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定局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定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凯尔希一定会投反对票。”博士继续回答,“但我们至少有两个人会投赞成票,一个是我,一个是ACE。同样身为精英干员或者罗德岛高层的,还有迷迭香、临光、杜宾和Scout。不包括那些被派出去的话,还有一个昏迷不醒,无法投票的煌。”

  “二对一吗?”拉普兰德摇摇头,“不,阿米娅一定会反对。”

  “你怎么知道?”

  “直觉。”她说,“她根本不了解白羽,尽管白羽多次对我们提到了阿米娅的重要性,但看上去阿米娅只关心博士你一个人而已。”

  “如果是这样,那阿米娅会知道反对我的提议于我而言是什么概念。”博士继续说,“如果投票结果显示反对票和赞成票一样多的话,我们就有权利选择调遣愿意追随我们的人行动。虽然这样不如派出罗德岛的所有兵力更好,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这方的人。

  拉普兰德也回过头。

  “梓兰小姐,槐椃、孑,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们愿意追随我们去营救吗?”博士问道。

  “我可以向大学请假。”槐椃不假思索地说,“如果没有白羽,我和孑可能就直接死在龙门外环了……当然,那件事情是我们自己造成的,算我欠他的。我这个人很讨厌亏欠别人东西不去偿还,如果真的投票结果持平,博士,你可以带我走——虽然那样有可能一去不回。”

  “我会做夜宵。”孑说,提了提口罩,“应该能帮上一些忙的吧?”

  梓兰闭上眼,叹了一口气。

  “我和白羽只共事了一个多月,但我十分清楚他的为人。我与罗德岛有合约在身,如果罗德岛不同意,我不能擅自行动。不过博士,如果投票持平,我和我的小组任您调遣——那几个惹事精虽然闹出了那么多麻烦,但假如我加入你们,他们一定会跟随着我。”

  “即便是这样……”拉普兰德打断了他们,“我们的人数,也不及通过后调遣罗德岛全部兵力的一半吧?”

  “拉普兰德,你能争取到更好的结果吗?”博士微微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罗德岛已经成了我们最后的希望。势单力薄的白羽除了我们之外,已经无人可以依靠了。”

  拉普兰德笑了起来,眼眶依旧红红的并且蓄满了泪水,但她一直没有哭,而是继续昂着头,扫视嘈杂偌大的会议室。

  “白羽……他于我而言就像是我整个的生命。”拉普兰德坐着,用舌头舔舐干涩的嘴唇,“势单力薄……这让我想起了我在叙拉古的那些日子……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可以遮风挡雨的家,不被关心也不被爱,所有的都不需要——但是他却为我做了这一切……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那么几个,甚至是一个全心全意爱你、接受你、不计较你所有罪过的人就足够了。”

  她低下了头,用牙紧咬住下嘴唇。

  “……你看看这些个家伙,博士,你看看他们一副善良的样子,在这其中有多少能值得我们去信任呢?我根本不需要阿米娅,我也不需要罗德岛的帮助,我早就不在乎投票的结果。不在乎着意味着看透了,看透了之后就会明白我为何总是笑——开心的时候笑,伤心的时候也笑,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笑着的样子。假如哪天你也明白有些事情并不重要的时候,就会能够理解我了,博士……”

  拉普兰德提着刀,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米莎见状立刻站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博士与赫拉格,急忙追了出去。

  “她并不会离开的,我知道她。”博士最后向会议室瞥了一眼,“将军,距离第二次投票还有一段时间,我先出去透个风……”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心里明白自己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

  他离开了会议厅之后,开始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动了起来。罗德岛几乎所有有星级评定的干员都还留在会议室,所以这样的错综复杂的小路又变得异常冷清。

  路面铺着红色的棉绒地毯,博士出神地往上面看了好久。他的脑子里又开始显现出拉普兰德刚刚所说的话来——现在博士更明白了,全罗德岛恐怕找不到有什么队伍比这一支更加团结。

  因为什么?博士想找出原因,却根本不明白。

  那个配戴着面巾的萨卡兹人靠在墙角,眼神平静地看着博士,博士愣了一下。

  “Scout,原来你没有回到会议厅当中。刚才的投票结果你知道了吗?”

  “已经看到了,毫无疑问你们失败了。”

  “远远没有呢。接下来就是罗德岛高层的内部投票,这次投票即便你投弃权票,阿米娅投反对票,出现最差的情况也是平手。这样一来,我便依旧可以争取到诸如企鹅物流、喀兰贸易公司等阵营的支持,解救白羽将会变得不那么困难。”

  Scout拉住自己的面巾。

  “但如果你们失败了,博士,那你们就无法调用罗德岛的任何兵力。当然你们可以强制离开,可一来你们的人数将会大大缩减,二来凯尔希和阿米娅不会对此感到开心的,尤其是你一意孤行地将自己入于危险之中。”

  “你觉得我会很关心他们两个?”

