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魔哪里走 > 618.夜战大江

  晚宴结束,就是要去所谓的大江秘窟了。

  他们没有乘坐这艘大船,而是改成了一艘小船。

  铁中西要登船,铁英骑说道:“你要跟来的话,需要蒙住眼睛。”

  他又看向王七麟三人:“王大人,你们若想跟我去秘窟,也得蒙住眼睛。”

  “不过,”话锋一转他又说道,“我明白大晚上的在河流上蒙住眼睛这种要求多么伤人,所以你们可以去岸上等待,等我拿到资料回岸上交给你们。”

  王七麟愣了愣,他扭头往旁边看,大船已经划走了。

  谢蛤蟆笑吟吟的问道:“无量天尊,铁当家,我们若要回到岸上,这乘坐什么船?您看这里只有这么一艘船了。”

  铁英骑笑道:“很简单的事,我送你们先上岸便是,这种飞舸速度极快,不耽误事。”

  谢蛤蟆看向王七麟,王七麟想了想说道:“好,那就给我们蒙上眼睛吧。”

  他又对铁中西说道:“铁二爷,既然你们铁家秘窟的一切需要保密,你没必要跟我们一起来了。”

  铁中西点点头,在他手臂上拍了一把道:“王大人,我在岸上等你们。”

  铁英骑掏出黑布条,将他们眼睛挨个给蒙了起来。

  他还看向八喵和九六,说道:“王大人这两只灵兽在江湖上鼎鼎有名呀。”

  八喵站起来挺直胸膛,胖脸上有得意之色:那必须滴!

  九六挥爪拍在它脑袋后面:缺心眼呢?人家要绑咱俩!

  果然,铁英骑下面一句话就是:“保险起见,我需要将它们两个的眼睛也蒙起来。”

  王七麟说道:“好,可以。”

  八喵坐在他腿上揣小手生闷气,它的半张小脸被糊住了。

  九六也被糊住半张脸,但它舌头长,狗舌头往上一挑,黑布被悄悄撑开了一条缝......

  它心里偷笑,以为老娘是八喵那呆子么?以为能困住老娘?绝无可能!

  铁英骑并没有察觉它的小心思,只去注意船上的人了。

  他见一切准备就绪,便驱使飞舸在大江上开始飘荡。

  王七麟安静的等待着。

  他盘腿坐在船头,双臂搁在手臂上,有一个小人在他怀里探头探脑。

  还有一个头在徐大裤裆位置探头探脑——他放出了王冠蛇。

  不知道漂流多久,王七麟感觉到水汽逐渐浓郁,黏在皮肤上有着异样的湿冷。

  一阵悠扬婉转的歌声传进他的耳朵中,荆楚和蜀黔等地多少数民族,他们语言与汉语言不同,所以一旦山里人唱起山歌,那汉人往往一句话都听不懂。

  王七麟现在遇到的就是这个情况,河上传来的山歌声很动听——

  按理说大半夜的河上出现歌声肯定跟鬼怪有关,但这歌声不一样,很有空灵单纯的感觉,让人一听下意识的觉得怪舒服。

  就在这歌声唱起不久,突然之间十咦叫了一声:“咦咦咦!”

  王七麟抚摸十咦感觉到它的躁动,便叹息道:“铁当家,你不愿意得罪祯王,却愿意得罪我们听天监?”

  他摘掉脸上黑布,看到河上出现一层白雾,飞舸飘荡在河上,远近不可见。

  正在摇橹的铁英骑诧异的问道:“王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王七麟说道:“你知不知道,祯王肯定要倒台了?他在天子脚下杀天子亲自安插在蜀郡的高官,这等嚣张之举,可是挑衅圣上威严,圣上不会再容他待在蜀郡了!”

  雾气荡漾,一艘船带动白雾缓缓驶出。

  这是一艘画舫,一艘惨绿的画舫。

  画舫外面围了一圈的灯笼,每个灯笼都是绿色的,正是这股绿光笼罩着它,让它也变成了绿色。

  王七麟看到这艘画舫大为吃惊,道:“朱颜在?”

