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一百四十章 好巧不巧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章 好巧不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麻烦让一让。”

  “还真是有趣的很呢,博士,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竟然到头来又和我这一个曾经的敌人混在一起了,不是吗?”

  博士拉了拉自己的罩帽。

  “是吗?我不记得了,不过我猜我曾经击败过你的佣兵队,但我想我现在依旧有同样的能力。”

  炎客愣了一下,哈哈大笑。

  “口气不小,不过但你倒的确能那么做,而且你现在貌似比曾经更有意思太多了,至少比那个女人有意思。”炎客抬头望了一眼靠在墙边一言不发的史尔特尔,说,“喂,萨卡兹,两个小时之前你就待在那里了,到现在也是一动不动,你在做什么?”

  史尔特尔看了看炎客。“整理思绪。”

  “整理思绪?这房间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你要整理什么思绪,跟我和博士说说呗。”炎客说着,伸出一只手勾住博士的肩膀,以怪异的语气说道,“博士,这家伙瞧着也是新来的,但可比我冷淡多了。下次你见到阿葬的时候,记得替我在他面前美言几句,就说虽然都是萨卡兹,但也是有不同的。我看阿葬无论对待谁,都是一副同样的态度啊。”

  “我的思绪连我自己都弄不明白,讲不出来的。”史尔特尔说。

  “炎客,”博士说,“你能否别再没事找事?我还要去见白羽。”

  “哦?那个阿葬的队长。”炎客语气中根本没有把白羽当成自己的队长的意思,“你去找他干嘛,商讨商讨如何去龙门外环解决一个未成年吗?”

  “你要是把这件事情对米莎说了,全队人都会一起把你弄死。”

  “哈?一打十五吗?那我还挺期待的。”炎客松开了博士,“不过,阿葬好像挺喜欢那个叫做米莎的女孩,我不想惹他不开心……”

  炎客话音未落,企鹅物流的公司小楼楼下就传来白羽的声音。

  “喂!博士,你还去不去了?”

  博士回头冷静地观察了一眼炎客。

  “我看你要是闲着没事,就去拿你那放火的技术做几盘炭烤沙虫腿回来分掉,不然就老老实实跟着送葬人和伊桑出去做任务,不要到处惹事惹人。史尔特尔小姐脾气很好,要是换成拉普兰德,她二话不说就会拿刀砍你了。”

  “炭烤沙虫腿?”炎客听罢皱眉,“那是个什么鬼?”

  博士没回他,而是转身下了楼。一直靠在墙边的史尔特尔面无表情地注视了他一眼,也走掉了,只剩下炎客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二楼转悠着。

  “喂,萨卡兹,你去哪里?”

  “年她要出去逛街,算是开战前最后的平静,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史尔特尔竟然还是很有耐心地回答无理的炎客。

  “是这样……”炎客小声地嘀咕了一下。

  史尔特尔走了之后,企鹅物流公司内就只剩下依旧在睡觉的大帝,与企鹅物流一行人讲解茶艺的锡兰,保护锡兰的黑和于这儿休息的米莎与苇草。炎客根本和这些人不熟悉,话都说不上来,也懒得过去找茬。

  送葬人带着伊桑,与拉普兰德、德克萨斯一道离开前往龙门鲤氏侦探事务所了,炎客知道他们是去谈合作的,顿时兴致全无,他也无心与一群比他们小个十岁的年轻人鬼混,因此没有跟去。但尤其让炎客不爽的是,送葬人对此竟然毫无表示,连句邀请他一起的话都没有,好歹他也是为了送葬人才去罗德岛的诶?

