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特别行动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六章 特别行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秘技—天马视域!”

  白金长呼一口气,把箭搭在弦上,拉满弓,睁开散发着幽幽白光的双眼,一剑射出,精准无误地扎穿了一名持弩射击的萨卡兹弩手。

  “不堪一击。”白金重新拨了一支箭,“无趣,要不是说博士还在龙门,我才懒得到这种鬼地方来。”

  “白金,保持警戒。杜宾教官带着她的三支小队已经突破两处边检关卡,那些佣兵的数量很多,留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点点。”刻刀扭过头,对她说。

  “杜宾教官……那个女人,看起来就很不舒服。”白金冷哼一声,“当然,刻刀,你别误会,我不是针对她,包括你看起来也很讨厌。”

  刻刀早就习惯了白金的嘲讽,她的性格已经被摸透了。

  “我们两个要加紧了。”刻刀说,“凯尔希命令杜宾小队和临光小队两支部队守住这些被炸毁的边检关卡,你也看见十几分钟前这儿发生的爆炸。我们要拖到近卫局余下的人组织好阵型才能撤退,进入城内之前,我可不希望你被佣兵一刀劈成两半。”

  “哦哦,多谢你的关心,可惜我刚才忘记说了,比起杜宾和你,我更讨厌临光那个女人——耀骑士,一堆只长肌肉没有脑子的恶臭的家伙。”

  “呵,你这些话别到处乱说,你讨厌谁在我这里跟我讲讲就好了,要是你把这些话对一些原本就不喜欢你的人来讲——譬如那个极度厌恶感染者的灰喉小姐,准会把你一箭射穿。”

  白金伸出手,推开一扇被炸成一半的门。

  “灰喉在切尔诺伯格就一副要死的样子,她现在还敢来龙门?”

  “她无论再怎么要死,终究还是渴望为ACE复仇。”刻刀沉默了片刻,跟着白金,“话说,ACE死了之后,就连那个叫做白羽的神秘的家伙也带着一大波人离开了罗德岛。其实我对于ACE还是挺爱戴的,没想到他就……”

  “就什么就?死了就是死了,死了没必要扯这么多。其他人呢?”

  “你的性格要改改啊……”刻刀叹口气,“慑砂和暴雨守在边检楼的门口清理那些普通整合士兵,临光队长以及灰喉、守林人、蓝毒、宴、远山、梅尔、食铁兽、蛇屠箱等其他干员正在防守着萨卡兹的反扑……不过看样子,好像萨卡兹并没有兴趣攻击我们。”

  “刻刀,麻烦你用脑子思考一下。”白金一脸无趣地坐在一张没被炸成碎片的椅子上,“我们刚刚才杀了几个人,有十个吗?其中萨卡兹雇佣兵就不超过三个。那些萨卡兹人没有那么蠢,去把时间浪费在罗德岛的身上。龙门近卫局有着数10万兵力,那才是真正的敌人,我们只不过是用来拖住他们的。”

  “什么啊?”

  “啧,你不记得临光在战前对我们讲过,凯尔希应了魏彦吾的要求,放我们在这里打佣兵和整合运动。但他们知道我方人数不多,可威胁——或者说是造势的能力很强,完全可以用于吸引兵力。所以,我们就得被傻傻地困在这里做一些无谓的剿灭活动。杜宾一定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会直接无视凯尔希所说的,带着她的人突破防线,进入内城。”

  白金揉了揉脑袋。

  “不过临光那个死脑筋竟然比杜宾还蠢,傻乎乎服从命令,让我们在这里干一些无聊的活儿。暴雨和慑砂还好说,他们两个对付那些杂鱼就是在屠杀——屠杀,与直面强敌都是有意思的事情。其余的人,包括我们两个,根本就没在龙门这里收获什么乐趣嘛……啊啊,好困啊!”

  “龙门把我们当棋子使?”

  “不然呢?”白金闭上了双眼,“罗德岛还没有强到让一个城市甚至是一个国家用平等的礼仪对待的地步。瞧瞧我们这群人,甚至连慕斯那些未成年人都掺和进来了,简直是在开玩笑。也就那四个新来的六星组成的小队,能够勾起我一点兴趣。”

  “话虽如此,”刻刀提着刀,也坐在了一块石头上休息着,“那阿米娅不知道魏彦吾的意思吗?就算她不知道,凯尔希难道看不出来?”

