第446章 迹觅迹寻踪

第446章 迹觅迹寻踪


  两帮凡人为了争权夺利,正打的不可开交,热火朝天,而一个隐身的女神仙虽身处其中,却完全置身事外。

  女神仙眼中噙着泪花,直勾勾望着一个人,嘴角不时抖动,一副悲喜交加的激动样子。

  女神仙眼中的人,是衣发凌乱的周旦。

  这个女神仙就是翠儿。

  因仇恨九重天,在忘川山神魔大战的战场,故意要引爆战火的翠儿,被巡视的擎天给抓着个正着,在他的劝说下,来到人间找投胎转世后的甄小舞。

  翠儿一直在找小舞,见王宫门前发生大事,自然会来看看找找。

  这一看不打紧,就直接看出了眼泪。

  翠儿看见了朝思暮想的子萧,她暗自深爱了万年的情郎。

  这真是应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翠儿心里明白,眼前和子萧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已不是之前的子萧,但定是他投胎转世后的。

  一样身高,一样的长相,一样的文雅,一样的眉眼间凝着令人心疼的忧郁。

  不是子萧又能是谁。

  “子萧!你好吗?……你好狠,说走就走,什么都不要了?……你又遇到……小舞了吗?……”

  望着和子萧一样的面孔,翠儿心内如推翻了五味瓶,哽咽问着正看向自己方向的周旦,眼泪夺眶而出。

  万年苦相思

  两行伤心泪

  过去与子萧在一起的一幕幕,栩栩如生,如在眼前……

  按照擎天给的地址,翠儿找到了甄小舞的家,寻着已被孤鸣鹤替换的信息,寻到了一个已石碑断裂的坟墓。

  一看倒地石碑上的名字,才确认是甄小舞的。

  翠儿自然又是一阵难受。

  小舞小主的这一生,日子不但过的艰苦,还死的如此早。

  翠儿悲伤地开始祭祀,突然发现坟墓是旧的,看样子至少也有四五年了。

  不对!

  翠儿脑子顿时清明起来,太子擎天明明说过,小舞可能有危险,让自己来保护她,防止她被伤到元魂。

  若不是擎天说了假话,那就是这个坟墓是假的。

  君无戏言,擎天说话向来一言九鼎,应该不会说假话糊弄自己。

  那为什么要造个假墓呐?这太不合情理了?……

  甄小舞遇到了什么事?……

  翠儿是真是想不明白,她也懒得想,本着对擎天的信任,她开始在丰城和镐京继续寻找小舞。

  命运,太喜欢作弄人了!

  其实,翠儿和在街上检查城防的周旦,曾有过擦肩而过的一瞬。

  周旦还狐疑地看过她一眼,觉得她举手投足很是不凡,心里还琢磨,为什么这般美好的女子会如此失魂落魄?

  但已是肉体凡胎的周旦,自是不识旧相识。

  当时,翠儿正想着伤心事,那是有关自己暗恋的子萧的事,对旁边一堆的士兵根本没兴趣,也就错过了在其中的周旦。

  那正是自己思念人。

  能吸引翠儿目光的,唯有一个娇小的身影,那就是自己小主转生后的甄小舞。

  作为一个仙人,在不大的范围内,竟找不到一个凡人,不能不说这是件极窝火的事。

  翠儿如此,三个穿着黑色大斗篷的仙人,也同样如此。

  受魔族大王子成烈委派,亲自来找甄小舞的暗士头目阴番,带着两个手下,也曾同样被孤鸣鹤误入歧途,走了和翠儿一样的弯路。

  三人循着气味,一路找到在丰城的旧王宫,又循着几无可查的气味,找到乱葬岗的坟墓。

  发现要找的人竟死了。

  三人脑子没翠儿转的快,没及时发现坟墓是假的。

  好容易找到线索,大王子正翘目以待,自己亲自出马,找到的竟是个死人。

  这个结果把阴番气的不轻,一掌就把墓碑劈断,就差把墓内的尸体掀出来泄气。

  骂天、骂地、骂甄小舞。

  阴番觉得没脸向大王子交代,折腾了好一会,转念一想发现了不对。

  一个看起来死了好几年的人,大王子怎会那么着急找?还再三交代,让护她不能被神器伤到,说明知道她是活的。

  阴番终于开窍了,瞪着两个手下,气呼呼地命令,“这墓……可能不是她的,你俩……拿着画像,继续打听!”。

  “啊!……遵命”

  两个魔族暗士吃惊过后,就是一副无精打采又无可奈何样,恹恹地应着。

  在大周境内,他俩找的时间可不算短了,该问的也都问了,但画像上的女子,好像从人间消失了一般。

  都说皇天不负苦心人,但对两个暗士来讲,那就是莫大的戏弄。

  对两个手下的毫无建树,阴番是又气又脑,在丰城街头,他顺手抓了一个正指使伙计们卸货的中年男子,拿出小舞的画像打听。

  “你看看,这个人……见过吗?”

  中年男子正想发飙,但看见阴番如恶魔般骇人的黑脸,顿时没了气焰,老实巴交看了画像,端详了好一会。

  “壮士,你先松开手”

  “唔……好,认识?……”

  见阴番松开自己,中年男子又看了两眼画像,挥手招呼一起的伙计。

  “你们,都过来看看,我看着……好像有些眼熟”

  阴番觉得有戏,忙露出笑脸招呼,“都过来,过来看看”。

  伙计们犹豫地围拢过来,中年也不再害怕了,一边揉着被抓疼的手臂,一边述说起来。

  “我看着,她像一个人,闹瘟疫那会,她被逼在大戏台上,被伤的……不轻的那个小个,嗨!就是被抱走的……那一个”

  一个伙计点头,“哦?……我看着也像,但那是……男的呀,这可是……一个女的”。

  中年男子喷道:“笨蛋!穿什么衣服……就是什么呀?你说像不像……就是了”。

  伙计忙回应,“像,我觉得……就是”。

  另一个伙计也附和,“是!就是她”

  阴番皱眉,插话问:“为何伤她?”。

  中年男子回答,“传说她的血,能治瘟疫,传说周公的瘟疫,就是她血治好的,大家追她,就是想弄点血,当时那种情况,谁不想活着呀?”。

  阴番问:“你确认吗?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望了一眼不像善茬的阴番,中年男子提高了警惕,觉得有些为难了,他故作拧眉思考状,没有立刻回话。

  中年男子之所以为难,是他自己也曾在围攻小舞的现场,曾想弄点血给得瘟疫的老母治病,但当时的人太多了,他连边都没靠近。

  但周公一番愤慨的话,他都听的清楚。

  后来听人讲,就是当日那瘦弱白净的受伤公子,找来了治瘟疫的配方,那他就是整个丰城百姓的救命恩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地生吾有意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