  一想到他自己成天挑衅送葬人无果,还总是被送葬人离谱的直男语录怼到鼻子发绿,炎客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行,得想个办法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

  可怎么办呢?炎客可完全不会谈判什么的,跟着去龙门鲤氏侦探事务所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他擅长的是战斗,或者说是杀人。说话他只会说挑衅的话,其余的一概不会,也懒得学。

  甚至是这样的,炎客其实完全只是为了图个乐呵才跟着白羽一路来到了龙门,他认为看着罗德岛那样分化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情。他完全无心帮助白羽作战,因为他本就不认识他,而炎客所喜欢的作战,必须是拿生命做赌博的那种——敌人若不是极强的,他甚至懒得拔刀。

  可现在有了送葬人,炎客觉得再这么我行我素下去,自己的存在感迟早会降为零。他必须干出一些大事来,用以证明他自己。

  可如何去做呢?

  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了两下,突然脑子里一灵光,嘴角立刻疯狂上扬。

  不就是杀掉那个叫做碎骨的未成年吗?有什么困难的?有必要搞得全队都紧张兮兮的,难不成那未成年还有神力不成?

  他低头审视了一下系在自己衣服里面的那个红色的小熊——头上顶着个黑色的角,脸颊外还有一条黑色的源石结晶,正咧着大嘴在笑,是炎客本人的形象,米莎花了好久为他缝制的——说实话,几乎没有人曾对他这么做过。炎客收礼物的时候,的确感受到自己被触动了那么一丝,那是种被关心的怪异感觉。因此全队当中只有米莎未曾遭过他的冷嘲热讽,出于一种他说不出来的原因。

  不过,米莎,我很快就要独自解决你的血亲了。放心的,他因为有你这样的姐姐,我会给他一个痛快。

  然而,此时的白羽,对炎客心中的计划和碎骨真正所身处的位置都是浑然不知。

  他计划今日兵分两路。第一路由拉普兰德带队,带着德克萨斯、送葬人和伊桑前往龙门鲤氏侦探事务所。拉普兰德认识侦探事务所里的四个人,尤其熟悉被她救下也被她击败过的吽和阿。送葬人是专精公文谈判的专家,与这种私家侦探所谈价格应当会非常有用。

  第二路由他率领,实力很强,除了他之外,有随时随地战场最强指挥官博士,不拔剑时提供医疗一拔剑无敌的闪灵,经验丰富可以立刻提供极强武力支援的赫拉格。他带领这三个人去拜访老朋友陈。当然,他知道陈铁面无私,也一定会上报魏彦吾,可白羽一旦说出“那个人”的名字,陈就一定不会不相信他所说的事实。

  至于年、刻俄柏、史尔特尔三个人则是自发性的要去逛街。当然,事实谁都知道——一定是年强拽着剩下两个人去的。刻俄柏没头脑,智力水平有问题,一听到蜜饼就不会拒绝年的邀请。史尔特尔则是无事可做,对年也算言听计从。

  她本来还要邀请白羽也去的,可被白羽一口回绝。

  接送他们的车自然是由企鹅物流所提供,德克萨斯也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他们的司机。白羽见识过这辆车——那天在汐斯塔对付克洛宁的时候,赫拉格就把自己塞进了这辆车里。这次是他坐副驾驶,上次是能天使。

  他随手翻了一下能天使放在车里的CD,第一首叫做《爱情买卖》,第二首叫做《死了都要爱》。

  白羽撇撇嘴。第三首叫做《死了都要爱情买卖》。

  “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坐在旁边的德克萨斯听见他小声低估了一句。

  德克萨斯开着车,先把年、刻俄柏和史尔特尔运到了龙门大商场的门口,接着将白羽、博士、赫拉格和闪灵带到龙门近卫局大楼附近,最后开车将其他的人送往龙门鲤氏侦探事务所。

  这车厢生动地体现出了白羽小队成员的性格各异。他看见博士一言不发,拉普兰德一直在搞德克萨斯,史尔特尔一脸迷惑,年动来动去跟个蛆一样,赫拉格闭目养神,刻俄柏一直在吃,闪灵抱剑盯着车顶上的小灯,送葬人面无表情地整理着各种各样的文件,而白羽全程没看见伊桑坐在哪里。