  “阿米娅?就她?她的身高到了我的脚踝吗?”白金面无表情地讽刺了一句,“一个小兔子能懂得些什么?”

  “凯尔希……”

  “就是因为阿米娅什么也不懂,而阿米娅又必须去懂得这些,所以凯尔希才会没有做出表态。”白金继续说,“凯尔希多半猜到了魏彦吾的意思,可在她心中,罗德岛与阿米娅是最重要的。在点明与不点明这两个选择之间,她要考虑两件事情。”

  白金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不将此事情告诉阿米娅,然后把我们留在这里吸引兵力,是否会使我们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如果没有,那么第二……”她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就是阿米娅会不会在经历这些事情之后,明白魏彦吾的阴谋,并因此获得成长。”

  “凯尔希是想借此机会帮助阿米娅?”刻刀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嗯哼,答对了,不过没有奖励。”白金把手缩回去,“现在看来,凯尔希倒是赌对了,我们在这里没遇到什么危险,因为萨卡兹雇佣兵根本不吃我们这一套。我们很安全——现在下一步,要紧的就是怎样让阿米娅了解这些人情世故、互相利用。阿米娅要是理解了,也就成长了。”

  “啊,真让人气愤,一会儿是魏彦吾把我们当做棋子来使,后又是凯尔希把我们当做棋子来使。虽然说凯尔希也有考虑我们的安危,但她这么做也实在是让人感到非常不爽诶……”

  白金瞥了她一眼。

  “所以,你明白了吗?你要是像我一样把这些阴谋都了解得透彻,也就会和我一样厌恶起所有人来。”

  刻刀幽幽叹了口气。

  “话说,阿米娅人在哪里?”

  “不知道,兴许在天上。”白金指了指天空,“刻刀,我们还要守多久?”

  “等通知吧,临光队长还没来呢。阿米娅在天上?她不来参加我们的任务吗?”

  “不知道,兴许她带着煌准备来一个突然袭击。”白金说,“有人来了。”

  “突然袭击……啥?”刻刀一愣,“你刚才说什么?”

  天马视域的效果没有结束,白金只感觉后背一阵冷汗。直觉告诉她,有些不对劲的事情即将发生。

  她的双眼环视了一下四周,突然间,她瞥见了人影。

  刻刀正对着她坐着,面对面,她的身后,赫然出现一群隐蔽着的部队。

  “刻刀!”

  白金大吃一惊,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举起了自己的弓箭。

  刻刀的反应也极快——尽管上一秒她还在闲谈,这一秒她就已经开始拔刀起身。

  她身后的隐蔽部队整合运动刀兵突然出现,一刀挥出,刻刀连忙闪身躲过,用自己的武器接住对方的进攻,砸出点点火花。

  四周还有更多的人,但那些人影大多数都模糊不清。

  幻影扑过来了,有弩手在射箭。白金想反击,可即便开启秘技依旧难以瞄准。

  被刻刀阻挡的那名敌人站起了身,白金可以瞄准他,但一旦刻刀向后退几步,停止阻挡,那些整合运动战术隐蔽部队成员就会成为一团混乱的影子。

  “刻刀,去挡人,这些家伙必须被攻击……”

  一发紫色的箭矢不知从何处射来,直贯白金的脑门。

  白金从未见过蕴含着那样强大的源石力量的箭矢,这威胁甚至超过那个叫做黑的六星狙击干员。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要死了。

  然而,在那支箭矢命中自己之前,先有一面盾牌的黑影出现在面前。

  “当!”

  紫色的箭矢没入眼前女人的盾中。那个瓦伊凡伸手拔出紫箭,叹口气。

  白金向后退了一步,有四个人忽然出现。

  刻刀被两人围攻着,勉强斩杀了一名战术队员,但体力不支,飞刀也没有扔出去。可那四个人当中的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突然间闪到了刻刀的身旁,一拳将另一名整合运动成员的脑袋打得粉碎。

  四个罗德岛人,白金认出了他们。

  刻刀从战场的最前方撤回,那个帮自己挡住一发紫箭的瓦伊凡顶到前端。敌方射箭的弩手并未现身。

  “这些人……”刻刀咬着牙,“那个……是莱茵生命的塞雷娅。”

  “那帮新六星干员?”白金冷哼一声,“果然这四位还是现身了……终于要有点意思了吗?”

