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弱小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弱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觉得!”孑朝着对方喊了一下,“我们可以谈一谈……”

  弑君者只是轻哼了一声。“米莎,”她说,“这个少女没有跟白羽一起吗?”

  “你们的目标是米莎?”孑伸手掏了掏耳朵,“那个小女孩……我只是在罗德岛的时候见过几面,嗯,有些印象,是白羽小队的成员没错,不过米莎并没有跟过来,那倒是实话。”

  “这么说,”弑君者答道,“碎骨他已经和她碰面了。”

  她望了一眼孑。

  “碎骨……碎心……这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孑撇嘴,“我们两个还打不打?当然,如果是一起上的话,我肯定打不过你们,可如果你愿意与我单挑的话,那倒没事。前提是,你身后的那些弩手,能不能先把手中的武器放下来?”

  “你是白羽的朋友吗?”弑君者转而问道。

  “是。”孑回答,“又怎样?看来白羽真是一个抢手货,无论是罗德岛还是整合运动都想找他。”

  “他在哪里?你为什么没有跟着他?”

  “喔,你觉得我会跟你讲这么多有关于他的事情吗?”

  “去找他。”

  弑君者听完就向后挥了挥手,他身后的那些整合运动成员收到了弑君者的命令,立刻放下的手中的武器,分成数个小队四散离开。孑转身看着那些离去的敌人,耸耸肩。

  “好了,”他说,“看在,现在不想单挑也是没有办法的了。不过,你为什么要找白羽?”

  “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东西。”

  她只是轻轻撂下这么一句,并在一瞬间化为一道残影,闪现到了孑的身边。孑啐了一口,抬手就是直击要害的一刀刺去,弑君者便扭身用匕首弹开,反握武器对着孑的脖子划去。

  “好快!”

  孑吐槽了一句。话虽然这么说,但他的速度也是毫不逊色,就在转手之时顺带击中了弑君者的刀。

  闪现!

  孑的后脖子有寒风拂过,他立刻低头躲闪。弑君者上切,孑便侧身低背反攻,弑君者再从上至下刺击,孑便以同样的角度拦住攻击,接着试图反攻。

  但那样效果甚微——弑君者攻速真的很快,孑即便也不是吃素的,可想要近身硬生生接住敌人频率极高的攻击,依旧是十分吃力。

  这个女人,刀法倒是不赖。

  另一方面,看似风平浪静的弑君者则是越打越吃力。她本来是指望着支开队友一个闪现结果这个从哪里看上去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鱼贩的家伙,但这个人的武技竟然是出奇的强,甚至他的攻击可以说是异常凶狠

  ——除了人体的要害部位,他的刀永远不会对其他位置感兴趣。

  这个男人一般不主动进攻,有几次他明明可以尝试攻击,但他好像对除了弄死或者弄残敌人的试探毫无完成的欲望。

  该死的,这个死鱼眼到底是谁?

  弑君者与他交战了几个回合,刀缝因为碰撞而发烫。数秒之内,他们的刀至少相撞了数十次,每次都会惊心动魄地蹭出火花。

  有时弑君者占上风,打得孑连连后退,但有时孑会抓住机会反扑数步。几回合下来,双方都没有受伤,也没有创造出任何实质性的战果,仅仅只是消耗了一波体力。

  弑君者闪现后撤。孑横着刀看见她退后了,便将刀收到了身侧。

  “你是罗德岛的干员……”弑君者冷着声音说。

  “嚯,什么罗德岛的干员不干员的,我就只是一个卖鱼的而已。”孑面无表情,眼珠子没有任何变化,“话说,我之前好像从拉普兰德那个侮辱海鲜千层酥的家伙那里听说过你,说她之前和你在乌萨斯的边关交手过一次,那日她状态不好,没有打赢。你叫弑君者,对吧?”

  “你竟然知道我……”

  “不仅仅是如此哦,白羽他跟我们提前讲了好多整合运动的干部的信息……啊,这耳朵怎么这么痒,是好久没掏了吗……总之提到了你,还说你是整合运动所有干部当中最弱的那个……”

  弑君者咬着牙:“嘁……他白羽不过是个被大发慈悲留命在整合运动的废人。至于我,弱?但杀个卖鱼的还是绰绰有余!”

  弑君者第二次攻击过来。

  “秘技-迷雾!”

  “嗡!”

  孑只是看见弑君者的身旁忽然腾起怪异的白色迷雾,一股源石粉尘的难闻味道传来。

  接着,便是她的刀光在孑的面前闪烁了一下。

  孑抬手想挡住,但对方的刀只是微微一扭,第二次闪现,那把短刀立刻随着弑君者的移动而换位至孑的腰侧,朝着他的身体狠狠刺去。

  “断螯!”

  “砰!”