  正是他在长安城外渭水之中遇到的那艘诡异画舫!

  他太有印象了。

  当时谢蛤蟆告诉他,说这船是水彷徨,一种拥有了魂灵的死物,它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也不知道自己属阴属阳,所以它只能彷徨的徘徊在阴阳之间。

  谢蛤蟆还告诉过他,水彷徨出现的地方不是在正常地方,而是一种叫做‘江流’的天地之外。

  他正盯着冲破雾气到来的画舫,八喵伸出爪爪捅了捅他,然后往后看了看。

  王七麟也往后看,看到后面同样有船冲破雾气冒出来,这艘船同样外面挂着一圈绿灯笼,同样是笼罩在绿光中!

  见此谢蛤蟆抚须笑道:“无量天尊,看来咱们被祯王给包夹了。”

  王七麟好奇的看向铁英骑问道:“你现在可是与我们在一起,结果却将我们出卖给祯王,难道不怕我们杀了你吗?”

  铁英骑的面容平静如水、满脸的淡然安宁。

  他微笑着说道:“王大人,从我那侄子与你们接洽之后,我就知道自己下场了。”

  “祯王比你们更残酷,他们一旦知道我们铁氏与你们观风卫掺和在一起,那一定是不分青红皂白来屠杀我铁氏族人,我需要平息他们的怒气。”

  “所以,王大人请斩杀于我,我出卖你们,此乃江湖大忌,理应被人斩杀。”

  徐大忍不住叫道:“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没有信心?我们都几次告诉你们,是当今圣上要对付祯王,不是我们观风卫要对付祯王……”

  “有什么关系吗?”铁英骑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铁氏能历经三朝绵延至今,靠的是独善其身!靠的是不去掺和江湖事也不去掺和朝政,我们闷头种地做买卖,交粮缴税,当本分的百姓!”

  “只有这样,当权者才不会对付我们,因为不管谁当权,都需要老百姓。”

  “可是我家这些孩子不懂这个简单道理,他们心太野了,竟然妄图插手皇家事?”

  铁英骑摇头:“皇家斗争多残酷无情?我不能让他们参与,特别是你们能对付了祯王,那就更不能让他们掺和,否则会让铁家子弟明白参与权贵斗争的收获有多大,会让他们放弃老老实实种田经商的心思。”

  “一旦这股风气在铁氏蔓延开来,那铁氏距离族破人亡也就不远了!”

  看着他满脸悲怆、忧心忡忡的样子,徐大和王七麟都是肃然起敬。

  虽然这个人出卖了他们,可是他们却并不讨厌他。

  在这老头子面前,他们成为了反派!

  但是谢蛤蟆却撇撇嘴说道:“铁当家,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之所以敢送我们进入这包围圈,实际上是因为你自信我们害不了你!”

  铁英骑一怔,道:“我只是五品境,而王大人却是七品境,所以我怎么会……”

  “你家里养着神兽呢。”谢蛤蟆轻飘飘的说道,“无量天尊,你们铁氏家族能扩大到如今地步,可不是靠你们独善其身于江湖和朝堂,而是因为你们养了神兽。”

  “你们养了鹿蜀!”

  《山海经》-《南山经》有云:杻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翻译过来就是说《山海经》有云,杻阳山上有一种野兽,形状像马,白头,通身是老虎的斑纹,尾巴是红色的,鸣叫起来像是有人在唱歌。它名字叫做鹿蜀,据说将它的皮毛佩戴在身上,可以使子孙昌盛。

  阴阳家郭璞也在他的作品《图赞》里说:鹿蜀之兽,马质虎文。骧首吟鸣,矫足腾群。佩其皮毛,子孙如云。

  谢蛤蟆话音一落,铁英骑面色大变。

  王七麟恍然叫道:“鹿蜀、鹿蜀!难怪铁家子孙这么多,难怪他们家人丁可以如此繁茂,原来是养了鹿蜀!”

