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葫剑仙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囚犯的神通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囚犯的神通


  计来这话说出口,岩浆中的男子沉默了一会,忽的笑道:“和和气气?那样岂不是很没意思!尔等既然到了这里,不如就陪本座玩玩。”

  他话音刚落,周围的岩浆便立刻翻腾起来,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岩浆下方冒出,让在场的三人都是微微一惊。

  “你们小心!”

  梁言早就已经把“菩提明镜相”施展了开来,但岩浆下面的情形却无法探明,只能大声提醒了一句。

  还不等其他两人做出反应,就见岩浆之中冒出了一头通体赤红,嘴生獠牙的火牛。

  这怪物脚下踩着四团火焰,牛角上面有着古怪的符文,一双与身躯完全不符的小眼珠扫过众人,最终把目光落在了最左边的计来身上。

  “吼!”

  随着一声怒吼响起,那火牛双腿一蹬,化作一道火光直冲了过来。

  看见它的目标是自己,计来心中一惊,急忙把袖袍一抖,三十六枚天罡铜钱尽数飞出,在半空中摆下了一个偌大的阵势。

  那怪物冲进了天罡铜钱的法阵之中,速度立刻减缓了下来,就好似被定在了半空一般。

  刷!

  一道刀光破空而来,却是李希然长刀出鞘,霜白刀光划破长空,直奔怪物的牛头斩去!

  与此同时,梁言也运足了功力,悄然来到了它的身后,手中金光一闪,便朝着这头火牛的后脑勺一拳捣去。

  三人同时出手,那火牛根本避无可避,眼看刀光和拳劲即将落下,它的一对小眼珠中却忽然暴发出一道精光。

  吼!

  又是一声嘶吼,那怪物浑身毛发根根竖起,好似发了狂一般,把粗壮的双腿向后一蹬。

  随着这一蹬,一股巨大的力量扩散开来,原本束缚住它的三十六枚天罡铜钱,每一个都发出了嗡嗡的声响,仿佛遭受了极大的折磨。

  计来脸色大变,手中法诀再掐,想要强行稳住法阵。然而那怪物的力量实在太大,封印根本坚持不住,只不过半个呼吸的功夫,三十六枚天罡铜钱便从半空跌落而下,其中几枚甚至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那火牛一脚踢散了计来的天罡铜钱,此时又转过头来,巨大的嘴巴猛地一张,一片火海汹涌而出,将李希然的刀光卷入了其中。

  李希然此时都已经到了近前,冷不防一片火海突然出现,四周传来了恐怖的温度,让她不敢再继续前进,只能把长刀一横,放出护体灵光,同时向着后方飞快退去。

  梁言有佛门炼体术在身,倒是没有轻易退去,只不过这些火焰的威力实在太强,即便是他抵挡起来,也显得有些吃力。

  “好厉害的火牛!”

  梁言心中暗忖了一声,此时却不退反进,仗着“诸法空相”的神通加持,瞬间就来到了火牛的头顶。

  他抡圆了右拳,朝着这头怪物打去,“罪化三千相”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数百道金光化为重重拳劲,仿佛山岳一般落在这火牛的头顶。

  “吼!”

  那火牛双眼圆瞪,眼见梁言拳劲凶猛,却没有半点退缩之意,反而激起了无穷凶性。

  它把牛头一抬,两只牛角上的古怪符文同时亮起,一股巨大的力量蓬勃而出,迎着梁言的拳劲顶了上去。

  在场的李希然、计来两人,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就看见金红二色光晕在半空中扩散,一股庞大的力量席卷而来。

  “好强大的力量!”

  这两人都是心中暗惊,之前虽然知道梁言强,但不知道他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刚才这一拳之力,已经超越了以往遇见的任何一个金丹境体修。

  “单单是这肉身境界就足以横扫金丹境的修士了,这家伙还有飞剑没出,难道说他已经可以匹敌半步通玄境的修士?”计来心中忽然想到。

  李希然也是暗暗咋舌,这才百年未见,原以为自己在同阶修士之中,应当是成长最快的那一批,没想到此次再见梁言,对方的神通实力都已经远超自己的想象。

  就在两人心中暗惊之时,场中余波已经徐徐散去,金红二色光晕也逐渐消失。

  空旷的山洞之中,重新显露出争斗的双方,只见那头火牛后退了数十丈,此刻火焰尽数内敛,头顶的两根牛角居然有些弯曲的迹象。

  而另外一边的梁言,此时正在半空负手而立,看上去脸色凝重,并没有继续进攻。

  他从莲心大士那里学到了“罪化三千相”的精髓,后来又修成混元不灭,刚才这一拳之威可谓惊天动地,然而打在那火牛的牛角上面,却只是斗了个平手。

  梁言没有一拳镇压火牛,反而有一股火劲从对方的牛角中发出,顺着自己的拳头潜入了体内经脉,若非他发现得及时,以灵力化解了这股火劲,恐怕这会已经吃了大亏。

  “这头火牛什么来路,你们可认得?”梁言忽然传音问道。

  “不清楚,在我的印象之中没见过这种灵兽,不过南极仙洲如此浩瀚,存在我等不知道的灵兽也属正常。”李希然回答道。

  “管它是什么,我看那囚犯气息寻常,或许自身并没有多少手段,只是靠了这一头灵兽而已。不如我来拖住这头火牛,你们伺机攻他本尊,如果能把他身后的箱子抢到手就最好,咱们也不用打了,直接掉头就走!”计来传音分析道。

  “此计不错,那就辛苦计兄了!”

