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阴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在雪地里拨起一堆干草,手握两颗燧石,小心翼翼地敲了好久,好不容易敲出一些火花溅到干草上,引起了一丝小火苗,可W还没有来得及护住火苗,一阵寒风吹过,火花就当场熄灭。

  “我讨厌生火!”W把石头往雪地里猛的一砸,砸出两个小坑。“啊……这该死的鬼地方还要该呆多久?塔露拉是疯了还是怎么样?迷上杀人烧村了?”

  “醒醒吧,W,我早就说过,现在的整合运动性质已经发生了改变。”伊内丝拿起那两颗燧石,蹲在草垛边上,自己开始生火。

  “我这几年一直在猎杀叛徒。要不是凯尔希有罗德岛,博士不知死到了哪里去,我的任务早就完成了,也不用不远万里跑到乌萨斯无所事事。”

  “你是打不过凯尔希和她那个大虫子吧?”

  “凯尔希那老女人脊柱上还盘着那种恶心的家伙……伊内丝,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去对付凯尔希一次,她那鬼东西能把你恶心吐掉。”

  “你吐了吗,W?”

  “啊嘞……伊内丝,你可真机灵,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被那东西恶心到了。我是说你——大白腿,你会吐的,说不定还会被吓哭鼻子。”

  “唰!”

  火焰在干草垛上腾空而起。伊内丝向火中加了一点柴火。

  “我不认为一个连火都生不起来的萨卡兹雇佣兵会比我胆子更大。”

  “哈哈哈,大白腿,”W冷笑两声。“我不太擅长点燃篝火,但是我十分擅长把人点燃。你想试试吗?”

  “你们两个,”一直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赫德雷开口道。“安静一些,很难吗?”

  W朝伊内丝嘲讽地笑笑,伊内丝把头扭过去。

  “所以,你们准备怎么办?”赫德雷沉声道。

  “什么怎么办?”W眯眯眼。

  “还是跟着整合运动行动吗?”赫德雷抬起头,向四周那些白衣白帽的整合运动成员看了几眼。“你们都发现塔露拉和想象之中的差距了吧?”

  “你觉得我会关心那些乌萨斯农民的死活?”W冷笑一声。“塔露拉怎么烧杀抢掠,与我何干?只不过她浪费的是我们萨卡兹的时间罢了。”

  “但是他如果继续这么做,乌萨斯当局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赫德雷说——

  “我当然不会关心乌萨斯人。但是我不会把萨卡兹佣兵队置于危险的境地,更不会以佣兵队作为筹码。塔露拉很明显不像是我们应当信任的那种人。

  “每一名萨卡兹佣兵都不应该毫无意义,只为了金钱和利益而死去——特蕾西亚殿下教给我这一点,而W,你应当对它领悟的更深——但是整合运动无法带给我们想要的答案,你我都明白。况且,塔露拉不会随便帮你杀掉凯尔希。”

  “呐……那不如我去干掉塔露拉,自己掌握整合运动。”W回答。

  “你要送死,我不奉陪。”伊内丝平静地说。

  “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大白腿?”

  “嘛,我倒是觉得是你太不自量力了,小白毛。”

  “你们两个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们俩的头扭下来祭奠给特蕾西亚殿下,明白了吗?”赫德雷冷哼一声。

  “赫德雷,我们徒步走了这么久,终于来到整合运动这里,已经无路可退了。”伊内丝捡起一根树枝,向火堆里捅了捅。“既来之,则安之。萨卡兹需要我们,而特雷西斯还在追杀我们,整合运动可以为我们提供必要的保护。至于烧杀抢掠一类的事情,我们做不做没有人会管——同样的,我们是否会在背后捅整合运动一刀,也不会有人在意。”

  “你也想策反?伊内丝,那不是你的风格。”W哼哼道。

  “的确,阴谋什么的,你比较擅长。”

  “我就把你这个当做夸奖了。”W用鼻子出了口气。“我听那个叫叶莲娜的女孩说,整合运动可能在密谋攻占一座城市,目前还在筹划等待当中。我猜,罗德岛那群爱管闲事的人应该不会不管。这样一来,我们不就有理由正面对上罗德岛了吗?攻占城市什么的我毫不关心,但是打罗德岛……阿嘞,只是想一想就会觉得激动呢……”

  “你可别把霜星叫做女孩,她已经26岁了,年纪差不多快比你还大。要喊的话,你应该去管她叫姐姐,只有我才有资格叫她女孩。”

  “老女人,你很自豪吗?”

