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女配她木得感情 > 第500章 仙师弟子有点稳(四十九)

第500章 仙师弟子有点稳(四十九)


  长天宗,半月区惩戒堂。

  前厅外头,本就是一片暗色云层密布的天空,这会儿显得更加昏暗了。

  厅内,林姝在说完自己所知道的灵域之行的全部事情后,顺带将自己之前带回来的三具同门的无头尸体一并交给了惩戒堂。

  这时候,本来围着她看的那五位值守长老,彼此之间私下里悄悄互传起了密语。

  “……她说的这些话,与韩水易先前所招供的那些内容,倒是分毫不差。”

  “如此看来,付淳此人确是死于韩水易所收服的那株妖藤之口。”

  “不过她交上来的这三具弟子尸体,当真是如她所说,此三人都死于那灵域之中的九头沙蛇之口吗?要是事发之时,只有她一人在场,是非黑白,岂不是都由她来说了算?”

  “那三人的事情先放一放吧,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弄清楚付淳的死因,想办法给剑海宗来的人一个交代……”

  安静的前厅中,说完话后的林姝,看了眼环绕着自己的这五位长老,总觉得他们看上去像是暗中在谋划着什么事情。

  预感到此地不宜久留的她,旋即站起身来,与众人行了一礼道,“诸位长老,这趟灵域之行,我所知道的全部事情就是这些了。若是你们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且慢!”

  林姝话音未落,便有一位长老忽然从椅子上坐起,拦住了她的去路。

  “青薇子,我还有一事要问你。你说那付淳死于一株诡异的食人花苞之口,那你可知那结出食人花的藤蔓,究竟是什么来历?”

  林姝闻言,思忖了片刻后才道,“此事说来也怪,那株藤蔓本来应该只是普通的绿萝藤而已,可是它身上的气息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感染过,变得邪恶而黑暗……”

  事实上,数日之前,在水一去到东北方向的那片无名山谷,将林姝、介瑛和韩水易三人带回门之后后,那片山谷中便起了一层薄薄的黑雾。

  这些黑雾都是从谷底流经的那条河流中升起的,并不断朝向四周扩散。

  而这条谷中河流其实来自一条自西向东流淌的地下暗河的地上河分支,此河的始源之地,正是位于长天宗北面的那片莽荒之森以及森林背靠的一片古老山脉。

  早在林姝、付杰、貌无双在那片古老的森林中进行历练之时,三人便时常见到各种奇异的景象。

  在他们离开那里后,也有不少修士曾前往那里搜寻自己需要的修行资源。

  然而这些人很快就发现,林子里头的怪事变得越来越多。

  比如有些动物会在夜里突然群体迁徙,还有些动物更是莫名其妙的集体投河自杀,更有些林间的山石会在阳光直射的时候,散发出阵阵黑气。

  闻到这些黑气的人,轻则头昏目眩,重则失去意识乃至是精神迷乱。

  当这些消息传出后,外面的修士们渐渐的也就不再去莽荒之森了。

  此消息也被长天宗的一些外派弟子获悉、并传回了门中,但是自门中的宗主身中奇毒以来,门中的许多大小事务都被长老团的人一再积压,无法得到及时处理。

  这个关于莽荒之森出现变故的消息,自然也就没有被门中多少人注意到。

  此时林姝在说出关于那株诡异妖藤的异样后,方才问她话的那位长老并不以为意。

  他接着套问林姝的话道,“我若记得不差,你乃是千年藤木修炼而成的人形,如此说来,你的本体……应该也是一株藤蔓吧?”

  这位长老在问出这话时,他两眼看着林姝的眼神里头、分明透露出来一股强烈的不信任乃至是某种怀疑。

  林姝当即脸色一冷,她回问对方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另一位长老主动走上前来两步,他同样以充满着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林姝。

  只听他冷笑一声道,“什么意思?你这化作了人形的藤妖、竟是还想揣着明白装糊涂吗?那株在山谷之中大肆屠杀我长天宗弟子的滕妖,其实就是你故意招来的同伙吧?”

  “说不定,对方还只是你本体的一株化身,只是被你故意放出来、用来掩人耳目……”

  此人这话一出,无疑是在林姝头上扣下一口杀害同门、捏造事实的大锅了。

  骤然间无辜被人怀疑成山谷血案的凶手,林姝起初还为自己分辩维护了几句,因为毕竟当时从现场活下来的人,除了她以外,还有介瑛和韩水易。

  不过现在韩水易已死,唯一的人证就只有介瑛了。

  然而她眼前的这两个长老一唱一和,说是介瑛这等没眼力的炼气期弟子的话,根本不足为信。

  林姝接着又摆出水一曾去过山谷的事情来。

  她指出,水一身为即将迈入元婴境界的高阶修士,自己若真是那凶案的幕后凶手,必定是瞒不过对方的眼睛的。

  可眼前的这两人却又以水一是她的师父、难免有包庇袒护之嫌为由,不肯承认她为自己力证清白的说辞。

  双方之间,一番唇枪舌剑下来,面对眼前那近乎不讲理的两人,林姝终是明白,这两人怕是铁了心的要把山谷血案的事情全都扣在了她头上了。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们究竟为何要这么做?

  明明韩水易才是这些事情的幕后元凶,结果这个元凶突然死了。

  而她这个本是被卷入事件之中的受害者,反倒突然被叫到这里来,三言两语间教人打成了一只替罪羔羊……等等,替罪羔羊?

  如果说韩水易已死,这件事情就此揭过,那么这些个惩戒堂的长老们,为何还要再强行将她拖出来去顶罪?

