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归队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六章 归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色头发的少年推开帘门,额头微微下垂,表情冷淡。他进这个帐篷的时候看上去有一些腼腆,但似乎又不是腼腆而是生性冷漠。浮士德没有带武器,身旁也没有谁跟着他,他独自一人从幻影弩手的营地之中来到了这里。

  “浮士德,你怎么来了?”叶莲娜对他的语气明显要比对梅菲斯特说话时的语气好太多了,尽管这个少年与梅菲斯特是从小的朋友。

  “霜星小姐,”浮士德朝她点了点头,致了意,“马上泥岩小队就要离开切尔诺伯格,他们的首领将会来拜访你。我完成今日的训练,正好先他们一步问候一下霜星小姐,顺便向这位……白羽,道一个歉。”

  “我?”白羽把软下来的手指垂到胸口,表示疑惑,“浮士德,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我怎么不记得你哪里冒犯过我,需要向我道歉的呢?”

  “不,白羽,我是代梅菲斯特向你道歉的。”浮士德平静地说。他的声音很清澈,很悦耳,眼神中也少有的不对白羽抱有明显的敌意,“他之前伤了你,不是吗?我听说之后一直想来找机会见你一面,看一看那个罗德岛精英小队的队长是何方神圣。但你这几天几乎没有出过雪怪小队的营地一步,我一直没能如愿,现在终于是有机会了。”

  “哦,你说是梅菲斯特啊……”一想到他,白羽就气得咬牙切齿,但还得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家伙……不,我是说梅菲斯特,他无论怎么说也是我这个俘虏所不能怎样的。况且我的那些伤不是很重,也差不多要好了,你看……”

  白羽转过身,把后脑上的小疤痕展示给他看,但浮士德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手上。

  “可是他废了你的手,”浮士德摇摇头,“对待一个俘虏,即便他是敌人,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白羽愣了一下。“浮士德,我自己都没有提我的手,你反而这么操心,不过……”他向对方伸出自己只依靠肌肉绷紧才能僵直的手,“我这只手还能握呢……”

  浮士德瞧了他一眼,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很高兴认识你。我听说霜星小姐非常信任你,说你学识渊博,现在看来,你经历了这些竟然还愿意与我结交,的确气度不凡。不过白羽,别太怪罪梅菲斯特,他曾经是很好的一种人……至少有过改变……你说是不是,霜星小姐……”

  叶莲娜幽幽叹了口气。

  “你和他刚来整合运动的那两年,梅菲斯特的确只是个有些易怒的好孩子。我还记得在雪原里的那些夜晚,我总是抱着他,为他哼摇篮曲。他的嗓子被源石感染,总是唱不好任何一首歌,可他一直都没有放弃学习过。那时,塔露拉也没有变成……哎……”

  她没再说话,浮士德则是把头偏了偏。

  “白羽,现在我们算是认识了。”浮士德说道,“这几天,梅菲斯特被塔露拉派去切尔诺伯格多个城区培养他的军团,所以可能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如果你不介意我的身份的话,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带我去?谁想见我?”白羽一脸疑惑。

  “你去了就知道了,不会是想害你的那种人。”浮士德回答。

  就在这时,门外又忽然响起一道沉厚的男声。一个体型巨大,穿着厚重作战服的男人忽然伸手掀开帘门,一边走进来一边说:

  “霜星小姐,你果然在这里,我是来道别的。”

  “大鲍勃?”叶莲娜愣了一下,随后表情有些微微的失落,“你们……果然,还是要离开整合运动了吗?就不能再考虑一下?”

  “我们已经为这个组织付出太多无谓的牺牲了。我和泥岩小姐以及佣兵队里的其他人都商讨过这项事情,心意已决,想让我们送死是绝无可能的,即便是特雷西斯的部队来了也没有办法。”大鲍勃说着,转头看了看白羽,“你就是那个白羽吧?”

  “你……认识我?”

  “哈哈哈!”大鲍勃笑了两声,“浮士德弟弟,带他去吧!”

