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心跳骤停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七章 心跳骤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五……五……好耶!”

  米莎兴奋地举起手,把骰子捧起来,猛亲了几口,接着将她的飞行棋移动到终点处,而仅仅只差一步就能取得比赛胜利的大帝则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棋盘,差点没把桌子掀了。

  “这……”大帝鸟喙又一次被气到扭曲。他抬头,墨镜下扭,双翅扑棱着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发出了难以名状的企鹅尖哮,“啊啊啊!我不玩了!米莎,你这运气怎么不去买彩票?又输钱了!可颂……”

  “啊……”可颂一脸肉痛地从柜子当中干巴巴取出一些龙门币,“老板,这可是我们这个月的工资啊!”

  “呐呐呐,把钱给我。”大帝一翅膀拍走了钱,放在眼前数了数,“我不是言而无信的那种人,输了钱就要给,跟米莎赌气那显得我太没有鸟量了是吧?况且这个月的工资咱们一定会发的——只要D.D.D再多开几场音乐会……”

  “又压榨员工啦,大帝先生。”锡兰端着一杯维多利亚红茶,抿着嘴笑道。

  “老板压榨员工压榨的还少吗?”能天使也跟了一句,“我车内的唱片机已经几年没有换过了,这件事我都和老板说了好几百遍,他还是……”

  “唱片?”可颂一听到能天使嘴里蹦出这些字,一下子吓出生理反应,“别!比起听你那些歌,我觉得还是少拿点工资更划算一些……”

  米莎小心翼翼地从大帝的手中取过那一叠崭新的龙门币,又转头把钱放到了桌子上,认真地说:

  “企鹅叔叔,钱什么的就算了,还是开心点好啊……你说是不是,苇草?”

  苇草瞪着眼,一脸迷糊的样子。倒是可颂很快反应过来,一把把钱重新塞到了手中,笑容立刻又在脸上荡漾开来。

  “哟哟哟,还是米莎小姐最懂事,这钱呢,我就先替米莎先收下啦……”

  大帝推了推墨镜,眼睛藏在黑色的镜片之下,偷偷望着微笑着与苇草和可颂说话的米莎,突然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米莎,”大帝突然说,“你是哪里人啊?”

  “我?”米莎指了指自己,“我是切尔诺伯格人。嗯,我的父亲是切尔诺伯格科学研究院的一名研究员,但是后来出了一些事情——我父母都失踪,还有我的弟弟……不过,白羽哥哥和拉普兰德姐姐他们救了我,还有苇草小姐能够陪着我,总之……还是很开心的。”

  “原来是这样。”大帝伸手理了理面前飞行棋的棋盘,“在这里住的还满意吗?”

  “啊,企鹅大叔,我哪里敢嫌弃这里?”米莎连忙摆摆手,“企鹅大叔,您愿意收留我们,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更何况这儿是真的很好,可以交到像阿能姐这样的朋友。其实,我本来想这几天抽出些时间,为你们每个人缝一个小熊的,炎客、史尔特尔、泥岩这些新朋友都收到了我的礼物,我想……”

  “唉,米莎,我哪里要你的礼物?”能天使笑嘻嘻,回答,“你这家伙,可是这儿唯一一个吃我一整套恶作剧都不会生气的人啊……”

  “你还好意思说?”可颂白了她一眼,“欺负我米莎妹妹心地善良不是?”

  “可颂,再胡说,米莎明明是我的好吧!”能天使当即反驳。

  “啥?你别跟我抢她!”

  可颂一听完,又怒气冲冲扑了上去,与能天使扭打在了一起。两个人翻到地毯上抓啊挠啊什么的,把周围的人都逗笑了,米莎也在浅浅地笑。

  “米莎,我还在等你的小熊呢。”大帝开口说,“企鹅形状的小熊吗?”

  “嗯嗯……其实就是企鹅啦……我还没有缝过企鹅,这次正好有机会试一试。”米莎回答。

  “话说,”被可颂压倒在地上的能天使忽然转过头,“老板,你好像从来不喜欢别人管你叫企鹅,惟独米莎妹妹这么叫你,你却一点也不生气。”

  “哦?企鹅大叔不喜欢这样喊吗?那我就不这么叫了。”米莎一愣。

  “别!米莎,在能天使的眼中我就不是个好人。”大帝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我哪里有那么小肚鸡肠?阿能,你上次运货搞出来的损失还没有赔钱给我,我突然想起来了,赶紧下楼到伊斯那儿拿账单,想想该怎么还吧,还在这儿胡扯八扯的……”

  “啊,老板不要啊……”能天使一副要死掉的样子。

  可颂一脸坏笑地说:“阿能,没想到你还有今天!你搞出来的损失,差不多还可以再去开一家物流公司了吧?”