  要知道寻常人家能发展成铁氏这样,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亲娘算是能生养的,生了六个闺女一个儿子,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这年头医疗水平不行,生孩子没那么容易,对女人来说每次生孩子都是过一次鬼门关。

  只要孩子胎位不正、只要胎儿过大、只要孕妇体质不佳、只要孕妇饮食不佳导致胎儿体质不佳……

  总之有许多许多原因会导致孩子难产。

  孩子生出来后也要面对鬼门关,每次生病、平日里吃饭、生活中遇到意外……

  总之也有许多原因会导致孩子夭折。

  所以即使皇家大族要开枝散叶也不容易,何况铁氏这样能占据半个县城?

  王七麟了解铁氏的时候注意到过一个异常但没有放在心上:那便是他们家族的男人往往三妻四妾,然后一个个生上十个八个孩子。

  结果这些孩子都能生下来、都能被养活,这可太神奇了!

  徐大也了解鹿蜀这种神兽,他说道:“刚才大爷听到了一阵很动听的歌声,还以为是半夜哪里的姑娘唱山歌,原来是鹿蜀在鸣叫?”

  铁英骑断然道:“你们既然知道我铁氏的机密,那我更得向你们说抱歉了!”

  王七麟道:“用不着说抱歉,就凭这么两艘水彷徨想要拿下我们?你这可就想的简单了!”

  但到来的不只是两艘船。

  又有两艘船紧接着出现,一共有四艘水彷徨现身。

  每一艘船上都挤满了黑影,它们绵延成片,看起来乌压压的。

  四艘水彷徨之外还有一艘大船,船头站着祯王府二郡王刘禄、金将雷勇杰、蜀山老剑仙等一行人。

  刘禄大喝道:“王七麟,你如今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不束手就擒?”

  王七麟从小船上站起笑道:“二郡王,你们凭什么包围我们?”

  刘禄怒道:“王七麟你休要废话!进入即使你口灿莲花,小王也留你不得!”

  “我祯王府对你和你观风卫不薄啊,可你竟然杀我三弟、抓我父王,当真是罪无可赦!”

  王七麟说道:“别在这里污蔑人,你三弟是你们自己害死的,与本官无关!至于你父王?他更没有在我们手里……”

  徐大帮腔道:“对啊,你说我们抓了他,有证据吗?”

  刘禄冷酷一笑,道:“那你等我们拿下你们,严刑拷打,看你们还怎么嘴硬!”

  王七麟喝道:“好大口气!我们观风卫乃是陛下亲自恢复启用的……”

  “行了,都到这时候了就别说废话了。”雷勇杰沉声道,“一切手底下见真章吧!”

  “王七麟,你该死了!”

  四艘水彷徨上有鬼影腾空飞起,它们全是漆黑如墨,飘荡在江流上方随风荡漾,带起阴风恻恻。

  王七麟冷笑道:“不就是水战吗?谁怕谁?”

  徐大站起来紧了紧腰带:“大爷就喜欢水多的,水少了干起来不得劲,水多了才舒服,你们在这地方跟大爷玩,这真他娘是自己挖坑埋自己,找死啊!”

  王七麟对徐大伸出大拇指,徐爷就这点厉害,总是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

  雷勇杰冷冷说道:“动手吧。”

  刘禄厉声道:“王大人,小王不喜欢大动干戈,你若是聪明人那就投降吧,只要你交出我父王,小王可以承诺,绝对不会害你性命。”

  “你现在投降,本官可以将同样的保证送给你!”王七麟挥手扔出腰上的道法船。

  一听这话刘禄喝道:“动手!”

  四艘水彷徨上顿时有无数黑影蜂蛹向王七麟三人所在的飞舸。

  更有他带来的修士施展神通,空中出现了庞大阴影,有的是巨鬼嚎天、有的是水龙咆哮、有的是怪鸟俯冲。

  见此铁英骑一个倒栽葱从船上跳入水中。

  道法船入水顿时疯狂变大。

  三人一跺脚,王七麟从飞舸跳上道法船,谢蛤蟆飞了起来,徐大讪笑道:“七爷道爷,大爷咋办?”

