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方舟里的咸鱼六星 > 第四十八章 送葬人的信息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送葬人的信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头部、右臂的软组织有些挫伤,但恢复得很快,不需要特别治疗应该就可以康复。”锡兰说,“送葬人先生,幸好你的身体素质很好,否则白羽摔下去恐怕真的要承受不住。”

  “你就是那个在乌萨斯边境拿铳指着我的拉特兰人?”拉普兰德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嘴角勾起她惯有的恐怖笑容,“你怎么会在汐斯塔?”

  “旅游,”送葬人说,“因为我有黑卡。”

  “嗯,是我父亲赠送给诸位的。”锡兰坐在一边,“送葬人先生也是赶来参加黑曜石节活动的吧?当天晚上,我们会请来全泰拉最有名的DJ和最大唱片公司,举行盛大的集会,送葬人先生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我老板也会来,”德克萨斯补充了一句,“前提是市长的钱给够。”

  “没兴趣。”送葬人听完张口就说。

  “那……”本来锡兰只是想说一些客套话打开话题,谁知送葬人开局就百毒不侵起来,“我们这儿有沙滩、阳光、火山、温泉和美食……”

  “完全没兴趣。”送葬人继续堵话,“从海报上来看就没有任何意思,我在拉特兰学过构图技巧,你们那些旅游广告不符合构图规则,吸引不了我。而且我对阳光的兴趣在于它的波长,对沙滩的兴趣在于它的成分,对火山温泉的兴趣在于水中的矿物质功效,而且我不喜欢吃你们所谓的美食——

  “因为营养不均衡。我必须要把三根烤肠切成9/11,配上半个椰子,再加上5/4根冰淇淋一起吃下去,才能完成一顿饭的营养搭配,实在是非常麻烦,不如我在拉特兰直接食用配置好的餐饮更加划算。”

  沉默。

  “咳,咳,咳……”煌把喝下去的一口水咳了出来,“哦,抱歉,没忍住……”

  “这人是个憨批吗?”炎熔干巴道。

  “呐……啊……送葬人,你半夜出来干什么?而且你还穿着这一身……”

  白羽看了一眼送葬人身上穿着的夸张绿色印花衬衫和红色沙滩短裤,配上一顶明显不合身的草帽,以及他脚上的蓝色人字拖,吞了一口口水。

  红配绿,丑到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某大爷旅游团来这儿采风呢。

  “这一套衣服是我照着服装店门前的人偶穿着买的。虽然我无法理解穿衣什么的为什么会对某些人这么重要,但是我推测,商店的目的是想赚钱以及博人眼球,用来展示的东西一定不会太难看。为了免于思考,我就照着买了。”

  “这穿着明显不合你啊……”白羽强忍着询问送葬人是不是走进了老年人服装店,但是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去作死了。“那你为什么要大半夜出来闲逛?”

  “我听说白天和夜晚,陆地与海洋的风向及其温度湿度都有所不同,所以想借来到这儿的机会,在早晨6点,中午12点,下午4点,晚上10点和夜里2点于海边和内陆分别对空气湿度、温度以及风力、风向进行测算,以研究本月汐斯塔的气候状况。”

  “啊……啊?”

  “这是我来到汐斯塔的一大乐事,算是我的小爱好。”送葬人说着,又从公文包里取出几本厚厚的书籍,“除此之外,我还去了汐斯塔市立图书馆,查阅了相关律法文本,找到了本市法律当中的诸多漏洞,以及它与维多利亚法律的一些雷同。锡兰小姐有兴趣的话,想听我讲解一下吗?”