  浮士德朝着不明所以的白羽耸耸肩膀。“走吧……”

  白羽下意识看了一眼叶莲娜。

  “去吧,没事的。比起梅菲斯特,浮士德完全值得信任。”叶莲娜说,给了浮士德一个眼神,但浮士德没有回应她。

  白羽摇了摇头,伸手做了一个让浮士德先走的手势,浮士德怔了一下,好像没明白他的意思是什么。

  “白羽,你这是……”

  “让你先走啊……”白羽也懵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

  浮士德面无表情,很不自在地抬起腿,推门而出。白羽向叶莲娜和大鲍勃打了个招呼,也走了出去。

  “怎么了?浮士德,我看你刚刚好像有些发呆。”白羽试探性地向浮士德开口道。

  他现在和对方也只能算是初识。虽然根据剧情,白羽对他很有好感,可他向他说话提问的时候仍然是需要小心翼翼的。

  “我吗?”少年的声音冷静,“只不过是很少有人请我先走,所以我有些不太适应而已。”

  “是这样啊……”白羽伸出胳膊擦了擦脑袋,“我听说你不是已经成为了幻影弩手的指挥官了吗?按理来说,你在整合运动的地位不低,怎么会没有人给你让路?何况我不过是个俘虏而已,哪里有必要与我这种人客气。要是梅菲斯特的话,巴不得我在他后面跪着走呢……”

  “别怪他,白羽,他不过是小时候经历了好多。他的童年时期家人对他非常不好,甚至他的感染者身份也是……哎,我不该和你讲这么多的。霜星小姐很尊敬你,我也听说了你为了保护队友——甚至其中有感染者——而挺身而出的事情。所以别离开那儿就行了,要是遇见梅菲斯特,绕开他就好。”

  白羽抿抿嘴。“得了,浮士德,你人这么好,也别那么护着他,我知道你与他不是一种人。”

  “本来他是可以变好的……”浮士德沉默了片刻,“但是塔露拉改变了之后,他也变了。他和塔露拉都是可怜的人,是这个世界的残酷改变了他们……我不是在装成熟,我只是想说……我想说,我很抱歉他伤了你。”

  “……没……没事的……”白羽有些微微的感动。即便他极其厌恶梅菲斯特,也几乎不可能原谅这个人,但望着浮士德背影,他还是答应了他。

  不远处,有一条车队停在路边。

  那儿聚集着一群身穿重甲的萨卡兹重装士兵。看见浮士德的时候,不少士兵都向他点头致意,但浮士德却很少回应——多半是不擅长回应。他带着白羽穿过的这一众身高普遍超过两米二的雇佣兵们,走到了不远处的一片荒芜山丘的上方。

  有一个佣兵站在那儿,向远处的落日望去。

  “泥岩,白羽来了。”

  浮士德停住了,白羽也停住了。但浮士德看了一眼他,让他继续向前,浮士德自己则没有再移动。

  “谢谢你,浮士德……”有沉闷的声音从那厚重的战甲内传出。

  泥岩的侧身有一把极重的战锤,白羽光是看一眼就知道自己即便是双手健全,也几乎不可能动其分毫。但那个士兵轻松地把它放到身旁的地上,好像那只不过是个玩具而已。她背对着白羽,面对渐渐昏黄的落日,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泥岩小姐,您……”白羽心中有些忐忑,“找我有什么事情?”

  “泥岩,小姐?”泥岩回过头,“浮士德告诉了你我是一个女性吗?”

  “不,他没有,但是我听说过你,记得你的名字。”白羽回答。

  “记得一个萨卡兹佣兵的名字……”

  泥岩伸出庞大的手套,摘下了身上巨大的棱形头盔。藏在厚重战甲之中的,是一个面色发白,体型娇小,看上去软弱无力的少女。她整个人被埋在盔甲之中,好似陷进去了一般,反差极大。

  “是的,记得一个萨卡兹佣兵的名字。这很奇怪?”

  泥岩望了他一眼,把战甲前侧的拉链拉开。她上身只穿了一件贴身的白色背心,手臂上则有明显的源石结晶。

  “我的名字……我自己都不清楚我的名字是什么。”

  泥岩将自己从战甲之中抽了出来。那套巨大的盔甲就那样沉重的立在小山丘之上。泥岩下身穿了一件简单的工装裤,系了一根看上去很老很旧的腰带。她的眼神平静,但不同于浮士德,这种平静之中还蕴含着一丝倦怠与劳累,像是打不起精神那样。泥岩有一头白色的长发,但那只是更显出了她的瘦弱。

  白羽耸耸肩。“不管怎样,你现在叫泥岩,我不就记住了你的名字吗?”

  泥岩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伸手拢了一下自己的刘海。

  “你知道我让浮士德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吗?”泥岩问。

  “不知道。”白羽说。

  “W向我说过,你是罗德岛的一支精英小队的队长。”泥岩把发梢收到耳后,“而伊桑在上个月已经选择退出了整合运动加入了罗德岛。所以我想来询问一下你,毕竟你是我们这儿唯一来自罗德岛的人。”

  “问我?”白羽眯眯眼,“我可不知道我有什么好询问的。”

  “大鲍勃已经去拜访叶莲娜了,你也应该知道我的佣兵队马上就会离开整合运动这件事情了吧?”泥岩声音柔缓,双眼的眼皮有些耸拉,“我们不会再在整合运动这里浪费兵力了。上个月的袭击事件,我的小队之中已经有人员伤亡的情况发生,更何况是进攻一座城市。先不论乌萨斯在切尔诺伯格的第三第、四集团军仍然没有出现,光光是进攻龙门,依靠整合运动如今的力量,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所以我们将会在今天离开。”

  “你要去罗德岛?”