  谢蛤蟆只好又飞回去将他拉起来。

  看到道法船出现,蜀山飞剑仙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忌惮:“这艘船……”

  船上的羊五弟站起,伸手一甩,水中浪花飞溅一条水浪飞入他手中。

  他舞动水浪,道法船四周浪花砰砰响,无数水浪像利箭般扑向四方云集的黑影。

  雷勇杰掏出一枚骨笛吹响。

  穿透力十足的笛声搅动雾气摇曳,远处平静的江水快速荡漾,许多鬼影从水中爬出,它们如壁虎般趴在水面上,很快的向道法船攀爬。

  一把金豆子被蜀山飞剑仙洒出来,诸多豆子落入水中便发芽了,随即变成金色的小剑从水下飞来。

  四艘水彷徨靠近,上面的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不知道是船身冰冷还是它们散发出了寒意,水彷徨所过之处,江面竟然隐隐解冻!

  大军压境!

  谢蛤蟆大笑一声:“无量天尊,竟然是蜀山剑种!那你应当是种剑先生了!”

  他说着将符箓撒入水中,水中有一面面小小盾牌出现,围绕着道法船开始旋转飞翔。

  有一柄快剑劈来,剑在半空猛的变大,变得有门板大小砸下来。

  王七麟一声剑出,六把剑对着巨剑开轰!

  徐大浑身金黄,从船上跳入水中却没有沉默,踏着江水往一条船上冲去。

  大爷要淦!

  八喵没法参战,它便用尾巴使劲敲船头,就跟和尚敲木鱼似的:“砰砰砰!砰砰砰!”

  王七麟以为它这是在学人敲战鼓给自己壮声势,结果被它敲了一阵船头钻出来了白云间。

  白云间用不耐烦的嗓音叫道:“又干什——吾草,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这么多鬼?乱了乱了,怎么这么乱?”

  八喵给他使眼色:养你千日用你一时,还不赶紧上?

  白云间本能想钻入船中。

  王七麟一边御剑与蜀山飞剑仙对轰一边冷声道:“若是我们战死,那这船就会被人家抢走,你等着被他们烦死吧!”

  一听这话白云间郁闷了,他咬咬牙大叫道:“真是太可恶了!”

  从水面上爬来的诸多水鬼听到他的叫声纷纷颤栗,突然之间它们改了方向,飞快的向着四艘水彷徨爬去。

  水彷徨正要四面夹击道法船,水鬼顺着船往上爬,船上的阴人一时不查被水鬼给抓住脚腕拖入水中……

  刘禄被这一幕惊呆了,他冲雷勇杰怒吼道:“你疯了吗?”

  雷勇杰有一瞬间惊愕,随即他看向白云间的目光中透露出悚然。

  他大概猜到了白云间的身份!

  王七麟飞身而起对轰飞剑仙,他心思急转,道法船随着他身影而飞快掠动,船头白泽猛然现身。

  一声咆哮、一张大嘴。

  空中正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庞大鬼影杀下来,它正冲的猛呢结果面前出现了白泽神兽……

  这鬼一下子懵了。

  它扭头可能想跑,但也只能扭扭头,就在它扭头之后白泽神兽巨嘴撕咬,这鬼发出惨烈的嘶鸣声被拖下去,它生有四只手,四只手在雾气中无助的挣扎,就像是个姑娘被色鬼给拖住了……

  大战拉开帷幕,王七麟毫不留情,他知道蜀山剑客会修本命剑,便以六剑狂轰这把巨剑——他猜这就是种剑先生的本命剑!

  巨剑飞快劈下,却被开门剑顶开,其他剑飞出,五把剑叮叮当当开凿,凿的巨剑往后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妖魔哪里走》的书友还喜欢