  “倒是他们两个很关心你,博士。”Scout平静地回答,“阿米娅极度信任你,凯尔希也是一样——尤其是凯尔希,虽然她从来没有同意过将你救出,但我却知道罗德岛、阿米娅和你对她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我们都记得你,记得你的所作所为……”

  “有人说是我杀害了那位殿下,凯尔希也曾暗示我说她有可能会对我施加报复,但你们从来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失忆了就是这一点最不好,无论是什么问题,甚至是有关于自己的基础性事项都要去询问别人。”

  “我们一直相信不是你杀害了殿下。”Scout回答,“但那个萨卡兹的雇佣兵,那个W,也就是如今我唯一能够接触到的整合运动高级成员似乎并不是这么认为。她一直相信是你杀了特蕾西娅——她深深爱着的那位。”

  “我根本不认识她。”

  “认不认识她倒是无所谓?但是博士你要明白,W的目标可不是整合运动,那只是她的一个跳板而已。整合运动根本什么都不算,他们或许能够荡平切尔诺伯格,因为乌萨斯对这座城市完全是不理不睬。第三,第四集团军一直都在切城——相信我,即便是切尔诺伯格毁灭的时候他们都不会出现。但是假如乌萨斯想,这两支军队可以毁灭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组织,包括整合运动,也包括罗德岛。

  “所以我们的目标从来就不是这个突然出现的感染者反抗组织,那只是一个横加干涉的小插曲而已。罗德岛自从被发掘出来投入使用,这个组织就永远无法和巴别塔撇清楚关系——你和我都曾经为之而奋战过,凯尔希也是,阿米娅的父母也是——当年雷姆必拓工程队出了一项重大的工程事故,阿米娅的父母双双丧命,是你救出了她,那时候她还没有被特蕾西娅的魔王之剑刺入胸膛,她还不用去承担如此多的苦难。所以她才那么信任你,一直是如此,坚信你会带给我们一个美好的结局——

  “正因为是这样,正因为巴别塔的影子一直徘徊于此,所以每一个登上这艘陆地间的人都应当明白,我们真正的敌人是曾经巴别塔的敌人,是那个如今还端坐在维多利亚的维多利亚的王位上的卡兹戴尔摄政王特雷西斯。对抗特雷西斯,其实就是在对抗一整个国家。你知道维多利亚的首都伦蒂尼姆自从被建立以来就从未被攻破过,而博士,我们的目标正是那座城市。

  “罗德岛终将回归它原本的故乡卡兹戴尔。萨卡兹的战争我们没有办法逃避,你也一样,博士。W是真正的精英,最顶尖的那种雇佣兵,她可以为了特蕾西娅的夙愿而牺牲了除了萨卡兹一族利益之外的所有东西,可她十分痛恨你,这正是问题所在——她不应当去痛恨你、怪罪你,否则他便会痛恨和怪罪整个罗德岛。她如果一旦恨下了罗德岛之后,罗德岛又该如何去履行自己的使命?W是这其中最关键的一环,我们必须取得她的信任。”

  “你和她都谈了些什么?”博士的声音有些冷漠,“Scout,你一定尝试过说服W,是吗?”

  “是的,并且我现在仍然在尝试着。”Scout向前走了一步,“不过有一个你感兴趣的人似乎已经接近过了她,博士,他好像打破了我们原本的计划。”

  “一个人?哪一个人?”

  “是白羽。”Scout没有拐弯抹角,是直接挑明的答案,“白羽。在行动之前,我与他有过数面之缘,交谈过几句话,但是并不是十分熟悉。他与我也谈论到了这件事情,他直接告诉了我他遇见过了W。”

  “白羽并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情啊。”

  “白羽他知道应该把这件事情向谁说,他知道你并不认识这个W,不过他明白我一定认识他,甚至直接点名了我在整合运动的信息来源就是W。白羽这个人真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博士,其他干员不明白这一点的重要性,但是我清楚的知道白羽的脑海当中所有的那些知识都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危险以及机遇。

  “我的小队当中的某一些人称他为‘先知’,甚至还有人怀疑他是从未来回来拯救罗德岛的。当然,我更愿意相信他是通过某些法术了解到这一切,然而他根本没有源石适应性,兴许是某些神秘的人带他来到这里。白羽常常会因此感到疑惑。他不像是一个喜欢欺骗的人,所以他对自己来到这里的疑惑很有可能是真的——

  “他或许真的不知道是谁派他来到这片大陆。他知道自己是一个‘人类’,知道自己来自所谓的‘地球’,但那是否是真实的谁也说不清楚,不是吗?博士,也许白羽是失忆了,就是你一样,但无论如何他终归是值得信任的和拯救的,只可惜阿米娅和凯尔希暂时并不了解这一点。”

  “他和你说了什么?白羽是不是和你说了有关于我的事情?否则你怎么会突然对我讲起白羽的东西来?”

  “白羽是和我谈论一些,那是在战争开始之前。不过博士,有两点你需要提前知道——第一点,我已经说过了,W是不能与罗德岛为敌,因为联合萨卡兹是罗德岛的使命。第二点,我之所以在特蕾西娅殿下死后依旧选择了留在罗德岛,是因为我值坚信着这个世界将会被它所改变——

  “我深深爱着这个地方,凯尔希和阿米娅也深爱着这个组织,这对我和凯尔希来说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想让我这种曾经的佣兵眷恋一个地方,那太困难了,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绝不会背叛一丝一毫,我的行为永远向着罗德岛的利益……”

  博士皱起了眉毛。“Scout,你在说什么?好像凯尔希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看到会议室里的那群干员了吗?那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充满朝气,充满胜利的希望。罗德岛也许没有那么团结,但这一定是一个光明无限的地方。”

  Scout转过身,没有再看博士,他向前走去几步,面前是极深的长廊。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渴望着有一天能够亲眼见证那个日子,最终的胜利的日子……但没关系,即便我见不到也没有关系,至少我为此而付出过。白羽之前和我讲了很多,其中不乏对于博士您的寄托。他说他知道如果没有救你出来的话,许多罗德岛的精英将会死在切尔诺伯格。他字里行间描述的场景虽然诡异,但我依旧捕捉到其中与这次你所希望的营救行动的相似之处。”

  他叹了一口气。

  “生命是可贵的,如果活着能实现价值,何必去死呢?未来是未知的,就连白羽也不清楚。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倒希望罗德岛不要去经历。在精英干员的投票之上,我会庄严地投出反对票。你们会输的,真的,因为我始终相信有一天你终究会明白,这片大地上并不是所有的妥协都是对生命的一种亵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