  下车的时候,他还会为自己竟然能团结起这样的队伍感到诧异。

  龙门近卫局的大楼比起半年前变化不大,只不过那时是夏天,近卫局的人大多数穿着衬衫办公,现在则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大楼外面有几名近卫局队员把守,装备很好,纪律也不差,站得笔直。再联想起切尔诺伯格那群一打就跑的警察,白羽差点又要感叹起来。

  “你好,”白羽对着门卫室里的门卫打了一个招呼,“我们是陈警官的朋友,有急事相见,如果方便的话请麻烦通报一下,就说白羽和博士求见。”

  “白羽?”那个门卫瞧了瞧他,“是陈sir的追求者吗?我看你条件挺好的,别把时间浪费在陈sir上了,早就已经有几百个像你这样的家伙来找过我。”

  白羽一脸懵逼。

  “……不是……我们是来谈公务的……”

  “公务?”白羽明显发现,那家伙一听到“公务”两个字就对他失去了兴趣,“如果要办公的话……今天是周日诶,近卫局的例行休假,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会出警。陈sir和星sir都不在,今天值班的诗……这个呃……算了算了,你要找陈sir的话,还是改天吧。”

  “周日,你们近卫局还有休假的吗?”白羽愣了一下。

  “龙门治安这么好,近卫局大部分人不上班都没什么事情。”门卫说,“不过,这半年以来,整合运动的家伙多了起来,近卫局有时候会要处理一下龙门外环感染者的破事……”

  门卫把头朝外探了探。

  “你们这儿还有萨卡兹啊……”那家伙望了闪灵一眼,“现在切尔诺伯格没了,切尔诺伯格一大堆的难民都涌进了龙门,乌萨斯人是把这儿当成难民窟了,按理来说,萨卡兹不应当过检出现在市区的……”

  “她不是感染者。”白羽冷冷地说。

  “不是感染者的萨卡兹?”门卫一脸震惊,“好吧,竟然真的有这样的……”

  “如果现在见不到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见陈警官?”白羽问。

  “大概在明天吧,”门卫说,“明天是陈sir值班,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急事的话,就去找诗怀雅小姐。不过我猜,陈sir现在还在哪家烧烤店跟星sir大吃特。龙门小吃她们两个可是常客,有需要的话去那里找吧。”

  “好吧……”白羽叹口气,又问道,“冒犯一下,能和我讲一讲现在近卫局都在外环做些什么事情吗?尤其是针对龙门的那些整合运动感染者们,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你问这个东西干什么?”门卫有些警觉。

  “我说了我要和陈警官谈的是公务,你向我透露一点不算违规什么的吧?”

  “切,还能做些什么?无非是抓抓小偷,处理一下家庭纠纷什么的,跟保姆一样。”门卫说,“最近从叙拉古那里来了好多黑手党成员,打击这些黑帮团伙也是要花一些时间的,至于那些感染者……”

  门卫一拍脑袋。

  “哦,对了,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陈sir是个工作狂,就算有时间休假,也会一直在坚持工作。现在从切尔诺伯格那里来了好多的感染者,陈警官应该还在边检口那里指挥着的……然后是龙门外环,这些感染者几个月前发生过一次大的暴动,这几个月内也发生过好多次小的,近卫局都快管不了了,只能希望整合运动别乱搞事,否则我们就真的得大开杀戒了……你知道的,即便近卫局和整合运动是敌对的,我们也不想这么去做。”

  门卫托起腮帮子。

  “要知道,近卫局的实力远超别人的想象,即便是别的国家的军队来了也会被摧毁的,更别说几个破感染者。”

  白羽摇摇头,既然自己也没办法在这里获得什么更多的情报,便转身离开了。博士几人很快围了上来,问了几句话,白羽让他们解释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对他们说陈目前还不在这里。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白羽?德克萨斯他们的车子还没有赶回来,难道还要留在这里吗?”

  临行之前,白羽还信心满满地说一定会谈很长时间,但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那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只能在这里等着呗。在德克萨斯的车子还没有赶回来之前,我们几个也是得留在这儿,无论接下来龙门发生什么事情,咱们也都干不了什么,只能白看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