  “重点不是这个。”赫德雷冷声打断了她们。“如果整合运动想去攻占某座城市的话,那离我们最近,防守也最薄弱的切尔诺伯格一定是首选目标。而且浮士德之前也向我透露过,他们在切城有线人这回事。”

  “那两个小男孩……我可以叫他们小男孩吧?”W看了一眼伊内丝。“一个是疯子,一个是呆子,无论从哪方面看起来都很幼稚。塔露拉实在是如此愚蠢,把这两个家伙提拔成了整合运动的高层,而把我们这些只用一只手就能杀十个梅菲斯特的强者派到这里,真是屈才。”

  “塔露拉的目的一定不限于在夺取切尔诺伯格这一个城市,”伊内丝直接无视了W刚刚说的话。“在她计划要攻占某座城市的时候,真正的革命就已经开始了。如果她想继续,那么下一个目标,我觉得很可能是龙门。”

  “魏彦吾可不是什么鼠辈。”W笑笑。

  “但是,掌握了切城这座距龙门很近的一移动城邦,那完全可以用它去做更可怕的事情。”伊内丝缓缓说道。

  众人沉默了。

  如今刚刚进入夏季,可在这片大地上,没有什么春夏秋冬的分别。一概的冷,一概的寒。

  雪刚停没有多久,地上的积雪还很多,焰火在雪地当中燃起,四周露出湿冷坚硬的泥土。有条不知为何没有被冻住的小溪在众人的身旁流过,发出清脆的水击声。W能感受到雪下有松针被掩埋。

  “霜星告诉我,”伊内丝低着头,望着眼前的火堆,眼神闪烁。“塔露拉曾经是一个斗士,但非感染者接二连三的残忍行径改变了她的内心,使她成为了一名暴君。我听说有关于她身世的传闻,这让我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传说?”W伸出手,放到火前烤了烤。“可信吗?”

  伊内丝摇摇头。

  “不知道。什么不死的黑蛇,什么科西切公爵,有好多好多离谱的事情在萨卡兹佣兵队里流传。”

  “希望那些只是传说而已。”赫德雷闭上了眼。“若不然,加入整合运动,真的将会成为我们犯下的一个大错。”

  ……

  切尔诺伯格,一处独栋民居内。

  “根据拉特兰税务法第119条,公民有私藏,挪用,盗用公款的行为,数额特别巨大且以无法追缴的时候,应当判处驱逐出境,并将其种族更为堕天使,此生不得再次前往拉特兰。”

  送葬人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法律文件,摆在那个靠坐在沙发上满头大汗的男天使解释道。

  “你想怎么办?”那个男人红着眼。“把我头上的光环摘了换成暗的,然后再让我长出角和魔鬼的尾巴,就像那群萨卡兹人一样?”

  “不要着急,先生,你的罪责我还没有宣读完毕。”送葬人面无表情,既像是满不在乎,又像是生性冷漠。“根据拉特兰刑法第15条,公民凡参与或为恐怖活动提供资金,鼓励支持他人进行恐怖活动,且已经严重危害拉特兰及其合法公民的合法权益时,应当判处驱逐出境,情节严重的,应当处死刑缓刑三年执行。”

  那个男人眼神一冷。

  “算算看,这些年你挪用政府公款资助整合运动在拉特兰境内制造了多少起恐怖活动?导致了多少条人命的丧生?”送葬人从公文包里取出源石铳,黑洞洞的枪管即刻对准了那男人的脑袋。“数罪并罚,拉特兰公证所判处你死刑立即执行。”

  那男人的脸色一阵苍白,随后他便开始放声狂笑。

  “看看这是什么?”男人将袖子一卷,露出几颗长在胳膊上的源石结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你已经触犯了拉特兰公民基本法第二条:公民不得擅自隐瞒自己的矿石病情况或资助其他感染者隐瞒……”

  “去他妈的法律!”那男人吼道。“法律,法律,拉特兰的狗屁法律害死了多少人?!你可知道我这儿子经历了什么?他什么也没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感染了矿石病,你们就把他驱逐出去,让他活活饿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拉特兰的狗屁法律什么时候在意过感染者的处境?感染者凭什么不能拥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权利?你懂个什么,小白脸!唯有革命!革命才能带来真正的公正!”

  “很好,这位公民,你讲的像是没错。但是,恐怖袭击不能拯救任何人,可规则与制度可以。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送葬人把手搭在扳机之上。“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要送你最后一程了。”

  “你阻止不了的,也阻止不了这股潮流的!”男人浑身上下都颤抖起来,露出癫狂的笑容——

  “你杀了一个我,还会有千万个我站起来!切尔诺伯格将会是整合运动第一个目标,而你们将会亲眼看着这座城市得到解放!

  “恐怖袭击?可那些非感染者都是该死而已。感染者是正义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由和平等,都是正义的!你们这些虚伪的家伙,满嘴道德、法律,孰不知自己才是最无义的那个。整合运动没有错,我也没有错!这个世界需要整合,这个世界需要整合!”

  “砰!”

  那个男人的脑袋碎成了几瓣。

  送葬人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擦了擦自己的铳和手上的脑浆,叹了口气。

  “冥顽不灵,无可救药。”

  他把铳枪放进包里,又从那公文包里拿出了几张照片。

  “汐斯塔,日光浴,沙滩……”

  那几张照片是他从酒店大厅里拿的。里面拍的都是汐斯塔诸如阳光、沙滩、火山、蓝蓝的海和泳装超模一类的景物或者人像。送葬人瞧着那些拍的神乎其神的地方,微微皱起了眉毛。

  “这地方,真的好玩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