  “你说什么呢你?”能天使敲了可颂的头一下,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推开,“算了算了,我去伊斯那看看我要花几个世纪才能赔完吧。空还在楼下呢,还有黑小姐,他们三个难道不比你有意思?可颂?”

  能天使从地上坐起了身。

  然后,警报就响了起来。

  随着一段短暂的“嗡嗡”声,广播播报员的声音就从远处城市喇叭中响起。

  “亲爱的龙门市民们请注意,亲爱的龙门市民们请注意,下面播报一则紧急通知——龙门近卫局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军事演习,演习将采用真实武器,可能会有人员伤亡的景象出现,但诸位市民不要恐慌,请回到家中,以免受到演习的影响。请注意,本次演习为大规模演习,但不会真正出现伤亡情况,请诸位不要恐慌。再播送一遍……”

  “战术演习?”能天使朝四周望了望,“啥时候龙门都有战术演习了?我看新闻上也没有这个消息啊,难不成是突然的?”

  大帝站在窗户边上,向外看了看。可颂也从地上爬起来,挤到了窗户那儿。

  “哪里有演习啊……”可颂顿了一下,“等等,那里是近卫局的人?”

  只见远处的大厦之间,齐齐开过好几辆标有龙门近卫局标志的警车,鸣着笛呼啸着开过。

  不得不说,龙门人服从纪律的效率是极高的,没有过多久,大街上就真的一个闲人都不剩了,远处甚至传来逼真的爆炸声。

  “真的有爆炸唉。”可颂侧耳听了一会儿,“那个方向是龙门中央商场——原来演习的地点是商场吗?可要是真的搞出什么演习的话,应该也会提前通知吧,毕竟龙门商场是非常豪华的地带,举行战术演习一定要提前关闭设施的。那些顾客什么的,至少要几天前就被禁止进入了吧?”

  “龙门中央商场?”锡兰愣了一下,“我记得小刻、年和史尔特尔三个人不是说要去中央商场那里购物的吗?现在是下午一点钟,按照年的性格,几个人应该还没有回来,既然商场那里举办演戏,那她们三个应该已经被赶出来了吧?”

  “年并没有联系我们。”苇草说,“她们三个没有载具可以回来。年在出发之前说过,等到差不多要买完的时候她会打电话回来让我们去接她们的,现在她们没有来电,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情——演习这件事本来就十分可疑。”

  “年姐姐,还有小刻,还有史尔特尔她们不会出事吧?”米莎站了起来,“不行,我们至少要去外面看一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小刻傻乎乎的,但是史尔特尔据说容易冲动,年姐姐的性格你们也知道,如果她们被近卫局蛮横地赶了出来,恐怕会出问题。”

  米莎的话音未落,几道逼近这里的爆炸声接连不断传来。敏锐的米莎一下子就辨别出了这种武器的声音,开口继续说:

  “不对,近卫局演习连真的榴弹发射器都用上了吗?这些榴弹爆炸的音色相同,打击方向也集中,但是攻击比较密集,应当是一个人使用两把发射器完成的。”

  “听得这么清楚?”可颂有些吃惊。

  锡兰将喝到一半的红茶放回桌子上的茶盘内,面露担忧之色。

  “不行,”锡兰说,“我要下楼去找黑,这事情不对,恐怕不是演习。”

  “绝对不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帝还在望着窗外,“从来没有一座城市中的战术演习会那样大规模。近卫局几乎是全员出动了,并且车辆大多数开往外城区。我清楚魏彦吾的性格,他最大目标是不让龙门的市民出什么事情……”

  “难道?”能天使打了个机灵,“整合运动打过来了?”她伸手指了指窗外,“老板,你不是说近卫局的车辆开往的地方是外环区吗,外环那里难道不是整合运动十分猖獗的地方?之前城里面就在传说,包括白羽也讲过,整合运动攻陷切尔诺伯格之后,下一步的目标就是龙门……”

  “白羽说过,”锡兰捏紧手中的伞,“如果龙门这里一旦出事,就要我和黑立刻赶往龙门近卫局大楼支援,据说那儿会有危险……”

  她说完立刻转身出了门,走向楼下。黑、伊斯和空正在那里。

  能天使回头,看了大帝一眼。可颂也向后退了一步,她们的意思也很明显。

  “静观其变,”大帝沉着嗓子开口道,“别乱出去惹事,但也别什么都不干。整合运动那些家伙应该不会理会我们这家小小的物……”

  “诸位……”

  米莎伸出了手。她的目光紧紧锁定在远处飞来的几只看不清楚的鸟的身上。

  “应该不会理会我们这家小小的物流公……”

  “诸位!”

