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博卓卡斯替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博卓卡斯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两条如同姊妹般的浩瀚大河共同哺育的大地之上,建立了一个叫做华夏的国度。在那片国度之中,没有感染者与非感染者之分,也极少受到恶劣天灾的影响。那儿沃野千里,人口稠密,经济发达,民众生活也很富裕。那里是我的家乡。”

  “华夏……”叶莲娜坐在帐篷里的那张大桌子旁,脸上充满了好奇与向往,“为什么叫做华夏呢?”

  “我们的民族被称为中华民族,在那片大地之上建立的第一个王朝叫作‘夏’,所以就叫做华夏了。”白羽手捧一本书,坐在叶莲娜的对面,开口道。

  “中华民族……也是你所说的人类种族的一种吗?”

  “嗯,就是通常所称的无种族的怪胎。不过,要是你们这些头上有兽耳身后又有尾巴的人到了我的家乡,也会被看成怪物的。”

  “你家乡的那些人都和你一样不会感染矿石病吗?”

  “这一点我不清楚,但是至少在我们那里,没有矿石病的感染者。”

  “那样多好啊,每个人都可以和睦相处,没有歧视,没有压迫了。”

  “叶莲娜,事情并不如你所想象的那样。人类无论如何也是人的一种,人类的心中也会萌生恶念,同样也不乏纯粹的善良。的确,那儿没有非感染者对感染者的压迫,但有富人对穷人,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歧视。人的劣根性是无法完全消除的,要是真除掉了,我们也就超脱于人了,不是吗?”

  “白羽,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适不适合问你。”叶莲娜睁着眼,望着白羽。

  “没事啊,你问吧。”

  “你一直在说你是曾经犯下了什么罪过,如今是为了赎罪才如此坚持着,那你之前究竟犯下了什么?”

  “……很难说,很复杂。简单来说,就是我坐视一件事情不断发酵,即便我猜到了可能的悲惨的结果,但我仍然无动于衷,最终导致了一个我爱且无辜的孩子的丧身,以及许许多多残酷的故事……”

  “一个孩子?”

  “一个无辜的孩子。我罪大恶极也无可饶恕,叶莲娜,本来按照华夏的律法,我应当去死的,可是因为另外一些……我……不太记得的事情,我来到了这里。但,因为有了那一次惨痛的教训,所以我现在才那么厌恶观看而渴求改变。我相信上天没让我去死一定有祂自己的目的,因而即便是冒着天大的危险,我也不会放弃尝试——就算我死了便死的正好,如果我成功了,那更是一种救赎。”

  “原来是这样,白羽。”叶莲娜叹了一口气,“我倒是希望全天下的罪人都如同你这般,可不是所有人都肯承认罪过,并努力弥补的。”

  叶莲娜刚说完,帐篷的外面就忽然响起脚步和金属摩擦的声音。她愣了一下,朝窗外望了一眼,瞧见一个巨大的黑影闪过,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雪怪小队的一名守卫掀开帐篷的帘子,探出头开口说道:

  “大姊,爱国者先生来找您了。”

  “快喊我父亲进帐篷来!”

  叶莲娜慌慌张张理了理自己的裙摆和白色的丝袜,又看了一眼白羽,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坐好,随后两只手放到身前,清了清嗓子。

  “女儿……”

  咚!

  白羽一怔。

  那体型巨大,身高超过三米,体型极其魁梧的恶魔佩戴着他巨大的面具,握着攻城长戟和看上去就异常可怕的盾牌从门外走了进来。那双散发着红光,可怖的双眼一进入到了帐篷内,就立刻落在了陌生人白羽的身上。

  白羽吞了一口口水。

  “父亲,你怎么来了?”

  “他,是谁?”

  博卓卡斯替的眼神极度警惕,浑身散发出的恶魔的气场排山倒海般向着白羽袭来。他的声音嘶哑,难以分辨,但这更增添了其中不详的意味。

  可是那古怪而又异常神秘的力量又出现了。白羽在阿撒兹勒初见赫拉格的时候,赫拉格也曾经对他展现过同样可怕的强者的气场,但那时有一股力量支持住了他,使他没有被吓到神志不清。此时也是一样,白羽的内心变得平静起来。他只是用安静的目光注视着对方。

  博卓卡斯替双眼微眯。

  “父亲,他是我的老师,也是人质……”

  “我听说,你带回来,一个人质。”博卓卡斯替表达困难,只能一个词一个词地说,“但是他,什么时候,成为了,老师?”