  “这……那个,送葬人先生,您还是和我的父亲以及克洛宁先生去讨论……这个吧……”锡兰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一笑。

  “倒是你,白羽,突然在深夜的时候从天桥上摔下来,害得我实验没能够完成。”送葬人面无表情地对白羽说道,“不过,根据你坠落的数据和我的承重感受,我推测你的体重在70千克到73千克之间……”

  “得得得,我知道我有多重……”白羽骂了一声娘,“送葬人,你怎么有兴趣来汐斯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还是在切尔诺伯格。下一站,你应当是回拉特兰,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最近的工作业绩有所下滑,推测可能是因为工作量过大导致精神疲惫和工作力下降,因此我决定请假放松半个月,以应付接下来的工作。”

  白羽汗颜。这家伙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疲惫的人,更何况来汐斯塔于他而言,根本就不是放松啊喂!

  “诶?你是公证所的人?”一直缩在一旁的安比尔终于松了一口气,“哇,我就说,我看你好像没有角没有尾巴,虽然光环是黑的,但貌似不是堕天使。既然是公证所的人,那我就放心了。”

  “你也是拉特兰的合法公民?”

  “嘛,我之前是拉特兰卫戍队的,后来欠了公证处一点钱,就有一堆像你这样的家伙跑过来烦我。我没办法,只能来罗德岛打打零工还还钱什么的。”安比尔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话说,执行者都是像你这样没脑子的家伙吗?”

  “我不记得卫戍队里面有你。”

  “哟,你还记得卫戍队的队员?那少说也得有1000多个人吧。”安比尔耸耸肩,“我的确不是登记在职人员,但是他们发现我有侦查和感知的天赋,于是公证所就派了一堆人跟我谈了一堆我听不懂的法律条文,强征我去搞些巡逻的任务,麻烦死了。”

  “拉特兰公证所的执行人?”艾丝黛尔两眼放光,“好像是一个很帅的职业啊……”

  “你想多了,这些人就是群天天催着你还债的官方打手。”安比尔一听这话立刻有些生气,“我到现在还没有还清利息呢,罗德岛这个月的工资什么时候发?”

  “哎,你不懂。”艾丝黛尔哼唧一声,“执行人——送葬人。光听着名字就酷酷的,像个某个神秘组织的强大杀手,而且能到各个国家像特工那样追捕犯人,还可以环游世界。光想想就觉得好有意思。”

  “切……能让公证所的人追到国外的,多半没有福气再享受了。”安比尔瞧了瞧送葬人,“喂,你这家伙之前不是去切尔诺伯格执行任务了吗?现在被你盯上的那家伙大概率已经被押送到拉特兰再执行流放了吧。啊,流放是什么的简直跟杀了他没有任何区别。堕天使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别人知道这个人曾经杀了自己的同胞,在泰拉大陆没有任何立足之地。所以我才觉得被放逐是对天使最大的惩罚……”

  “他死了。”送葬人说,“我计算好角度,打爆了他的脑袋。”

  “啊?死了?”安比尔一愣,“这家伙可真可怜。他犯了什么罪啊?不会杀了人吧?不对啊,残害同胞的天使会立即变为堕天使,而堕天使但凡出现在拉特兰境内就会被处决,按理说,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地请执行人来去国外进行操作。”

  “有关于他的信息,你们可以在公证所的官网进行查看。”

  送葬人顿了顿,

  “那个男人多次挪用公款资助境内境外的感染者,筹划了一系列的恐怖活动,导致拉特兰合法公民的伤亡,对拉特兰财务也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并且,他在事情败露之后,又携带大量公款前往切尔诺伯格,继续制造恐怖活动,囊括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拉特兰、乌萨斯、维多利亚以及其他地区。”

  “哦?和感染者与整合运动扯上关系,这家伙是真的在找死。”安比尔撅了撅嘴。

  “你追捕的那个家伙与整合运动有关?”一听到“整合运动”这个敏感的词语,煌立刻就皱起了眉头,“送葬人先生,麻烦您和我们披露更多有关于那个人的细节。”

  “没关系,拉特兰是一个法律严明的国度,所有被判刑人员的资料全部公开,都可以被共享。”