  那些飞鸟越来越清晰,显出了黑色的、圆润的金属身体。米莎先是顿了半秒钟,接着整个人都露出惊恐的神色。

  “快趴下!”

  轰!

  断碎的建筑岩石和裂成渣沫的玻璃轰击了过来。米莎下意识伸出手,在一阵强光之中被巨大的推力掀翻在空中,随后重重地落下。

  那一大堆榴弹当中有一颗正好撞在他们面前的玻璃上,可颂在最危险的时刻用靠在墙边的自己的盾牌挡下了绝大部分伤害,但剩下的几颗落在楼下,炸断了梁柱。

  榴弹的威力其实并不大,可是只要精准到位,像这样的建筑也能在顷刻间被摧毁。

  米莎脚下的地板摇晃了一会儿,接着她就感到整个人被大地引力拖拽,倾斜了过去。

  天花板崩出灰尘,在楼房坍塌的同时,本就碎裂的石板被撞击地面所产生的冲击力猛地震了一下,彻底坏掉,摇摇欲坠地挂在顶上。

  倒在一地碎石当中的米莎挣扎着从废墟内冲到自己的房间之中,以最快的速度拿好了武器装备,带上了防毒面具,快速套上轻型作战服,这才在扑面而来的灰尘当中感受到呼吸畅快了些。

  废墟外面传来弩箭发射和武器碰撞的声音,她很想出去看一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其他人都被倒塌的房屋隔离在了外头。她尝试了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离开这里的路。

  然而那里已经有人堵住了出口,是整合运动的一个握着刀的白面具。他也一眼望见了米莎,便立刻提着刀冲了上来。那个整合运动成员的身后还站着一位红衣少年,似乎是他们的领袖。

  米莎在罗德岛的时候学过近身格斗,但效果不佳。那个整合运动的成员挥着刀冲了上来,米莎没有近战武器,只能用自己的榴弹发射器上面配备的刺刀进行防守,可对方却一直咄咄逼人。

  她绕身退到了墙边,挡住对手的一击之后,缩身又从他的攻击间隙当中逃了出来。

  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米莎不能在这样狭小的房间当中引爆自己发射的榴弹,因为那样即便把对方炸死了,自己也会受到重创。在这短短的两秒钟空隙之内,她瞥见了头顶上快要落下来的天花板。

  整合运动成员刚把刀收了回去,想转身再次攻击时,米莎已经将榴弹发射器的炮口对准了头顶天花板最脆弱的那个地方。

  那个人被落下来的石板砸死之后,现在只剩下她和那名整合运动领袖了。米莎大致判断了一下两人距离,便自信地抬起榴弹发射器,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那个少年。

  “15米的距离,”米莎说,“我扣下扳机之后,你会死,但我可以躲在这里免受余波冲击。你也用相同的武器?——你刚刚就应该连着这个人一起杀掉我的。”

  “米……米莎……”

  米莎耸了耸肩。

  “……我其实不喜欢这样刀兵相见,无论是对敌人还是对……还是……对……你刚刚说什么……”

  “我……我……”

  那个红衣少年向后退了两步,浑身战栗着,嘴中艰难地吐出几个零零散散而无法辨别的音节。少年的双眼一下子露出了怪异、恐惧的光泽,突然扭头就跑。

  然而,另一个人闪了出来!

  “别走!”

  苇草挑着自己的长枪,一枪刺去,那个少年没有来得及躲闪,只稍微侧了一下身,大腿被割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涌了出来。

  苇草另一只手挑枪,用枪柄猛击对方的腹部,把他打倒在了废墟之外。

  外面又冲进几名整合运动成员。

  等到她轻而易举地解决这些杂兵之后,那个红衣少年已经不知所踪。但苇草并不关心那个家伙,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她好像对那个少年有所印象,貌似她曾经听白羽讲过,但那都不重要,她也没记得太清。

  “米莎小姐……”苇草站住枪,回过头,“你没事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