  先是刀刃相击。

  “嘶拉……”

  接着,是两把刀从身侧的高度一路相抵,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孑一只手紧紧锁住弑君者的手腕,然后手指按住她的腕骨两侧,随后狠狠捏了下去。

  骨头碎裂的声音旋即传来。

  弑君者完全没有料到孑竟然会直接无耻到用手掐断她的腕骨,除了难忍的痛楚之外,还有附加而来的不甘和耻辱。她闻到他身上传来的鱼腥味,这更加重了其中的心理折磨。

  还没有完。孑持刀的手带着刀,绕过弑君者断掉的那一只手,朝着她的脸部划去,同时右脚踢出,目标就是她的膝盖。

  弑君者知道不去躲避的话,腿和脸都保不住,但一旦躲避,她就会……她还是躲了。

  孑要的就是这样。孑的刀划破了她的脸颊,同时割掉了她的面巾,趁着她躲避时重心不稳,左手扯住她断掉的手腕,强行将其按倒在地,锁在自己身下。

  “你!……”

  孑的膝盖压在她的大腿和脖子上,动一下弑君者都要痛苦地呻吟出来。她的手被拽住,根本没办法动弹,刀也掉在了地上。

  更令她无法忍受的是,孑控制住她的感觉,就如同控制住一只螃蟹一样,带着轻辱和怪异的姿态。

  “真是糊涂,弑君者,你明明占据着优势,你的那些手下对我来说是巨大的威胁,但你偏偏选择这样单独去应对我。”孑的声音波澜不惊,但听起来却很冷,“把队友支开简直是战场上的大忌,就像是切鱼的时候不用砧板,煮鱼的时候把水倒掉一样。”

  “你放开我……啊!”

  “放开?弑君者,刚才你好像还对白羽对你的评价不太满意,而你又是怎样的呢?你太弱了,真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卖鱼的而已,如果像你这样的人也能到整合运动去当一个干部的话,那我是不是可以取代塔露拉?……喔,这只是一个真诚的提问而已……”

  “你……放开我……”

  孑摘下了自己挂在下巴上的口罩,两手一摊,把弑君者推倒在地上,又把她的匕首扔到她的面前。

  “放开你了。”孑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把阿发带到哪里去了?如果我没办法把他安全带回来,那恐怕……”

  “你……”弑君者瞪着他,双眼当中竟然蓄起了泪水,“恶心的卖鱼的家伙……什么阿发,我不知道!”

  她惯用的右手手腕被捏断,只能用左手勉强握住自己的刀。她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抹嘴角,又是一个闪现冲了上来。

  孑抬起刀再次将其拦住。她的速度慢了很多,然而孑的攻势却越来越凶狠猛烈。

  同样的只攻击要害,同样的刀刀致命,弑君者每拦下他一刀,都会冒出一身的冷汗——孑的每一刀但凡命中,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她赌不了。

  弑君者闪现后撤,但她已经伤得很重,本想着靠着闪现直接逃跑,然而她只滑出了一点距离,就又双目眩晕起来。

  “不打了吗?”孑的死鱼眼在此时看起来尤为恐怖,“你刚才是怎么称呼白羽来着,说他是一个废人——双手残废?然而我只是断了你一只手而已,你在做什么?”

  “白羽……他背叛了叶莲娜和我们的信任……不,她甚至带着叶莲娜也背叛了革命……”

  “革命……又是这些革命啊……你们称这为革命……”孑摇了摇头,“下水道的那些尸体,是你们整合运动做的吧?龙门外环的那些平民做了什么,为何招致你们无情的屠杀?”

  “下水道?……屠杀!你是非感染者,你当然不会明白这样的愤怒!”弑君者的眼泪竟然涌了出来。她用刀指着孑,哭着说,“你还能去卖鱼,你知不知道我们当中有一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鱼?

  “我管你们见不见得上鱼,我只知道我想过卖鱼的生活而已。”孑说,“我这个人嘛,从来不歧视感染者还是非感染者什么,我也没有那么有正义感。我不是槐琥,我只想陪阿伯他过完他的余生罢了。和平这样美好,为何总有人想着破坏它?”

  “和平……”弑君者悲哀地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整合运动吗——我想要复仇。我会杀了米莎,然后再杀碎骨。他们的父亲杀了我的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当然也包括你!”

  “有些人还真是不被做成海鲜拼盘就不死心。”孑耸着腰望着那个流泪的少女,幽幽叹了口气,“而我呢,自然要阻止你,倒不是因为我歧视感染者,而是因为……

  “我是龙门人。”

  孑冲了上去。如果说就这样交战下来,弑君者一定会死。她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竟然释然了。她没有躲,而是闭上了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个红色的熟悉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孑用刀去刺。那少女弹开了孑的攻击,另一只手的刀随即向着孑的脖子划去。那才是真正的快,相比之下,弑君者出刀的速度就如同在蠕动。

  可就是那样,孑依旧拦下了对手的进攻。

  那个红衣少女没有继续,也没有与他交战的意思,而是快速闪到了一旁。

  一个留有粉色长发的男性干员垂着双眼,望着他,身后一架怪异的发电装置突然一闪,接着弑君者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昏了过去。

  “电压2%。”他说,“已击晕。”

  那个红衣少女抱着弑君者跳到他的身旁。孑以为他们是一队的,但随后,那位男性微微向一边走了半步,转过身,让开了一条路。

  在那个男人和少女的身后,走过来了一个熟悉的女人。

  “凯尔希?”孑戴上了自己的口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