  甚至轮番上阵想将她洗脑,逼她承认自己就是幕后凶手?

  脑中思绪转得无比飞快的林姝,瞬间便想到了许多种可能性。

  几息过后,她冷眼看着自己眼前那两个还在喋喋不休的长老,以一种不容反驳的坚定口吻说道,“看来韩水易在你们惩戒堂出事,内里有着不少蹊跷,不然你们也不会一大清早的就派人将我带到这里来了。”

  “怎么?是因为付淳的死,引出了别的麻烦事来,所以你们这才迫不及待的要找个顶罪的人,好把人推出去交差了事吗?”

  林姝曾在任务世界中经历过一个十分和谐的社会。

  那里的人们看起来都是相亲相爱,没有争吵和烦恼,也没有暴力和杀戮。

  可事实上,所有的罪恶都隐藏在了水面之下。

  一旦发生了恶性的犯罪事件,有关部门总会第一时间成功破案。

  因为这种坏事要是时间久了被传扬出去,老百姓的心思也会跟着被带坏的,有关部门的权威也会受到质疑,所以用最快的时间破案是唯一的选择。

  那里的人们深信,只要他们看不到罪恶,这世上就根本不存在罪恶。

  如果他们一不小心看到了罪恶的事情,那么他们也会跟着去做坏的事情,所以他们十分愿意接受来自社会全方面的保护。

  可那些“犯下恶罪”被抓走的人,都是真正的杀人犯和幕后元凶吗?

  从林姝那时在某部门系统中查到的大量机密资料来看,其实被抓的大多数人都不是真凶,他们都成了被选中的牺牲品。

  在林姝用冰冷的声音,一语道破了眼前几人的龌蹉心思后,其中四人脸色当即一变。

  显然,他们没有预料到,他们在给林姝下套的同时,后者也在警惕的观察着他们。

  她不但发现了他们埋下的陷阱藏在了哪里,甚至还找出了他们设套的动机。

  就在双方之间都陷入到短暂又难堪的沉默中后,另一位始终坐在最靠边位置的长老,终是站起身。

  他同其他四人轻声叹了一句道,“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等剑海宗的人来了,我们与他们的人实话实说便是了,毕竟咱们长天宗又不是比他们弱……”

  其他四人虽心知道理如此,可平素高高在上的他们,到底还是受不了自家积累多年的脸面权威,一朝之间在一个小小筑基弟子跟前尽数扫地。

  于是为首的那名长老,仍是咬牙不松口的死盯着林姝道,“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女虽化作人形,但它心中也许仍旧妖性未泯,野性难驯,是以做出了残杀同门的残忍行径来……”

  “总之,我等可先将此女拿下,然后再做一番审讯拷问,看看它身上到底有没有罪行!”

  此人说话间,张口闭口都以“它”来称呼林姝,显然是不准备拿对方当人了。

  事实上,在他看来,即便是草木飞禽也好,灵长走兽类也罢,只要不是生而为人的物种,全都可视为比人族低一等的异族。

  毕竟人族能屹立于世间的高位万年不倒,本就是踩在其他异族的骸骨上登上去的。

  这位长老此言一出,无疑是要动手的前奏了。

  与他站在同一阵营的其他三位长老,瞬间身形一动,从四面八方将林姝团团围住。

  这四人的实力都在金丹中阶上下,合力齐攻之下,甚至能拿下普通的元婴修士,他们若想要对付一个筑基期的弟子,自然更是易如反掌。

  面对这四人突如其来的包围之势,林姝的脸色已是冰冷到了极点。

  她寒声说道,“我活了这么多年,倒还真是头一回见到世间竟有这样荒唐的事情!”

  “既然你们不愿自省,那就别逼我与你们动手!大不了我青薇子不做你们长天宗的弟子,回我的青藤古窟,做我的万枯青藤!”

  随着林姝话音落下,她体内的草木本源之力也被她再度激发了出来。

  瞬时间,本来实力只有筑基中阶的她,突然实力开始了节节攀升,并一路暴涨至与金丹境界相媲美的程度。

  一位长老亲眼看着林姝的实力这般突飞猛进,眼中快速的滑过一丝贪婪之色。

  他曾听过一个古老的传闻,那就是将修炼成了人形的草木之精,放入药鼎之中,再配合各种秘药,熬上整整七七四十九天,便能得到一粒妙用无穷的灵人丹。

  即便是灵体再弱、修为再差的修士,服下一颗灵人丹后,也能直接横跨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实现毫无隐患的成功晋升。

  只要他能将眼前的这株藤精拿下,再找炼丹堂的尤长老帮帮忙,到时候还愁搞不到一枚灵人丹吗?

  常言道,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人在巨大的利益刺激下,往往会产生一种只有自己不顾一切的一头扎进去,就能瞬间暴富、赚到盆满钵满的错觉。

  而此时,这位心头只想着灵人丹的惩戒堂长老,已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对着林姝便是直冲了过去,想要将人一举拿下。

  可林姝早已积蓄起全身的灵力,观察着周围人的一举一动,又岂会被来人拿住?

  但见她脚下一旋,整个人飞身跃起,后退到半空之中,打算离开惩戒堂。

  另外三名围住林姝的值守长老,虽不知为何他们中的一人突然就先动起手了,但如今既然已经动手了,那他们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人拿下才行,绝不能让对方走脱了。

  一时间,在林姝飞起的刹那,下方的四位金丹长老,纷纷拿起了自己的法器,朝着林姝围攻而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快穿之女配她木得感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