  送葬人平静地开口道,

  “但是有关于那个人的信息,公证所其实知道的并不是很多。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大概就是这个人曾经挪用银行公款,秘密筹资给整合运动的一些领袖,帮助他们在乌萨斯以及世界其他地区扩大势力。我们猜测他们可能与整合运动总指挥者塔露拉有直接或间接的交易,并且正在策划制造一场大暴乱。”

  “策划一场大暴乱……再具体一点。”煌有些着急。

  “根据有关信息推测,这场还未发生的暴乱具体可能出现地并不在拉特兰,因为整合运动的主力位于乌萨斯地区。而且这名犯人之所以前往切尔诺伯格,多半是为了与整合运动里外呼应。毕竟这位犯人身份方便而隐蔽,适合在乌萨斯境内走动。”

  他沉默了片刻,

  “……加之他在临死之前曾经对我说……他说‘切城将是第一个目标,而你们将眼睁睁看着这座城市被解放。’……”

  “切尔诺伯格!”煌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明白了,谢谢你送葬人先生!这件事情非常紧急,我必须立刻把它告诉给阿米娅以及博士,让罗德岛早做准备……”

  说完,她转身就冲出了小客厅。

  “这家伙……”安比尔摇摇头,“喂,该死的执行人,你好像无意之间给我们制造了些麻烦……”

  “看样子,接下来有任务了……”暗索叹了一口气,“不行,我还是先回去睡觉吧,还有三个小时就天亮了。得趁这几天好好玩一玩,不然过一会儿任务来了,就没办法享受来之不易的假期……”

  “小姐,我们……”黑开口道。

  “等一下,”锡兰忽然说,“那这是不是意味着,接下来罗德岛不能对切尔诺伯格坐视不管?”

  “啊,那还用说,当然是这样。”安比尔打了个哈欠,“罗德岛就喜欢管杂事……不过,我这把狙击铳也好久没有用过了,用它杀几个整合运动的成员,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谈话结束没有多久,安比尔、艾丝黛尔、芙蓉、炎熔和暗索也就陆陆续续离开了。现在,这屋内只剩下送葬人、黑、锡兰、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当然,还有一旁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的白羽。

  高兴,是因为送葬人的出现帮他解决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何让罗德岛相信切尔诺伯格会是整合运动的下一个攻击目标,然后提前做出一些准备,不至于像剧情当中那样伤亡惨重。

  难过,是因为当罗德岛知道切城的事情之后,白羽就再也无法在这场战争中回头。那个叫做生存的残酷游戏现在彻底开始,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已经被白羽有意或无意地改变。罗德岛将会提前防御,可白羽并不知道提前防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些在切尔诺伯格可能会阵亡的干员:ACE、Scout,从此就变成了不定之数。

  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因此脱离了白羽的掌控与预知范围。

  ACE、Scout,在剧情当中是死亡的,但在这儿也许并不会死。可是罗德岛其他的干员,那些在剧情之中并没有死的人,现在他们的性命变得扑朔迷离。

  换句话说,白羽的行动在之前是有计划的,因为他大概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如今由于事情变得不确定了起来,他的一举一动,也变得不再有立足之地。

  情况或许会好一些,因为罗德岛提前预知到了整合的阴谋,但白羽在这条世界线当中又能够做些什么呢?他只能越陷越深。而且从这一刻开始,他就已经算是完完全全地身处于命运的极度危险的漩涡之中,挣扎着什么也无法看见。

  那股未知感,那股从白羽穿越一开始一直未曾出现的未知感、无力感袭遍他的全身。

  他猛然醒悟,他现在变得不再算是完全的游戏作弊玩家,而是一个忽然被投入这滩浑水当中,勉强了解一些游戏背景信息的新手而已,措不及防,如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突然要面对扑面而来的一切,仿佛穿越什么的只是一场大梦而已——

  然而,直到现在,他依旧坚信着自己能够改变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