  “谁说人质就不能成为老师了?”叶莲娜撇撇嘴,“老顽固,这家伙懂的道理可多了,又知道好多我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也能帮我认维多利亚语和炎语。况且他又手无缚鸡之力,只跟他说说话是没有危险反而有益的。”

  博卓卡斯替注视着她。

  “你自己,小心,一点。”

  “知道啦知道啦。父亲,你这时候来这找我干什么?”

  博卓卡斯替沉默了片刻。他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白羽,又指了指门外,意思很明显,是要白羽现在回避。白羽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可就在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忽然拦住了他。

  “没事的,老顽固,我信任他。”叶莲娜说,“白羽脑子很好使,没有危险,如果不是什么特别机密的事情,当着他的面讲也不是不可。反正遇到不懂的,待会儿我还要向白羽请教呢,不如就让他现在呆在这里。”

  博卓卡斯替看了一眼叶莲娜握住白羽手臂的那只手,白羽听见他分明很细微地叹了气,但这个巨人并没有再说什么。

  “女儿,这个月,我忙于,训练和调查,没来,看望过你。昨天,塔露拉,让我率兵,驱逐分城区,的一个街道中的,居民……今天,才赶回来,想顺路,来这儿,看一看你……”

  他顿了一下,忽然伸手从盔甲当中摸出几颗彩色的石子。

  “这是什么?”叶莲娜问道。

  “这是,我在路边,看见的,鹅卵石,我挑了一些,稍微,磨了磨,想送给你……”

  博卓卡斯替努力想把话说得清晰而温柔一些。他已经很努力了,但无论什么语言从他的嘴中吐出,都会带着一种使人战栗的气氛。

  “切,老顽固还懂得送礼物?”叶莲娜一边撇嘴一边把石头收到自己的手上,“挑的不错,挺好看的,但我要这些干嘛?”

  “雪原上的,巫师说,这些石头,可以保佑你,缓解你的,矿石病……”

  “你说这个?”霜星把自己脖子上戴着的那颗黑色石头挂饰捧了出来,“就是那个给我这颗石头的老巫师讲的吧?那都是骗人的,反正这么多年来我也没见过这吊坠起到什么效果过。还有这些鹅卵石,怎么会有什么魔力呢?”

  博卓卡斯替眼神暗了一些,把头低了低。

  “对不起,女儿,我以为,你会,喜欢……”

  叶莲娜瞧了瞧他,笑了一声。

  “哎呀,老顽固,你倒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害羞。”叶莲娜用石头敲了敲他的盔甲,温柔地瞪了他一眼,“好的,我收下了,谁说我不喜欢的?我看我把它们放在这儿正合适。”

  她把石头整齐地列在桌子之上,旁边正是那张她与雪怪小队的合影照。

  “白羽,你说放这儿怎么样?”

  “挺……挺好的。”白羽一副呆呆的样子。

  博卓卡斯替第二次将白羽扫视了一遍,开口对着他问道:

  “你,白羽,你是,罗德岛的人?”

  “是,爱国者先生,不过我现在已经成为了整合运动的阶下囚。”白羽没想到博卓卡斯替竟然会突然对着自己说话,有些受宠若惊,但还是冷静地答道。

  巨人沉默了一会儿。

  “我听,那群,萨卡兹佣兵,说过,罗德岛,来了一位,叫做赫……赫拉格,的干员……白羽,你听说过,这个人吗……他年纪,大概有,60岁左右,种族是,黎波利……”

  “爱国者先生,您说的是将军吗?”白羽问道。

  “将军……”他的眼神闪烁,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是……是将军……几十年前,他是将军……四皇会战,他一个人,击退了,卡西米尔,400人的部队……白羽,赫拉格他,现在,还好吗?”

  “他很好,罗德岛的所有人都尊敬他。”白羽回答,“我不仅认识他,爱国者先生,他还是我小队的副队长。我现在暂时离开了罗德岛,他如今应当已经接替了我的职位。”

  “你的小队的,副队长?”博卓卡斯替压低了声音,“你是他的,战斗小组,的队长?”

  “嗯,名义上是的。因为一些机缘巧合——不那么愉快的机缘巧合,赫拉格将军宣誓效忠于我,并且加入了我的战队。同时,他还是罗德岛的战术参谋,在罗德岛的战术指挥方面担任教官。上个月的切尔诺伯格行动的一部分就是他计划的。”

  “原来,是这样。”博卓卡斯替忽然换了一个眼神看着白羽,“将军,不会随便,效忠一个人。白羽,你竟然,收获了,这样的,强者。他很强,但看来,我们之后,是要,在战场上,相遇了。他参加了,上个月的,行动吗?”