  泥岩顿了片刻。

  “你猜到了,但是我们对此并没有什么依据。按照W和伊桑的话以及我们所听说的外界的传闻,罗德岛似乎是一个能够带给我们些许平静的地方。可是要明白一点,我们是雇佣兵,我们拿钱办事,目的并不是为了寻求一个安宁之地。伊桑是追求自由,我们没有那么高尚——我想知道罗德岛是否能够付得起这个价钱。”

  “如果你认为罗德岛需要花钱去雇佣一群士兵的话,那你就错了,泥岩。”白羽冷声说,“罗德岛当然付得起雇佣你们的价格,可是他们没有必要这样做。前往罗德岛的人永远是有求于罗德岛,而不是罗德岛有求于他们。罗德岛有能力缓解你的矿石病,让你多活个七、八年不成问题,泥岩小姐,但是你要是觉得他们会用金钱来收买你们,这是不可能的。”

  “是这样吗?”泥岩把头向外撇了撇,“我的小队是这片大陆数一数二的重装雇佣兵队伍,罗德岛难道不需要这样的武装?”

  “需要,但你别指望他们会付你的钱。”白羽说,“泥岩小姐,你的目的并不在此吧。或者说,你并不关心钱不钱的问题——如果罗德岛能够给予你们一个稳定和平而自由的环境,给予感染者以非常的公正,甚至是治疗的机会,你会不会投奔他们?”

  泥岩思索了一会儿,转而说道:

  “我伤害了你们其中的一个队员,她大概率是活不成了。”

  白羽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住。他皱了皱眉毛。

  “什么?什么时候?”

  “就在上个月,在你们发起的那场突袭战斗中,我带兵转移时有人在我们的队伍附近冲我们放冷箭。我的侦察队员看见有一个敌方的人在街道中穿行,像是要发起突袭,于是我就一个人过去阻击,把她逼到了地下。不过你的那名队员实力非常之强,虽然本身极其脆弱,可依旧在坚持与我换血。”

  “她……她长什么样?”

  “有一头棕桐色的头发,背上背着一大堆武器,看上去智商不高……”

  “小刻……”白羽双臂颤抖,“你把她怎么样了?”

  “别那么紧张,我击碎了她的身体,她也几乎杀了我。可是很明显,我并不是那种容易死掉的人,但她多半是活不长。虽然之后有一个粉色头发的少女带着你方的医疗队员把她带走了,不过我觉得她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白羽的舌头抵在牙根处。他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逃了出来,凭借我顽强的生命力,我只花了一个星期就将伤逝恢复了过来。”泥岩平静地说,“我伤害了你们的人,就算想加入罗德岛,也不会受到什么平等待遇吧。与其这样,你们不付我们佣兵的钱,那我们就只能放弃罗德岛这一个选择了。”

  泥岩摇摇头。夕阳已经有一半没入了地平线之下,天空开始暗了起来。

  “快要到晚上了,”她说,“是时候该出发了。我和我的小队将会先去莱塔尼亚补充一下物资和人手,再回到我们的家乡卡兹戴尔。大鲍勃不想再当雇佣兵,想去旅游,我不怪他,让他去吧。之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未来再去思考这些事情……”

  “等一下。”白羽忽然抬起头。他的目光变得异常沉静,声音很轻,“泥岩,你和你的小队要花多长时间才能从切尔诺伯格前往罗德岛?”

  “时间?”泥岩愣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快回答我。”

  她思索了一下。

  “马不停蹄的话,两天就可以到达,可是我们在莱塔尼亚有一支部队,需要带我们的佣兵队与他们汇合才能去其他地方。”

  “人数有多少?去莱塔尼亚再回罗德岛要多久?”

  “加起来,我的部队一共有60人,往返的话至少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

  “那足够了。”白羽冷哼一声,“泥岩,我允许你去莱塔尼亚进行补给,但你去过那里之后立刻返回罗德岛,在罗德岛找一个叫做博士的家伙。你和你的佣兵小队将会加入我的战队,你所需要的装备和资金我来偿付。告诉他们我的状况,可你必须要服从我与博士的命令。从此之后,你便不再是整合运动的人了——听明白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