  “你没事吧?”

  说话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那个少年白金有点陌生,而他看上去也并不是一个什么实力很强的家伙,倒是他的武器有点奇怪,是个长满了刺的弯刀,她没见过。

  “我们奉凯尔希的命令,来接回你们和慑砂、暴雨两位干员。近卫局已经清剿完边检关卡的敌人,但大股的敌军已经涌入了城内——嗯,好像是这么说的。”那个少年继续说。

  “你是谁?”白金随口问道。

  “棘刺,”他转过身,“伊比利亚人。跟我们走吧,剩下的人都已经离开——你们见到极境了吗?”

  “那是个什么家伙?”

  棘刺还没开口继续说话,刻刀立刻打断了他们。

  “敌军还未完全剿灭,刚刚那些人……”

  “所有敌人都已经离开。”刻刀话音未落,又有一个怪异的男声传来。一位身披黑衣,面色忧郁的男人像鬼一样突然出现到了几人的旁边,“还是他们……”

  “又是这群幻影弩手。”那个一拳打爆别人脑袋的高大菲林族男性开口说,“算上刚才袭击临光小姐的那次,这些敌人短短20分钟就进行了两次突袭,但他们的目标好像并不在于击败罗德岛。”

  “那些人活跃不了多久的。”塞雷娅警戒了一会儿之后,把盾按低,转而对着白金与刻刀说,“你们两位,跟上临光的队伍,我们还有其他的任务要做。”

  “你这态度很讨厌诶……”白金撇撇嘴,“莱茵生命的家伙……”

  塞雷娅根本就没想理她。她走在最前头,迎面有一处通往楼下的阶梯,而从这儿朝外眺望,可以看见近卫局的部队在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之后,正有序集结于外面的空地。

  “萨卡兹雇佣兵皆已离开,”那个阴郁的男人说,“塞雷娅小姐,表演已经结束,不知道临光小姐还要我们去做些什么呢?”

  “萨卡兹人和整合运动的目标在于龙门,刚才的战术部队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塞雷娅回答,“临光她已经带着其他人前往市区内支援了,具体的命令还得要等到之后才能布置。但是我们四个,凯尔希明确要求,要跟着近卫局找到并保护博士。”

  “还真是麻烦。”棘刺摸了摸脖子,“刚刚打完就要找人——不让我们休息一下吗?”

  “博士?”白金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词语,“你们要去找博士?凯尔希说的?”

  “凯尔希小姐选择了我们,”那个名叫山的魁梧男人回答,“她说,这是这次龙门行动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辅助近卫局只是其次。”

  “哦?有关博士,那我能参加吗?”

  “不行,临光她现在还在等着你们两个归队。”塞雷娅没有等山去接白金的话,直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你来跟着我们只会拖累我们的速度。本来在这样一座大城市之中去找一个人已经是非常艰巨的事情,再多一个像你这样的拖油瓶?多慢一秒钟,都是为博士多添一份危险。”

  “拖油瓶……”白金心中自然不服气,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塞雷娅,我虽然没有那么强,而且貌似并不招人喜欢,但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不杀小孩,不杀平民,只杀那些脑满肥肠的骑士,自然也不热衷于制造战争机器。”

  赛雷娅突然一顿。

  “你说什么?”

  “啊,我在卡西米尔无胄盟的时候,倒是见过几个哥伦比亚的高层,一不小心就听到了诸如‘炎魔计划’等一些我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什么改造人体制造兵器……”

  “傀影,”塞雷娅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去,“让这个人立刻闭嘴。”

  “嗯?要对如此可爱的少女动手吗?”这个阴郁男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你想让这个精神病攻击我?”白金摸了摸头发,“别那么激动,塞雷娅小姐,伊芙利特那个家伙可比我难对付多了。”

  “白金,”赛雷娅说,“我们当中任何一个只用一只手就能杀了你,所以请你认识一下你现在的处境。尤其是山先生,他非常不喜欢别人谈起莱茵生命这家公司,不要惹他生气。”

  山没有说话。

  刻刀跟在后头,拽了拽白金的衣服。

  “好了好了,消消气,白金,我们赶紧离开吧……”

  白金眯着眼,点点头。

  “你们四个给我等着——尤其是你,塞雷娅,如果说罗德岛谁才是那个真正能保护博士的,那必须是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