  梁言暗暗点了点头,计来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这头火牛皮糙肉厚,力量强大,又精通火属性的神通,实在不宜与之纠缠。

  与其在此浪费时间,不如派一人缠住火牛,其余人则抢夺那石柱上的箱子。

  三人商议完毕,立刻便有了动作。

  只见计来把手中折扇打开,露出上面的一幅山水画来,画中有三个人影,其中一个老翁孤峰垂钓,一个樵夫力劈巨树,还有一个童子于林间嬉戏。

  他用手轻轻一点,画扇之中,那个力劈巨树的樵夫便跳了出来,双手拿着一柄巨斧,朝火牛的头顶砍去。

  与此同时,计来手中法诀又掐,三十六枚天罡铜钱再次射出,在半空布下封印法阵,将火牛的身躯牢牢锁定在里面。

  “你们快点,这头蛮牛的力气太大,我可坚持不了多久!”

  计来的声音同时在梁言和李希然的脑海里响起,这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没有任何犹豫,各自纵身一跃,跳向了长发男子所在的岩浆。

  整个方壶仙谷里面都无法施展遁术,故而他们两人只能脚踩石柱,犹如燕子抄水,几个纵跃起落之下,便来到了长发男子的面前。

  “前辈,得罪了!”

  梁言低喝一声,便想要越过长发男子,伸手去取他身后的箱子。

  然而他才刚刚出手,就听得一声冷笑传来,紧接着便看到一个炽热的圆轮在男子身后出现。

  这个圆轮足有十丈大小,初始时是赤红之色,但随着温度越来越高,最后居然转化为纯白之色,犹如正午最烈的太阳,高悬在山洞半空。

  梁言、李希然被这圆轮中散发出的白光覆盖,瞬间就好像落入了炼狱火海,周围的火劲一浪强过一浪,就连周身的毛发似乎都要燃烧了起来。

  最恐怖的是,在这片白光的照射之下,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动作缓慢了下来,虽然体内灵力还能运转,但双脚却迈不开一步,只能待在白光之中,任其灼烧。

  这两人俱是心头震惊,此时不敢有丝毫怠慢,都把自己的护体灵光给祭了出来。

  然而那诡异的圆轮实在太过霸道,白光覆盖之下,万物皆融,除了四周封印用的锁链,其余任何东西都在白光的照射下化为飞灰。

  就连计来用神通幻化出来的那个手持巨斧的樵夫,被这白光一扫,也立刻烟消云散。

  在如此强大的力量之下,三人的护体灵光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彻底烧毁。

  那个白色圆轮还在逐渐升高,此时便如一个小型太阳,高高挂在山洞顶端,炽烈的光芒照射下来,不仅有着焚毁万物的力量,还把众人的身形都定在了半空。

  李希然此时已经被逼到了极限,她之前在水云森林中已经用过一次龙虎斗天功,如今还未满三个时辰,自然无法再使用这一门神通。

  所以护体灵光被破之后,此女的脸色立刻苍白无比,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滑落,身上的道袍也给汗水浸湿。

  梁言身在半空,护体灵光虽然也被破去,但他肉身强悍,一时也不至于乱了阵脚。

  只不过头顶那个圆轮的威力实在太强,在这片白光的覆盖之下,只能勉强自保,根本无法再前进半寸。

  眼见李希然已经支撑不住,梁言心念电转之间,已经暗暗做出了决定。

  如今的局面,唯有祭出飞剑,才能破解此局,否则不仅得不到那通关信物,只怕连李希然也要被淘汰出局。

  野木白交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保护李希然的安全,并且和她一同加入无双城碧海宫。

  虽然他不知道此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起码这第一个任务还是可以完成的,毕竟李希然也是自己的朋友,保下此女并无不妥。

  想到这里,梁言藏在袖中的右手暗暗掐了个剑诀。

  他正要将自己的紫雷、定光、黑莲三剑祭出,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

  “咦?”

  梁言微微一愣,神识向后扫去,只见计来虽然在半空无法动弹,但他的袖口却是微微抖动,片刻后居然射出一道青光,直奔长发男子而去。

  梁言凝神一看,只见青光中的东西,居然是一只愣头愣脑的竹鸟!

  “那不是沈三痴锦囊中留下的吗?”

  还不等他想个明白,那只竹鸟已经飞到了长发男子的面前。

  这个泡在岩浆之中,之前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囚犯,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咦,似乎对这只竹鸟的到来也十分意外。

  仅仅片刻之后,就听见他的大笑声在山洞中响起。

  “原来如此,哈哈哈!原来是他,怪不得,怪不得!”

  这个声音依旧不是从长发男子的嘴里传出,而是直接响彻在山洞里。

  话音刚落,众人头顶的那个白色圆轮忽然就暗淡了下去,原本笼罩众人的光芒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不见,就连四周汹涌澎湃的火劲也都退去。

  “我就说今天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原来是有故人前来看我。”

  随着长发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只竹鸟在他面前转了几转,忽然化作一粒青蒙蒙的丹药,直接飞入了他的嘴里。

  梁言、李希然看到这一幕,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几乎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计来,却见他也是一脸疑惑,看上去对此事毫不知情。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青葫剑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