  “参加了,而且很大概率见到了你和你的盾卫。”

  博卓卡斯替摇了摇头,有些失落。

  “太可惜。我本来,是想,找个时间,与他叙叙旧,可如今,只能为敌了……整合运动,除了塔露拉,没有人,战胜得了他,他可能,会成为,我们胜利的,一大障碍。女儿,你记住,不要让他,在战场上,靠近你,那样,很危险……”

  叶莲娜回头望了一眼白羽。“是,父亲。”

  “不过您现在大可不必如此担心——你们手上有我,至少对于我的小队来说,他们不敢暂时再到切尔诺伯格有所动作。至少现在看来,爱国者先生,您没有机会在战场上与他相遇。”

  “将军,竟然对你,如此信任,这说明,白羽,你并不,普通。”博卓卡斯替冷冷地说,“我劝你,最好,不要,在我们这里,做什么,小动作,否则,你会明白……”

  “我不害怕死或者怎样,爱国者先生,如果我行事更果决些,您就会在一个月前见不到您的女儿了。”白羽毫无惧色,“但是我并不能将我的朋友和我的队伍置之不理,只一味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所以我选择留在这里。我不会去尝试什么阴谋,可如果您以为我甘愿来到这是出于什么更深层次的目的的话,那您就错了。很明显,我牵挂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其他的东西。”

  博卓卡斯替冷哼一声。

  “白羽,如果,你真的,不怕死,那你,在醒来之后,所要做的,就是,拼死反抗……可是,你现在却,安然无恙……”

  白羽咬咬嘴唇。他平静地思考了片刻,心里思索着还是不要把话说得这么针锋相对。在这样的强者面前退一步为好,不然的话太过招摇可能会引来危险。

  因此他张张嘴,想要避开这个话题,可他的话还卡在嗓子里没有说出口,一个身影忽然挡在两人的中间——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反抗都是正确的,父亲。”

  叶莲娜此时忽然向前踏出一步,声音很冷。

  “父亲,我不是那种不会辨别其他人的人。白羽是我的老师,也是我手上重要的人质,我很信任他,他的安危也同样很重要。正如白羽所言,一旦他死了,就将会为我们惹上诸如你所说的那个赫拉格那样的麻烦,所以还请不要再为难他。”

  博卓卡斯替和白羽都是齐齐愣了一下。博卓卡斯替用沉郁的眼神盯着女儿的脸颊,面具微微颤动了一下,好像想说些什么,但他还是保持住了沉默。就这样沉默了有十秒钟,那个巨人终于后退了一步,缓缓开口道:

  “女儿,你长大了,万事都要,自己定夺……父亲,没法为你,做些什么,所以,我相信,你的选择……”

  他没有看白羽,但是白羽能够感受到他在关注着自己。

  “父亲,谢谢你……”

  霜星走上去,伸出手来抱了抱眼前的这个魁梧的怪物。怪物艰难地举起手,以同样的姿势拥抱了一下体型在他面前毫不起眼的叶莲娜,不易察觉地微微摇了摇头。

  博卓卡斯替转身掀开帐篷帘门离开了这里,离开时还不忘嘱咐叶莲娜要记得把那个黑色的石头吊坠戴在身上,叶莲娜则是满口答应。

  他走了之后,叶莲娜又重新摆出一副自然而温柔的笑容。

  “真是个老顽固,还好我保护你保护得快,不然他恐怕会出语威胁你的。”她伸出手拍了拍白羽的胳膊,“我父亲那么大的个子,没吓到你吧?”

  “没有,我挺冷静的。你父亲是个好人,他的故事我同样知道,不过他的确是顽固——或者说是坚守着。总之,其实有可能的话,我很想和他深入聊一聊。你知道的,我也不想让他在整合运动浪费生命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叶莲娜捋捋自己的白色长发。

  “你也知道他的故事吗?白羽,其实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你就把它当做是我的源石技吧,反正这片大地上经常有离谱的事情发生,就像叶莲娜你为什么会突然觉醒体内的力量一样……”

  有人在帐篷外推了推帘门,好像是在征求帐篷内的人的意见。

  叶莲娜朝着门瞧了一眼。“是父亲吗?”

  “不是,”门外传来一道平静的少年的声音,“是我,浮士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